欢迎访问湖北省蕲春县蕲州镇地方门户网站蕲州在线! 手机访问 关注微博 关注微信

打开微信扫一扫

蕲州在线微信二维码

蕲州在线

搜索
蕲州在线 网站首页 蕲春文学 查看内容

甘蔗里面有良心

发布时间: 2019-6-15 10:58| 发布者: 蕲州在线| 查看: 150| 评论: 0|新闻来源: 故事娱乐汇


  在大别山脚下蕲州城外,有个叫驼背柳的小山村,村里有对夫妇,男的叫刘成,女的不知啥名儿,平时行事爱认个老理,说话爱说一个口头禅“天地良心!”所以村里人就给她取了一个绰号,叫良心嫂。夫妇二人年近五十,这些年都在外面打工。这不,听说城里闹了啥金融危机,连身强力壮的后生娃工作都不好找,夫妇二人就决定不出门撞南墙了,不如在家里随便干点啥营生。

  俗话说一年之计在于春。正月初一一过,闲不住的良心嫂就开始谋划起来,该种点啥呢?这十几年在外面打工,良心嫂总算明白了一个理儿,种啥产啥都得看市场。于是她借到娃儿他舅家拜年的机会,去蕲州城里好好地考察了一番。说起这个蕲州城,出产的甘蔗在鄂东一带很有名气,每年一到秋冬季节,蕲州城百家街门口市场,就排满了卖甘蔗的商贩,除零售之外,还一车车地批发到鄂东各县市。

  良心嫂一看,眼睛不禁一亮,丈夫刘成年轻时就是种甘蔗的好手,何不把老把式捡起来。回到家里,良心嫂与他一商量,决定大干一场,可家里的一亩三分地不够他们折腾,他们一合计,就寻思把村里外出打工人家抛荒的田地要过来。人家都爽快地说,拿去吧!拿去吧!反正荒着也是荒着!可良心嫂不答应,他逼着刘成议了一个文书,赶着他出门,与每家每户以每亩每年三百元的价格签了一个一租五年的合同。刘成心里就不乐意,这女人傻不傻,人家白送都不要。可良心嫂却私下宽慰他说:“田地是人家的,人家荒着是人家的事儿,可你租过来,就得付钱,做人可得讲良心!再说,今年我们把田地盘熟了,种出了甘蔗,赚了钱,人家要是眼红了,明年要回去了怎么办?”

  五十多亩田地盘下来,刘嫂又催着刘成买了一个小四轮,正月十五还未过,就开始甩开膀子,清理起自家十几年未动的猪圈牛栏,自家的不够,还花钱买人家的。看着他们夫妇二人晴天一身灰雨天一身泥地一车车地往田里送土粪,村里的老庄稼把式就笑话他们说:“你们俩种田咋还翻老黄历?现在还有谁家往田里窖土粪?花钱买车尿素、磷肥、钾肥,往田里一撒多省事儿!你们是不是打工打糊涂了?”

  “亏你还是老把式,‘甘蔗要甜,快刨猪栏’的老理儿都不记得了?这化肥种的甘蔗不上糖不说,还做淡水味,这不是糊弄人吗?这不讲良心的事儿,我可不干!”良心嫂一边热火朝天地不歇手,一边快嘴快舌地回着话。村里人听了,就与她一边打着哈哈,一边心里有点幸灾乐祸地想:看你能的!这甘蔗又不是啥值钱的货,你们这样累死累活地投工又投钱,那不是把豆腐盘成了肉价?

  夫妇二人累脱一层皮,花了大半个月的工夫,总算把底肥下足,甘蔗苗秧下了。本以为可以休息几天,可年一过,春风一吹,地里野草就开始探头疯长了,刘成也想学其他的庄稼户一样,把除草剂一打了事,可良心嫂说啥也不同意,就背起锄头,撵着丈夫开始一轮又一轮地晨起理荒秽,戴月荷锄归了,直到甘蔗起了林才罢休。可刚一消停下来,麻烦事儿又来了,六七月间,甘蔗田里起虫了,那肥嘟嘟的螟虫和尖牙利齿的蚜虫,直往那甘蔗甜芯儿里钻。这一下,良心嫂就急红眼了,带着丈夫刘成一头钻进甘蔗林里,没日没夜地用手捉。村里人见了,笑弯了腰,说:“你们傻不傻?到供销社里买点呋喃丹,拌成毒土一撒,再弄几瓶钾胺磷,用喷雾筒一喷,这些虫子不都死翘翘了?”

  可良心嫂一听,就从甘蔗林伸出脑袋说:“这咋行?这甘蔗是人吃的东西,我要是下这么重的药,那不是坏了良心害人吗?”话虽这么说,可面对这五十多亩的甘蔗,良心嫂还是有点束手无策。这时,他看见村里一帮放了暑假的学生娃,正猫着腰,在远处的甘蔗田里偷嘴。她一看,主意就来了,连忙偷偷地跑了过去,逮了个正着,娃子们吓得抱头鼠窜,良心嫂却笑吟吟拦住他们说:“你们别跑,婶子想请你们帮个忙,从今天起,你们帮我捉虫,我以每条虫子五分钱收购,而且,等甘蔗熟了,你们想吃多少就多少,婶子管够,行不?”

  娃子们听了,喜出望外,每天饭碗一放,就提着坛坛罐罐,往良心嫂家里的甘蔗田里钻。一个暑假下来,五十多亩甘蔗长势良好,变成了密不透风的青纱帐,眼看丰收在望。

  秋风一起,甘蔗起霜了,良心嫂砍倒一棵一尝,那甜滋滋的味道,恨不得连舌头都吞下去。良心婶高兴地对丈夫说:“现在可以开镰卖蔗了!”

  这一天,刘成开着小四轮,拖了一车甘蔗准备进城。临行前,他问良心嫂,这甘蔗该卖个啥价钱?良心嫂扳着指头把投入的劳工费、种苗费、肥料费、除虫费一算,就嘱咐他批发每根一块,零卖每根二元,少一分不卖!到天黑时,刘成却拖着大半车甘蔗,垂头丧气地回来了,两只眼睛也弄成了熊猫眼。

  良心嫂一看,大吃一惊,问他是怎么了?刘成黑着脸说:“怎么了?都是你这傻女人害的,百家街上的甘蔗压撇了街,都是批发七角五一根,零卖一块五一根,我们卖得贵,谁要啊?”

  “你没说我家的甘蔗不一样?”良心嫂不解地问。

  刘成指着自己的脸,恼怒地说:“说了,我还让人尝了,可人家不承认不说,还白吃十几根不给钱,我追着他们屁股后面要,钱没讨着,还讨了一顿打!”说着,他看了一眼一车没卖出的甘蔗,一屁股坐在地上,抱着脑袋,哭丧着脸说:“都是你这苕婆娘,现在还有谁这样种甘蔗,这不要亏血本吗?”

  良心嫂本来还心痛丈夫被打了,可一看他的样子,就气不打一处出说:“瞧你的熊样!一分钱一分货,我就不信城里人好赖不分,昧着良心说瞎话,明天我去卖!”

  第二天一大早,良心嫂坐着刘成的小四轮,拉着一车甘蔗,来到百家街门口市场,找好摊位,架好了车子,良心嫂就对着街上行人,大声地吆喝起来:“卖甘蔗,两块一根的甘蔗!”

  良心嫂的叫卖声,一下子吸引来不少好奇人的目光:这良心嫂的甘蔗,并不比别人卖的甘蔗长,也不比别人的粗,她一根甘蔗比别人贵了五毛钱,还满大街地大声吆喝叫卖,鬼才去买她的甘蔗。果然,良心嫂只要一见有人从摊位前走过,就忙上前招呼说:“我的甘蔗好吃,甜!”来人笑笑,走开时还不忘回过头说一句:“不甜的还叫甘蔗?那是玉米秆!”转过身,就到另一个摊位前,买走了两根甘蔗。

  看着自己的甘蔗没人买,良心嫂似乎也并不着急,继续大声地叫卖起来:“甘蔗甘蔗,两块钱一根的甜甘蔗!不甜不要钱!”

  这时,从百家街的网吧里,走出来四五个小混混,走在前面的一个烫着一头红发的小青年,是他们头儿,叫懒龙,在百家街一带是天不怕地不怕的主儿。大概昨夜都上了一夜网,他们一个个眼睛都红红的,人也是半醒不醒的样子。听到良心嫂叫卖甘蔗的声音,他们一愣,就一起大摇大摆地晃到刘嫂摊位前。刘成一看,就往良心嫂身后躲,胆颤心惊地小声说:“快走,就是他们,昨天吃了甘蔗不给钱,还打人!”

  良心嫂拦住刘成,说:“走啥?有我在,别怕!”懒龙上前用脚踢了踢车上放着的甘蔗,斜着眼看着良心嫂问:“你这甘蔗,咋要两块钱一根?”

  良心嫂迎了上去,笑着说:“我家甘蔗甜呀,跟别人甘蔗甜得不一样,吃了你就知道了!”良心嫂拿起一根甘蔗,就要帮着懒龙削皮,一边问:“你们买几根?是一人买一根吗?”

  “慢!”懒龙回过头向同伙看了一眼,鬼主意又来了。他拿起良心嫂车上的一根甘蔗,看了看,又说:“你说你的甘蔗,跟别人的甘蔗不一样,可我看也没什么不一样啊?”

  “看你说的,你看我的年纪,大概跟你爹妈差不多吧,咋会去骗你们这些小辈儿的?你吃了,就知道是不是不一样了。”良心嫂笑哈哈地说道。

  懒龙一见她上套了,就说:“这街上做生意的,谁个不是王婆卖瓜自卖自夸,把人骗得忽悠忽悠的!”

  “话……话咋这么说哩?别人咋样做生意,我不知道。”良心嫂一听,果然就急了,对懒龙又说:“反正我是凭着良心做买卖,不坑不骗,不说瞎话。”

  懒龙见她较真了,心里很是得意,嘴里却说:“嘿!阿姨,你别跟我说良心了,良心谁都会说,可这世上发财的,有几个不是昧着良心赚黑心钱?”旁边几个小青年一听,也在一旁边附和,假装拉着懒龙要走,一边说:“走走走,我看她这甘蔗,也没什么两样,还要贵五毛钱一根,划不来!”

  良心嫂一听,上前一把拉住懒龙,说:“你……你不能走。”

  懒龙回过头望着她,不明白地问:“我咋就不能走?”

  “你甘蔗可以不买,但你……你不能说我做买卖不讲良心,我……我就证明给你看,看我是不是昧着良心说瞎话!”说着,良心嫂从她的板车里,拿出一根甘蔗,不由分说,就用放在一边的削刀,三下五除二地把一根甘蔗削好,递给懒龙说:“我们就打个赌,你尝尝,看我的甘蔗,是不是甜得和别人甘蔗不一样?要是一样,我就不要钱!要是不一样,你就得给钱!”

  懒龙就是等着她这句话,他一听,心里简直乐开了花。他把良心嫂削好的甘蔗,尝了一口,又尝一口,再尝了一口,一根甘蔗都快让他尝完了,才咂巴着嘴,对着他的同伙说:“也没见有什么不一样啊,她咋就说甜得不一样?”

  良心嫂在边上听了,急了,盯着懒龙问:“你说我的甘蔗,和别人卖的甘蔗一样?”

  懒龙点了点头。看良心嫂不服的样子,他就指着他身边一个胖子说:“可能我没尝出来,要不,你再削一根甘蔗让他尝尝,看他说是不是不一样?”

  良心嫂说:“好,那我再削一根。”

  胖子喜滋滋地尝完了甘蔗,看了看旁边还没尝到甘蔗的伙伴,也回过头来说:“阿姨,这条街上每个摊的甘蔗,我都吃过,你咋非要说你的甘蔗,甜得和别人不一样?”

  良心嫂听了,脸都涨红了,一时说不出话来,她看了一眼街上的行人都有点幸灾乐祸地瞧热闹,便又从板车拿起一根甘蔗,一边削,一边说:“怎么可能一样呢?我们夫妻俩种的这几十亩甘蔗,选的是良种,施的肥料不敢用化肥,全都是猪粪、牛粪窖的土肥,甘蔗长虫子了,不敢打一滴农药,全凭两双手,一棵棵地捉……”削好后,她又递给另一个小青年说:“那你也尝尝,看是不是一样?我就不信,你们就没吃出不一样来?”

  懒龙带来一伙小混混,很快,一人吃了她一根又一根甘蔗,心里很是得意。没过多久,他们就吃掉了一大捆。懒龙感到也吃得差不多了,便和同伙得意地笑了笑,起身要走。良心嫂却一把拉住带头的懒龙,说:“你们咋就走了?话还没给我回哩!”

  懒龙便没好气地说:“咋不走?你愿赌服输吧,我们天天吃甘蔗,你这甘蔗就和别人甘蔗一个样!还想我们帮你说假话?没门!”说完,带着几个混混,就扬长而去。

  良心嫂被懒龙这句话噎得直翻白眼,半天说不出话,眼看他们快走出了街口,她才回过神来,像疯了一般撒腿就去追,上前一把拉住懒龙不松手,急红了眼说:“小兄弟,你们给不给钱不要紧,但药不可错吃,话不可乱说!要不,我再削几根甘蔗,让你们再尝尝!你们就摸着胸口,凭着良心,说一说,我的甘蔗是不是不一样?”说着,良心嫂不管不顾地把懒龙又拽了回来。

  懒龙一见,咋碰上这么个一根筋的人!他打了一个饱嗝,回过头看了一眼同伙,他们刚才已经吃得够多,嘴里都打了血泡,纷纷摆着手,表示再也不想吃了。懒龙装着息事宁人地说:“好了好了!我们没工夫,都不想再尝了。你的甘蔗比那人参还要好,比那鸭梨还要甜,行了吧!”

  “不行!”刘嫂拉着懒龙他们,坚决要他们再尝她的甘蔗,丢下一句实在话。

  懒龙也没想到刘嫂会这样。昨晚他们玩了一个通宵的游戏,嘴里淡出个鸟来。出来时,见刘嫂卖甘蔗,就想着设个套,好吃几根免费甘蔗,再到别的地方去耍。这一下,懒龙再也忍不住了,他回过头对良心嫂,把眼睛一瞪,凶巴巴地一声吼:“放手!老子想吃就吃,想走就走,不想说就不说!你能把我咋的?”

  没想到良心嫂毫不畏惧,她也直盯盯地看着懒龙说:“我知道你们是街上玩的,你不是天不怕地不怕吗?咋就怕说个真话?”

  懒龙一听,脸色一变,皱着眉头说:“好!你不就是要真话吗?那我们就再打一个赌。”说着,他从良心嫂的车上随手拿了一根甘蔗,又从别的摊位上挑了一根甘蔗,示威似地举着,往百家街前面一幢高楼一指,说:“前面就是质检所,我们现在就把这两根甘蔗送去检查,要是你的甘蔗像你说的,比别人的甜,还没用化肥,也没打农药,我就把今天和昨天吃你们家甘蔗的钱,一分不少地给你。要是你的甘蔗跟别人的差不多,你这一车甘蔗,就输给我了,敢不敢?”懒龙心里冷冷直哼:你的甘蔗是比别人甜一点不假,可我还真的不信你没用化肥,不打农药,现今这世上,哪还有这样吃力不讨好的傻子?

  良心嫂把腰杆一挺,一咬牙豁出去了,说:“有什么不敢的,送就送!”说着,二人相互拉扯着向质检所走去。没想到质检所现在办事效率这么高,半盅茶的工夫,结果就出来了,一名质检员一手举着良心嫂家的甘蔗,一手挥着检验单,一脸惊讶地说:“这根甘蔗不仅含糖量是另一根的两倍,而且几乎没有农药残余,还极富微量元素,这是真正的绿色食品,哪里买的?我也要去买!”

  良心嫂接过检验单,骄傲地说:“是我家种的,市场上摆了一车,想要管够!”听了这名质检员一嚷嚷,质检所上班的人连班也不上,都一窝蜂地跟在良心嫂身后,来到百家街,眨眼功夫,甘蔗就被他们抢购了小半车。

  懒龙趁着混乱想溜,被眼尖的良心嫂一把拽住,她当着众人的面儿,扬着检验单,大声地问:“我没昧着良心王婆卖瓜,骗人吧?”

  懒龙一张脸涨成了猪肝色,不好意思地说:“没骗!”

  良心嫂松开拉着懒龙的手,眉开眼笑地说:“那我的甘蔗,甜得是和别人甘蔗不一样?”

  “不一样。你的甘蔗甜味又浓又正,汁水又多,的确值二块钱一根!”

  “那就好。”良心嫂高兴地笑了起来,低下头扳着指头一算,抬起头来说:“昨天我丈夫卖甘蔗,你们吃了十九根,今天吃了十七根,总共三十六根,一根按两块钱算,你得给我七十二块钱。”她又话锋一转,笑哈哈地说:“这甘蔗都是阿姨一滴汗水摔八瓣才种出来的,你不会昧着良心不给钱吧?”

  懒龙回身看了一眼他一伙的,又望了望良心嫂,把腰杆一挺说:“笑话,愿赌服输,我咋会不给钱?”说着,懒龙就开始在同伙面前收钱,数了数,距七十二块钱还差十三块钱。良心嫂一见,笑着对他们说:“不怕不怕,差的钱,记得明天带给我就行。明天,我还在这里卖甘蔗。”

  懒龙一听,说:“好!我明天准时给你送来!”说着,就带着同伙走了。

  等几个小混混走远了,旁边卖甘蔗的商贩们,一下子都围住了良心嫂,个个向她伸出了大拇指。原来,懒龙这伙小混混,是天天从网吧里出来,就到各个摊位前白吃甘蔗,然后,他们找出各种借口扯皮,挑刺儿,没有一回给了买甘蔗的钱。谁跟他们要钱,拳头就上来了。他们没想到,这么一群无赖,竟然在一个乡下女人面前服了软,还乖乖地付钱,真是太阳打西边出来了。

  良心嫂听了,却笑哈哈地说:“我们做生意,只要凭着良心做买卖,一分钱一分货,不欺行不霸市,不坑人不害人,莫说是人,就是鬼,他也要让你三分!”

  更让大家没想到是,第二天,懒龙居然真的把钱送来了,他还告诫他的兄弟,今后在这条街上都要买良心嫂的甘蔗,如果谁敢赖账,他就扒了谁的皮!

  这一下,良心嫂的名声在百家街一带传开了,百家街卖甘蔗的小贩,都找她进货,而且家家都卖二块钱一根。如果有人问:“你们这条街的甘蔗,咋比别处贵五毛?”这人一定会说:“为啥?因为这是良心嫂家的甘蔗,这甘蔗里面有良心!”

最新评论

文热点

返回顶部找客服手机访问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