蕲州在线

搜索
蕲州在线 网站首页 蕲春文学 查看内容

嵯峨楼阁矗云起——蕲春文昌阁史话

发布时间: 2019-5-26 23:05| 发布者: 蕲州在线| 查看: 456| 评论: 0|作者: 缪勇强

  《左传》云:“国之大事,在祀与戎。”文昌阁是我国各地传统的祭祀建筑,主要供奉文昌帝君。民间传说,文昌帝君乃掌管考试、功名、命运之神,是天下读书士子最尊奉的神祇。古代的读书人在文庙祭祀孔子的同时,还在文昌阁祭祀文昌帝君。在道教的宫观殿堂中,也常常有文昌帝君的神像。我国各地普遍建有保一方文风昌盛的文昌阁,较为著名的如颐和园、扬州等地文昌阁,都是一方的标志性建筑。

  历史上,蕲春文昌阁建在今蕲州镇南门居委会外的长江之中。据康熙《蕲州志·建置志》载:“文昌阁,在南门外江心新生矶”。新生矶位于蕲州南门外长江之中,现今距岸边一里地左右。矶,指水边突出的岩石或石滩。长江沿岸多石矶,知名的有“长江三矶”燕子矶、采石矶和城陵矶,蕲春境内至今还有岚头矶、蜈蚣矶等地。南宋景定三年(1262年),蕲州州治由罗州迁入蕲州城内。蕲州遂渐成商贾云集、歌楼连栉、帆桅如林的水陆要冲之地。南门外长江中这处石矶“如牛如犀,如象如马,隐隐现现”,成为往来舟楫安全通行的隐患。时人以为江底新长出一带石矶,故称其为“新生矶”。


  据嘉靖《蕲州志·山川》载:“新生矶,在州西南三里大江中。学士李东阳过此有诗,见艺文。”李东阳(1447—1516年),字宾之,号西涯,湖广长沙府茶陵县(今湖南茶陵)人。李东阳是明中期重要的政治家、书法家、文学家,茶陵诗派代表人物。约在成化八年(1472年),李东阳奉父携弟南归祖籍茶陵扫墓,途中船过蕲州并宿于此。其时李东阳少年登科,在朝中志得意满,他窥见新生矶胜景,不禁诗兴大发,写下《蕲州江中怪石》一诗:

  突兀山城抱此州,江间怪石拥戈矛。

  随波草树愁生隙,骇浪蛟龙却避流。

  岂有岹峣能砥柱,祗多冲突向行舟。

  凭谁一试君山手,月落江平万里秋。

  李东阳的这首《蕲州江中怪石》和《晓发蕲州》一并收入到他的诗集《怀麓堂集》中,康熙以来《蕲州志》也均录入其中。这首诗韵律和谐,写景兼抒情,情景交融浑然一体。诗的前半部分写景,描写了蕲州城地势险要,江中嶙峋的乱石突兀穿空,惊涛之中令往来船只躲避,给人视觉和听觉上的享受。后半部分抒情,表达了作者志存高远,乐观向上的远大抱负。

  名人吟咏,乱石生辉。万历十七年(1589年)(一说1588年),蕲州知州徐希明在新生矶上兴建了一个精巧的亭子。亭子建好以后,过往船只远远就能望到,起到了航标的作用。适逢广济梅川(今武穴市梅川镇)人吴亮嗣在此举行宴会。酒兴之余,吴亮嗣环亭四顾,见“水光凝碧,曰此浮玉也。遂取以颜其亭”。大约此后,新生矶更名曰“浮玉矶”。吴亮嗣(1572-1623年),字明仲,万历三十二年(1604年)进士,亦当时名士,为楚党领袖人物。此后,浮玉矶声名渐显,一时成为文人雅士聚集之所。他们登高望远,吟诗作赋,诗酒唱和,留下了诸多佳篇丽作,仅历代《蕲州志》收录的就有近二十首之多。明至清以来如吴国伦、邹志隆、官应震、卢綋、陈大章、顾景星和张梦玉等众多文人墨客都曾在浮玉矶题诗。特别是“后七子”重要成员吴国伦一首《题蕲州浮玉亭》,更使浮玉矶流芳百世。诗云:

  石扼中流险,亭当一柱支。

  河山悬震荡,日月莽推移。

  岸树微茫出,风帆上下驰。

  望中吴楚尽,秋色最堪持。

  吴国伦(1524-1593),字明卿,号川楼子、南岳山人。武昌府兴国州(今黄石市阳新县)人。“后七子”中王世贞去世后,吴国伦成为文坛盟主。当时天下追随他的读书人很多,史载“海内瞰名之士,不东走弇山,则西走下雉”。《题蕲州浮玉亭》是写景诗中的上乘之作,可与任一写江景的诗作相媲美。时值秋高气爽之日,吴国伦驾临浮玉矶,他登亭之上举目四顾,只见长江之中鸟飞鱼跃,樯帆如梭,两岸的树木在秋风中若隐若现。再远眺吴楚,情不自禁发出蕲州浮玉矶“秋色最堪持”的由衷赞叹。


  万历四十三年(1615)三月,吴国仕出任蕲州下江防道兵备长官。吴国仕,字秀升,号长谷,南直隶徽州府新安县(今黄山市歙县)人,万历三十二年(1604)进士。吴国仕出镇蕲州江防,这本是一个武职差事,但是他“尤注心于人文之勃发”。吴国仕“技精堪舆”之学,有风水学著作《选择宗镜》一书传世。他“辨方正位”,认为浮玉矶所在地乃“蕲之地轴也”“形家谓之文峰”,尤其是此地“缋在天成,象在地成,形非文昌,孰能当此者乎?”是最适合奉祀文昌帝君的地方。于是他发起倡议,肇建文昌阁。吴国仕带头捐出俸禄,蕲州士农工商纷纷响应,连封藩在蕲州的荆王也襄助此事。

  吴国仕亲撰《文昌阁记》叙其盛事。兴建文昌阁于万历四十四年(1616年)农历四月正式动工,是年农历八月建成,“约费金钱四百余缗”。缗是古代的计量单位,指成串的铜钱,一般每串一千文,合白银一两。以万历时代物价水平折算,“四百余缗”大致相当于今天三万余元。“阁高三丈许,地直六丈余”,坐北朝南向,南祀文昌,北祀魁星,“岿然如一柱之支天”。他在文中写道:“实宾圆峰,后枕马口,右拥麒麟凤凰之王气,左挹唐帽、玉屏之晴岚,曰洋洋乎大观也哉!”这里点明了文昌阁所在位置,文中提到的圆峰山、马口湖、麒麟山、凤凰山、唐帽山和玉屏山这些古地名至今仍在使用。吴国仕在蕲州任职期间颇有政声,史载:“其为政也,开诚布公,肃而且朗,剔蠹振糜,纪纲犁然”。他希望文昌阁能够与黄鹤楼、岳阳楼等名楼一样“载以不朽”,“置祀田二百石,兼赈士之贫者”,每年春秋时节按制祭祀。

  天启二年(1622年),山东人李若讷任蕲州下江防道兵备佥事。李若讷(1572-1640)字季重,德州府临邑县(今德州市临邑县)人。他与吴国仕和吴亮嗣同榜进士,是明末“山东三才子”之一。李若讷曾多次登临文昌阁,并作《文昌阁记》《浮玉矶赋》等记其事。比二人稍晚的明末历史学家、官至南京礼部尚书的湖北京山人李维桢也曾应邀作《文昌阁铭并序》,并撰《吴公生祠记》一文,亦颇多溢美之词。见诸典籍的历代有关蕲州文昌阁的诗文还有多篇。


  阁以文名,人因阁显。徐希明、吴国仕和李若讷都入祀蕲州名宦祠。特别是吴国仕,蕲州“士民颂其德”,在文明门外建报功祠专门祭祀他一人。

  清康熙年间,今黄梅县大河镇人黄利通(1653—1722)在《蕲州新生矶重修文昌阁碑记》中写道:“相传吴公建阁后,此地人文大振,科甲蝉联。”蕲州大儒顾景星在《建蕲州文昌阁碑记》中也说道:“是岁,宾兴数人,相继魁南宫者不乏。”有明一代,蕲州共出进士41名,举人191人(其中解元4人,亚元1人)。在黄州府八属中,蕲州进士人数仅次于麻城。特别是在文昌阁建成后三年的万历四十七年(1619)己未这科会试中,仅蕲州一地就有四人高中进士,一时名噪大江南北。

  高耸入云、傲江而立的文昌阁和其下的浮玉亭,长期都是蕲州的一大胜景。至清康熙年间,邑人卢綋在编撰《蕲州志》时,将文昌阁、浮玉亭所在地名胜古迹美名曰“浮玉晴沙”,增补为“蕲阳胜迹十景”之一,此可谓实至名归。

  自吴国仕建成文昌阁后,历经几兴几废,康熙、雍正年间均有重建。乾隆年间重建文昌阁时,嫌原有规制阁高三丈略低,“有蕲止发魁之语”,故重建时增高三尺。邑人刘之棠在《重建文昌阁》诗中有“浮玉矶头石蹲虎,钓鱼台下蛟龙舞”之句,首次出现“钓鱼台”这一叫法。自乾隆以后,这一称呼沿用至今。

  明末清初,蕲州人顾景星是“天子呼来不上船”的“一代霸才”。他的诗直面人生,常抒写家国之恨,有遗老之风。他曾有《题浮玉新矶》诗一首:

  埤堄连云出,涛声绕树长。

  无情江上石,独立阅兴亡。

  晚清以来,朝廷腐败,民不聊生,国家处于内忧外患之中。太平天国起义时,湘军为夺回蕲州城,与太平军陈玉成部在蕲州南门外长江上展开激战,炮火纷飞中,钓鱼台上的文昌阁、浮玉亭皆灰飞烟灭。此后双方为争夺武昌,在蕲州至广济田家镇之间20余公里江面上鏖战,湘军大破太平军之铁索锁江阵。太平军伤亡惨重,血染大江。钓鱼台还是清廷丧权辱国的见证者。咸丰八年(1858年)第二次鸦片战争后,清廷和英、法、美等列强签订了不平等的《天津条约》,与蕲州毗邻的汉口、九江等长江沿线城市被辟为通商口岸,外国商船在各通商口岸自由往来,中国的殖民地化程度进一步加深。到抗日战争时期,武汉保卫战期间,蕲州城遭受日机多次轰炸,昔日风流无限的钓鱼台从此更加荡然无存。此正顾景星所谓“无情江上石,独立阅兴亡”……


  新中国成立以后,长江海事部门为确保通行安全,先后数次用炸药炸掉钓鱼台上石头以疏浚航道。而今,钓鱼台仅只剩下江中的一个小石墩,上建有过河标为船只引路。2015年,蕲春县启动了县城的雷溪河休闲风光带改造工程,在河畔新建了一座文昌天下楼。新建的文昌天下楼占地面积358平方米,建筑面积1867.5平方米,为地上五层、地下两层的钢筋混凝土框架结构,总高度为30.56米,造价1580万元。2018年6月,文昌天下楼主体建设完工,成为县城漕河一道夺目的亮丽风景。至此,蕲春历史上的文昌阁又迎来了新生。

最新评论

文热点

  • 祖母的艾草

    祖母的艾草

    提到我的家乡蕲春,自然会想到蕲艾。我的家乡蕲春位于大别山南麓

  • 喜欢“作家”这个称谓

    喜欢“作家”这个称谓

    《遇见》系作者近年创作的第二部散文集。全书分为《感恩遇见》《

  • 冬天的太阳

    冬天的太阳

    我在小城太阳来到小城我在上海太阳来到上海一轮红日冉冉升起顷刻

  • 坐公交车

    坐公交车

    他们一上车拿卡一扫 嘟地一声找座位去了我得摸出两枚硬币丢进车

  • 问题

    问题

    一捆蔬菜超过了20斤品种齐全 大蒜莴苣萝卜黄瓜红薯蘑菇辣椒大都

返回顶部找客服官方微信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