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湖北省蕲春县蕲州镇地方门户网站蕲州在线! 手机访问 关注微博 关注微信

打开微信扫一扫

蕲州在线微信二维码

蕲州在线

搜索
蕲州在线 网站首页 蕲春文学 查看内容

“东方佐尔格”上海地下党袁殊的传奇故事

发布时间: 2019-5-7 23:29| 发布者: 蕲州在线| 查看: 481| 评论: 0|作者: 曹琪能|新闻来源: 话说三林塘


  袁学易,又名袁殊,是20世纪30年代左翼文化人,1931年加入中国共产党,在文化战线和情报战线上功勋卓著。是中共历史上极具传奇色彩的人物,他以多重身份长期打入敌人营垒,在复杂险恶的环境中,忍辱负重,成功地掩护了潘汉年及其情报班子,为党获取了大量有价值的战略情报,为抗日战争和世界人民的反法西斯战争做出了独特的贡献,他历尽艰险,几遭不测,不顾个人的毁誉,完成了党交给的特殊使命,是一位把自已的一切都献给了党的革命事业的无名英雄。

  袁学易,1911年生于湖北蕲春一个没落官宦家庭。幼年随母亲移居上海。八岁时由表哥董纯才带领,到浦东中学小学部念书,后又转入三林塘三林中学读高小。嗣后又就读于立达学园读书,在校中结识了匡互生,巴金,丰子恺,夏丐尊,李叔同等并参加了学生无政府主义团体“黑色青年”,他还与同学黄其启合办了巜窗报》因而得了报馆先生的绰号。


  1929年,袁学易留学日本学习新闻专业。回国后,袁学易创办了《文艺新闻》报纸。

  1931年7月,为培养文艺骨干,左联,社联联合举办暑期补习班,由鲁迅演讲,冯雪峰秘密通知袁学易前去参加,鲁迅演讲的题目是《上海文艺之一瞥》袁讲演讲笔记整理成文章,在《文艺新闻》上发表,产生很大影响。

  “九.一八”事变后,上海文化界反帝联盟成立,袁学易和胡愈之等被推选为执委会员责人,正当袁字易以满腔热枕为左翼文化运动奉献力量,投身反帝爱国斗争时,中共中央负责情报工作的潘汉年根据隐蔽斗争的需要,将他调到情报战线工作,成为情报特战科的一员。1936年,袁学易在组织的授意下,加入了军统情报组并担任组长。


  1939年,汉奸特务李士群、丁默村在上海极司菲尔路76号成立特工总部,在租界内掀起了白色恐怖。

  袁学易组织了一批人连夜挖地道、放炸药,准备端了这个魔窟。然而,由于手下叛徒王天木出卖,袁学易被当场抓获,定为死刑。

  情况危急,组织让袁学易的妻子赶紧去找日本副领事岩井英一帮忙。原来袁学易与日本副领事岩井英一是大学同学,二人关系很好。


  岩井英一多次称袁学易是“最值得信赖的朋友,最可靠的伙伴”。

  组织上于是让袁学易主动接近岩井英一,成功打入了日军内部,袁学易就这样成为了三面特工。

  很快,岩井英一亲自出面将袁学易救出,并且邀请袁学易到他的情报机构“岩井公馆”当负责人。袁学易不敢答应,在请示了组织和上线潘汉年后,才答应进入“岩井公馆”。

  不久后,袁学易在报纸上公开发表亲日文章,正式担任起了岩井英一设立的“兴亚建国运动”本部总干事。


  袁学易在岩井公馆弄到了大量情报,通过安插在公馆的战友翁从六和彭克平的帮忙转送了出去,为抗日立下了大功。

  在日本特务机构潜伏的日子里,袁学易为组织提供了诸如“远东慕尼黑阴谋”、苏德战争,苏南日军兵力部署等等重大情报。


  袁学易还亲自从日本人手里救下了许广平,掩护潘汉年、范长江、邹韬奋等人脱离日军魔爪。

  除了搜集情报、拯救同志之外,袁学易还积极为组织弄来大量金钱和武器。他曾从岩井公馆的账目中截取一部分钱,偷偷连同情报一起送到组织手中,用来资助在上海的地下组织。

  为了取得日军的信任,袁学易不惜经常参加日本人的聚会,写一些恭维日军的文章,还到日本进行访问。袁学易也因此成为了人人喊打的汉奸,遭到多次暗杀和威胁。


  袁学易料到日军早晚必败,于是暗地里将岩井公馆所属的10个单位的财产偷偷转移到自己账下,并将一些房产卖掉。

  1945年3月,趁日军即将崩溃之际,他将这些钱换得3大皮箱子黄金,并通过地下组织转运到了延安,这些价值数千万的黄金送到延安后,开起了一家银行。

  除了黄金外,他还组织人悄悄将日伪军军火库里的枪支弹药,装运了10大木船送到了苏北新四军的基地。


  日本投降后,岩井才发现自己早已经被这个最信任的朋友掏空了。掏空岩井公馆后,袁学易在组织的保护下离开了上海。

  1949年以后,袁学易在北京《世界知识》杂志社担任撰稿人。1955年,袁学易被定为叛徒关入大牢。1982年,袁学易获得正式平反。

  虽然背负汉奸骂名27年,但袁学易并没有争辩,也没有自暴自弃。而是安静地写着他的回忆录,一直等待着平反昭雪那一天的来临。


  1987年11月,袁学易因病逝世,享年76岁。著有《袁殊文集》。曾被誉为“东方佐尔格”的袁学易,直到今天仍以其扑朔迷离的面目,出现在我们的面前。也许,是他的“道行太深”了,直到今天仍不能辨明他“间谍”的本来面目。但他应是无悔了。在全人类反法西斯的伟大斗争中,他毕竟为自己立下了丰碑。

相关阅读

最新评论

文热点

返回顶部找客服手机访问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