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湖北省蕲春县蕲州镇地方门户网站蕲州在线! 手机访问 关注微博 关注微信

打开微信扫一扫

蕲州在线微信二维码

蕲州在线

搜索
蕲州在线 网站首页 蕲春文学 查看内容

寻找瑞竹堂刘氏中医家族

发布时间: 2019-5-7 23:07| 发布者: 蕲州在线| 查看: 130| 评论: 1|作者: 一月山

  2013年底看到的一篇文章,引发了我关于周口中医药历史的向度思考……

2014年底-周口政协资料汇编《三川记忆》

2018年6月4日、7月9日-周口日报刊发《寻找瑞竹堂刘氏中医家族》上下篇

寻找瑞竹堂刘氏中医家族

  在周口市档案馆读《周口政协文史资料》刘亦龙、周昌维《追迹周口瑞竹堂》一文,文称李时珍曾在周口瑞竹堂药铺住过48天,将瑞竹堂的药方收进《本草纲目》。读后颇感兴趣,经检索查阅有关资料,试图理清一些头绪,探寻周口瑞竹堂刘氏中医家族的传奇故事。

  关于李时珍与周口瑞竹堂的关系,得先说《本草纲目》。《追迹周口瑞竹堂》记“李时珍1577年避水灾来到周口。”医学界和历史界公认李时珍(1518—1593年),湖北蕲州(今湖北省黄冈市蕲春县蕲州镇)人,嘉靖三十一年(1552年)着手编著《本草纲目》,经过三次大的改动,万历六年(1578年)他59岁完成《本草纲目》。1577年是他完成此书的前一年,非常值得关注。

  《本草纲目》中有“陈州”二字,载于《本草纲目》卷27“蒲公英”条目。李时珍介绍这味草药的产地时,写道“陈州亦有,称烧金草”。这句话在段落的尾部,从语气上分析,似乎是李时珍补加上去的。李时珍知道陈州,还是来过陈州?2014年春节期间我前往湖北省蕲春县李时珍纪念馆参观,该馆始建于1980年,虽然干净整齐但展览设施略显老套,据馆员介绍,建馆后很多介绍内容没有更换过。馆内“李时珍行迹图”上标有“开封”,但是没有“周口”字样。笔者分析,1577年是万历5年,当时开封府辖域为4州28县,陈州是其中一县,周口不过个集镇,属于陈州。行迹图中的“开封”可以理解为广义上的开封府。既然他一路逃水灾、寻药向北行走到了开封,在开封之南的周口一代,他必然是会路过和驻足的,因为那时候周口就是“陈州”啊。


2014年2月4日大年初5-湖北蕲春县李时珍纪念馆

  《本草纲目》“序例第一卷”有“引据古今医家书目”,分别列出了84家“唐宋诸本草引用书目”与“时珍今所引”的276家书目。在“时珍所引者”的书目中,有《萨谦斋瑞竹堂经验方》。全书51卷中有44个药方,标注清晰的显示出自“瑞竹堂”“瑞竹堂经验方”。

  查众多医药论著和期刊,得知《瑞竹堂经验方》原著在明代中叶后期国内已经失传,但书中的许多内容散见于国内外一些医药文献,原序两则和清明两代若干辑佚和抄本,分别在中国和日本有关部门和私家珍藏。《中国中医古籍总目》一书中清晰介绍,《瑞竹堂经验方》现存有明成化十年甲午(1474年)鳌峰熊氏种德堂刻本、日本宽正七年乙卯(1795年)缮生堂药室活字本、清光绪四年戊寅(1878年)丁氏当归草堂刻本(五卷)、清贞节堂抄本、四库全书本等。作者及成书年代国内外专家争论不一。较多的观点认为《瑞竹堂经验方》作者元代沙图穆苏,又称萨里弥实、萨理尔是,字谦斋,号瑞竹堂,元史无传,据称以御史出任建昌(今江西抚州市南城县)太守,精医道,著《瑞竹堂经验方》十五卷,于元泰定元年(1323年)刊行于世。有说他维吾尔族人,有说是蒙古族人,更多的是把他列为回族医学家。回族一说,最早见于1923年《国学季刊》第1卷第4号,著名历史学家、宗教史学家、教育家陈垣发表《元西域人华化考》一文,把沙图穆苏考证为“华化”了的回回。

  在医学流派中,有几个重要的地方医学,如安徽的新安医派、江苏的孟河医派、广东的岭南医派,以及在江西抚州抚河一带流域的“旴江医学”。旴江医学名医多、医著多,并独创“建昌帮”具有多种特色炮制技术,至今还是全国十三大药邦之一。研究旴江医学的众多学者,现在将沙图穆苏列为旴江医学代表人物之一。

电视剧《老中医》讲述了孟河医派的传奇故事

  多方寻找,笔者在旧货市场买到了“当归草堂”刻印的《钦定四库全书.瑞竹堂经验方》复印本,具体刻印年代不详,盖有“浙江省中医药研究所图书资料室赠阅”的红色方章。提要记载“是书即其(沙图穆苏)在郡时所撰集也,原书本十五卷,杨士奇等《文渊阁书目》载有一部一册,而晁王票《宝文堂书目》内亦列其名,则是明中叶以前原帙尚存,其后遂抄传本。”

  《文渊阁书目》为明代大臣杨士奇(1366-1444年)于正统六年(1441年)与马愉、曹鼎等人编成。《宝文堂书目》为嘉靖年间(1554年)所编的书目。由此可见,正统六年(1441年)前,《瑞竹堂经验方》尚有原本,其后都是传抄本。

  日本缮生堂药室活字本虽然成书较晚,但它是根据元版刻本翻印的,价值较高,中国医药科技出版社2012版的《瑞竹堂经验方》即以此为底本校注,是目前主要的应用版本。我将当归草堂版和2012版相比对,发现内容上确有不同,但以此版本比对只是孤证,还需寻找善本进一步比对。

淘来的宝贝-浙江省中医药研究所图书资料室印章的当归草堂刻印版《瑞竹堂经验方》

  《追迹周口瑞竹堂》一文写:明万历初年(1573年),刘华绅在周家口西寨顺河街开办“萨谦斋瑞竹堂药铺”。刘氏原籍江西庐陵(今江西省吉安市),洪武三年(1370年)始祖到河南虞城做官,家族落户河南,刘华绅为刘氏四世祖,明万历初年(1573年)调任陈州府训导,家眷安置在周家口西寨顺河街,并开办“萨谦斋瑞竹堂药铺”。刘氏家族虽为官宦之家,但世代热衷医学。

  刘华绅出任的训导一职,是古代文官官职,职能通常为辅佐地方知府,基层官员编制之一,主要负责教育方面的事务,约从七品,相当于现在的县教育局局长。《周口市志》记载“明万历四年(1576年),周家口西寨首建清真寺,即今贾鲁河河西清真寺。”也记载“瑞竹堂是周家口最早的中医药铺和坐堂中医。”刘华绅在西寨置家并开办瑞竹堂与西寨建清真寺在同一年代,当时西寨商业繁华,回族人口聚集。

  历史在时间的流逝中扑朔迷离,一连串的问号接憧而来。中医药方医书很多,坐堂行医者选择一种医书作为名号者并不多见,刘华绅为什么要用“瑞竹堂药铺”这个名号。是沙图穆苏的后裔?刘华绅原籍庐陵,沙图穆苏在建昌任职,虽然时间上不是同一时期相差200年,但是都在抚河一带,距离不足200公里,根据地理位置来看,是不是同属旴江医学一派?或者有其他什么关联?明代以后,刘家药铺还有名医名药吗?现在这个药铺怎么样了?刘家医术传承下来了吗?

  文字是个海洋,只要用心,总能捞出宝贝。一份资料就是一把钥匙,打开一个尘封的宝箱。我带着诸多瑞竹堂疑问,继续检索档案资料。随着寻找的资料日益丰富,“瑞竹堂刘氏”在我眼前逐渐清晰,逐渐立体起来。

  1987年,河南人民出版社出版河南地方志丛书《周口地区卫生志》,书中名医章节记录:刘颚,清乾隆年间人,原籍江西吉安,秉承祖业,悬壶于周口西寨颍水之滨,为民治病,为当时名医。刘氏身列国学,系六品衔太医,清封奉政大夫,候选鸿胪主薄。

  从原籍、行医地点、名字看,刘颚是瑞竹堂刘氏一门。他奉政大夫,是文散官,级别相当于现在的省级副职,鸿胪主薄,相当于现在主管民族、礼仪事物的管事长。书中还有一句“时至今日一些就医者仍问刘颚先生,其实他已去世200多年。”刘亦龙、周昌维《追迹周口瑞竹堂》一文写到:七世祖刘颚在祖传验方基础上,又虔修精制了一些自己的方剂,特别是朱砂万亿丸,能通治小儿多种疾病,拯救了无数婴幼儿童。关于刘颚的信息,这里是对应的,也可见此人很有威望,医术口碑影响深远。

  《卫生志》还记录,建国后1950年淮阳专区时期,“9月,全区开展对中西医人员进行考核、考试、发证工作。其中周口市登记在册中医83人,西医46人。”

  1982年11月29日年政协周口市委员会《政协简讯》第九期《市政协召开了名、老中医“献宝”座谈会》,记录11月25-26日,座谈会在市委会议室召开,“参加会议的有地、市置各医院及个体内、外、儿、喉、眼等科的名、老中医26人,座谈会收效很大。”“26日上午,大家争相先出53个秘、验方,涉及到内、外、妇、儿、五官等8个科别,可以根治30多种常见病或多发病。”“老中医刘洪川拄着拐杖参加座谈会,并献出小儿科验方5个。”

1982年11月周口政协简讯和座谈会邀请函

  刘洪川精通儿科,他是不是刘家人呢?

  带着疑问,我辗转找到了刘家人,现在周口市中医院工作的针灸医生刘应龙。

  小刘介绍,家中存有家谱,祖孙十三代宗亲关系和名字记录清晰,家族人丁兴旺,分为三支,瑞竹堂、延生堂、世德堂,没出现回族或其他族字样,小刘是瑞竹堂传人。家谱中作者刘亦龙和他都是十三世孙,但不同堂。遗憾的是刘亦龙中风语言不便。刘亦龙文中写的“1573年,刘华绅开办萨谦斋瑞竹堂药铺。”有误,因为在家谱中没有关于“萨谦斋”的只言片语,家谱中只有“瑞竹堂药铺”的记载。清七世刘颚将药铺发展到鼎盛时期,当时药铺又叫“刘颚家药铺”。1956年公私合营时取消瑞竹堂堂号,但是刘家人坚持从事中医工作始终未断。刘洪川就是小刘的祖父,1950年-1957年间,受到政府和卫生部门十余次奖励,周口三寨居民沙鲁船民40多次颂赠。1982年11月他参加老中医座谈会献宝,家中还存有当时政协发来的红色邀请函。1983年12月周口市志编辑室也发来邀请通知,请他参加周口市志座谈,通知也保存的很好。小刘毕业于河南中医药大学针灸推拿专业,又继承了祖上的很多针灸技法,比如小儿飞针已经传承了13代,他是目前瑞竹堂刘氏中医针灸技法的传人。他的父亲是川汇区中医院药剂师,继承的是方剂。明朝李时珍走后,和刘家一直保持书信往来,以前家中存有很多诗词、信函;还有七世刘颚的多本著书,大学士纪晓岚赠给刘颚的亲书匾额“医界南针”;洋务派左宗棠送给八世刘文焕祝寿的亲书匾额“鹤龄延熹”等诸多珍存,但是很可惜这些都在文革中毁于一旦,现在仅存有家谱和近代一些零星手记了。

1987年周口市卫生局编纂《验方荟萃》收录刘洪川捐献的验方7个

  小刘这几年也在梳理家族历史,为此,小刘和笔者约定,我们下一步继续解密沙图穆苏和刘华绅是否同属旴江医学一派,是否有血缘关系等诸多谜团,准备来个寻根之旅,看看刘家原籍是否还有更多的信息。更主要的是,寻回周口瑞竹堂400多年来的诊疗历史,就是补充完善周口中医发展史,这对周口医疗具有极其重要的价值。

  翻阅这些档案和资料书籍,理清瑞竹堂种种疑团,周口瑞竹堂刘氏中医家族400多年历史跃然纸上。周口瑞竹堂刘氏中医家族与李时珍的邂逅,瑞竹堂和本草纲目的呼应,让周口的中医历史大放异彩,这段历史佳话是可圈可点的周口骄傲。恰如日本丹波元胤《中国医籍考》中“谦斋御史瑞竹诗”曰“江南御史弹琴处,插竹为援竹自成。不见稚丛缘节上,浑疑邻笋过墙生。清阴己比甘棠爱,直气先占衣绣萦。回首荆台旧亭下,高枝应有凤凰鸣。”

  刘应龙说,那些以前断了故事,因为有了书籍和档案资料,让我看到家族和周口中医沉甸甸的历史。悬壶济世的周口中医人都有医者仁心,我是其中一员,人民健康是我们的责任与目标,坚守和传承在我们身上是动力。我们一起加油干!

  后记

  利用点闲暇时间,走走,看看,想想,记录下脚步和思路,说不定就有意外收获。在李时珍纪念馆购买的《本草纲目》,售书的工作人员很热心给书中盖上了三枚红色纪念章“李时珍纪念”。看似简单,可回味一下,煞是有趣啊。纪念馆展有诊箱、制药工具、煎药器皿等百件医药用具,木铜铁瓷间看到的是中医药技艺传承的轨迹,特别是设计造型异常精美,不得不感叹古人在实用主义中兼顾审美的奇巧用心。

  去年,我和几位中医界好友共同起草了《周口中医药文化产业园区的规划》,希望早日成行。

李时珍纪念馆《本草纲目》印盖“李时珍留念”



纪念馆展出的医药用具
发表评论

最新评论

引用 无谐 2019-5-8 15:07
都知道本草纲目,但该书的问世,恐怕大多数人都不知晓

查看全部评论(1)

文热点

返回顶部找客服手机访问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