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湖北省蕲春县蕲州镇地方门户网站蕲州在线! 关注抖音 关注微博 关注微信

打开微信扫一扫

蕲州在线微信二维码

蕲州在线

搜索
蕲州在线 网站首页 蕲春文学 查看内容

牛缘

发布时间: 2019-4-25 02:15| 发布者: 蕲州在线| 查看: 146| 评论: 0|作者: 梅书海

  1

  上次老同学聚会,来了好多人,几桌酒席,觥筹交错,笑语飞扬,纷纷共叙少年时代那激情四射的岁月。

  “海子,你还记得那次在田里赶牛打丁磙的事吗?”一个同学问我。

  离乡四十年了,说句不怕别人见笑的话,当年我爬过的高山,摘过的花朵,栽过的菜苗叫什么名子都想不起来了,可唯独打丁磙的事却记忆犹新,且常教我惭愧,催我自新。

  那是一九七八年七月的事,当时正是农村双抢季节,也是农民伯伯和牛最苦最累的时候,起早摸黑,冒烈日、战高温,犁耙水响,呈现一派繁忙的景象。

  中学放暑假了,我这农民的儿子自然要参加生产队里的劳动,根据队长安排,要么割谷,要么整田,要么插秧。我被安排到整田组,领到一条牛和一套丁磙,脚分别站在磙前、后踏板上,左手牵着缰绳,右手拿着竹枝条,吆喝牛拉我将水田里粗糙的泥圪塔打碎。我头顶烈日,脚吻浪花,觉得这活儿不仅不苦,还挺悠哉乐哉,就像开船那样,想快点就加油,扬一下竹条,牛便抖数精神“扑啦啦”、“扑啦啦”向前奔。

  我一边赶牛,一边唱歌:“社会主义好,社会主义好!社会主义国家人民地位高,反动派被打倒,帝国主义夹着尾巴逃跑了。全国人民大团结,掀起了社会主义建设高潮......”第一天下来,人欢牛叫,打了三亩多田,副队长说:“还不错!学生伢学东西快,一摸就会了,有点像个社员了。”

  受到了表扬,我心里乐滋滋的!于是我要求第二天还打丁磙。

  黎明时分,我尚在梦中,爸就大声喊:“海子,你还在睡呀?做打田的活要赶早,妇女们等着撒秧插田哩!"

  星星和月亮都睡了,只有夜莺和青蛙仍在“哥哥”、“呱呱呱”的叫。我打着手电筒奔向牛宿的水坑,不料那水牛比我还懒,任我怎么用力拉扯缰绳,它爬在地上就是不起来。还是老办法,扬扬竹条试试吧!我朝空“唰唰唰”,它依然不动,只是“哞”了一声。把我惹急了,朝它屁股上刷一下,这时它站起来了,随我上路了。

  去下垸田间干活要走将近一里的路,要经过一口长方形水塘。走到塘边,塘里一条母牛“嗳嗳”地叫了起来,我的牛刹时来了精神,猛扯绳子,摇摆尾巴,开始跺脚,不愿走了。我骂道:“它妈的,人叫不动,鬼喊飞跑,干了一天活儿冇累着是吧?还想会媳妇是吧?!走!不走就刷你了。”它见我又要刷它,晃头摆尾,跟我走了,时不时还回头朝塘里望望。___牛啊,那么浑暗的光,你看得见媳妇吗?

  到了田头,我的同伴们早就在邻田干起来了,弄得水“咕咕咕”的响。老同学梅水生问我怎么迟到了,我说牛想睡懒觉,还想水塘里的媳妇,不愿来哟!

  “别扯牛想媳妇,是你想学校的早花了吧?哈哈!”

  我说:“晒了一天的太阳,也没有吃过可口的东西,连支冰棍都未会到,身上软溜溜的,还管她什么花不花的?!”

  牵牛下水,架好额头木,调妥绳子,喊一声“迟”,牛又拉着我开始整田了。

  2

  天彻底亮了,红彤彤的太阳在对面的温泉山顶露出了半边脸,附近树上的黑蝉开始“吱___吱”的唱歌。

  “海子,海子,牛在偷吃田岸边的黄豆苗,你没有看到哇?”队长扛着锄头过来了,站在远处嚷。

  我说:“它只偶尔吃一口哇。”

  “不行!找个竹篼篼把嘴巴网起来。你这样打田,河里打鱼抵不了河里的费用,岸上的豆子早就吃光了,哪个师傅教你这样打丁磙呐?!真是个书鼓(书呆子),做不了事!”

  挨了一顿骂,我便牵牛上岸,在一棵树边定好,回去找篼子。一路走一路想,骂我是书鼓,我有时间读书吗?老师布置的一大堆暑假作业到现在一个题都未做,吃商品粮的同学此时正在一边享受电风扇一边做作业,而我呢?每次放假,不是上山割牛草,就是下田弄秧苗,碰到下雨便淋成了“落汤鸡”;一样的老师,一样的书,一样的教室,同学们却是不同的暑假天地,哪个是书鼓啊?!

  我一边给牛戴篼子,一边对牛说:“混蛋牛哇,你昨晚吃光两捆稻草了,还冇吃饱吗?!那么好吃,咋就前世不托生头猪呢?别吃了,快干活,不然我又得挨骂。”

  打丁磙是有法则的,田边开磙必须走直线,不能歪,歪了下一圈磙便套不好上一圈磙,田便打不平了。今天的牛老不听话,走的慢不说,可气的是它老因贪吃走歪,嘴巴篼住了,吃几次都不成功,仍然朝豆禾吻。我不耐烦了,扬起竹条“唰唰唰”,顿时它的屁股上泛起鸡脚爪样的痕迹,它“哞、哞”,昂起头,走直了。

  大约到了十一点钟,骄阳似火,暑气蒸腾,岸上豆禾里的昆虫热得“唧、唧、唧”,叫个不停。我感到脚板上的水有点烫人了,肚子也饿了,想起了早晨带了三个熟红薯,便把牛绳定在磙上,想上岸吃红薯,同时也让牛休息一会儿。我刚走开,牛便“扑哒”一声倒在水里打滚,尾巴扬起的泥浆糊了我一脸。

  我朝下田里的权叔喊:“我的牛怎么啦?是不是要死啦?”

  “没事,没事!水牛怕热,它要打个滚洗个澡就让它滚好了!”权叔说。

  3

  在上田打磙的梅老师(曾带过我小学课)朝我喊:“书海,你今天是怎么搞的?打田那么慢,别人一块田快打完了,你田还冇打一半,弄不好又要挨骂了!”

  我奔向附近的小河,洗把脸,吃罢红薯,又来吆喝牛开工。牛像个老太太那样颤微微地起来,也像古装戏里贪官那样迈着方步,懒洋洋地走,时不时还发出“哞、哞”的叫声。我见整田进度明显落后了,心都急到喉咙了,想到“养来的牛买来的马,任我骑来任我打”,便扬起条子,一声吼:“快走哇懒牛,再不快点我就开打了。”牛似乎未听见吆喝,依然慢腾腾,我便朝它大腿上用力“唰、唰、唰",似乎打痛了,它“哞”的一声,猛的一拉,我身体失去重心,一个趔趄,前脚踩滑,滑进磙与踏板之间的槽子去,踏到泥里了。不好!这样往前拉的话,我的小腿就有拖断的危险。我高喊“哇!哇!哇!”的刹“车”令,叫牛停止前进;谁知,牛回头瞟了一眼,见我栽了,再也打不着它了,突然来了劲,疯狂向前奔,一米、两米、六米、十米了还不停下来。

  “权叔,救命呐!救命呐!”、“梅老师,救命呐!”、“水生救命呐!”,我拼命呼喊同伴。

  他们丢下自己的“车”,朝我跑来,两个人拦住牛头,一人抓住牛嘴巴上的篼子,我的“车”终于停了下来。

  “海子快起来!”

  “磙压住脚了,我抽不出来啦!”

  “一个人拽住牛,两个人来抬磙,让海子把脚抽出来!”权叔嚷着。

  我惊魂难定,心都快跳出来了,艰难地扯出了脚,刚想迈步行走,又一头栽倒到田里,弄成了个泥巴“狗”。

  “海子怎么啦?”

  我说:“脚被拖麻了,不听话了。”他们缠扶我上田岸,帮我搓、揉、按。

  “还好!没有出血,骨头也未断。”

  “幸亏田里放的水多,田底松软,不然海子的脚就会拖断。”

  “海子,把脚踢几下试试。”

  我踢了几下脚,试着走路,咦,好了,能走路了。

  权叔看了一下牛,又看一下我,说“你晓得牛为么事报复你吗?”

  “不知道。”

  “这牛外号叫犟子,昨天干了一天活,早就累了,本该今天歇一天了,你又把它牵出来干活,走得慢你就打打打;你小小年纪,心怎么这么狠?你看看,牛在流眼泪了。”

  “海子,这架在牛脖子上额头松紧不合适,牛皮磨出血了,牛还怎么走得快?”梅老师也指责我。

  权叔说:“今天你毫发未伤,算是你家祖坟葬得好了!前年,陈麻子用这犟子耕地,也是打打打,收工的时候,犟子趁他未在意,猛抵他一角,腰抵坏了,去年死了,他堂客带儿子走了,一家就这么散了。牛也不是敌人,你要这么折磨它,你没有爱心,书读到狗屁眼了。”

  “趁队长冇看见,你赶紧去队里牛栏换条牛吧!不然你今天做不出活,又要挨骂。”水生说。

  ......

  换了牛,整田进度跟上来了,任务也完成了,我以为今天可以过去了,谁知,晚上又做了一个恶梦,梦见犟子扬起四蹄向我奔来,怒吼:“你们人类太野蛮了,老子要抵死你!猪不干活,你不打它,羊不干活,你也不打它;老子替你耕田,你还打我。我吃的是草啊,剂出来的是奶啊!大热天里我干那么累的活,想吃一口青草解渴,你还把我嘴巴网起来。还有,去年我娘累病了,你们不治病也罢了,竟还嫌她老了,把它杀了,把它吃了,惨无人道哇!天理难容啊!你们的良心被狗吃了。你往哪儿跑呀?受死吧!"我“啊”了一声,从床上翻滚下来,牙齿磕出血了。

  从此后,我再也不愿赶牛整田了,再也不敢吃牛肉了。父亲老是唠叼:“十六岁了,还用不了牛,耕不了田,看你以后靠哪行吃饭!”

  4

  “老同学,你还真没有靠牵牛做事吃饭,第二年你参军了,后来工作了,吃商品粮了......"酒席上水生笑着对我说。

  “其实,想起牛我就惭愧!我当初怎么那么不懂事呢?我对不住牛啊!我总想另找饭路,让牛多休息,牛的命运的确是好惨啊!”

  大家开始“吹牛”了。

  “我操!那个年代的双抢,牛累得晃,人也累得晃呀!我哥比赛耕田,晕倒在田里,差点儿命都没了。”

  “现在好了,改革开放了,农机接班了,牛彻底解放了,再也不用耕田了。”

  “田要么转包给公司种药材了,要么荒了,百分之九十以上的农民外出打工了,退耕还林了,青山滴翠,黄土生绿,牛也过上好日子了,再也不愁吃不上青草了。”

  “吃青草算个毛?!它们像臭男人一样,富了就想多找媳妇,原来十条公牛共一个老婆,现在一对一还不甘心,经常斗狠争小三,嘻嘻!”

  “好田好地都建楼房了,田越来越少,牛却越来越多,不知是好事还是坏事。”

  “当然是好事啦!说明农民生活越来越牛逼了呗,养牛吃肉呗!”

  “怎么还要吃牛?如今什么都兴改革,当官的天天喊改革,中国的饮食文化是不是也要改一改了?”

  “苍天有眼,善恶终有报。前几年闹禽流感和猪流感,放倒了一批人,说不定哪天也要闹牛流感,再放倒一批人哈!”

  “社会进步了,农民们再也不吃猫了,军队再也不吃马了,说不定哪天也不吃牛了。”

  “牛不下奶了,人们便考虑要吃它的肉,喝它的血,这也大残忍了!”

  “相逢都是缘,高级动物欺负低级动物,说明社会精神文明建设有问题,也说明打造和谐社会的深度和广度不够。”

  “吃了木耳不忘桩,喝水应思挖井人,国家应该在动物保护法里加一条:对于牛这样的有功之臣,谁吃谁犯法。”

  “君子怀德,善行天下,回族人不吃猪,满族人不吃狗,说明他们在饮食文化上有进步了,我们汉人竟要吃牛,是该思考一下了。”

  服务员端着一盆汤来了,说:“牛肉汤好了,请慢用!”顿时,大家面面相觑,都不好意思了。

  我说:“我禁吃牛肉四十年了,我不喝牛肉汤啊!”

  “端回去吧!我也不喝!”

  “我也不喝!”

  “我也不喝!”

  “大家都别喝啊!”

  大家都不喝了,牛肉馆就会倒闭了,我的牛哥哥喂,春天在向你招手,曙光在前头,随着社会进步,也许你们再也不会上刑场了,祝你长生不老,与天同寿!
上一篇:回望故乡——蕲春下一篇:小镇时光

最新评论

返回顶部找客服官方微信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