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湖北省黄冈市蕲春县新闻门户网站——蕲州在线! 关注微信 关注微博 关注抖音 关注快手

蕲州在线

搜索

荒山听风

发布时间: 2019-4-25 02:00| 发布者: 蕲州在线| 查看: 343| 评论: 0|作者: 寒天

有好一些日子,假期里找不到合适去处。远了,心有不安,父母在,不远游。父亲老年抑郁症越来越严重,经常叫我带他去看医生,说日夜都睡不着觉,这还了得!其实白天在躺椅上眯一会儿就打呼噜,只是他不知道。跟他说,他反问道,我自己睡没有睡着,难道不知道?我小时候有很多事情不知道,他告诉我以后,我才知道了,现在他老了,我知道了告诉他,他反而不知道了,人们常说老小,老小,老人和小孩子一样,但是,在跟他们讲通理的时候,可不一样。

独山金龙哮一带荒无人烟,就近去转转,费不了多少时间。

上山就进入竹林,密不透风,地上铺了厚厚一层叶子,梦里老家的儿童乐园,还会让人联想到竹林七贤。淡竹不是毛竹,过去农村屋前屋后很常见,现在成了风景。竹子有节,中间是空的,韧劲十足,文人们想到了气节。小时候扳着好玩,压弯了又弹起来,没事就反复折腾,现在不板了,我看叶缝间散射进来的金色阳光,还有满眼的青杆绿叶,感受一下生活的静谧。

出竹林是一层层梯田,田埂外长满了小竹,这种竹子长不大,做扫把和赶牛鞭子,派得上用场。田地里没有金黄色的稻谷,开满了粉红色小花,花瓣像紫云英般圆润,颜色不及她鲜艳,不知是有人撒了花籽,还是自然生长的,从前没有见过,坡地都是黄色的山菊花和紫色、蓝色、白色的野花,这成片的小红花的确少见,想必是爱美之人所力,只需播一次种子,然后花开花落,每年这里就有好景。

冈上野花星星点点,白茅铺满了坡面,山脊上有一条需用手拨弄才能前行的小径,茅草不是黄背草,那狭长浓密的草叶,把山体裹得很严实,没有灌木,山花也少见。茅草根是一味中药,也我小时候爱吃的甜食。记得那时成片茅草叫茅草林,人躲在里面看不见影子,现在爱美的女人喜欢用来照相取景,茅草林霜降以后色泽更好看,那叶尖淌着晨露,泛着银色毫光的紫红,比眼前草地尽头的红枫,以及山洼里那棵木子树显得更壮丽大气。茅草是一种生命力很强的植被,一旦抱起团来会覆盖其它植物。它们的根紧紧连在一起,叶紧紧地挽在一起,齐扎扎的长得一般高,相互不倾压不冒尖,形成了一个团结拼搏一致向上蓬勃生长的,充满了集体主义精神的利益整体。

茅草林下面洼地有一口野塘,久旱未雨,塘水不深,塘角有一片菖蒲,野生菱角点缀在水面上,象旧时印染着碎花的青色土布。岸边的茅草很深,不知谁趟出了一条通道,脚底下绵实而柔软。近水沙滩看上去很美,但是虚虚实实走起来要万分小心,冷不丁陷下去,虽没有性命之虞,但是衣服打湿了也够呛。我算是一个做事谨值的人,但是咬菱角的时候,拇指上还是扎了一个洞。野生菱角太小,又硬,顾着嘴却没有留意到手,结果就发生了意外。东坡先生曾说过,人有悲欢离合,月有阴晴圆缺,此事古难全。先生是解读《周易》的高手,可以说通晓人情世故,知道官场上怎么趋吉避凶,但是一生颠沛流离,境况让人唏嘘,是性格使然,是命运使然,我看都不是,有些人骨子里某些东西,一辈子也无法改变。那么,即使他明白了应该怎么做,又有什么用呢?《水浒传》里有一个情节,宋江带李逵离开梁山去策反卢俊义,临行前反复交代,让他一路装聋作哑不要说话,但是最后还是忍不住咆哮起来了,后用很严重,差点儿弄丢了一行人的性命。

岗上松树很有气势,松针不随季节变化,依然青翠,主干挺立,枝桠遒劲,这是一片长的很精精的松林,它们位居高地,不蔓不枝,不像山脚处的那些灌木,与周围的枯枝野蔓勾勾搭搭、磕磕绊绊。每一株都是一个独立的个体,彰显出不同的劲道,它们有王者风范,组合在一起就有众志成城的气概,绝非茅草林可比。前者是生存的需要,利益的勾连。后者是卓越,是大山的脊梁,是自然的精魂。人法地,地法天,天法道,道法自然,万象归心,自然界万事万物都是我们的老师,人如果到了这个境界,犹如飞龙在天,刚健中正,凛然不可犯也,这岂不是理想人生?看客说,做梦吧!人生小半清醒,大半梦,梦大都是理想,当理想和县市闹的不可开交的时候,容易阴阳失调,比如说,崔永元就因此得了抑郁症。

山头上那棵半边树没有看到,它在我记忆里是蓝天下,一条盘旋而上的苍龙,树的主干只剩下一半,但是叶片仍然葱绿,树旁是上世纪六十年代林场旧址,再继续追寻,历史上曾经修建的禹王台大概就在这各地方。史书上记载,禹王台在独山东北,方位对,这里也只有这一块视野开阔的地方,没有细考。许久没来,林场残存的石墙,已被丛生的灌木和横生的树枝挤塌了。乱石滚落在荒废的人行小道上,屋脚只剩下基础,理想如梦幻,现实很悲催,那棵我曾经赞美过的如龙似风的树,如今静静地躺在崖头上,树头有洞,好似空洞的眼睛望着我,又望着山下,半个树身是那么削薄,几乎只剩下树皮,象半卷着的厚纸。树桩下面的那个树洞有一米多深,里面有不知何年何月,谁家孩子丢弃的玩具,生命原本如此,由丰盛到衰败,最终倒下归于尘土。这次上山的时候,还想着看到它倔强不屈的身影后,是否别有一番感叹。唉,一切都敌不过时间,包括坚守和信念。我怀念那棵半边泡桐树,有时的感觉仿佛如那位作家写着《半个父京在疼》。

过月牙泉没有见到一点水,通往金龙寺的山道,一边是翠竹,一边是高大的芦苇,拾级而上,看到一座老殿。瓦还好,窗户结实,只是顶层采光的窗棂格子,年久失修,红漆木条残破不堪。庙门挂有一把铜锁,开着。古人云,锁君子,不锁小人,是也。开方便法门,锁与不锁,无甚重要。大殿三面环山,一面是竹林高树,不到近前根本看不到,深山藏古寺,一路没有遇到一个行人,真可谓是清心之旅,四周的林木,形成一道天然的屏障,使人看不到山形,它簇拥着庙宇,把我圈在中间,只能静听天籁,我没有开门进去,在道场上找了一个青色的莲花石墩坐下,在荒山古寺听风涛声。

风起于青萍之末,和声从庙后山林传来,一阵一阵,细听如流水一般,如是便打开手机上的轻音乐,配上高山流水那首古筝曲子。浑厚起伏的松涛声,香樟密叶掀起的瀑布声,还有竹林骤然而至的急雨声,听得清晰真切。至于山溪流泉声,那是相比之下,叶子稍为稀疏的树木,如青冈栎发出的声音,后未音乐停了。我觉得倾听自然之声,让我和大自然通感式的交流更加契合,空气弥漫着温馨,于无风处听风,只闻风声不见风影,慢慢地闭上眼睛,静静地体会虚室生白,坐忘遇照之化境。此刻,我爱大自然,是因为它给了我神一般恩赐,让我聆听这万物生长过程中,天与地在交融时奏出那美妙的和声,让我一时间脱离红尘,在恬静中亲切地感受无以言喻的安适和惬意。

文热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