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湖北省黄冈市蕲春县新闻门户网站——蕲州在线! 关注微信 关注微博 关注抖音 关注快手

蕲州在线

搜索

一颗被尘封的明珠——蕲州

发布时间: 2010-1-11 01:51| 发布者: 蕲州在线| 查看: 277| 评论: 0|作者: 吴绍先

蕲州是伟大的医药学家李时珍的故乡。蕲州的美丽是那种寂寞的、令人心疼的美丽。1000多年来,蕲州就一直这样美丽着,寂寞着。她有过辉煌的历史,她出过许多杰出的人才,她蕴藏着许多奇珍异宝。可是,如今已没有多少人记得她的辉煌,欣赏她的美丽了……

2003年3月8日,在家乡蕲春县城,我与朋友闲聊。我的朋友——蕲春印社社长、收藏家周彭先生兴致勃勃地谈起了自己刚从蕲州收回来的几件古董。我们从古董说到蕲州的历史,从历史说到古城蕲州的诸多掌故,最后,周彭说:“蕲州这么好的地方,真是可惜了啊!——现在有些荒废了!”一句话勾起了我们对蕲州的怀念和游兴,“走,我们再到蕲州去看看!”几乎是同时地,我们两人喊出了这句话。

于是周彭背上相机,我也匆匆回家拿上采访包,两人跳上车,直奔蕲州。

古老的蕲州

这是一个风和日丽的好日子。车窗外阳光下已经有油菜花大片大片地开了,配着绿色的田野,简直就是一幅最美丽的画卷。这画在车外一幅接一幅地展开,并向后飞快地掠过。还没等我们看够风景,车停了,蕲州到了。

下车,我们直奔李时珍大道——这里是仿明建筑一条街,从长江堤岸一直通到雨湖。过医圣阁,走不200米,就是蕲州古城的北门——雄武门了。气势巍峨的雄武门屹立依旧,一条邮政储蓄的广告横幅似乎是给它围上了一根腰带。置身在李时珍大道和雄武门所营造出的古典气氛中,要不是这高高悬挂的广告横幅,和拥塞的行人、汽车,我简直要怀疑,自己此时是不是已经回到了李时珍所生活的那个时代呢!

我翻过县志,知道“蕲州”这个名字已经有1400年的历史了。从北周到清初,蕲州一直作为州、路、府、县级行政区的行政中心,管辖和部分管辖过蕲春、黄梅、广济、蕲水、罗田五个县。蕲州古城始建于南宋末年,到了明代,这座长江之滨的州城日渐繁华,她优越的地理条件和自然条件,被明世宗朱高炽的第6个儿子荆宪王朱瞻岗看中,他于正统十年(公元1445年)将自己的王府从江西建昌(今江西省南城县)迁到蕲州。

蕲州城三面环水,临江靠湖,“左控匡庐,右接洞庭”,在历史上是军家必争之地。而蕲州的自然风光,尤其迷人。东北的麒麟山如麒麟蹲伏,气势磅礴;西南的凤凰山山势轩昂,如一只凤凰展翅欲飞,雄伟壮观。相传唐代大诗人李白、杜甫曾到凤凰山游历,至今凤凰山下还有一个名叫白甫冲的地方,就是为纪念他们而命名的。为此,清朝有个名叫程道中的蕲州文人还写了一首诗:

凤凰台下路,一径绕孤城。

李杜曾至此,青山纪为名。

根据记载,明代的蕲州城城墙长九里三十三步,高一丈八尺,六座城门,城上雉堞三千一百六十五个,城里有99口水井,99座寺庙道观,99座牌坊。荆王府迁入后,蕲州城里更是“城中奕奕王孙地”,“台殿平陵半天起”。

岁月流逝,沧海桑田。当年的蕲州城到底是怎样一副繁华景象,后人已无法知道了,不过从史书的记载,从眼前这仅存的蕲州北门——雄武门,我们可以约略想见。至今在蕲春境内的赤东湖一个湾子里,还存有当年荆王府开掘的一个腌鱼池,池深十余米,池口直径约五米。王府每年冬天干湖捕鱼,没有运走的鱼便倒入池内腌好。而这样的腌鱼池还不止一处。可以想见,荆王府当年是何等的人口众多、开支庞大了。

多故事的蕲州

沿着李时珍大道慢慢走着,我一边拍照,一边欣赏古香古色的风景,一边听熟悉蕲州风物掌故的周彭絮絮讲述蕲州的故事。

蕲州本是医药之乡。早在宋代,位于古蕲河入江口的蕲口镇就已经“民居繁错,蜀舟泊岸甚众”,成为蕲州的商业门户,也是长江中游的药材贸易中心。大诗人陆游从绍兴赴夔州任通判,曾路过蕲口,由一位熟人带领,观看了蕲口镇的街市,在这里买过炮制精细、包装讲究的中药,并将这一切记入了他的那本《入蜀记》。

解放后,人们在蕲州发现了一件文物——蕲蛇药酒罐。此罐小巧玲珑,容量约250毫升,罐腹外壁烧制有“湖北蕲州陈天和堂精制蕲蛇药酒”十四字,字体工整。考古工作者研究,此罐为当地民窑所造,系明代青花瓷,陈天和堂是当时蕲州有名的中药房。

“蕲州还和佛教禅宗有一段缘分呢。”身为收藏家,熟悉地方历史的周彭说起蕲州的掌故真是如数家珍。

隋炀帝大业年间,禅宗四祖道信南游至蕲州,站在凤凰山顶俯视,认为这里是一块风水宝地,便在此山北建了寺庙,被称为“四祖正觉禅寺”。禅宗五祖弘忍大师也曾在麒麟山以南雨湖畔的枣儿林建寺,即“五祖贞慧禅寺”,后弘忍见寺庙周围为湖水环绕,粮田不多,遂迁到黄梅东山建寺。

明代以前,蕲州就有数十座寺庙,荆王府迁来蕲州后,朝廷主持捐资千金,将城北缺齿山下一座佛寺改建,定名为昭化寺,以期昭示感化荆王府中那些作恶多端的王子王孙。

在荆王府里,有一个不被人注意的人常常到王府的家庙昭化寺游玩,那就是——《西游记》的作者吴承恩。当时的吴承恩,科举失意,做着一个小官,却又被朝廷发落到荆王府当了一名“纪善”,职责是向亲王劝善陈恶,兼作王宫中的教师。吴承恩在蕲州荆王府呆了两年,与昭化寺的大小和尚结识,浏览了寺里的石刻碑铭,了解佛教的礼仪故事。据李时珍的老师顾问所撰《荆王重修昭化寺碑》碑文记载:“昔成化时,有僧悟空,悦其山明水秀,结草为庵,朝夕颂经,坚守法戒。”这位名叫悟空的和尚的事迹为吴承恩所知,并深深感动了吴承恩,以致后来吴承恩将他的名字写入自己的不朽著作《西游记》中,并成为故事的主人翁。吴承恩游历了蕲州的山水名胜,对蕲州情有独钟,《西游记》中的地名,如麒麟山、凤凰山、狮子洞、莲花洞、白节山、宝林寺等佛地仙境,都可以在蕲州境内找到同名同景。

走着,说着,不知不觉中,我们就到了玄妙观的门前。我们连忙驻足,拍照。玄妙观在明代就是一个香火鼎盛的道观,李时珍与父亲李言闻当年曾在玄妙观通明阁中坐诊,为人们治病。始建于北宋、迁建修缮于明代的玄妙观一直到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时,仍保护得很好,曾和李时珍墓一起被定为全省重点文物保护单位。20世纪70年代,玄妙观遭到破坏。如今的玄妙观,是80年代国家卫生部拨款重修的,保持了原来的建筑风格。

崇尚文化的蕲州

走进玄妙观,我们决定从这里一直转到东长街。肃穆的玄妙观,给人一种冷气森森的感觉。我们沿着它曲曲折折的过道迂回前进,一步一步,就一脚踏到了东长街的地上。

我狠狠地吸了一口气,笑道:“哎呀,这空气中的文化气好浓!让我也沾到点博士气了!”说罢,我和周彭一齐大笑。

蕲春是一个人才辈出的山水钟灵之地,建国后,从蕲春走出去数百名教授、学者,以致人们把蕲春县称为“教授县”。仅我们脚下踏着的这个东长街,就先后出了几十名博士,是蕲春著名的“博士街”。到底是什么原因,使这一条窄窄的小街培养出了那么多高级人才呢?

蕲州真的有一股灵气,因为蕲州人历来有崇尚文化、热爱科学、重视教育的传统。

明清两代,蕲州的城乡教育非常发达。比较驰名的书院是正德三年建在凤凰山东坡的凤麓书院、嘉靖初建在蕲州熊化岭的阳明书院,之后,又建崇正书院。当时的理学名家,蕲州人顾问、顾阙曾先后讲学于阳明书院和崇正书院。医学家李时珍也曾在阳明书院师事顾问。

由于重视文化教育,蕲州当时就人才辈出,盛况空前。除伟大的医药学家李时珍外,在明代,蕲州有进士42人,举人214人,为黄州府各县之冠。清代,蕲春有顾景星、黄云鹄等人物。清末,黄云鹄之子黄侃更是海内闻名的国学大师,与章太炎齐名。而当代,蕲春人才荟萃,更成为全国闻名的“教授县”。

我曾在东长街住过一段时间,对这条街比较熟悉。十年前这条街很破乱,街上满是泥泞和石子,凹凸不平,曲折狭窄。如今的东长街经过修整,铺了水泥路。可是走在东长街上,还是不时能看到一两间破旧的民房,有的房子寒酸得让人吃惊。为什么出了那么多的教授、名人,而东长街还是那么贫穷?也许是因为教授们都很清贫的缘故吧。

被人遗忘的蕲州

在我对准一间破房子按下快门的时候,迎面走来一个中年人。他穿着一件旧西服,布鞋,看上去满脸潦倒落魄的样子。周彭走上去一把拉住他,并连忙为我们作介绍:“这是张名魁,蕲州的收藏家。走走,我们到他家去参观参观!”不由分说,我便被他拉着,尾随张名魁而去。

张名魁家就在东长街,走不几步就到了。一座有些破旧的两层楼房,一进门,就有一股豆腐、酱菜的味道扑鼻而来。“他家里以做酱菜为业。”周彭解释说,看来他对张名魁家很熟悉。

我们径直上了二楼。刚到二楼,我就被惊呆了!没想到,外表寒酸的张名魁家中却有那么多的宝贝!张名魁和周彭带着我到处转了一下,客厅里摆满了盆景和根雕,房间里满是盆啊,罐啊,碟啊,砚池啊……等等古董。我连忙拿起相机,拍下了几张照片。

“走吧,已经很晏了,我们还没吃饭呢!”我正掏出纸笔,准备好好采访采访张名魁,却被周彭拉走,就象刚才被他拉来一样,我又身不由己地被拉出了门。

我不甘心:“我还要跟他多说几句呢!”

“时间来不及,还有更好更可惜的东西你没看到。吃了饭再带你去。”

“真的?那是什么好东西?”我兴奋地问。

“真正的蕲春名产——蕲春教授名人馆!”

匆匆吃罢午饭,我们急急忙忙赶向教授名人馆。蕲春教授名人馆座落在美丽的雨湖边,远远望去,白墙红瓦,金碧辉煌,映着雨湖的波光粼粼,远处的青山隐隐,仿佛座落在仙境中的天上宫阙。

我们走过湖堤,来到了门前。教授名人馆院门紧锁,铁门上锈迹斑斑,旁边围墙有一处倒塌,看得出常常有人从这里攀爬进去。我们也从那里进了园子。

进到园子里,却发现教授名人馆门前屋后,杂草丛生,无人收拾。置身此地,令人顿生寂寞荒凉之感。

我久久端详着这座典雅别致的建筑物。门头上“蕲春县教授名人馆”8个字,是王任重所题,依然清晰,只是也需要再镀金了;朱漆的柱子,门窗户扇,油漆都已经脱落;二楼的窗户倒了一扇,留下一个大洞;门虚掩着。

我推门进去,屋子里面的情形让我更吃惊。地面上一片狼藉,触眼的都是水渍、泥巴、破渔具、竹竿……走上二楼,那扇倒下来的窗户静静地躺在地板上,四顾萧然。走到二楼阳台朝远处望去,阳光下的远山近水依然是一幅美丽的图画。可是我忽然在这画中读出一股悲凉和凄怆了。这么美丽的山水,怎么就被人们忽略了呢?这么美丽的蕲州,怎么就被人们忘记了呢?

下到一楼,我细细地阅读着墙上陈列的蕲春县历代名人事迹,我看到李时珍,看到顾景星,看到陈诗,看到黄侃,看到许许多多从蕲春走出去的、死去或是活着的教授名人……我的心又一次颤栗了,这些人多么寂寞啊!

真的,这些杰出而清贫的人们,还有这栋典雅而破旧的建筑,这个幽静荒凉的园子,这座美丽的古城——他们是多么的寂寞啊!

怀着梦想的蕲州

走出教授名人馆的时候,我的心情是沉重的。蕲州,有着如此悠久的历史,有着那么优良的文化传统,培养出了那么多的优秀人才,还有如此优美的自然风景。可以说,蕲州的任何一个老人随口都能讲出一段关于蕲州的动人故事,蕲州的风物人情中随处都透出文化气息,在蕲州随时都可能发现宝贝文物,到雨湖你随便拍摄都是一幅靓丽的风景。这样的一个蕲州,为什么就会变得如此落寞呢?默默地走在路上,我在想。

也许,我可以想到两个原因:一是随着时代的变化,人类的交通方式发生巨变,公路、铁路、航空事业的飞速发展,使水运事业没落,蕲州与所有的长江码头一样失去了过去其在交通方面的优势;二是在政治方面,蕲州已经从古时候的州、路、府、县级行政中心降格为一个镇了。

走着,想着,我们又走回了古色古香的李时珍大道,看到了国家级中药材市场——蕲州药市。信步一拐,我们走了进去。

这是一个巨大的体育场改成的药市。90年代初,当时的蕲春县委书记刘友凡同志经过深入调研,结合蕲春的具体情况,提出“做好李时珍文章,高昂医药经济龙头”的医药兴县战略。1991年秋,蕲州举行了“首届湖北蕲春李时珍药交会”,1993年,“首届湖北省李时珍医药节”在蕲州举行。这之后,蕲春举全县之力,建起了李时珍大道仿明建筑一条街,完成了与之相配套的许多工程。眼前的药材市场就是在那个时候建成的。

市场里,长着野草,积水和黄泥让人难以插进脚,栏杆、墙头、风景树上晾着衣服。冷冷清清的药市,愈发增添了我心情的沉重,直到我遇见了一位药商——61岁的许美田老先生。

许美田是一位退休职工,1999年投身蕲州药市。这位豪气冲天的老人告诉我,这几年在蕲州药市做生意,刚开始遇到的麻烦还真是不少,可凭着对药市的坚定信心,凭着自己的辛苦努力,他的生意总算是逐步做出来了。“我个人的生意是一年比一年好”,许美田笑着说。

“可是,蕲州药市还存在着很多的问题。”他话锋一转,向我列举了药市存在的9条问题。

“那你对蕲州药市还有信心吗?”我问。

“当然有了!我们蕲州有李时珍这张王牌,这是一笔巨大的无形资产啊。”许美田说,“知道吗?大庆油田该富裕吧,可人家大庆就说了,想开发医药产业没有好的契机。人家羡慕我们有李时珍啊!我们现在可以说是叫做捧着金饭碗讨米呀!”

打开了话匣子的许美田,滔滔不绝地说起来了。他说如今全世界都提倡环保,崇尚绿色食品和绿色药品,中医中药已经为西方人大力追捧,中国的传统医药产业发展潜力巨大。而蕲州,作为李时珍的故乡,发展中医中药,条件得天独厚。我们的药市不是建大了,而是小了,我们的药商不多了而是少了,我们迈出的步子不是快了而是慢了……

我正在诧异,象许美田这样一位做着小生意的老人,何以有如此广阔的视野、如此开阔的胸襟、如此独到的远见卓识?没想到,下面他还说出了更加让我惊奇的一番话。

“关于如何建好蕲州药市,我提出了10条改进意见。我希望有关领导重视群众意见,及时改进工作。”头发有些花白的许美田显得很激动地说,“另外,我还联合一批人成立了一个民间组织:李时珍市促建会。我们的宗旨就是要呼吁全中国、全世界的人们都来关心李时珍医药事业,献计献力,做好李时珍文章,造福全人类。我们的第一目标是:呼吁国家以蕲州为中心,将蕲州以及其周边的一些地区单独组建成为一个市,就叫李时珍市,把她建设成为一个科技型、学府型、花园型国际大药都!”

“哦?这怕有点难吧?”我笑着说。

“难啊!做大事哪有不难的?李时珍写《本草纲目》难不难?还不是一样写成了?”许美田振振有辞地说,“我已经向联合国、向胡锦涛总书记、向美国总统布什写了信,联合国还已经回信了呢!”

他拿出一份文件给我看,正是他写的那封信。他还说:“你看,我这里还有一封电报,是一位华侨发回蕲州的,他叫孙浩天,正准备投资3亿美圆在蕲州建设李时珍医药旅游城,马上就要开工呢!”

看着老人激动起来的样子,简直有点孩子气了。也许会有人要嘲笑他自不量力,以一个微不足道的小人物身份,竟然提出这样一个近乎痴人说梦似的构想来,还付诸行动,成立了促建会,向国家和世界发出了倡议书!

可许美田老人的言行,却让我陡然精神振奋起来:原来蕲州还可以是这么有希望的呀,原来蕲州还有这么狂热执著的人呀,原来蕲州还可以做这么美丽的梦想啊!

本文部分资料参阅了《蕲春县志》和宋光锐先生所著《李时珍和蕲州》一书。感谢我的朋友、蕲春印社社长、收藏家周彭先生,在采访过程中提供帮助。
上一篇:蕲州行记下一篇:谒李时珍纪念馆

文热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