蕲州在线

搜索
蕲州在线 网站首页 蕲春文学 查看内容

黄侃怎样读书

发布时间: 2019-4-17 14:28| 发布者: 蕲州在线| 查看: 205| 评论: 0|作者: 雷中怀|来源: 《蕲春文化研究》

  黄侃一生读书精博,治学扎实,其精神和品质让人仰之弥高。从他的一些点滴,可窥见一代大家风范。

  黄侃读书之“恨”。读书,到底是一种什么滋味?要问黄侃的话,那他只有一个字来回答——“恨”。在他看来,读书有两“恨”。一“恨”自己头发已经花白,读得太晚。其实,黄侃10岁,就读完“四书”“五经”;22岁,师从章太炎先生,读书更是扎实。他在日记中写道:“余观书之捷,不让先师刘君,平生于加点读书,如《文选》盖已十过,《汉书》亦已三过,《注疏》圈识,丹黄灿然。《新唐书》先读,后以朱点,复以墨点,亦是三过。《说文》、《尔雅》、《广韵》三书,殆不能记遍数。”实际上,黄侃圈点的书籍,不仅仅是他所说的这些,其学生黄焯在《季刚先生生平及其著述》中说:“焯窃观先生圈点之书,数以千计,经史子集诸专籍无论已,即以《四库全书总目提要》、《清史稿》两书论之,即达七百余卷。至于能背诵之书,不止如先生所述《说文》、《文选》数部而已,如杜工部、李义山全集,几皆能上口,即词曲中能吟讽者亦多,博闻强记,盖兼具所长。”不仅如此,他还有句“名言”:“八部书外皆狗屁。”这八部书是指《毛诗》、《左传》、《周礼》、《说文解字》、《广韵》、《史记》、《汉书》和《文选》。事实上,中国传统诗文其来源均是这八部经典。读书能到此地步,已是很了不起了,他却还恨自己读书尚晚。他“读书”,还有一“恨”,即“恨”其博大精深。特别是经书,他认为要读的、要学的,还有很多很多。他常对学生说:“我只要一打开书本,就觉得自己像是一个毫无知识的人!”黄侃认为中国学问如“仰山铸铜,煮海为盐,终无止境”,作为一个学者,“当日日有所知,日日有所不知”。这种真诚的谦虚,使他嗜书成癖,“有余财,必以购书”。在他藏书目录上还留有这样的诗句:“稚圭应记为庸日,昭商难忘发愤时。十载才收三万卷,何年得免借书痴?”读书对他来说,是永不满足的。可见他读书的态度和精神。

  “杀书头”论。黄侃主张为学务精,常说“学问之道有五:一曰,不欺人;二曰,不知者不道;三曰,不背所本;四曰,为后世负责;五曰,不窃。”为此,对自己读书也是要求“苛刻”。读书必动笔,从不泛泛而读。而不管读什么书,一开卷,就势如破竹,一发而不可收,从不中途辍弃,也不跳跃。并且,每卷从头到尾,都标满了眉批、音注等各种符号,“精博熟习,能举其篇页行数,十九无差忒者”。他读孙贻让的《周礼正义》时,规定自己180日读完,结果生病,仍然坚持在期限内读完。读《清史稿》时,全书100册,都从头到尾一卷一卷地详加评注圈点。黄侃对于随随便便翻阅读书、点读数篇浅尝辄止的读书方法,很不赞同,称之为“杀书头”。他反对那种只读所需资料,而不肯一句一字认真读透全书的实用主义态度。病逝前,读《唐文粹续编》还有一卷未完,自嘲说:“生平笑人‘杀书头’,毋令人笑我也。”仍然勉力读完而逝。

  “不放松一字”。无论在讲课、著书、笺识中,极为严谨,从“不放松一字”。“于一事未能贯通,必苦思广证以求贯彻,否则若肩重负。”这也是他读书的一种原则、一种方法,他说:“所谓科学方法,一曰不忽细微,二曰善于解剖,三曰必有证据”。他称赞汉人“为学务精心”的态度,称“汉学之所以可畏,在不放松一字。”为此,开卷必动笔,无论是因声求源,还是推寻本义,始终恪守“非熟精音理、本之明证,未可率尔妄为”的原则,其见解往往是“言必有中,每下一义,切理餍心”。

  “墨汁当小菜”。黄侃常常灯下校读,彻夜不眠。民国二年(1913),黄侃旅居上海。除夕之夜,里巷中爆竹声声,通宵达旦,他却兀坐室内,一灯荧然,精心研读。1915年,黄侃在北大主讲国学,住在北京白庙胡同大同公寓,终日潜心研究“国学”。有时吃饭也不出门,准备馒头和辣椒、酱油等佐料,摆在书桌上,饿了便啃馒头,边吃,边看书,吃吃停停,看到妙处就大叫:“妙极了!”有一次,看书入迷,竟把馒头伸进砚台、朱砂盒,啃了多时,涂成花脸,也未觉察。一位朋友来访,捧腹大笑,还不知笑他什么。

  除此,单从“国学”领域来说,黄侃读书心得、为学之道,直至今天,也是值得读书人借鉴的(尤其是从事研究的)。他认为:

  应读之书。《十三经注疏》、《大戴礼记》、《荀子》、《庄子》、《史记》、《汉书》、《资治通鉴》、《通典》(不读《通典》,不能治《仪礼》)、《文选》、《文心雕龙》、《说文》、《广韵》,以上诸书,须趁三十岁以前读毕,收获如盗寇之将至;然持之以恒,七八年间亦可卒业。

  读经次第应先《诗》疏,次《礼记》疏。读《诗》疏,一可以得名物训诂,二可通文法。《礼》疏而后,泛览《左传》、《尚书》、《周礼》、《仪礼》诸疏,而《谷》、《公》二疏为最要,《易》疏则高头讲章而已。陆德明《经典释文》宜时时翻阅,注疏之妙,在不放过经文一字。

  读书之法。语言文字之学,为各种学问之预备,舍此则一无可通。

  由小学(指研究文字、训诂、音韵的学问)入经,出经入史,期以十年,必可成就。

  小学之事在乎通,经学之事在乎专,故小学训诂自本文求之,而经文自注疏求之。

  治经之法,先须专主一家之说,不宜旁骛诸家。

  治经须先明家法,明家法自读唐人义疏始。

  治史之要,以人、地、官、年为入门之基;四者亦即历史之小学也。

  读书贵专不贵博,未毕一书,不阅他书。二十岁以上,三十岁以下,须有相当成就;否则,性懦者流为颓废,强梁者化为妄诞。用功之法,每人至少应圈点书籍五部。

  初学之病四:一曰急于求解,一曰急于著书,一曰不能阙疑,一曰不能服善。读古书当择其可解者而解之,以阙疑为贵,不以能疑为贵也。

  凡阅近人书籍,须先调查其材料。

  清人治学之病,知古而不知今;明人治学之病,知今而不知古。

  治中国学问,当接收新材料,不接收新理论。佛经云,依法不依人,即此义。

  汉学之所以可畏者,在不放松一字。

  读天下书,至死不能遍,择其要而已矣。刘申叔年三十五而学成,即得择要之法。

  不有根底之学,而徒事翻书,此非治学之道。然真有根底之学,而不能翻书,亦不免有鄙陋之讥。翻书者因所知以及所未知,其用有二:一、己所不知,翻之而得;二、己所不记,翻之而记。凡临时检查而得之者,必其平时能翻之者也。

  为学之道。读书人当以四海为量,以千载为心。

  学术二字应解为“术由师授,学自己成”。戴东原先生学术提纲挈领之功为多,未遑精密;其弟子段懋堂、孔广森、王念孙,靡不过之。

  治学第一当恪守师承,第二当博学多闻,第三当谨于言语。

  凡古今名人学术之成,皆由辛苦,鲜由天才;其成就早者,不走错路而已。

  天下人之所长,非己所能有;己之所长,为天下人所不能有,如是始能有自立。

  学问最高者,语言最简。

  通一经一史,文成一体,亦可以为成人矣。

  黄侃这种严谨认真、一丝不苟、追求极致的读书治学精神,使他最终学有所成,成为一代宗师。

  (作者单位:黄冈市教育局)

相关阅读

最新评论

文热点

  • 喜欢“作家”这个称谓

    喜欢“作家”这个称谓

    《遇见》系作者近年创作的第二部散文集。全书分为《感恩遇见》《

  • 冬天的太阳

    冬天的太阳

    我在小城太阳来到小城我在上海太阳来到上海一轮红日冉冉升起顷刻

  • 坐公交车

    坐公交车

    他们一上车拿卡一扫 嘟地一声找座位去了我得摸出两枚硬币丢进车

  • 问题

    问题

    一捆蔬菜超过了20斤品种齐全 大蒜莴苣萝卜黄瓜红薯蘑菇辣椒大都

  • 为什么蕲州姓李的人跟李时珍没有五毛钱的关系?| 读懂蕲州十七

    为什么蕲州姓李的人跟李时珍没

    其实,蕲州是本不需要寻找的,在任何一个拐角处蹲下来,用手拂去

返回顶部找客服官方微信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