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湖北省黄冈市蕲春县新闻门户网站——蕲州在线! 关注微信 关注微博 关注抖音 关注快手

蕲州在线

搜索

高风亮节的革命者何定华

发布时间: 2019-4-17 14:26| 发布者: 蕲州在线| 查看: 1584| 评论: 0|作者: 蕲志文|来源: 《蕲春文化研究》

何定华,原名方天逸,学名方瀚,化名田静、方沛、林渊等,赤东镇方选塆人。1908年8月出生于广州,早年毕业于汉口同文书院中学部。

1925年,何定华在蕲春从事革命活动,与友人共创《新蕲春》刊物,宣传革命思想。1926年大革命高潮时,他在国民党蕲春县党部任宣传部长,参与审判土豪劣绅、处决县反动团总的工作。大革命失败后,家被抄,人受到反动当局的通缉,他和母亲四处逃难,隐避二年余,后得到家族中长辈的资助,于1929年东渡日本,入东京早稻田大学学习。

1931年九•一八事变发生后,何定华看清了日本侵华的丑恶行径,极为愤慨,于1932年在东京参加反帝大同盟,组织同学参加反战活动,曾为太平洋反帝同盟联络会议中国代表团当翻译。

1933年,何定华在东京加入了日本共产党,一次党组织通知集会,进行示威。他按时到达集会的地点,却不知组织内出了叛徒,被候在集会地点的日本军警逮捕,受尽严刑拷打,满口牙齿全部被打掉,始终坚贞不屈,只称是路过那里。日本警察当局没有拿到他从事革命的证据,经有关人士积极营救,他出狱后被驱逐出境回国。

左起何定华张勃川郭沫若曾淳

1934年4月,何定华在上海加入中国共产党,参加了文化界的工作,并担任社联宣传部长、文总常委。1936年后,他被中共上海特科派往河南,以国民党河南省政府秘书、省新闻检查所副主任的公开身份,做其堂叔、国民党中央执行委员方觉慧的统战工作。1937年“七•七”事变后,何定华在中共河南省委宣传部工作。后因身份暴露,党组织于1938年送他去了延安,先是在陕北公学任历史教员,后任分校大队长、教务部长、中共中央干部教育部科长、陕北公学副主任、中共中央研究院新闻秘书、延安保卫处、军委总部高参室工作人员等职。在延安整风期间,何定华因是从白区去的知识分子,受怀疑被逮捕审查。在牢中,他曾在墙上题诗:“人生不满百,常怀千岁忧;如今为革命,坐牢在两头。”以此表示对无理被关押的愤慨。后来延安纠正“肃反”扩大化的错误,何定华出狱后又恢复了工作。

1946年10月,何定华离开延安,任晋冀鲁豫中央局城工部科长。1947年冬到地方工作,任陂孝地区县委、襄西地委城工部长等职。

新中国成立后,何定华历任中共宜昌市委委员、青委书记,中共湖北省委统战部副部长,湖北省人委秘书长、政府党组书记,省委政法部副部长、党组书记,武汉大学党委常委、副校长等职务。文化大革命初期,何定华与武汉大学校长李达、校党委副书记朱劭天同被污为武汉的“三家村”而打倒,全家被扫地出门。何定华本人在沙洋农场劳改八年,直至粉碎“四人帮”后,由时任中央组织部部长胡耀邦亲笔批示,湖北省委为他在洪山礼堂召开平反大会,公开予以平反,其规格在湖北属特例。

左起韩宁夫何定华李先念陈丕显

何定华重新回到工作岗位后,历任中共湖北省委统战部副部长、湖北省政协第四届委员会副主席、中共湖北省顾问委员会委员等职,1986年离休。

何定华在实际主持湖北省委统战部工作期间,为拨乱反正、落实党的统一战线政策,开创党的统一战线工作新局面,做了大量的工作,作出了很大的贡献。他较早地主张恢复民主党派活动,恢复宗教场所,落实侨胞侨眷的政策,全省有10余万人受惠。1981年湖北隆重纪念辛亥革命胜利七十周年,何定华作为主持纪念活动的实际领导人,亲笔改定辛亥革命纪念碑碑文。此次活动受到了海内外各界的一致好评。

1981年,湖北省成立党史人物研究会,时任湖北省委书记的陈丕显推荐何定华任会长。在此岗位上,何定华主编了《湖北英烈传》、《董必武与统一战线》、《张体学传》、《人民政协史》、《论两种制度》等专著共计几百万字。他不辞辛劳,宵衣旰食阅稿改稿,年年有论文和著作问世,其著述深受各界好评,在中共党史研究和统战理论方面作出了重要贡献。

何定华的家庭是革命家庭。1938年,他和母亲、二弟方载阳、四弟方敏、妹妹方如蕙、妹夫张治平等到革命圣地延安。母亲被分配到中央医院当保管员,全院称她为“何妈妈”,何妈妈1945年去世,葬于烈士陵园并立碑。妹妹和妹夫在解放区办教育,是党的教育专家。二弟方载阳抗大毕业后,从军数年多次身负重伤,1947年在鲁南大会战中患重病去世。四弟方敏,延安抗大毕业后曾在八路军120师、南下支队、新四军五师工作,解放后曾任60军政委、南京市委书记、革委会主任等职。

何定华一生经历坎坷,曾两次入狱,文化革命初期被污为“三家村”首批被打倒,株连全家。这些都没有动摇他对革命事业的坚定信念,十一届三中全会后复出工作,有为他鸣不平的同志给他出点子,让他向组织提要求,清理自己的档案,去掉不实之词。他淡然回答道:我别无所求,只求将来去世后,组织上说“何定华同志走了”就行。他对党赤胆忠心,对反对过自己的同志宽宏大量。1979年9月间,何定华在北京参加全国统战工作会议,一天晚饭后,敲门进来一位老同志,问:“你是何定华同志吗?我是某某,现在贵州省委工作。”当得到何定华肯定的回答时,那人张开双臂紧抱何定华,激动得泪水长流,说:“我就是在延安整风时,受命拘捕你的人。多少年来,我总想找机会当面向你道歉,表达我的追悔,一直没有机会,刚才在饭厅里发现好像是你,就跟上来了。”何定华说:“那是康生的罪过,我们自己同志的事,就不必道歉了,再说我也早忘记了。”他从不把个人的荣辱放在心上。

何定华生前曾多次讲:“人生短暂,应好好活着,悄悄死去。”为此立下四条遗嘱:一是发病不抢救,二是去世后不通知亲朋好友,三是不开追悼会不搞遗体告别仪式,四是不留骨灰。他于2001年2月6日在武汉去世后,家里未设灵堂,只有儿子、儿媳、外甥女、外甥女婿、外孙和司机六人送他的遗体到火葬场火化,骨灰随即洒入长江。按照他生前的话说:“我们兄弟姊妹生前都忙于革命工作,没时间相聚,死后到大海相会吧!”他的弟弟方敏1993年去世时,骨灰也是洒入长江的。

文热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