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湖北省黄冈市蕲春县新闻门户网站——蕲州在线! 关注微信 关注微博 关注抖音 关注快手

蕲州在线

搜索

李诚之与罗州城

发布时间: 2019-4-17 02:05| 发布者: 蕲州在线| 查看: 471| 评论: 0|作者: 王树蕲|来源: 《蕲春文化研究》

宋代蕲春县治罗州城,也是蕲州州治所在地。南宋嘉定十四年辛巳(1221年),这里发生的宋金战争,留下了李诚之、秦钜等将领率蕲州军民抗金的许多故事。罗州城保卫战,虽然已过去近八百年,硝烟早已散尽,然而知州李诚之率军民泣血抗金的故事,却还每每有人谈起。罗州城保卫战,县志已有记述,本文以探讨李诚之生平为主,兼叙战役经过,遥祭当年英烈,达到警醒人们的目的。

一、李诚之生平

李诚之(1152~1221),字茂钦。婺州东阳(今浙江东阳市)人。生于南宋绍兴二十一年(1152年),殁于南宋嘉定十四年(1221年),终年69岁(《宋人传记资料索引》)。诚之少年时,为当时大儒吕祖谦的学生。乡试为头名举人,入太学后,舍选亦为第一。南宋庆元元年(1195年),为饶州教授,改任常州通判。父母逝世后,离职服丧于双亲墓侧。服丧毕,改任福建安抚司干办公事,累迁刑部、工部架阁,擢升为国子学录,因耿直谏言而被罢职。开禧中(1205~1207年),入福建安抚司为干办公事时,与右文殿修撰真德秀在泉州为同僚。真德秀曾与李诚之“师幕府,居相邻,游相乐”。李诚之后改知郢州(今湖北钟祥),大修边防,储粮练军。嘉定十年(1217年),金兵渡淮南侵,南宋朝廷的和、战之争,非常激烈,李诚之极力反对和议。嘉定十一年,李诚之由郢州改任为蕲州知州。

《声画集》中李诚之诗三首

南宋时的蕲州,为淮河以南的防御州之一。诚之到任后,增高加厚城墙,疏浚护城濠堑,备齐楼橹,筑军马墙,教练激赏厢军、禁军和民兵,扼守要冲,严密布防。囤积于城内惠民仓的粮食有4万余担。原先,蕲州的酒库,月解45万钱献给州守,诚之分文不受,悉数充公,以助兵食。嘉定十四年(1221年)二月,金兵从中路大举南侵,进逼蕲州。当时李诚之在州任期已满,备船待发还乡,而继任者未到,父老挽留。诚之慨然太息:“我以书生再任边垒,行年七十,尚有何求?当与同僚戮力以守,不济,则以死继之。”遂选丁壮迎击,金兵终不得逞。适逢池阳、合肥援兵溃败,援军将领冯榯拥兵不前,蕲州形势危急。李诚之坚决处死了由金国派来的奸细,致使奸细临刑前还留下了“生是潞州人,死是蕲州鬼”的哀叹。李诚之率兵屡次出击取胜,坚守城池至3月。不幸邻郡黄州陷落,金人合兵十余万,围攻蕲州。援军将领徐挥等率部下846人弃城溃逃,金兵夺路破城。城陷之后,李诚之次子士允、兄子士宏力战而死;诚之与金兵巷战,自子时至寅时,兵尽自刎;妻许氏,媳赵氏、王氏,孙女等10人均投水殉节,唯长子士昭因先期返回故里,得以保全。李诚之一家13人殁后,全家老少遗骸,归葬于浙江东阳县东七里东山原的七星墩。朝廷追赠李诚之为朝散大夫、秘阁修撰,封正节侯,于蕲春罗州城内及东阳乘驷桥旁边,各建褒忠庙一座,以奉祀之。每年农历三月十七日(殉难日),县官必亲临致祭。《宋史》中有李诚之传。另据《金华府志》记载:嘉定十五年(1222年),东阳县令陈仲侅,建李正节侯祠于邑之西桥头。淳祐初(1241年)县令赵崇坚,又置田二十亩,以充祭品。明正统初(1436年),位于东阳的李诚之庙毁于寇。正德甲戌年(1514年),按察使李承勋等三位官员,及前任县令胡效才重修。嘉靖五年(1526年),时人李春荣有赞褒忠庙诗:

“半壁烟尘蹙,孤忠日月明。

当时轻一死,百世凛如生。

庙貌青山古,源流碧涧清。

平生亦许国,不敢坠家声”。

蕲春同时祭祀李诚之等人。理宗时,新知州王霆(字定叟,东阳人,南宋书有传),在州学之内建四节祠,奉祀王彦明、李诚之、秦钜、王玠四人。南宋末,知州王益将州治搬迁到现在的蕲州后,又在州学内复建四节祠。明弘治五年(1492年),知州杨淮在任,刑部侍郎戴珊奉使来蕲扩建州学,又在学宫东侧另建四节祠。弘治十七年(1504年),知州陈霁移四节祠于泮宫坊附近。后又废,移四人神位至一箴亭,春秋祭祀如仪。嘉靖四年(1525年),蕲州卫指挥使王天相,在督修州城时并在北门外另建四官殿,修葺一新的四官殿至清初,又由兵备翁学渊重新修葺。每年春秋祭祀时,祭品为羊一只、猪一头、果品各五、香烛酒帛各四份。四官殿被蕲州解放前夕的广西驻兵所毁。自1222年到1949年,七百余年来,蕲春人民对李诚之等忠臣的奉祀,从未间断。解放后,民间每年在七月十五祭祀祖先烧“包袱”时,都不忘另包一包纸钱,上写“历代阵亡将士享用”烧化,这其中就包括了人们对罗州城保卫战死难将士的哀思。

二、李诚之诗文

李诚之,实为一名文人,在诗词方面有建树。笔者在《鹤林玉露》卷十五中,发现有他的一首《咏松》七绝:

半依岩岫倚云端,

得立亭亭耐岁寒。

一事颇为清节累,

秦时曾作大夫官。

在宋人的《声画集》中,载有李诚之诗三首:

《客有写真者见予,因以三诗赠之》:

嗟予少也贱,

到老尚无功。

方寸浮名外,

流年两鬓中。

对镜犹惭愧,

图写若为容。

文命力能平水土,

阿衡功亦格皇天。

形容不上麒麟阁,

当日君臣任自然。

难逢古鉴明忠腹,

长似骚人带病容。

几向清溪曾照见,

万寻岩壑一青松。

在宋人王闢之的《渑水燕谈录》中也录有李诚之的诗:

咏竹:

已枯断竹再成林,

天为英贤眷独深。

仆木偃禾如不起,

至今谁识大忠心?

李诚之的诗留传下来的不多,然而言辞恳切,意境深远,此不赘言。

三、李诚之墓表

李诚之死后,其挚友真德秀撰写了李诚之墓表,真德秀(1178―1235年),字景元,后改希元,号西山,世称西山先生。其墓表是真德秀在建州浦城(今属福建)家中服母丧期间所撰。嘉定十二年(1219年)秋,德秀升任隆兴(今江西南昌)知府兼江西安抚使;次年母死辞官守丧。嘉定十三年,李诚之率军民在罗州城修成惠民粮仓,真德秀应邀于是年五月撰《蕲州惠民仓记》。嘉定十五年(1222年)真德秀守丧服除,复起任潭州(今湖南长沙)知州兼湖南安抚使。他历官至朝散大夫、集英殿修撰、权发遣隆兴府主管、江南西路安抚司公事、马步军都总管。因与李诚之于1205年到1207年在福建泉州为同僚,相交莫逆,故为李撰之。现录墓表原文:

李诚之墓表原文

宋故蕲州使君正节李侯墓表

嘉定十四年(1221年),女真寇边。边报至蕲州,蕲守李公,戒将吏僚属,预修战守略。二月甲子,敌绝淮而南,陷六关、围黄州、蹂蕲水县。公命出兵迎敌,遇于横槎桥,破之。居数日,敌拥众临沙河,经营欲渡,又破之。明日,敌兵大至,决隍水、焚战楼,皆为我师拒遏以退。又明日,移兵要冲,为必渡计。我师直前奋击,杀其渠帅一人,余鸟兽散。敌虽屡挫,然自是谋益巧、攻益力。未几,遂传城下围之数重,数燔吾所立栅,我师争之,杀卒数十人,夺所佩刀。三月丙戌朔,敌攻西门,射却之。有据胡床督众者,毙以一矢。敌造望楼以窥我,我为疑兵以示之。既又使人来胁降吾守者,公命戮之而还其书。越二日,敌以攻俱进,我亦设械御之。长斧、巨石,当者縻碎。烟焰所及,荡为飞埃。夜,则壮士构其营,每辄克获。居数日,敌攻北门锐甚。我之师缒而下,剿其人、毁其梯冲。既又迭攻吾四墉,皆败走前浚。逾再旬,卒不能得志于我。会黄州失守,复纠其丑类以来,我之将士、军民,殊死斗,无一毫退阻意。敌技穷垂遁矣。不幸援师迁延莫至,我之叛将复导贼以登。辛丑,城陷。公与其子士允,犹率众力战,不克死之。呜呼,公邈然一书生耳。使其雍容朝宁,论说古今,不过以德人壮士目之。凭危堞,婴敌锋,奇变捷出,若老于战阵者。援路既穷,竟以身殉。其堂堂大节,视晋之卞侍中、唐之睢阳,无不及焉。议者徒知公仓卒所立之绝人,而不知其积之有素也。开禧中,某与公为僚于闽,师幕府,居相邻,游相乐也。公尝慨然见语曰:“笃信、好学、守死、善道,此吾辈八字箴,特患立志非坚耳”。某敬佩其言。一日,有诒书庙堂,以縻捐自警者,公毅然正色曰:“士大夫此身,独当为君父死耳,可轻易许人乎?”此公伏节死义之心已定,平昔讲学之素矣,及是,喟然谓其僚友曰:“吾以书生再生,再任边垒,行年七十,亦又何求?独欠一死耳。寇至,当与同僚戮力以守,不济,则以死继之”。吁,公之素心,坚定如此,其视事势迫不得已而死者,可同日而语乎?昔者子路问成人,孔子既以“见利忘义,见危授命”告之矣。至其门人子张,又以“见危致命,见得思义,与祭思敬,丧思哀”兼言之,圣贤平日讲论,必先以危乱自处,他皆言思。而此独不言思者,岂非以死生之际,惟义是徇,不待思而决乎?此公所以自断而不疑也。

公之学,主于力行,而克其涵养;平居接物,容色晬穆,饮人以和,见者意消。至其论是非、辨邪正,则凛凛焉不可回夺。某久从公游,觇之熟矣。尝窃以所谓“仁以己任,死而后已”者,公实有焉。使其见用于朝,居扶危持颠之地,则若汲长孺之不可招,麾萧望之之折而不挠,皆公所优为惜也。“巨木百围,不得以栋楹九庙;暴风疾雨,仆之于穷山荒谷之中”。自公而言,固得其所,以死而为世道人才计者,可胜痛哉!世皆言公守蕲,以扞贼有蔽遮舒果之功,而某独谓公之一死,足以激昂臣子之心,使知幸生不足荣,而义死不足畏。帅是以往,人人皆金城也。保全二郡,直其细耳。还视一时边鄙之臣,盖亦惜死而逃者矣。鼠雀偷生,亦不免含愧入地,犹有余辜。公虽没,而义烈昭然与天地日月相为无极,是亦岂不亦深可贵耶?始,公之议守城也,通判州事秦侯钜、教授阮君希甫,实与公协力同一心;其参酌筹画,则军事判官赵汝标、知蕲春县林棨、主簿宁时凤;其分任守御,则统领孙中、江士旺、监辖严刚中,是数人者,职守不同,人品亦异,然皆生尽力、死尽节,无一首鼠自全者。事方急时,或说宁君出城以逭难。宁曰:“平时辱太守深知,贼至之日,携手丁宁(叮咛),勉以忠义,今可员(负)之乎”?观宁君此言,则公之以诚与义感人,便至死不忍背者,其必有道矣。

公既阖门蹈难,兄之子士洪(宏),适来省亲,亦与焉。某时忧居故山,有以事告者,悲恸久之。顾谓众人曰:“天必不绝忠臣之后”。已,乃闻其长子士昭,以先返舍获全。噫,天道之可凭若是哉!初,公为“惠民仓”,属某书其事于石,变乱之余,公私庐舍俱荡灭,而此仓岿然独存,遗民来归,赖以有济。公虽死,其惠犹足救饥殍、活生灵,可谓不仁乎?世降俗靡,士大夫以全身保家为贤;闻公之死,相与訾议者,不可胜数。赖天子仁圣,愍书恤典,所以褒扬者甚宠,然后人知忠义之获报。而公之道,始大光明于时。故龙图阁学士四铭袁公既铭其藏,士明复谒某表其墓。某以为袁公之贤,其言足以信万古,不待表而见也。独念生平与公交踰金石,某可默无一辞?辄叙所闻,与铭志所未及者,以俟后之君子。呜呼,公今已矣,士大夫闻风而起,岂必危难而后见哉?立朝事主,以尽忠竭节。自期涖官临人,去苟且自营之念,则是亦公之心也。《诗》曰:“高山仰止,景行行止”。夫高山则仰之,正大光明之行,则必行之,非可以徒仰而已也。有志之士,其亦勉诸!

四、对李诚之殉难的评价与影响

李诚之阵亡后,他的友人刘克庄在《后村集》中赋诗悼念:

《闻何立可、李茂卿讣二首》:

其一

初闻边报暗吞声,

想见登谯与敌争。

世俗今犹疑许远,

君王元未识真卿。

伤心百口同临穴,

极目孤城绝救兵。

多少虎臣提将印,

谁知战死是书生。

其二

何老长身李白须,

传闻死尚握州符。

战场便合营双庙,

太学方今出二儒。

史馆何人征逸事,

羽林无日访遗孤。

病夫畴昔曾同幕,

西望关山泪自濡。

刘克庄在跋裘元量司直诗时写道:“辛未、壬申间,予任南昌,获交李君国录,字茂卿,后以死守蕲州者,当此茂卿为江西转运司干办使时,诗中所云‘畴昔同幕’即指此”。何立可,即黄冈知州何大节,字立可,黄冈城被金兵攻破,何大节亦殉职。诗中的“二儒”,即指何大节、李诚之。

李诚之死后,除当时文人赋诗吊唁外,也有人对他的死是有非议的。如其墓表中说的:“相与訾议者,不可胜数”。他们“不录其忠,反咎其不能全人”。明宋濂的《文宪集》卷十中,为李诚之的同窗学友、金华人叶秀发立传。叶秀发就“独愤李诚之之死无降者”,并讼其冤。叶秀发(1160~1230年),庆元二年(1196年)中进士,初为庆元府学教授,后官安庆府桐城县丞。金兵陷罗州城后,安庆城危,他率军民固城抵抗,并斩金兵使谍,故金兵畏惧退兵,桐城得以保存。后上司以擅斩金兵非法,降叶为迪功郎,未几授宣教郎,后知徽州休宁县。不久,又以“擅斩金兵使谍”之事夺官去职,退居家中十余年。他“独愤李诚之之死无降者,诚之望阙再拜,拔剑自刎。议者不录其忠,反咎其不能全人。故秀发不平而讼之。言词朗烈,闻者嗟叹”。当时,史弥远当权,有桐城人来京,史弥远询问秀发之事,那人详细叙述了叶秀发抚绥安定之策,并且认为桐城深得叶秀发才得以保全,不然,“已无桐城久矣”。史弥远点头嗟叹:“几失贤矣”。即日起用叶秀发,擢知真州扬子县令。李诚之之死,影响深远,可见一斑。

五、今昔罗州城

罗州城保卫战,距宋朝灭亡(1279年)不过58年,距金国灭亡(1234年)不过13年。然而,罗州城保卫战发生以前,这里比较富裕。战事开启后,蕲州人王澜,避乱南京,写有《念奴骄避地溢江,书于新亭》词一首。(“溢江”,地名,在今江苏南京市。“新亭”,即劳劳亭,在今南京市南)。词中有“最苦金沙,十万户尽,作血流漂杵”之句,可进金沙(即赤东湖)湖畔之罗州城,当时有“十万户”,战后尽“作血流漂杵”。宋代蕲州在这次金兵侵扰前从未遭受过兵火,比较富庶,户口较多。说“十万户尽”、“血流漂杵”,当非夸张,而属纪实。只可怜那些“燕子归来,雕梁何处,底事呢喃语?”它们私下呢喃:怎么往年筑巢的雕梁都找不到了?

罗州城到底有哪些“雕梁”?据宋人王象之的《舆地纪胜》卷四十七载:“蕲春古郡,左舒右黄,佳山秀水,环络千里,有鼓吹白云(鼓吹山、白云山)之胜。蕲在全楚之东,其人敦庞而近古,秀民乐于为儒,而不轻释其业。彬彬喜学,有邹鲁之遗风。南距江,北接光、蔡,西连黄冈,东峙隔皖”。罗州城的城内有“安民堂、思政堂、贵简堂、双桂堂、双莲堂(都在州衙)、超然观(在子城上)、观德亭、绎志亭、命教堂、忠恕堂(在州学)、白云亭(在州北山颠)、浸月亭、涵辉阁(在子城上)、蹑云亭、四见亭(在州北塔后山颠)、风月堂、烟霏楼、见山楼(都在县衙)、见山亭(在子城上)、恺弟堂(州西北一里)”等,还有数量众多、纵横交错的里巷民居,直贯四门的十字大街,鳞次栉比的深宅大院,梵音缭绕的寺庙宫观,古色古香的亭台楼阁,风格各异的店家商铺等,城内外市井繁华、行辕辐辏、商贾云集。战斗结束后,外城和子城内的所有建筑,最后均付之一炬,被战火吞噬净尽。

1262年,南宋蕲州知州王益到任,见州城经过嘉定、端平(1234~1236年)、嘉熙(1237~1240年)年间的战火后已残破不堪,于1263年迁州治于长江边,建成了现在的蕲州城。从此,罗州城逐渐荒芜,数百年来,被历史的尘埃所湮没。

早在南宋前,罗州城就很繁华。据《隋书地理志》载:罗州城为蕲春郡治,后齐改名雍州,后周改名蕲州,开皇初(581年),统县五。又载:蕲春旧名蕲阳,梁改名蕲水,后齐改名齐昌,并置齐昌郡。开皇十八年(598年)改为蕲春,开皇初郡废。《宋史地理志》载:蕲州,为防御州,领蕲水、广济、黄梅、罗田、蕲春五县。可见

,罗州城在当时是五个县的社会、经济、文化活动中心,市井繁华程度可想而知。只可惜旧城遗址残迹被上世纪的“学大寨”运动彻底抹平,经历了生产大队、村,如今的居委会的变革,尚存有一点气息。遗脉是解放后此地建有县高中,“文革”后改为师范学校,现在的理工中专而已,其他

现在已作霭散。然而据考古学家的挖掘和分析,州城的地下,发现自汉代以降至南宋末各朝代的文化遗存,推测罗州城自西汉就是州县和县治所在地。

现在,距罗州城南仅一公里的蕲春县城漕河镇,已发展成为一座近20万人,集政治、经济、文化于一体的现代城镇。李诚之等保家卫国之举后的蕲春大地,正沐浴党恩、朝气蓬勃、日新月异,繁荣昌盛地发展呢。李诚之等遇害的将领及军民,若九泉有知,定当含笑瞑目。

附一、记载李诚之生平的著作

李诚之的生平事迹和传记,南宋以后的许多著作有载。现仅录部分文章名及书名备查:《跋泣蕲录后》(《昌谷集》17/15下)、《跋忠节传》(《絜斋集》8/9下)、《蕲州惠民仓记》(《真文忠公集》24/16)、《蕲州惠民仓记》(《刘云庄集》4/49)、《李蕲州哀辞序》(《云溪稿》15)、《祭李蕲州文》(《絜斋集》22/8下)、《祭李蕲州文》(《后村大全集》136/2)、《蕲州太守李公墓志铭》(《絜斋集》18/10下)、《蕲州使君正节李侯墓表》(《真文忠公集》42/2A)、《宋故蕲州使君正节李侯墓表》(《刘云庄集》18/2下)、《宋史》(449/21下)、《宋史全文》卷三十、《宋史新编》(174/4)、《史质》(6酉/50)、《南宋书》(59/11下)、《楚纪》(49/84)、元《敬乡录》卷十四、《金华贤达传》(1/3下)、《金华先民传》(3/26)、《宋元学案》(73/2)、《宋元学案补遗》(73/5下)、《宋诗纪事补遗》(60/11)《声画集》卷三、《两朝纲目备要》卷十六、《续宋编年资治通鉴》卷十五、《资治通鉴后编》卷一百三十六、《宋史纪事本末》卷二十二、《御批历代通鉴辑览》、《五礼通考》卷一百二十三、《四库全书总目》卷五十八、《续修四库全书·史部·杂史类·辛巳泣蕲录》、《东阳历史名人传》、《儒林宗派》卷十一、《明一统志》卷四十二、《大清一统志》卷二百三十一、清嘉庆《重修一统志》、元至大《金陵新志》卷十三上之中、《江西通志》卷五十七、《浙江通志》卷一百六十五、《湖广通志》卷十五、卷六十、《金华府志》、《鹤林玉露》卷十五、《古今事文类聚》卷四十八、《万姓通谱》卷七十二、《白茅堂集》、《宋人传记索引》(台北)、《黄州府志》(英启)、《湖北旧闻录》(清·陈诗)、以及明嘉靖《蕲州志》、清《湖北通志》、清《湖北通志检存稿》、清康熙、乾隆、咸丰、光绪《蕲州志》,1997年出版的《蕲春县志》等50余部典籍。

附二、宋代三个李诚之

《宋史》卷四十载:罗州城保卫战后的嘉定“十五年(1222年)春正月庚戌朔,(皇上)御大庆殿,受‘恭膺天命之宝’。癸丑,立李诚之庙于蕲州。甲寅,褒赠蕲州死事官吏,录其子孙有差”。“四月丙午,诏蕲州毋纳今年租赋”。值得注意的是,宋代有三个李诚之。其中一个李诚之,名李相中,字诚之,应天府楚丘(今江苏南京)人,举进士。神宗朝,历官天章阁待制、河东都转运使,知秦州。贬和州团练副使安置。还右司郎中,元丰元年(1078年)卒,有《李诚之集》三卷。传见《宋史》卷三三二。还有一个李诚之,叫李訦,字诚之,号瞿巷,福建泉州人,恩补承务郎,知黄州,累迁集英殿修撰、升宝谟阁待制。退居泉州后,于嘉定十三年(1220年)卒,年七十七岁,也是真德秀为他撰写墓表。传见《关中理学渊源考》卷三十一。

文热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