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湖北省黄冈市蕲春县新闻门户网站——蕲州在线! 关注微信 关注微博 关注抖音 关注快手

蕲州在线

搜索

地方志的“编”与“修”

发布时间: 2019-4-16 10:30| 发布者: 蕲州在线| 查看: 407| 评论: 0|作者: 史志成|来源: 《蕲春文化研究》

《蕲春县志》二轮编修是项重大工程,内容涉及到“编”与“修”,与上轮相比较,“编”的任务缩短了许多。上轮是继清代《蕲州志》断层的1840年开始,收笔于1985年,越146年之漫长;二轮是自上轮煞尾的1985年继续,历20载。表面上看,时间缩短了许多,“编”的量也相对减少了些。用心想,则不然,上轮的任务是编纂,也就是在茫茫的史海中将史料捞回“纂”成册,大功便告成了,不因年代久远错漏而遗憾。二轮则不然,除了“纂”的任务外,重点在于“修”,也就是把一轮乃至从前志书疏讹之处要纠过来。中国自古有修辞立诚之说。杜甫诗云:“一代风流尽,修文地下深”,道出“修”一辞的真谛来。

“修”既同于“纂”又别于“纂”,同的是录,别的是甄。录,兼有广收博采之意。甄,是要在繁多的资料中辨出真伪来,去伪存真、去粗取精便是最好的解释。为此,编修同仁在短短的两年多时间内却要到两千多年史海中去寻觅挖掘,偶有所获即追到底,这就是工作的重点。如在编《蕲春县军事志》时,发现宋末元初有位叫张成的人物应入传,遍查清代《蕲州志》却不见,于是研究起该人物。明史记载张成被人称张总管,蕲州人氏,一生传奇,先为宋军筑守蕲州城,后附元,再后客死金州屯田任所。明史是国家史,国家有记载而地方志却不见,原因何在呢?这样就追寻到金州的所在地,即今辽宁抚顺一带。屯田即有戍边的含意,也就是说张成附元后调去守边疆。于是又寻到藏有此类资料的大连博物馆,天遂人愿,在那里看到张成墓志铭。据此还查到明代学者陈邦瞻的《元史纪事本末》“日本用兵”一节,辅以《元史通俗演义》,补正了历史之阙失,验证出元代中央政府对黑龙江流域的行政管辖史与对日、朝关系史,为我国对外疆域之争提供了难得的资料。再如在现代史研究中,《红四方面军战史》载“1935年夏,红28军在蕲春毛家嘴首战告捷”。1935年“夏”的准确日期是哪一天,地方志就不能大概了。一行人便在株林达城调查了5个村,寻访260余人次,终于在5位乡耆中了解到准确日期是农历4月15日。因为他们的记述中有“一女当日临盆,一女战前一日生子,一女战后两天解怀,一男战前一日携新娘跑反,一男当天过生日酒杯都端上来被冲散”之语,再把这些日子集中起来衔接,得出了准确日期。如此还不踏实,调查人员又到省城《红28军战史》编辑部找到主编张部长,向他求证国民党军番号,印证了毛家嘴战斗日期是1935年5月17日,经查对《万年历》是农历4月15日无疑。

修志工作者古称修文郎,亦有“鬼之圣者”一说。宋陆游诗云:“地下不作修文郎,天上亦为京兆尹”,京兆尹亦指京城的拱卫士,泛指封建没落的捍卫者。陆诗的意思是指史要修,不修则是当为政者的传声筒。古人如是说,何况今人乎?《县志》二轮编修者不负众望,不辱使命。在主任带领下,天天与资料打交道,为还原历史真相而打磨。如在人物介绍中,2007年版《黄冈市志》把林敏功、林敏修说成是罗田人,而《蕲春县志》介绍二林是蕲春人。孰是孰非,只能凭资料说话了。编修者查阅清光绪《黄州府志》和《蕲州志》,得出二林是蕲州人的结论,就像是法官审案,一对一的证据呀,何况宋代的罗田也属蕲州,怎么也难断定二林是今蕲春人还是今罗田人。为寻到准确答案,同仁再到古纸堆中翻资料,终于在《分门集注杜工部诗》中查到林敏功系宋臣,居蕲三十六水南天河畔。宋人洪迈在《容斋随笔》中记载林氏在家闭门著书数十载,后因注释一字之差,自惭于人世,付炬数十年心血于弹指间,因被文人传为佳话。又寻三十六水的南天河,在今青石镇桐梓河一条溪的上游寻到一个叫三十六水地名的小村落,询问老人,这条溪被先人称为南天河,上上辈人传过“林敏功焚稿”的故事。同仁们大喜,继续深入,在风化的悬崖上找到一块石刻,再查资料,竟查到南宋理学家朱熹为二林之一的林敏功题过“中流砥柱”的辞条,后人将其镂刻在悬崖上,痕迹仍在呢,验证了二林系古蕲州桐梓河人无疑。于是进一步考证出二林系北宋徽宗至南宋高宗时代人,即公元1102年至1163年,饱学之士,名贯乡里,满以为会试录三甲,后因金人入侵破坏了好秩序,朝廷南迁于一隅,二林愤然于乡间作隐士,朝廷屡请而不入,宋高宗诏赐他“高隐处士”名,此为一段佳话。

资料甄别要做到细而谨。《湖北地方古籍文献丛书》记载顾问为任丘知县时编纂过《万历任丘县志》,提供了两个信息,作为蕲州人的顾问任过知县,编过志书,这是以前没有掌握过的。发现者喜滋滋地捧着读本要入录,同仁便查《任丘县志》成书时间,发现是在顾问离世后,再深入读史,发现此顾问非彼顾问,任过知县的顾问是明后期的咸宁人,晚蕲州顾问三十多年。编写县志的咸宁顾问入了省编的《艺文志》,而编纂《义勇武安王集》名贯朝野的蕲州顾问为何没有入志呢?带着这个疑问,同仁寻访到出版社,原来他们是把两个顾问搞混了,表示下次修志时要把蕲州的顾问列上去。

争人物乃是现代志书编写中的普遍现象,如河南的南阳与湖北的襄阳争诸葛亮,湖北的安陆与四川的江油争李白一个理,谁占有的资料详细谁就成羸家。元初被封为蕲国公的康茂才曾被湖北蕲春与安徽宿州争抢过。因《明史.康茂才传》载“康茂才,蕲人”,元代正好也有个蕲县在安徽,明代之后改为蕲县镇,隶宿州。《安徽通志》据此便把《康茂才传》收入其中。上一轮县志编完后,原编委顾常德穷追不舍,查出康茂才是横跨元明两个朝代的人,先忠于元后服务于明,被朱元璋封为蕲国公。元代的安徽蕲县至明代被降为宿州治下的一个镇,写史人断然不会以一个镇作为入史人的出生地,况者遍寻今宿州旧蕲县镇辖区并没发现康姓显赫家族的记载,而在湖北蕲春狮子镇康冲村的康氏家谱却找到了。两相比对,安徽人认识到自己的确有误,故在1992年出版的《安徽大辞典》中没把康茂才收录进来。为此,修志者的辛勤之作把失踪近千年的蕲国公请回到老家来,出现在新编修的志书上,确是一件很有价值的事。

以上所言仅道出编志同仁的苦心与匠心,总归是修志人如修身、修心,才能修出正果来。《荀子·君道》曰:“纂论公察则民不疑。”吾等求严求实之心,纵有失毫,想必诸位读者也是可以谅解的。

文热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