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湖北省黄冈市蕲春县新闻门户网站——蕲州在线! 关注微信 关注微博 关注抖音 关注快手
蕲州在线
搜索

蕲春傩戏兴与衰

发布时间: 2019-4-16 09:53| 发布者: 蕲州在线| 查看: 356| 评论: 0|作者: 王树蕲|来源: 《蕲春文化研究》

傩戏历史很悠久,古代是以傩舞形式出现的,《后汉书·礼仪志》载:“先腊一日,大傩,谓之逐疫”,后演变成傩戏,作为一种“驱鬼”的形式,流传了数千年。清龚自珍有诗云:“巫芭选队,干戟侲童,傩禳疫疠,祈畀蝗螽。”可见形式之独特,渊远之流长。目前我国一些少数民族聚居区仍流传,如“贵州傩”、“江西傩”等。而蕲春县也曾深受过傩文化之影响,晚清后逐渐消亡。为了挖掘文化源头,本文试就傩文化兴衰谈几点。

一、傩文化之演变

古代傩戏,是从祭祀活动发展起来的,属于“宫廷傩”,活跃于我国北方。文载,汉代宫廷傩祭活动很庞大,后发展到民间,并向各地辐射。

南北朝的梁·宗懔《荆楚岁时记》载:

“十二月八日为腊日,谚语:腊鼓鸣,春草生。村人并击细腰鼓,戴胡头,及作金刚力士以逐疫。”(原注:金刚力士为佛家之神)。这是民间的傩舞,与原来宫廷傩有不同,带有佛教色彩。明代,还保留南北朝的遗风。清人顾禄在《清嘉录》中记明代吴县令袁宏道的《迎春歌》:

“假面胡头跳如虎,窄衫绣袄捶大鼓。金蟒缠身神鬼妆,白衣合掌观音舞”。

由此可见,金刚力士在明代傩舞中已变成观音菩萨了。胡头假面是傩面,它是一种“跳傩”或“驱傩”的表演形式。到清代,南方保存的戴胡公头,扮金刚力士的傩队,各地都现不同特点。清光绪·《武昌县志·风俗》载:

“……傩以逐疫,一人朱衣花冠,雉尾执旗,俗名急脚子,众鸣锣随之,比户致祝,皆荆楚岁时之遗也”。

不难发现,传到长江流域的傩舞,已经不戴傩面胡公头,改成穿红衣戴花帽,手执旗,有野鸡翎,称“急脚子”,不用金刚力士,不击细腰鼓,改用鸣锣代。说明傩舞流传到湖北后,表演形式就各具特色了。

据清顾禄《清嘉录》卷十二载:腊月的“月朔,乞儿三五人为一队,扮灶公、灶婆,各执竹枝噪于门庭以乞钱,至二十四日止,谓之‘跳灶王’。”只是这种“跳灶王”,变成了乞儿的谋生手段。李绰《秦中岁时记》载:每年的“岁除时进傩,皆作鬼神状,内二老儿为傩公,傩母。”这里的灶公、灶婆,变成了傩公、傩母。赵彦卫《云麓漫钞》载:“岁将除,都人相率为傩,俚语呼为‘野云戏’。”褚人获《坚瓠集》载:“今吴中以腊月一日行傩,至二十四日止,丐者为之,谓之‘跳灶王’。”这几种傩戏传下来,渐变为人们广为接受的傩舞了。

蕲春的傩舞到明代演变成傩戏,修有傩神庙,最有名的是蕲州南门外的郎家畈戏庙,庙内长期供傩神。有高阳氏三子,有唐明皇、田太尉等,被雕刻成不同形像的傩面。重大祭祀活动中,人们把傩面戴起来起舞,借以禳灾、祈福、为百姓保平安。明代流传的傩神还有其他种,如方相氏在江西修水县,后来改祀西楚霸王为傩神,还有杨吴将军欧阳晃,属武将形像的傩神。武昌祭祀的傩神是蚩尤氏,他的面容是“四目、三首、六肱”,在《述异记》中有记载。湖南有的地方叫傩公、傩婆。清代顾张思《土风录》记载民间所说“灶公”与“灶婆”。灶神是谁呢?唐代《酉阳杂俎》记载:灶神名隗,状如美女。又姓张名单,字子郭。夫人字卿忌,有六女,察人间烟火。因此灶神与驱傩、跳灶王与傩舞是大有关系的。

江西南丰县供奉傩神太子。传说唐太宗李世民在宫中登台演戏,年幼的太子在宫女怀中观看,高兴得不慎坠地而亡,唐太宗悲其死,封为“戏神太子”,就是这位太子,在民间被供奉傩神太子t当然,傩神太子还有其他种传说。各地供奉的傩神还有东岳帝、清源神、岳王、吴芮等,现在江西境内的傩面具尚有上千种,据说都是有来历的。

二、傩戏之表演

明代蕲州的经济、文化较发达,人口流动也频繁,傩戏演出因此十分受人喜爱。顾景星《白茅堂集》载蕲州有七十二家傩。“迎神之家,男女罗拜,蚕桑疾病,皆祈问焉”。岁末祈丰收、保平安、求兴旺都要唱傩戏。着黄袍、戴游冠的唐明皇是受人崇拜的。后来又崇拜“高阳氏三子”。驱傩者在表演时,“列幛歌舞,非诗非词,长短成句,一唱众和,呜咽哀惋”。随后又“唱百戏,奉太尉,歌跃幢上”。傩神是“张王者,张巡也。万春者,雷万春也”。明代“崇祯后,仪仗无复旧观”了(《中华风俗志·上篇》卷五《湖北》7~8页)。而“奉太尉”,在清《蕲州志·寺观》卷三十中,载为唐朝大将雷万春,有庙祀:“太尉庙,在治东北六十里王裕冲。田太尉,相传即唐雷万春也。以雷为田,正与《桯史》所载,成都优伶谬称田万春。”

“唱百戏”是傩戏“词化本”,内容如《说唱词话·花关索》。第一场《跳开山》,第二场《跳走令》,第三场《关王下书》,第四场《关索出兵》,第五场《花鲍对阵》,第六场《团将》,第七场《小鬼戏判》,第八场《土地》,傩戏的第三场是《比刀》,节奏性强,带有武术色彩,第五场是重点场戏,唱词为七字句,用锣鼓伴奏,带傩面具,如《赣西的开口傩》。

三、蕲州傩戏之兴衰

明代发展以来的蕲州傩,对当地人生活习惯影响大。以“跳傩”谋生的七十二家傩,常年以此为业,民间的婚丧喜庆,传统节日都能看“傩戏”。以南门外的郎家畈庙、城内的三元宫为活动基地,时时创新着傩戏的内容。明嘉靖《蕲州志·祠庙》载,傩神“高阳氏三子,乡民皆崇重之,即古大傩。为民逐疫者”。清光绪《蕲州志·鬼神》载:“傩神,古称高阳氏第三子,殁而为傩”。清《蕲水县志》载:“旧云高阳氏(颛顼)第三子,殁而为神”。可见当时高阳氏第三子为傩神形象是尽人皆知的。

查东汉王充的《论衡·解除》得知,“昔颛顼氏有三子,生而皆亡;一居江水为疟鬼,一居若水为魍魉,一居欧隅之间,主疫病人。故岁终事毕,驱逐疫鬼,因以送陈迎新纳吉也,世相仿效,故有解除”。原来高阳氏三子是疫鬼,年末是要跳傩驱逐的。而在蕲州,第三子却被奉傩神,造庙祀,一跃而成为逐疫之神了,可见疫神是源于人们的口舌中。

顾景星《白茅堂集》载:“楚俗尚鬼,而傩尤甚。蕲州七十二家。有清谭保、中谭保、张王、万春等名”。他们在表演傩戏时,“刻木为神首,被以彩绘,两袖散垂,项杂色纷”。这些傩神“曰唐明皇。左右赤面涂金粉,金银兜鍪者三,曰太尉。高髻步摇,粉黛而丽者,曰金花小娘、社婆。髯而翁者,曰社公。左骑细马,白面黄窄衫,如侠少者,曰马二郎”,还有其他傩神。

在蕲州傩的兴盛时,舞傩者在出行时,大旗为前导,轿中抬傩神,接着是雉尾集成的仪仗队,还有手持槊戟、身穿彩衣的队员,浩浩荡荡,吹曲击鼓,如王公出行般,受到当地人们的欢迎。

由于明末张献忠屠蕲州,加上连年水旱虫灾,人们为求生计,只好抛弃傩戏职业。清代以后,蕲州傩戏渐渐地演变成舞狮的班子了。

文热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