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湖北省蕲春县蕲州镇地方门户网站蕲州在线! 手机访问 关注微博 关注微信

打开微信扫一扫

蕲州在线微信二维码

蕲州在线

搜索
蕲州在线 网站首页 蕲春文学 查看内容

蕲州“五府弄”

发布时间: 2019-4-15 10:57| 发布者: 蕲州在线| 查看: 214| 评论: 0|新闻来源: 《蕲春文化研究》


  蕲州麒麟山与凤凰山之间是明代的荆王府所在地,紧邻荆王府西侧有一条巷,开始住着普通人家,明中期相继建起五座大型豪宅,住着五位退役的知府和他们的家眷,形成一条街。当地人把这条街叫“五府弄”。如今年代已久远,“五府弄”的古建筑群毁于明末张献忠的一把大火,可遗址仍能从残存的断垣中找寻到,佚事也能从史库中翻出。《蕲州志》记载,“五府弄”住的五位知府分别是:

  一、郝府

  郝府的老先生叫郝源,被朝廷封为工部员外郎,史载“被荆王‘雅重之’”。郝源功成名就后,依王府右侧盖起一座气势恢宏的豪宅。宅院一进五重,前有大厅,后有花园,荆王府的王爷常光顾,吟诗作赋的文人也时聚之。郝源生有二子,长子郝守正为官,《蕲州志》载:“郝守正,字中夫,嘉靖二年进士,南皮县知县(今河南),行取扬州府同知,南京兵部职方司员外工部处衡司、郎中,温州府知府,调怀庆府(今河南)致仕,嘉靖三十一年同王俨修蕲州志一时,碑版之文多出其手。”二子郝守道学医,《蕲州志》载“郝守道,字立夫,以医名燕齐江淮间,论病治方多获奇”。

  二、刘府

  《蕲州志》载:“刘樽,字宗器,勤苦嗜学,无间寒暑,年四十六始中乡举,五十登进士,授海丰令(今四川),民俗多诈,樽将以道变之,适罹外艰去服阕,改令遂宁(今四川),有能声,擢南京太仆寺丞马政,修举,升知鹤庆(今云南)军民府,取道还省墓以疾卒。”刘樽的父亲刘仲诚,祖父刘演也都是很有声望的人。刘府是刘仲诚任南京太仆寺丞回籍兴建的。明代太仆寺主管马政,丞属副职,相当于今天的交通部副部长,不可谓官不大,权不显。只因此时首都已迁往北京,留在南京的仅是一个陪衬而已。刘仲诚虽是一个管马政的副长官,但无实权,拿薪俸而已,因此寻得藉口回到故里当起寓公来,教育子孙立志读书。儿子刘樽终于如愿,苦读四十余载,年近花甲时升知府。

  三、华府

  《蕲州志》载:“华仲贤,字廷佐,天顺已卯举人,成化乙未进士,授刑部。时山西潞城县王浚以贪闻,上命仲贤按其事,竟得实上,其状罪,各有差,自是名益。著转本部员外,擢守常州以循良称,擢广东参政,朝廷命下,采珠抚镇重臣,慎选藩臬,廉能者,事佥推。仲贤比性怯旧弊,饬新政,事集而民不告劳,擢四川右布政。未几。擢福建左布政,以廉静寡,欲老成练达。考上最铨曹,请为御史大夫。未报。宏治甲子以疾免,越九年卒于家。”这段话意思是:华仲贤中进士后做过刑部主事,在处理山西潞城县令(今山西阳曲)王浚涉贪一案时,他在片言之下能解决疑难问题,以熟悉律法、断案果决而著称。他在做刑部员外郎期间,手上没有出现过负冤之狱。在常州知府任上,他宽严相济,政通人和。后迁广东右参政,四川右布政。在上面三个职位上,他不求显赫名声,只求裕国安民之计。退休后笔耕于家,九载余,可惜的是著作未完成就病卒于家。华仲贤的父亲华虹做过刑部主事,其子华峦中进士后选为庶吉士,为翰林院编修,所著《日新斋稿》后失传。

  四、王府

  《蕲州志》载:“王俨字望之,户部郎中翰之子,正德五年,乡魁选入中书府都,事南京大理寺评事,寺正,广西思恩府知府,致仕雅能文章,同郝守正著蕲志十二卷,有诗文八卷。”王俨的父亲王翰,字廷举,进士及第,授户部主事,升员外郎转郎中,升广信知府(今江西)。史载王翰爱民如子,性直刚烈,归乡后建府数楹,教子读书,不理世事,著有《松窝集》。子王俨中进士后,他高兴异常,逢人便讲,我的衣钵终于有托了。王俨官至广西思恩府知府,离职后在家著书立说,很有造诣,可惜的是他的诗文还有他与郝守正等人编纂的十二卷《蕲州志》,连同府宅都被张献忠的大火烧光了,没有流传下来。

  五、陈府

  《蕲州志》载:“陈大中,字时甫,高祖清以官籍隶蕲州,为人刚正廉介孝,于事亲宏治,乙卯举人,正德戊辰进士,授南京户部主事……。”陈大中后来做了庆远知府(今广西),升福建盐运使,常以裕国安民为计,文章政事声誉卓然。陈大中晚年离职回到蕲州,将府宅扩大,并将自己的书屋起名为凤麓书院。当时的蕲州王淮、方豪等名宿与官员前来祝贺,赋诗颂扬,方公诗有“凤凰山下新书院,春来才听江莺啭”之句,羡慕陈公“官高多子子且孝,归来只合长歌啸”。王公的和诗中有“官有高爵书有院,识破世态鸟音啭”,他也羡慕陈公“凤山之足足栖凤,早售明时作栋梁”。陈大中的父亲陈理被封户部主事,儿子陈吉言考取举人。一家三代都有功名。

  五位知府都是同时代人,都是生在天顺、正德年间,前后相距不到五十年。此时蕲州名人辈出,如李时珍、冯天驭、顾问等都是这个时候出生的,灿烂的群星把蕲州的天空扮亮了。如今古建筑荡然无存,留下一个空街名就让人们念想了几百年,还将无休止地念下去。

最新评论

文热点

返回顶部找客服手机访问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