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湖北省蕲春县蕲州镇地方门户网站蕲州在线! 手机访问 关注微博 关注微信

打开微信扫一扫

蕲州在线微信二维码

蕲州在线

搜索
蕲州在线 网站首页 蕲春文学 查看内容

梨园故人之思

发布时间: 2019-4-14 11:19| 发布者: 蕲州在线| 查看: 541| 评论: 0|作者: 肖期尧|新闻来源: 《蕲春文化研究》

  我曾在蕲春县黄梅戏剧团工作了几十年,那里的许多人和事都给我留下了难以忘怀的印象。特别是对不幸西辞的故人,如梨园名伶封艳华、舞台怪杰李兴元,我还能时时回忆起他们的音容笑貌,对他们的死也有颇多的感慨。今撰此文,以示对他们的怀念。

梨园名伶封艳华

  对封艳华,不少粉丝爱借用古戏文中的“沉鱼落雁”、“闭月羞花”、“天姿国色”来形容她,说她长得太漂亮了,匀称的身材,白晳的皮肤,齐耳短发,特别是柳叶一般的眉毛和一双明亮如潭水般的大眼睛。粉丝们甚至说,看她的演出是一种享受。

  封艳华原名封桂容,她与周金枝、刘湘霞、李兴元等“二十八个半”,就是原黄梅戏剧团的班底。经过几年的排练演出,剧团能拿上台面的有二三十个大戏剧目。1963年春夏之际,在武汉黄鹤楼剧场演出时,一演就是一个多月,其中就有封艳华、周金枝、刘湘霞等人的功劳!说到封艳华所扮演的小生,更是惹观众喜爱,她的演技和像貌使不少女孩子为之动情,三五成群的姑娘要与演小生的封艳华谈朋友。一经了解,封艳华也是个女儿身,只好与其姐妹相称,自然也少不了邀请吃饭的,送东送西的,同时还结交了很多的热心观众朋友。也有更多的男同胞前来助兴,啧啧称赞封小生天生丽质,戏演得好。此次演出,为蕲春剧团在武汉的上座率创造了历史之最。

  如果说舞台上的封艳华光彩照人,知名度高,生活中的她也还算不错。十年动乱,革掉了所谓“封、资、修”的东西,只演一花独放的样板戏,演小生的她只好退到一边了:上级先是安排她在县一中当图书管理员,不久又被安排在蕲州新华书店当经理,后来又被调到蕲州文化馆当馆长。时任文教局长的段茂松知人善任,用其所长,应该说封艳华还是很称职的。谁知与之相邻的化肥厂在长期接触过程中,发现封艳华是个人材。那时厂里缺的就是煤,供销科副科长无可替代的她就上任了,山西的煤也源源不断地运回厂里,工作得有声有色。厂里的效益上来了,大家一致认为封科长功居榜首,于是厂党办主任又在任上,又火红了一阵子!改革的浪潮席卷全国,工厂要进行体制改革。按说,家里老头子是厂里的工程师,日子应该过得去。问题是两人在同一个厂,同时下岗,加上女儿出嫁了,儿子媳妇也都没有固定收入来源,也不能周济到老两口,生活真的很困难……

  封艳华、周金枝等几个当年的名演员,打开了尘封的旧衣箱,组成了蕲州文化馆夕阳红黄梅戏剧团,这也算是下岗后重新谋生的职业吧。她们几个人从起点到终点画了一个句号,这个句号画的曲折,画的辛酸。照说这不应该是规律,在前面几个好的转折点时,就应该驾驭得住自己,把握住自己,可她没有。

  1997年春节,千家万户都在团年。而封艳华却住在一间低矮的,有点象城里地下室的房子里,在只有一盏15瓦的白炽灯照映下过着孤独的生活。刚过月半,因欠电费未交,被儿媳硬是一刀剪断了仅有一只灯泡的电线!接下来的情况可想而知,烛光下形容憔悴,再也不见当年光彩照人的身影,只有哀叹!生活费用少的可怜,她妹妹送来四瓶豆瓣酱,吃了很长时间,可见日子过得艰辛。

  过了些日子,听说准备了几台戏,要演出了,并请几位老相识前来助阵。原在一起工作过的段增慧、黄素珍、王怀堂几个人都出面帮忙,效果非常不错。有赢利了,封艳华有钱请老头子喝酒了!她买了几个菜。因两人不常在一起,今天显得特别高兴。可买了菜又无钱买酒,怎么办?封说不要紧,过去农村人不是喝拿酒精兑水的酒吗?我还有一瓶酒精!

  悲剧就此上演了。没过多久,封的手脚都硬了。她妹听说后赶来送她上医院,也没抢救过来。第二天,人们发觉封艳华与世长辞了!

  舞台怪杰李兴元

  说起李兴元这个人,多数人并不知道。但只要说起上世纪五十年代末、六十年代初,活跃在蕲春黄梅戏舞台上被人称为“活包公”的李七,上了年纪的人没有不知道的。其实,李兴元就是李七,李七就是李兴元,蕲州人,瘦高个儿,梳着小分头,时常穿着一身蓝色或灰色中山装,这在上个世纪五、六十年代算是时髦的。虽算不得潇洒、俊俏,倒还算整洁文静。有钱的时候就抽纸烟,经济拮据的时候就不时地叭哒叭哒地抽着旱烟。如直视他的时候,自己就有点不自在,生怕触到别人痛处,因为他还是个独眼,长长的脸上还布满了星星点点的麻子。应该说,这样的一张脸只能说看得过去。好在他是演员,因为演员需要“扮相”,浓浓的油彩涂在脸上,也就掩盖了高低不平和不足的地方。就李七的这副扮相,居然能演出“活包公”来,那不能不说是李七努力了,难怪原黄冈行署汉剧团名演员黄振元说:“他呀,舍不得吃,舍不得喝,但舍得做!”说到“做”,就是指演员在舞台上展现给观众“夏练三伏,冬练四九”的表演基本功,也就是指手、眼、身、法、步五法和唱、做、唸、打四功。

  蕲春县黄梅戏剧团成立于1957年秋,以蕲州原汉剧团为班底,当然是自负盈亏的半职业剧团。虽设施设备简陋、简单,他(她)们演出的剧目还是很受百姓喜欢的,如《秦香莲》、《碧玉簮》、《瑜珠塔》等等;在他(她)们之间也历练出不少的好演员,如封艳华、周金枝、刘湘霞、田春香等。他们的足迹踏遍了蕲河两岸,还到过黄冈团风、鄂城燕矶、咸宁富水,在武汉一住就是个把月,以及邻近的安徽、江西等地,普遍赢得好评和赞誉!

  李七在当时的半职业剧团里,可谓是行家里手,担任业务副团长,主观粗暴的工作作风被人称为“戏霸”。他所主演的剧目从不让人演,也难免得罪了一些人。在当年那个体制下按他们的话说是三个字,“要吃饭”。有一次演《打渔杀家》,李七扮演的是老生。另一个演员早就扮好了戏,还勒了网子,他来后硬是从别人头上取下网子自己用,嘴里还不停地说:“你懂不懂戏?周信芳大师就是这样扮的,你知不知道?麻碰头,黑网子,记着点!”

  在上个世纪那个动乱而荒唐的岁月里,他因种种原因离开了剧团而到了企业。尽管如此,李七也没闲着,因他能讲一口流利汉话,说起方言评书,倒也悠哉乐哉!在批判所谓走资派的日子里,李七用他在舞台上的经验,居然创作了一出小戏《一船多点》。顾名思义,是一条船带的物质可以多个码头停靠。该剧中有三个人,其中就有一个是走资派。说起来也显滑稽,仅十五分钟的戏,也能揭示阶级斗争的复杂性和重要性,真亏李七想得出来。那一年全县小戏会演,经过一些专业创作人员的加工润色,改名为《乘风扬帆》,是一个能演45分钟的小戏,并被推荐到全省巡回演出。演出时李七不在其中,由县专业剧团演出。

  李七的舞台生活经验丰富,常自诩为编、导、演全能行的。其实李七并不识简谱和五线谱,他是靠职业的敏感来作曲的。比如:恼怒的就唱“火工”、“三行”,高兴的台词就唱花腔、彩腔,抒情述怀的就唱平词。在剧本上用笔一划,唱这唱那,乐队的伴奏人员根据演员在舞台上的临时发挥,随起随唱!

  1962年剧团在鄂城演出,闲暇时他们三三俩俩地结伴到西山寺逰玩。寺里有个住持和尚曾对李七同行的人说:“你们剧团的那个独眼龙,从面相看,有牢狱之灾,叫他把值钱的东西卖掉,吃点好的。”听后,大家都不以为然,因为他还当红,怎么可能会有牢狱之灾呢?一年后,还真应验了那位高僧的预言,李七把当年最值钱的一件毛线衣也卖了几十块钱,吃好一点!自此李七走的麦城运……。

  李七步入晚年后,生活窘迫,每况愈下,加之老伴逝世,寂寞孤独!记得在他老伴去世时,我们闻讯前去吊唁,李七拉着我的手,老泪纵横,泣不成声,没想到我们会去看望他。一年后,噩耗传来,李七也去世了。一个曾为蕲春百姓演出了那么多的戏,带去那么多欢乐的人,无声息地走了!曾记得宋代苏东坡写过一首词:莫听穿林打叶声,何妨吟啸且徐行。竹杖芒鞋轻胜马,谁怕!一蓑烟雨任平生。一个人如果政治信念坚定一点,目标远一点,心胸宽一点,书多读一点,结局会是怎样的呢?不是说知识能改变命运吗?这话我相信。

  (作者单位:蕲春县文化馆)

最新评论

文热点

返回顶部找客服手机访问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