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湖北省蕲春县蕲州镇地方门户网站蕲州在线! 手机访问 关注微博 关注微信

打开微信扫一扫

蕲州在线微信二维码

蕲州在线

搜索
蕲州在线 网站首页 蕲春文学 查看内容

从“北漂”到明星,蕲春小伙田宝放歌国家大剧院

发布时间: 2019-4-14 11:16| 发布者: 蕲州在线| 查看: 82| 评论: 0|作者: 何启明 丁艳艳 宋世宗|新闻来源: 《蕲春文化研究》


  “田老师,给我们唱一段吧。”在国家大剧院的化妆间第一次见到田宝。

  “叫我虎子吧”,“虎子”是田宝在2011新版歌剧《白毛女》中的名字。他说唱就唱,——“哗啦啦的黄河水……”气息充沛,声音汹涌跌宕,田宝微微抬起手,周围的空气似乎都被他搅动起来了。

  屋里没一个人说话,都呆呆望着他,眼前不由地薄雾微漾。

  放歌国家大剧院

  “偶然一次听了田宝的歌声,整个人被震撼了,干净、清纯、味道好。”著名演出策划人、北京市东方华夏艺术中心演出总监侯德是田宝的伯乐。2011年,歌剧《白毛女》重排,侯德作为演员统筹在选角时,看到“虎子”这个角色,就认定由田宝来演是最合适不过了。

  被次彩排时,“虎子”的戏份是从山外回来,跟村里人讲述外面世界的变化,之后,解放军来到村里,开始了“减租减息”运动。

  田宝仔细琢磨“虎子”的角色,很快入戏,农家娃的真情自然流露出来,大胆又自信唱出了农民的喜悦。老艺术家、新版《白毛女》的艺术总监王昆被打动了,“田宝的声音很棒,干净,非常有辨识度,但还需要加强舞台表演。”

  田宝是专业的男高音独唱演员,此次是第一次参演歌剧,为了弥补表演力度的不足,他利用和各路名家同台的机会,常向各位老前辈讨教。

  有一段戏是田宝双手扶着“王大婶”,缓缓走上台,对着舞台喊:“大春,你娘来啦——”这个“啦”的拖音是王昆老师特意点拨的,加了拖音,把“虎子”的激动之情喊了出来,也把观众的视线吸引到刚上场的“王大婶”身上。

  7月初,正式演出那天,因为时间原因,田宝的戏份被删减了一部分,保留了独唱。到“减租减息”这一幕时,田宝转过身,站在了“山坡”上,唱出农民对共产党的感激之情,“春天里打雷第一声,阴沟里点灯头回明,自从来了共产党,穷人们从今要翻身……”天鹅绒一样柔美的声音送出去,国家大剧院歌剧厅2000多名观众齐声喝彩。田宝容易感染听众,也容易被听人感染,千人如在一个波浪里,田宝浑身通畅,痛快。

  演出结束后,著名青年歌唱家谭晶折着田宝的肩膀,“虎子弟弟,我很喜欢你的声音,祝你的歌唱道路越走越宽。”并为田宝签名,“田宝,希望你越唱越好。”饰演杨白劳的京剧表演艺术家孟广禄赠送田宝一副字——“你的声音是心与心声”。

  一条成名路,每位歌者都用自己的年轮丈量。田宝走了9年。回想初踏社会时,恨不得一夜成名的浮躁,田宝知道,走得远,要比走得快重要。

  阴差阳错

  体育健将走上唱歌这条路

  田宝直爽、仗义,自小就是“伢的头”(孩子王)。田宝跟小朋友们玩时,他最爱扮济公,戴着破帽子,拿把破扇子,边走边唱,“鞋儿破,帽儿破,身上的袈裟破……”唱得有模在样。

  他并不清楚,自己多么有音乐天赋,他只是不喜欢闷在家里,更喜欢到野外疯玩,在外面,他到处都能听到音乐。他到茶园里摘茶叶,风吹过来,茶树叶欢快地跳舞,他眼睛一眨不眨地盯着茶叶摇曳;到河里捞鱼,听着小河流水的声音,他激动地用手扬起水花,听水滴落在河里的声音,听小雨摆动尾巴的声音,大自然太美妙了。

  他听着听着,就想脱了鞋,向前狂奔,仿佛跑着跑着就能飞起来,只有飞起来了,才能和着风的脚步声。

  田宝跑得真快,老师和爸妈都想让他考上体育特长生,成为短跑健将、“体操王子”。

  没想到,一次阴差阳错的机会让田宝走上另一条道路。初三那年,蕲春县实验中学来招音乐特长生。田宝当时是班长和学生会主席,通知爱好音乐的同学们报名,自己抱着好玩的心态也去了。

  田宝正在备战中考,很快忘了面试的事情。过了几天,老师找到田宝家——蕲春县檀林镇裴围村,试图说服田宝父母,让孩子“转行”学声乐,田父没有答应。一个星期之后,老师再次来到田家,说不能废了这个学音乐的好苗子,而且学音乐挣得钱更多,“大歌星唱一首歌就能赚好几万!”

  这个理由对田宝父母很有杀伤力,“种一年的地,才挣几个钱?”田母做主答应了。蕲春是国家级贫困县,田宝父母是地地道道的农民。母亲希望田宝能走出贫穷的山村,她没有想到,今天做出的决定,扭转了田宝的人生方向,也成为自己将来的安慰。

  “入行”较晚的田宝开始学习声乐,宋龄珍是启蒙老师。有一天,宋老师教了一首钢琴曲子,布置下作业,如果明天回课,谁弹得不及格,罚款5元。5元对于懂事的小田宝而言,不是小数目。晚上9点下了晚自习后,田宝偷偷跑到琴房练琴。他练得太入迷,等累了准备回宿舍休息的时候,大楼的门已经锁了。无奈,他只好返回琴房。

  冬天里寒风刺骨,田宝扯下琴套罩在身上,蜷缩在地板上开始睡觉。冻醒了,就爬起来做俯卧撑。做热了再睡,冻醒了再跑几圈。第二天回课的时候,他顺利通过了考核。田宝没有对同学们说起那难忘的一夜,但是因祸得福,他对音乐入迷了。

  到了高二,父母搬到武汉市居住,为他找了位武汉歌剧院的男高音歌唱家邱志光教授进行课外辅导。田宝的歌唱水平突飞猛进,毕业后,以优异的成绩考到了湖北省咸宁大学音乐系,第二年,参加了全国民族歌曲大赛,“过三关斩六将”,一举获得民族组一等奖,被解放军艺术学院特招入学。在一次演出中,军艺的声乐教育家、教授王淑英教授发现了田宝的潜质,收他为徒。

  得知田宝的家境后,王老师告诉田宝,不用为费用担心,她每周为田宝授课两次,从未收过一分钱。每次田宝来上课,王老师还亲自下厨,准备一桌丰盛的饭菜,给田宝改善伙食。

  大学四年期间,每逢周末,田宝就到一些娱乐场所唱歌,勤工助学,赚取学费想证明给人看,穷山沟出来的孩子一样可以追求音乐梦想。

  青春向北漂

  原以为跳出了“农门”,在北京能大展身手,但他毕业后并没有顺利找到工作。田宝不甘心回到家乡,打电话给父母谎称,自己与一家唱片公司签约了。

  和很多北漂歌手一样,田宝也相信关于星探的“传说”,渴望某个伯乐慧眼识金,让自己一夜成名,享受相机“喀嚓”、“喀嚓”带来的成就感,然后开个人演唱会,到悉尼歌剧院、维也纳金色大厅放歌……

  田宝在北京丰台区南三环租了一间地下室,500元一个月。大学同学介绍他在大兴的一家洗浴中心做歌手。第一次走入社会登台唱歌,他选了自己最喜欢的《儿行千里》、《想家的时候》和《当兵的人》。他唱得非常卖力,雄浑的歌声震荡了空气,有风吹来,田宝有种醉的感觉,他知道,这是被自己的歌声感动了。

  顾客听着听着,流下泪来,上台给他送啤酒。

  三天后,顾客的新鲜感过去——他们更想听的是流行歌曲。

  攥着450元——自己和嗓子挣得第一笔钱,田宝回到地下室,抱着黄页给大大小小的娱乐场所打电话,得到的回复不是不招人,就是只招通俗唱法歌手。

  三天过去了,还是同学帮忙介绍了一家洗浴中心,这次是200元一场。过了几天,老主顾也提出意见,希望老板招性感女孩来唱歌。——田宝又没地儿去了。

  这次,田宝多了个心眼,跟洗浴中心的艺术总监套近乎,“哥,你认识的人多,能不能介绍我到其他地方去唱歌?”艺术总监看到田宝确实是个唱歌的好苗子,给他留了号码。

  过了两天,田宝给总监打电话,得到回复:“晚上回话。”

  田宝等了一晚,也没收到电话。熬到晚上12点,田宝终于忍不住拨通电话……回复是,还在陪人吃饭。

  第二天下午,再拨电话,总监没接。

  终于接通时,总监给了田宝一个号码。田宝赶紧打过去,对方说,目前的歌手还在合约期,过一个星期再说。

  这一等又是十几天。

  墙上的日历一页页撕去,就像撕去人的青春,其间,父亲打来电话,简单的问候后,“你妈病了,急性肝炎,住院了。”当时,大姐已把父母接到汕头一起生活。

  田宝坐在床上,愣了几秒,——大脑像电脑一样死机了,荧幕黑屏,世界变得空洞无声。他撕心裂肺地哭了,“真没用”一个拳头捶到墙上。

  他连车票都买不起。

  细心的二姐体谅到田宝的难处,“宝,你忙的话,不用回来,我和大姐照顾妈就行。”

  “如今要到了离开家的时候,才理解儿行千里母担忧,千里的路啊我还一步没走,就看见泪水在妈妈眼里流……”这首最喜欢的《儿行千里》,田宝边哭边唱,眼泪流到嘴边,有点咸。这首歌他唱过很多遍,以前是用嗓子唱,这次是用心唱。唱着唱着,隔壁传来抽泣声,那是跟他一样的北漂族。

  野百合也有春天

  在唐山一家洗浴中心唱了一个月后,他终于攒够了路费回家看了母亲,在全家人面前唱了这首《儿行千里》,一家人都哭了。大姐端来洗脚水,坚持要亲自给田宝洗脚,“弟弟啊,你是不是在北京过得不好啊?你这样不是个办法,总得找个安稳的工作吧?”为了供田宝读书,两位成绩同样优异的姐姐初中后,便外出打工。

  为了不再给家里增加负担,田宝从北京转战武汉,考进湖北武警文工团,做了男高音独唱演员。

  与之前唱歌时的感受不同,到部队慰问演出时,台下官兵始终保持着严整的坐姿,掌声总不停歇,脸上是发自内心的鼓励和支持。有一次,在湖北省咸宁市的慰问演出结束后,官兵们争着来握手。一名战士稚嫩的脸上挂着泪水,“你的《父亲》唱得真好!”看到这些淳朴的战士,田宝的心像被洗过一样,荡涤去一切不甘和烦恼。

  过了两年“安稳日子”后,田宝始终不甘心放弃最初的梦想,想到自己的偶像王昆、彭丽媛、蒋大为、王宏伟、谭晶等著名歌唱家都在北京,北上的心蠢蠢欲动,他再次进京。

  有了一定的积蓄,田宝在南三环找了间房子,从地下搬到了地上。这个持着音乐梦的小伙子,到服装城淘演出服装时,也学会了一套讨价还价的规则,要价700元就厚着脸皮砍到300元,不行的话再往上加一点。

  再次进京,田宝不再期待在漂泊中与星探“艳遇”了,他开始有计划地走高规格选秀路线,方向是向前,向前,向前。2006年8月20日,他参加了由教育部、文化部举办的“全国艺术人才选拔大赛”总决赛,荣获民族专业组金奖;2007年2月,由文化部举办的“全国艺术新秀大赛”中,田宝荣获青年组声乐专业金奖;2008年,他参加了“中日友好爱心慈善”义演,国际慈善联合会给他颁发了“中日爱心使者奖”。同年5月,田宝参加了央视的四川汶川抗震救灾募捐义演,见证了歌声的力量,也悟到歌曲的本义。

  歌声是一种力量,也是一种感动。随河北大厂歌舞团到油田慰问工人时,田宝被分到一口“夫妻井”。“夫妻井”是油田很有特色的采油形式,由于人力有限,油田只能将一个工人派驻到偏远的井口,于是提倡带上家眷一起去。

  井上很少有人到访,工人的生活单调。田宝的到来,让夫妻二人激动得鼓起掌来。面对着两名听众,田宝唱得格外动情。演出结束后,歌舞团坐着卡车离开时,各油井上的工人自发排成两队送行,依依不舍,泣不成声。

  歌者心中天地宽

  田宝既是个容易动真情的人,也有着宽厚过人的度量。虽然后来离开了湖北武警文工团,田宝依然念念不忘那片绿。

  经朋友介绍,田宝与某爱心基金的会长认识了。会长听说田宝唱歌非常棒,“弟弟,你为我们基金唱一首歌吧,或者我们两人合唱,我来找人投资,把歌曲拍成MTV……”

  田宝听到这位大姐亲切地喊自己“弟弟”,想到了自己两位亲姐姐。“姐姐的事就是我的事。”田宝一口应承下来,之后托朋友、青年女高音歌唱家王丽珍谱曲,王丽珍又找王刚一起作词,写了一首《军嫂颂》。田宝在朋友大鹏(《两只蝴蝶》的词曲作者)的录音棚里录了歌曲小样,“你上有老,你下有小,生活的重担你呀一肩挑……”

  会长“姐姐”拿走了歌曲小样的CD,说是“拿去听听”,竟然一去不复返,玩起了人间蒸发。

  无巧不成书,大半年后,在一次聚会时,他与这位“姐姐”不期而遇。“姐姐”吃过饭后,兴奋地打开电视,“给大家放一首我自己的歌。”

  “军嫂颂”——这三个字在屏幕上列出时,田宝瘫坐在沙发上,左手紧紧握住朋友的手,双唇颤抖,“这歌是我唱的啊!我找人写歌、作词的,怎么她拍成MTV了……”

  MTV中作词者、作曲者的名字一闪而过。田宝也没注意,回来在网上下载了MTV,发现作词者竟然有六位,田宝被列为第四位,“姐姐”是第一位。

  田宝并没有去跟“姐姐”争名夺利,他觉得,自己是怀着对军嫂的深深敬意唱的歌,不管谁唱,只要能把对军嫂的敬意传播得更广,他就觉得挺值。

  其实,田宝小时候就表现出异于同龄人的胸怀和气度来。上个世纪90年代,蕲春县的农村,晴天一身灰,雨天一身泥,部分道路实在无法通行。当时蕲春县委书记刘友凡(现任湖北省人大常务委员会副主任)准备修建贯穿蕲春南北的三下公路,从县城到檀林下界岭。

  修路要占地,农民意见很大。当时正在读小学三年级的田宝却看到修路的益处,偷偷给县委刘书记写了一封信,“我支持书记修路,为村民造福。”田宝写下这几行歪歪扭扭的字后,跑到镇上邮局,买了个信封和邮票,把自己的两块钱塞进信封里,捐给县委修路,这钱是小田宝勤工俭学采摘茶叶赚的,他本来打算用来交人身保险的。

  一个星期后,两位县里电视台的记者来到学校找田宝。学校不明就里,拒绝了记者。第二天,镇政府出面解释,校长才慌了手脚——当时,学校非常困难,连一面国旗都没有。校长骑着自行车到隔壁村的学校借来了国旗,又发动全校打扫卫生,迎接记者的采访。

  记者带来了刘书记的亲笔回信,刘书记的毛笔字刚劲有力,称赞田宝“人小心红,胸怀远大”。要想富,先修路,公路修好后,给村民带来了意想不到的便利和致富的机会。后来,县里还下发了红头文个,号召全县学习田宝的精神。

  田宝简介:青年男高音演员,1981年10月出生于湖北省黄冈市蕲春县,毕业于解放军艺术学院。曾为湖北武警文工团男高音独唱演员。2011年6月29日到7月4日,新版《白毛女》在国家大剧院隆重上演,田宝饰演“虎子”,与谭晶、孟广禄、雷恪生、李明、王二妮、王月、祝延平、王娜、张琳等同台献艺。

最新评论

文热点

返回顶部找客服手机访问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