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湖北省蕲春县蕲州镇地方门户网站蕲州在线! 关注抖音 关注微博 关注微信

打开微信扫一扫

蕲州在线微信二维码

蕲州在线

搜索
蕲州在线 网站首页 蕲春文学 查看内容

康熙题写“株林”的传说

发布时间: 2019-4-14 11:14| 发布者: 蕲州在线| 查看: 579| 评论: 0|作者: 张季云|新闻来源: 《蕲春文化研究》

株林镇达城庙

  相传株林在清以前叫杨埠,是清康熙帝南巡途经此地时钦定的名字。

  株林镇位于蕲春西北部,与浠水洗马接壤,一条小河从镇南穿过。当年的小镇以河西为主,街面依河堤的弯曲成“S”形,对面开铺,街道狭窄,石板路面。因地理位置独特,南来北往的行人多,起先只有几家店面,以供应茶水、饭食为主。后慢慢发展成南北货,一应俱全,其中以“朱记染坊”生意最红火。当时的老百姓,穿衣靠种棉、纺纱、盘布(大布或土布)自足。白大布做衣,必须染色。贫困人家就捞塘泥,糊在大布上使其着色,也有的摘来槐树球(灌木,高1米许,果枣形,比枣大,汁咖灰色)煎水染色。这样虽改变了原色,但灰不灰,白不白,穿在身上,大家戏称“城隍土地”。家境稍实的人,想方设法送去染坊,染成青兰、灰黑、红绿各色。如果愿多花点钱,还可送到“朱记染坊”染成各式花色图案。

  再说康熙帝他14岁亲政,在位61年。在康熙四十六年(1707)时南巡湖广,途径株林,正是春暖花开的四月。康熙下轿,一副巨商打扮,头戴瓜皮帽,身着丝纶长袍大套黑马褂,腰系八股绦的丝带双缨前坠,手持金边百褶扇,被下人尊称“三爷”。这三爷刚撩起长袍下摆抬步,却被一河两岸杨树和槐树所吸引,近看一株株远看却成林,于是惊叹说:“株树也成林呀!”说来也巧,这“三爷”刚被安排在饭馆打尖,就有个小姑娘前来卖唱。小姑娘十五六岁,名叫杨秀英,原是杨埠本地人氏,三岁去父,七岁母嫁,孤身一个流浪至此。“三爷”抬眼瞧见这小姑娘身穿红底白色桃花外衣,出俗而秀气,很是欣赏。当小姑娘敲起碟儿刚唱完一曲《孟姜女哭长城》时,“三爷”就急不可耐地招到近前端详半晌问:“你这外衣哪里有买?”秀英上前忙施一礼答:“远在天边,近在眼前。”“三爷”顺秀英手指方向望去,只见“朱记染坊”店里,人进人出,好不热闹。“三爷”走进染坊,看师傅染布。操作中的师傅,个个都是挽袖束腰,在热气腾腾的缸里搅着,翻着,恰巧有个师傅捞起染好的布料,从“三爷”身边经过,布料沥出来的水污了“三爷”长袍下摆。“三爷”的随从见状,抢上前要理论,被“三爷”制止住。这时,秀英喊来老板,自然也是一个劲地赔不是。“三爷”见老板20多岁,身强力壮,气宇轩昂,再想偏僻乡野之人,能捕捉“染坊”这一商机,经营如此红火,说明头脑很灵活,是块难得的料,就问:“你就是老板?叫什么名字?”“嗯。我姓朱,叫树林。”三爷吟着,“朱树林,好。株树也能成林。”因“朱”“株”,同音不同义,“三爷”故意将“株树,也能成林”反复吟诵,兴趣所致,“三爷”要挥毫了。随从取来文房四宝,碾墨铺纸,“三爷”将手一挥说“不用了”,握起方桌上的条帚,老板朱树林也找来一通半湿半干的大布,铺在方桌上,“三爷”捋袖伸腕,饱蘸黑色染料,一气呵成“株树也能成林”六个大字条幅。字为正楷,笔锋顺畅有力,墨迹遒劲隽永.虽多有沙笔出现,不失书法魅力。朱树林虽不懂,但看上去令人悦目,抬眼重新观看这位客人,心里嘀咕开了:说他不像商人,可谈吐全是生意经;说他像生意人,举止儒雅,气宇轩昂,是超然的不同凡响。到底什么来路?!

  在“三爷”的条幅里,一是嵌进了“朱树林”的名字;二是钦定了“株林”地名,三是说树林是个人才,因为“成林”就是成才。

  康熙继续南巡。树林送“三爷”到南端街口,抱拳挥别。“三爷”也车身抱拳:“后会有期!”继而来到秀英身边问:“小姑娘,可愿随从?”秀英毫不含糊唱道:“送君送到株树林,客人要走往南行。有心留客客要走,秀英心里乱纷纷。送君送到下街头,君难舍,主难留。有缘下次再相会,当然议定来去否。”“三爷”听后,没有勉强之意。

  “三爷”走了。不几天后的一个上午,来了一行人马,直要染坊老板朱树林,说是奉知州大人之命,前来索取“株树也能成林”条幅。树林脑子又转开了:条幅是赠与我的,值不值钱勿论,知州大人要它干啥?莫忙,先存一心再说。于是回道:“各位官爷,小民只是个生意人,三爷题词不假,所用一通大布,小民赔不起,只好丢下染缸着色卖了糊口。爷,请回吧!”其中自称师爷的上前一步说:“题词给不给,暂且不论,可不能毁掉啦。老实告诉你吧,题词三爷就是当今皇上啊!”不听则已,一听把大家都吓懵了。只见满堂赶热闹的人,扑通一声全跪在地,喊:“万岁,万万岁”,有的还老伸舌头拐不了弯。师爷最后抢白一句:“题词毁没毁,都是对当今皇上的失敬,就该向皇上谢罪。要知道,搞得不好,这可是关系到人头分家的大事啊!”

  听师爷一吓唬,朱树林知道事情大了。秋后的一天,他带足盘缠,藏好条幅,来到京城。可是两个侍卫拦住了他。“皇上是果好见的吗?”树林再三申述:“我是来向皇上谢罪的。当时员工师傅不小心,把皇上长袍右下摆溅上几点染料,请官客禀报一声,如皇上能记得此事一定召见;如记不起,我走人。”他就是不亮出条幅。两个侍卫见他不像生非之辈,就叫他稍等,索大人刚去皇宫,等他出宫回府,再顺便禀告。索大人是三朝元老,定会秉公处办。

  约模过了一个时辰,果然出来一乘官轿,前呼后拥,煞是威风。两个侍卫上前,轿停。并打手势招树林近前。树林惶恐中行完跪拜礼,取出康熙御赐的条幅呈上,索大人看完后,调转官轿,树林一阵窃喜。

  终于见到了皇上。呼完“万岁”奏,“启禀皇上,小民是来谢罪的,上年是皇上南巡题幅小人,小人不知是皇上……罪该万死,罪该万死。”皇上龙顏大悦,“后会有期”道别的场景再次出现,“不知者不为罪,何况你是个年轻有为的好小子。朕有心差你去浙江沿海管理织造业,官从六品,可愿?”树林正想推却,被索大人挡住了“还不谢恩!”最后树林大着胆子禀告:“既然如此,小人有个要求,请皇上恩准!”于是打算把染坊赚来的钱,在株林河上架座桥,替代走一步摇三摇的木板桥,为后人办点善事,桥建成后再复命赴任等如实道来,皇上大加褒奖一番后,金口大开:“准奏!”

  话说朱树林回到家乡后,立即请人设计,联系石匠,忙得不可开交。而远近的亲朋好友前来道喜祝贺络绎不绝。杨秀英可会赶热闹,插进人群拽着树林扯皮:“树林哥,当时是我身上穿着这件红底桃花褂,引起皇上注目,才有缘进染坊。看你,怎么个感谢我啊?”树林也在找茬:“还说呢,你穿的那件花衣,还不是我送给你的!”秀英当众脱下花衣,撂出来:“我把衣服还给你,够了吧?看你怎么谢我!”这当儿,只听有人打趣说:“你们俩不如合成一家,不就不用谢了吗?”一句话引得哄堂大笑。

  石桥终于竣工了。除两岸各一桥头墩外,中间共设五墩,菱形。桥梁每档架设三根石条,长丈二,方面尺二,这在当时当地可称大工程。当地人夸赞不已,说树林将来一定是个清官。

  树林赴任了。至于带没带走秀英,为官是清是浊,那是后话。

  【附记】1954年,一场洪水将株林街(河西岸、东岸靠山)包括石桥全部冲毁。当时区治和商铺逐渐南移一公里的渡人畈旁的山坡上,仍在河西。1975年实施直河工程,又把河床西移一里左右,也就是说原株林小镇河东已距现在河床一里左右,株林小镇遗址荡然无存。为了称呼更准确,就把原河东岸几家商铺称“老街”,把新建的街道和镇治所称“新街”。1966年株林大桥(新街)建成,漕河至洗马公路贯通,而今的株林镇成了一个热闹大集镇了。

  (作者单位:株林中学)

最新评论

返回顶部找客服官方微信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