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湖北省蕲春县蕲州镇地方门户网站蕲州在线! 手机访问 关注微博 关注微信

打开微信扫一扫

蕲州在线微信二维码

蕲州在线

搜索
蕲州在线 网站首页 蕲春文学 查看内容

绍兰与中共“一大”

发布时间: 2019-4-14 10:47| 发布者: 蕲州在线| 查看: 428| 评论: 0|作者: 祝和忠|新闻来源: 《蕲春文化研究》


  2011年是中国共产党成立90周年,不得不令人缅怀一位蕲春籍先烈,她是曾为中共“一大”提供会址的上海博文女校校长、被誉为“鄂东女杰”的黄绍兰。

  学花木兰取名“绍兰”

  黄绍兰,原名学梅,字梅生,后改名朴,字君素,1892年生于蕲春县青石岭黄洼塆。黄绍兰的父亲黄笑春(1851—1916),名群贤,号杏村,家贫,嗜学,是一位经史学家,并精医术,但为文放荡不羁,屡试不遇。笑春无子,只有5女,长、次早夭,绍兰行三而居长。她从小泼辣,爽朗,遇事不甘人后。偕两妹学菊、学莲就学于家塾,既慧且勤。初学文,便拔俗,为父所钟爱。1905年随父到武汉(父行医),就读于免费的江汉教会学校,初至此,颇感新鲜,但愈久愈不惬意。每当学校强迫学生读《圣经》、做礼拜时,她便默诵自己所喜爱的司马迁《游侠列传》和无名氏《木兰辞》。她想,中国人无论男女,大都爱国家,恨强暴,如今4亿炎黄子孙,竟受外人欺侮,皆因清政府腐败无能所致。从此,一种反清爱国的思想在她心中勃然而生。为激励自己象花木兰那样坚毅勇敢,遂更名“绍兰”。

  1907年,黄绍兰15岁即考入北京女子师范学堂,因成绩优异,深受教师喻长霖(浙江人,探花)、高潜(河北人,翰林)、章一山(浙江人,翰林)等所欣赏,称之“高才生”。1908年,慈禧太后和光绪皇帝相继暴卒,学校举办“哭灵”仪式,令师生跪拜,匍匐如蚁,以鉴湖女侠自励的黄绍兰,独背向灵,席地而座,学校当局视为“大逆不道”,拟开除其学籍,经喻长霖、高潜等教师力为开脱,始获免。自此,黄绍兰更为勤奋、活跃,不仅课业全优,而且学会骑马试剑。

  黄绍兰生于时局动荡之秋,以闺中弱质,忧国忧民,奋起革命,跻身戎行,能文善武,侃侃然有大丈夫风。

  女军团长英姿飒爽

  1911年,武昌起义爆发,黄绍兰立即离开河南奔赴武昌,适清廷派重兵南下镇压,武汉党人急需各地响应,乘势北伐,完成革命大业。黄绍兰遂由黄兴介绍,去上海与陈其美、黄郛等联系,参与策动上海反正。上海光复后,黄绍兰在陈其美、黄郛所主持的沪军都督府工作。南京临时政府成立,孙中山派黄郛任兵站总监,准备北伐。黄绍兰遂在沪军都督府支持下,组建上海女子军事团,推为团长。“扫尽胡氛安社稷,由来男女要平权。”黄绍兰精神振奋,锐意进取,她到处奔走,多方宣传鼓动,上海各界有志女士入伍者达数百人。不少新婚少妇亦弃脂粉而着戎装,黄郛之妻沈景英也成为女子军事团中的活跃分子。为此,1911年,虞山王荫槐曾“有感于黄绍兰组建上海女子军事团而作”《女军行》:

  闺媛尚武轻颜色,

  民国师团新组织。

  丹心矢志入戎行,

  夫婿欲留留不得。

  不是柔肠是铁肠,

  戎装策马赴疆场。

  舞刀不嫌腰肢软,

  宣令时闻口舌香。

  绥靖东南拟北伐,

  男儿磨砺不稍歇。

  蛾眉岂肯让他人,

  整理行装待出发。

  为整军经武,筹备粮款,黄绍兰废寝忘食,不辞辛劳。正当群情激愤,磨砺以待之际,袁世凯窃取中华民国临时大总统,沪宁地区各路民军相继解散,黄绍兰对此十分惋惜。

  女子军事团解散后,黄绍兰奉命随黄兴赴南京,参加南京留守府工作。为教养辛亥革命烈士遗孤,她倡议成立辛亥革命烈士忠裔院,亲任院长。经陆军部批准拨给经费。留守府派员赴各处调访阵亡之母子,于长沙、汉口、九江等处设报名处。不久,即有各地护送到南京的遗孤100余名,忠裔院在南京大石桥昭忠祠正式开学了。

  为了把这批来自各方,语言复杂,年龄悬殊的烈士后代教养成材,黄绍兰朝夕协同教养员探索研究,根据不同特点,撰写有针对性的白话文教材,宗旨是继承革命传统,以国家民族利益为重,艰苦奋斗永向前。黄绍兰说,“若不能完成此任务,教养再好也无益。”正因黄绍兰思想明确,以身作则,教养井井有条,成绩卓著。

  时局日趋恶化。1913年9月1日,袁世凯唆使张勋攻下革命党人驻守的南京,孙中山发动的“二次革命”遭受失败。时留守府已撤,全城动乱,黄绍兰只好安排师生转移,找好关系,将遗孤一一送回原籍后,她才只身返沪,向黄兴等汇报。黄兴极嘉许,可黄绍兰却为教养不能而耿耿于怀。从此,黄兴夫妇对黄绍兰倍加信任,交谊日深。

  奇遇黄侃志同道合

  黄绍兰的老家蕲春县青石岭黄洼塆与黄侃的老家青石岭黄大樟树村仅隔2.5公里,早年从师于黄笑春的黄侃与黄绍兰亦相识,且有共同语言,共同好恶,交谊甚深。

  1910年,黄绍兰于北京女子师范学堂毕业,被派往河南开封女子师范学堂任国文教员。教学中,她结合讲授国文,宣传革命。1911年春,黄侃亦应聘入河南布政使江叔海幕府兼河南豫河中学国文教员。旧友相聚,过从甚密,或切蹉学问,或交谈革命,或相互酬唱,情投意合,黄侃在讲堂因宣扬革命“过激”,被人告密,不久被解聘回鄂。

  临行时,黄侃告诉黄绍兰,说:“此处不留人,自有留人处,只是我们今后相见困难,相聚更难了。”他将来时仓促写的一首词《清平乐》递给黄绍兰:

  香浓语腻,略解息息意,人静秋街风细细,怊怅两人空醉。

  满堂灯影摇红,回思却是朦胧。重见不知何处?青溪昨夜相逢。

  黄绍兰看罢,略一沉思,说:“我也不想在这里呆长,以后在武汉见吧!”

  1911年11月至1914年8月,黄侃在上海居住3年。1913年的一天,黄侃在沪困居时,忽然一位女士登门造访,只见她身材苗条,面目俊秀,温文尔雅。黄侃一眼认出来,高兴异常。当即紧握她的手说:“真想不到,在这里能见到你!”

  黄侃遂偕黄绍兰到楼外楼用餐,边吃边说,黄绍兰从口袋掏出两张笺,原来是两首《梅花诗》,递给黄侃:

  一

  风雪空山独耐寒,

  却将明月到回阑。

  神清爱伴华亭鹤,

  香远宜同楚泽兰。

  好借酒樽酬寂寞,

  更随驿使询平安。

  翠禽宿处苔枝稳,

  谁见黄昏缟袂单。

  二

  垂暮香仍劲,临窗影最真。

  东风留后约,明月记前身。

  已擅孤山胜,曾为逸士邻。

  岁寒盟故在,长此伴松筠。

  黄绍兰借梅自喻,并以爱许友,给黄侃以无限温馨与安慰。黄绍兰与黄侃在楼外楼相互倾诉后,不胜感慨。黄侃问黄绍兰:“你下一步将如何打算呢?”

  黄绍兰说:“听组织安排。”

  黄侃问黄绍兰有什么困难没有?黄绍兰说:“个人的困难算不得什么,大的困难是革命,我们个人是和革命联系着的。”

  此次相会,二人变得愈发难分了。

  1914年,形势越来越坏,袁世凯张牙舞爪,穷凶极恶,下令解散国会,停止众、参两院议员职务;解散各省议会;废除各省都督,一些革命党人生存困难。时黄绍兰仍寓居上海,通过关系,替人作家庭教师。1914年与黄侃结婚,1915年生下一女,取名珏珏(允中)。

  此时,黄绍兰写了不少诗词,或抒胸臆,或寄情思。

  博文女校永放光芒

  1916年春,黄绍兰经教育界知名人士黄炎培、沈恩孚等支持,于1917年在上海法租界贝勒路创办博文女子学校,由黄兴夫人徐宗汉任董事长,徐宗汉、章太炎夫人汤国黎及邵力子、邹鲁、张继等组成校董会,黄绍兰任校长。所聘教师均优,教学成绩日著,只因白手起家,经费奇绌,于1920年秋停办。复经黄炎培介绍,黄绍兰去江苏南通女子师范学校任教员。1921年春,得著名实业教育家张蹇之兄张詧资助回上海法租界蒲石路(今上海市长乐路)重办博文女校,并扩大规模。黄绍兰精神益振,原有师生闻风而至。继之学生激增,由100余人发展到300余人,校舍容不下,乃迁址于法租界蒲柏路389号(今太仓路172号),章太炎为该校书校牌,撰校歌,勉励师生“力挽狂澜”,“当仁不让”,“端楷模兮先知觉后知。”

  1921年7月,中国共产党第一次代表大会在上海举行,时值博文女校学生放暑假,为寻觅既安全又稳妥的会址,董必武通过时在武昌高师任教的黄侃写信给黄绍兰,经上海小组的代表李达夫人王会悟联系,黄绍兰遂为中共“一大”代表提供住处。

  届时,中共“一大”会议代表是以北京大学旅行团名义寓居博文女校的,当黄绍兰听王会悟说“北京大学暑假旅行团”要借此住宿时,就一口应承下来。考虑到人员不是很多,就租了博文女校楼上的3间房。

  中共“一大”正式代表13人,除李达、李汉俊、陈公博外,毛泽东、何叔衡、董必武、陈潭秋、张国焘、王尽美、邓恩铭、包惠僧、周佛海、刘仁静等外地代表10人均住博文女校楼上,没有床,楼上的红漆地板铺着凉席打地铺。校舍当街两间房,靠东一间是张国焘、周佛海、包惠僧住,靠西一间是王尽美、邓恩铭住,毛泽东一人住靠西的后一间。

  博文女校为一幢镶嵌着红砖与青砖相间砌成的二层楼房,不仅是代表住宿之地,也是多位代表到上海后聚会和活动的地方。会址在贝勒路李汉俊家,预备会和开幕式亦在黄宅举行,黄绍兰亲自为大会放哨。由于帝国主义密探的干扰,大会最后一天转移到浙江嘉兴南湖一只船上。会后,李汉俊手携南湖家菱一包,笑遗绍兰之女珏珏,并低声语绍兰,“会已散,人都走了。”黄绍兰紧锁的双眉才舒展,此后,时有革命志士往来于“博文”,毛泽东来过多次,并以糖果饷珏珏(博文女校现为上海市重点文物保护单位)。

  在办校中,黄绍兰既是校长,又是教师,还投身革命。平时,她经常参加社会活动,关键时刻站在前列。1926年,为配合北伐战争,她和徐宗汉积极参与上海工人运动。当工人举行武装起义占领上海后,帝国主义者加紧对中国革命的干涉,增兵上海,炮击南京。黄绍兰即将校务委托给校董赵敬若,自己应浙江省防军司令蒋伯城之聘,就任司令部秘书,参与戎机。不料未及3月,蒋介石发动“四·一二”反革命政变,黄绍兰愤然回沪,重主校政。

  博文女校是全日制,有小学和中学两部,小学部为复式,并有少数男生。黄绍兰长期执教,任重理繁,仍按计划读书。午夜凌晨,口诵手缀,因得与时俱进。对学生既以言传,更重身教,常牺牲休息时间为学生补课,促进他们成材。博文女校毕业生中曹良厦(后任上海同济大学校长)一家就出4名博士。黄绍兰对革命后代和贫苦学生更为关注,黄兴之子一球、一梅读小学时,每日午后及假期均由黄绍兰为其辅导,时时勉以无忝先人,为国自重。后来一梅留法,一球留德,学航空,因坚持反蒋,后一球归国被害。

  黄绍兰小妹学莲,遇人不淑,亦投奔上海,长妹学菊之夫早故,遗两男一女皆雅弱,黄绍兰均收养,并助诸孤入学就读。她以一身而兼抚7口,何其艰苦。然而她节衣缩食,舍已济人,甚至路见不平,即拔刀相助。

  1931年至1932年,“九·一八”和“一二·八”事变相继发生,日寇侵入中国。在中国共产党的领导下,黄绍兰办学同时,还与徐宗汉、周俊(蔡元培夫人)等组建“上海妇女反日救国大同盟”,发表《抗日宣言》,宣传“和平统一,团结御侮”等主张。当驻守上海的十九路军开始淞沪抗战,黄绍兰等又筹办上海妇女界慰劳抗敌将士会,组织医护人员成立救护队,在康脑脱路办起伤员医院,及时将征募的大批慰劳品送至前线,冒着弹雨将伤员抬回就医,对十九路军坚持抗战,沉重打击侵略者,起到极大的鼓舞作用。

  后来,因逆蒋而行,触犯了当局,上海市教育局于1933年底以“设备简陋”为由,取消“博文”中学部之立项。黄绍兰忿急,决意将“博文”之小学部亦停办。时值章太炎由上海迁居苏州,创设章氏国学讲习会,“各地学子纷纷负笈来苏”,章太炎任主讲,聘门人为讲师,黄绍兰国学素有根基,又曾师事章氏,亦被聘为讲师。”

  黄绍兰在特殊环境中形成特殊个性,集热烈、勇锐和孤傲、偏激于一身。中年后受章太炎影响,由激进转入宁静,但愤世嫉邪的本色仍不减当年。1935年,她应邀参加武昌黄鹤楼黄兴纪念碑落成典礼,席间,她追忆先烈,抚怀时局,感慨万端,乃借酒兴,浇块垒,大骂蒋介石,大骂在座的湖北省主席张群,义正词严,满腔悲愤,听者无不为之动容,称其无私无畏,忧国忧民的高尚情操。

  1936年6月,章太炎病逝,苏州章太炎国学讲习会停办,黄绍兰就聘于广州中山大学,任国文系教授。从此,一变而以淡泊自约,更名为“朴”,更字“君素”。是时,惟于学术不稍懈,“尤以邃于治《易》为时所称”。每讲授,听者盈堂;加坐犹难容,教室一再易,愈易愈大,讲义被一一刊印行世。

  1937年秋,抗日战争爆发,黄绍兰本拟还鄂,终因粤汉铁路遭敌轰炸,交通受阻未遂,乃由海道返沪,就任上海震旦女子文理学院(校址法租界)教授兼国文系主任。此时,其独生女珏珏,已由宁转汉入渝,抗战胜利始返沪。黄绍兰著有《易经注疏》及训诂、声韵、诗文等。其书法骨力遒劲,法度严谨而又秀丽圆润,风格超逸。1942年,黄绍兰曾手书一帧条幅唐代诗人王维《春日上方即事》诗赠友人“彦卿”,系黄绍兰(黄朴)书法真迹(载1984年第2期上海刊行的《书法》杂志)。

  日寇入侵,黄绍兰参与各种救亡活动,四处奔波,8年国难中,因忧国忧民,乃积郁成疾,伏枕年余,于1947年11月13日逝世,终年55岁,丧礼在上海万国殡仪馆举行,骨灰存上海静安公墓。

  黄绍兰之女珏珏,字允中,一名伯瑜,字孟裳。先后毕业于上海博文女校、东南女子体育学校、大夏大学政治系,历任国民党天津地方法院检察处代理书记官、国民政府最高法院书记官、湖北省政府秘书处代理科员。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任上海中学教职员俄语学习班教员、安徽省医学院和水利电力学院讲师,后在安徽合肥工业大学图书馆采编组供职。

  资料来源:

  1《章太炎年谱长编》下册P950、P961。

  2、《黄氏宗谱》。

  3、王春福《上海人民革命斗争纪要》

  4、上海市政协文史资料工作委员会1980年第2期《文史资料选辑》载《党的“一大”代表活动地点——博文女校》。

  5、全国政协文史资料研究委员会《革命史资料》1980年第1辑王会悟《我为一大安排会址》。

  6、叶贤恩《黄侃传》。

  7、《中共党史大事年表》。

  8、上海书法编辑部《书法》1984年第2期《妇女书法选登》。

  9、黄绍兰女黄允中《黄绍兰简历》。

  10、邵登云《黄绍兰》

  11、1985年第6期《纵横》载《中共“一大”改址是她的主意》。

  (作者单位:蕲春县委台湾工作办公室)

最新评论

文热点

返回顶部找客服手机访问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