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湖北省蕲春县蕲州镇地方门户网站蕲州在线! 手机访问 关注微博 关注微信

打开微信扫一扫

蕲州在线微信二维码

蕲州在线

搜索
蕲州在线 网站首页 蕲春文学 查看内容

孙中山与田桐

发布时间: 2019-4-14 10:46| 发布者: 蕲州在线| 查看: 158| 评论: 0|作者: 王洛舟|新闻来源: 《蕲春文化研究》


  孙中山是革命的先行者,田桐为其亲密助手,两人志同道合,为资产阶级民主革命作出巨大的贡献。上世纪90年代,笔者到县志部门工作,奔走四方,收集到大量有关孙中山与田桐的史料,现择部分精彩片断,用文笔展现出来。

  革命结同盟

  1903年,田桐考入武昌文普通中学堂,在校期间,极力鼓吹革命,受到学监监视,远走避祸,东渡日本留学,与黄兴、宋教仁、陈天化结为密友。1904年夏秋之交,田桐与黄兴、宋教仁、陈天华等创办《二十世纪之支那》刊物,宣扬革命。1905年夏,孙中山自欧洲来到日本,田桐、黄兴、宋教仁等到横滨迎接,在东京富士开欢迎大会。不久,田桐、黄兴、宋教仁等与中山先生筹划建立革命组织,在赤阪区桧町赤龙会内田良平宅开秘密筹备会,在赤阪区露米阪本金弥邸开成立大会,革命组织定名“中国同盟会”。会上通过《章程》,提出“驱除鞑虏,恢复中华,建立民国,平均地权”作为政治纲领。会上通过决议,将田桐、黄兴、宋教仁、陈天华等创办的《二十世纪之支那》刊物改为中国同盟会的机关报,更名《民报》。会上推举孙中山为总理,田桐被选为评议部议员,佑中山先生办理文书,掌握机要工作。

  论战送雅号

  中国同盟会总理孙中山先生住在东京中队区筑土八番町廿一番地。1906年的一天,田桐与章太炎、林时塽、胡汉民等在这里聊天。谈话中,偶尔谈到我国战国时期齐国大将田单布火牛阵攻破燕国都城的故事。田桐很感兴趣地说:“在古代,田单指挥火牛作战,我说现今的人可以考虑用水牛作战。假若革命军发起进攻清军的战斗,清军有马队,而革命军没有马队,我们应事先训练好水牛以临战阵,一定能取得胜利。”章太炎先生听后,在旁风趣地应道:“田单是你田家的祖先,你田桐是他的后代,他用火牛作战,你又发明了水牛战术,真可谓是后人可以与前人媲美了!”章先生的一番话,引起中山先生和其他人哄堂大笑,并给大家留下很深的印象。在中山先生寓所的这次论战后,“水牛将军”成了田桐的雅号。

  风波评“赆仪”

  1907年元月,清政府为削弱中国同盟会在日本的领导力量,令驻日公使杨廷枢设法使孙中山离开日本。为此,杨廷枢与日政府密谈,提出请求。日政府根据清政府的请求,派人与中山先生联系,提出愿出“赆仪”(临别时赠送的财物)数千元,“令其出境”。中山先生考虑到中国同盟会在经济上的困难及长远打算,采取妥协策略,表示应允,收到了“赆仪”数千元,打算“取道赴南洋”。临行时留给《民报》社两千元,作维持费。田桐得知此事后,十分不满,认为中山先生不应该接受日本政府的“赆仪”,以“虽渴不饮盗泉水”为理由,与章太炎、张继、白逾桓等“大起非议”,在中国同盟会内部掀起一场风波,显示了革命者的高贵精神。后来,经黄兴、刘揆一出面“多方排解”,说明中山先生的真实意图和团结为重,才使田桐等掀起的风波平静下来,“风潮始息”。

  巧对“海盗讼”

  1907年8月,田桐奉中山先生之命,到新加坡主持《中兴日报》笔政,与保皇党所办的《南洋总汇报》笔战年余,争论“革命”、立宪不休。保皇党第三号头目徐勤所操纵的《南洋总汇报》笔战败北,恼羞成怒,竟然通过报纸诬篾中山先生为“海盗”。当时,中山先生正在新加坡,也亲自参加这场笔战。有人就怂恿中山先生向英属的新加坡当局起诉,要求保皇党“赔偿若干万元损害费”,中山先生应允,并请律师按照英国法进行诉讼。田桐知道后,对中山先生说:“这件事在别的国家,确实可以行得通。但在中国人的心目中,不免当作儿戏了。况且您是中国同盟会的总理,身份这样高尚、肚量这样宽宏,置之不理,不损声威。一经诉讼,即令获得胜诉,得到像您要求的东西,获得赔偿名誉损害费若干万元,也不过如此。国内的人听了,将以先生为平凡人,这个损失将由哪个赔偿呢?”中山先生听了田桐的一席话,威到很有道理,但又为难说:“已经进行了诉讼,怎么办?”田桐又说:“听其自便,不再追问,时间长了,不就算了。”中山先生认为田桐所献对策巧妙,说:“很好,就这样办!”

  释义退刺客

  1907年10月,孙中山先生亲自领导的镇南关战役失败,避往越南河内。越南政府得到清政府使臣请求,令其出境,孙中山流亡新加坡,寓东陵胡节律111号。邻舍主人叫杨圻,江苏常熟人,系清政府驻新加坡领事署之副领事。与中山先生住在一起的田桐,为了保护孙先生,以邻居关系,主动与杨圻联络,并一见如故。不久,广东都督张人骏奉清廷密旨,暗遣刺客到新加坡,企图谋刺孙先生。清政府驻新加坡总领事得知杨圻与中山先生系邻居,就安排刺客潜入杨圻住所,待机行事。杨圻在田桐的帮助下,已经认识到清廷即将崩溃,对总领事的阴谋极不赞同,便密告田桐,请其注意。田桐得到密告,立即告知孙先生,并采取措施,作好应变准备,另请杨圻作好刺客的转化工作。杨圻通过向刺客宣讲革命发展形势,晓示利害关系,使刺客大为感动,竟放弃原计划掉头而去。在田桐的保护下,孙先生得以安然无恙。

  亲授举义旗

  民国元年(1912年)2月,南北议和,孙中山让位,袁世凯任临时大总统。是年8月,中国同盟会改为国民党。1913年,讨袁的第二次革命失败,中山先生与田桐先后出走日本。1914年,中山先生在日本东京筑地精养轩改国民党为中华革命党。1915年冬,中山先生命田桐归国,亲授青天白日旗60面,说:“若能举事,必用此旗!”任田为中华革命军湖北军总司令。田桐邀张汇韬至武汉,在法租界寿海里31号成立总司令部,任命刘英、赵鹏飞、熊炳坤、曾尚武分任四区司令,以青天白日旗相为号召,一时响应四起,武汉震动。

  争论印“方略”

  民国七年(1918年),广西军阀陆荣廷勾结一部分议员,修改军政府组织法,改元帅一长制为总裁会议制,以孙中山、陆荣廷等7人为7总裁,使军政府沦为军阀的工具。中山先生未就职,回沪著《建国方略》。“方略”在田桐的协助下著成,中山先生把原稿交曹亚伯去商务印书馆付印。书馆以“营业有自由”,可以“不印孙文之书”为由,拒不受印,中山先生十分愤怒。事情发生的第二天,田桐到办公处时,大家正在争论此事,他看到中山先生怒气未息,众人又在场,略事劝慰就出去了。过了一天,田桐待中山先生怒气消了,又去见孙先生。他对先生说:“商务印书馆是牟利人办的,怎能期望对方以道义来对待我们。今日革命党人没有得志,对方不敢与我们亲近。先生一心为公,每天为国家前途操心,总嫌时间不够用,怎能去顾及这件事……过去人吕东莱有言道:使我先贫贱而后富贵,则向之侮我者,亦能奉我矣。根据这位哲人的教导,将来的商务印书馆领导人,即是遵奉先生的人。”中山先生认为田桐的一番话很对,就叫他去转告曹亚伯等人,暂时不必去争论这件事。

  警告《新闻报》

  民国九年(1920年),上海的《新闻报》还掌握在美帝国主义者手中。当时美国政府站在北洋军阀一边,对孙中山先生发的通电和国民党本部发的新闻稿,该报一律不发,有时对中山先生领导的革命事业还进行谩骂和污蔑。中山先生和党内同志对此极为愤慨。这年11月,中山先生由上海返回广州重建军政府前,曾要田桐写信向该报提出警告,不料警告信送去后,该报骂得更凶;再送信警告,该报骂得格外厉害。中山先生对此甚为震怒,命田桐进一步作行动上的警告,但以不伤人为原则。田桐与皖籍党员杜墨林共想一条妙计:杜先到《新闻报》馆摸清进出途径,然后向田桐要了一枚小型炸弹,到该报传达室,说要见有关负责编辑,待传达人员离开,即将炸弹引爆。“轰隆”一声,炸毁了传达室的门窗和停在那里的面包车。再由田桐去信给该报馆说:“这是给你们的一个消息,如再不改变态度,坚持过去的错误作法,再来的就会是一个大家伙(指大炸弹),使你们人馆俱焚。”该报馆接此信,惶惶不安,怕“大家伙”光临,不敢再骂了。

  谋划除狡敌

  民国十年(1921年),湖北金华袞(师长)部被吴佩孚军追剿,所部移至鄂南桃林镇,经方觉慧、詹大悲从中活动,使之倾向革命,因此成了吴佩孚的眼中钉。这年秋,金到上海与田桐等见面,谈得颇为投机,因此时过从甚密。不料,金行至蒲柏路贝勒路口,竟被杨玉堂带领埋伏在庆坊弄口的密探逮捕,押上汽车,转乘轮船,解往汉口。吴佩孚令肖耀南将金押进湖北陆军监狱后旋被处决。此事对革命势力发展有一定的影响,而杨玉堂为虎作伥,实属罪大恶极。后来,杨玉堂邀河南军阀赵杰南前来投机革命,同往广州拜见孙中山。当时,田桐与廖仲恺等认为:杨玉堂杀害了很多革命党人,又是金华袞案的要犯,坚请先生将杨扣押,就地正法。中山先生碍于赵杰南关系,不同意,让杨安然回到西壕酒店住所。田桐与廖仲恺认为中山先生此举对革命不利,着人预先写好大元帅手令。宣布杨的罪状,着广州警务处执行枪决。等杨玉堂第二次来大本营时,田桐请求中山先生同意此方案,说:“杨玉堂残害了我们许多革命同志,不仅金华袞一人。如果放过杨玉山,我们怎样对得起死难的同志和金华袞,我们的革命党人今后还如何敢去上海?”中山先生听了田桐与廖仲恺的一番话,看着已经拟好的手令,不得已在上面签了个“文”字,杨玉堂随后即被镇压。

  舌战斗叛首

  1919年秋,孙中山改中华革命党为中国国民党,次年11月由上海返广州,重组护法军政府,被选为大总统。田桐被任命为国民党广州特设办事处主任兼韶关大本营宣传处长,直接协助孙中山从事党务和宣传工作。1922年6月,陈炯明发动武装叛乱,炮击总统府,攻陷广州,孙中山出走,田桐被点名为索捕对象。田桐当时在韶关,陈炯明部翁式亮来到这里,将其捕捉,带至广州,见到陈炯明。陈对田说:“本人素慕先生之名,深表敬重,今请先生前来议事,并无伤害之意。”田桐临危不惧,从容应对说:“我也久慕将军英名,诚表欣佩。中山先生为民选大总统,深得全国民众拥戴,我们应在他的领导下,同心为国效力,不应同室操戈,更不应加害于他。不知将军意下如何?”陈炯明听到田桐的诘问,无言应对,且素来对田敬畏,不敢加害,不久就令人将田释放。

最新评论

文热点

返回顶部找客服手机访问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