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湖北省黄冈市蕲春县新闻门户网站——蕲州在线! 关注微信 关注微博 关注抖音 关注快手
蕲州在线
搜索

再探顾景星与曹寅的舅甥关系

发布时间: 2019-4-12 15:40| 发布者: 蕲州在线| 查看: 1034| 评论: 0|作者: 王蕲生|来源: 《蕲春文化研究》

清初的顺治、康熙、雍正时期,《红楼梦》作者曹雪芹的曾祖父曹玺、祖父曹寅、叔父曹颙、父亲曹頫三代四人,先后任江宁织造达六十年之久。特别是曹寅任上,康熙帝六下江南,有四次是将江宁织造署作为南巡的行宫,其钟爱之情,不得不令人寻味。由此引伸到康熙帝与曹家的关系,曹家与蕲州顾氏一族的关系。

康熙帝与保母孙氏

康熙帝自幼与曹家有着深层次关系。不仅因为康熙帝的保母孙氏是曹玺夫人,也是曹寅母亲;还因为曹寅12岁被选入宫中作为少年康熙帝的佩笔侍从,后来又任御前侍卫。康熙亲政后,曹寅升为仪卫,不久又迁仪正,成了终日与康熙帝为伴的人。曹寅的宠遇与孙氏有关。孙氏23岁入宫,成为顺治帝第三子玄烨(即后来的康熙帝)的保母。这里有必要介绍,保母是古代宫廷或贵族之家负责抚养子女的女妾,类似于今天的保姆。玄烨是顺治十一年(1654年)三月十八日出生的。曹家先世原为汉人,祖籍在今辽阳。后移住沈阳,入满洲正白旗包衣。清以后,曹家后裔进入内务府为包衣。康熙出生,那年孙氏入宫。幼年的康熙帝十分敬重保母孙氏,孙氏对曹寅也钟爱有加。康熙二十九年(1690年)曹寅出任苏州织造,三十一年(1692年)迁江宁织造。康熙帝南巡,曹寅奉母陛见,康熙帝“色喜,且劳之曰:‘此吾家老人也’”。欣然题书“萱瑞堂”赐孙氏。

曹寅与顾景星是甥舅

曹寅字子清,号荔轩,自幼聪颖,从小在宫中与康熙帝朝夕相处、形影不离,他们之间有着不同寻常的关系。曹寅饱读诗书,多才多艺。在康熙十八年(1679年),将自己的诗作结集定名《荔轩草》,在京城刊印。顾景星写序言。时曹寅22岁,顾景星58岁。顾景星在序言中盛赞曹寅才华,说:“李白赠高五诗,谓其价重明月,声动天门,即以赠吾子清,海内月旦,必以予言为然”。是因李白赠高五诗中有“贤甥即明月,身价动天门”句子,顾景星以此诗句回赠,并以“价重明月,身动天门”来评曹寅,从中可读出顾景星与曹寅的舅甥关系。

顾景星于康熙二十一年(1682年)写《怀曹子清》诗,诗中有:“深惭路车赠,近苦塞鸿疏”的句子。“路车”典故出自《诗经·秦风·渭阳》:“我送舅氏,曰至渭阳;何以赠之,路车乘黄”,此典故也明说了他们是甥舅关系。前面所说的都是顾景星的隐喻,而曹寅在顾景星逝世十四年后所撰《舅氏顾赤方先生拥书图记》中,题目即以“舅氏”称,文中也有“舅黄公先生”、“于舅氏坐中相识”之句。该文是确认顾曹舅甥关系重要而直接的证据。曹寅还有《春日过顾赤方先生寓居》诗和顾景星的《曹子清馈药》唱和诗等,都能读出这种关系。可是,曹寅在江宁接待康熙帝时,曹寅奉母陛见,是奉孙氏母,而不是奉顾氏母,其中定有原因。从顾景星在诗中用“路车”典故推测,可能曹寅的顾氏母已经不在世了。因为“路车”之典中,包含有“念母之不见也,我见舅氏,如母存焉”的意思在其中。顾景星博学多才,这个典故他应是知道的。事实上顾景星在写此诗时,孙氏依然在南京生活,因此说曹顾的甥舅关系是不容置疑的。可是曹顾两家一个在北方,一个南方,怎样成为亲戚关系则颇让人寻味。

顾曹舅甥关系的来历

顾景星生于明天启元年(1621年),湖广蕲州人,字赤方,号黄公。自幼饱读诗书,六岁就会吟诗,被人称为“神童”。成人后,碰上明清两朝交替。张献忠部队横扫蕲春时,顾氏家族三十余人弃家逃难,辗转回到江苏昆山祖籍。在路上,顾景星姐姐顾椐、姑姑顾永贞去世。顺治二年清兵下昆山,全家又一次逃难。顺治七年(1650年)顾景星母亲明氏在昆山去世时还有小女“尚未字”。顺治八年(1651年),全家在父亲顾天锡率领下,卖掉衣物凑足路费粮食,扶明氏柩、顾永贞柩(长女顾椐墓址未找到)回蕲春。可是回到蕲春后,只见满目疮痍,缺衣少食,“嚼柏叶饮水”,顾景星夫妻采摘野菜度日。不得已,顾天锡由小女服侍,离家赴京乞援。因他早年在京城海淀教过书,门生数百人,又五试太学,两登乙榜,京城故旧很多。

顾天锡赴京后,寓居旅店,遍访门生故友。于席间邂逅在京为郎中的曹公子玺,他习文修武,很有才干,当时已由内廷二等侍卫升为内务府郎中。顾天锡得知曹玺夫人孙氏已入宫,他正独守空房时,便愿将“尚未字”的小女送入府中服侍他。曹玺见顾女才貌可人,欣然接受,也了却了顾天锡择婿之忧。随后,顾天锡经故友介绍,“束书泛舟”,“转徙天津、河间,以《诗》、《礼》教授弟子”,数年后才返故乡蕲州。顾女进入曹府后,曹玺便将她收为偏房,二人恩爱有加,顺治十五年(1658年)生下曹寅。他比康熙帝小四岁。孙氏入宫为康熙帝哺乳,曹寅还未出生,所以曹寅生母是顾氏而不是孙氏。

在康熙帝于1679年举行天下鸿儒博学考试时,顾景星赴京参加。从他在京城与曹寅的唱和诗中,可以读出他们的舅甥关系十分密切。顾景星在曹寅小时候就来往,不是在蕲州老家,就是到京城曹家,“他乡逆旅动经年”是他往返奔波的写照。顾曹相会的“近十年”间,时常“开轩把臂”,“脱帽论文”,“相逢”犹似“宿昔”,曹寅还因顾景星经济拮据而“频来常带杖头钱”,以资助舅父买酒买菜。顾景星也感谢外甥“世情交态寒温外,别有曹郎分俸钱”。作为清初著名文人的顾景星,他知识渊博,一生笔耕不辍,著述甚丰。在曹寅出资帮助他刊刻出版《白茅堂集》著作里,字里行间对曹寅赞许的态度是显而易见的。从上面材料分析,曹寅生母是孙氏还是顾氏,读者自然就明白了。
上一篇:顾景星诗三首下一篇:顾景星与曹寅

文热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