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湖北省蕲春县蕲州镇地方门户网站蕲州在线! 手机访问 关注微博 关注微信

打开微信扫一扫

蕲州在线微信二维码

蕲州在线

搜索
蕲州在线 网站首页 蕲春文学 查看内容

山中名器一蓑衣

发布时间: 2019-4-11 09:41| 发布者: 蕲州在线| 查看: 113| 评论: 0|作者: 甘才志|新闻来源: 《蕲春文化研究》


  世人都知道李时珍,李时珍因著《本草纲目》而出名,但很少有人知道《本草纲目》因王世贞作序才付印,以及是谁介绍李时珍认识了王世贞,更极少人知道李时珍为什么要著《本草纲目》,本文要介绍的这个人就是被李时珍尊奉为老师的顾问。

  顾问是蕲州人,明嘉靖戊戌科进士,官至浙江参议,正三品。在他的影响下,顾氏一门连续出了顾阙、顾大训、顾天锡、顾景星、顾昌一批硕儒,成为蕲州四百余年来受敬仰的第一人。然而,就是这样一位大学问家,晚年却独居乡里,以“农夫”自谓,以“山中名器一蓑衣”自喻,过着与石泉为邻,与乡民为侣的生活。其事迹录入明、清两代《蕲州志》。

  顾问生于明正德六年,即公元1511年。史书载这年六月,刘六、刘七率河北农民义军数百人入蕲,行侵乡扰民之事。顾氏迁蕲七世祖顾博率众乡勇激战于豁口,受到荆王嘉许,委以重任,家族从瓮门钴母潭迁到蕲州熊化岭。这里顺便提及的是,顾氏祖籍在江苏昆山,迁蕲一世祖顾士徵受领蕲州总管职,任期内,蕲州多大战,顾士徵所效命的元帝被推翻,作为旧朝过来的官吏在蕲州难立足,只好遁身于乡野,寻到瓮门钴母潭边一块山林住下。后来这座山称为顾家山,这片林也起名为桃树林。至顾问父一代,住了七代近200年之久。顾博被荆王启用,顾敦随迁到蕲州。这年冬月初八,顾敦夫人陈氏产下一男婴,取名问,字子承,号日岩。

  族书载:顾家搬到熊化岭后,“家有大园林,园有流觞池,上建仁寿堂,古洁高雅。”与顾家来往甚密者,均为读书人。顾氏门风可见一斑。

  顾问6岁入族学读书,进步极快。《蕲州志》载:“云幼与群儿嬉,群儿皆如寻常驰逐,独先生积瓦砾,陈盘盂,雍容揖拜,作吁帝崇祈之语,比入小学,先以请于父母而泣。父母曰,儿饥耶?对曰,儿不饥,欲读书耳。使就师,师每为句读,竟十行十行告覆无舛。”此段话的大意是:顾问自幼好学,聪明无比,一目十行竟无差错。1518年,也就是顾问7岁时,住在邻近瓦屑坝的李家诞生一男婴,他就是李时珍。四年后,同为街邻的郝守正中举,举人是乡试的摘冠者,对读书人影响极大。乱世出战场,盛世出科场,怀有抱负的年轻人莫不热衷于此道。

  顾问少年初长成时害了一场大病,《蕲州志》载:“年十六,偶疾,父母以为忧,问曰,疾易愈耳,政恐以此废,学不至圣贤,为大罪可惧也。”病得好生厉害,医生竟下“政恐废”的结论,对顾问的打击实在太大了,愈后便闭门,不读书,不习字,厌恶科场考试,用今天的话讲是自暴自弃了。在这人生转折的关头,慈父告诫他莫泄气,用圣贤的话来开导他:“天将降大任于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劳其筋骨,饿其体肤,空乏其身。”顾问心头一亮,自此即奋,翌年参加县试,录诸生第一名。

  诸生也就是秀才,顾问获取后,与有学问的人接触便多了,尊郝守正为乡贤,仰甘泽为偶像,登门拜访数次,均不亦乐乎。郝守正前面已说过,甘泽是本县三渡桥人,致仕回乡撰《蕲州志》,声名大震。小他7岁的李时珍又追捧他,形成竞攀之势,这样对他促进很大,想不努力都不行。1537年乡试中举,第二年参加北京会试,中三甲第五十九名进士,超出郝守正,轰动蕲州城。顿时贺客盈门,不在话下。

  1539年,顾问28岁,被委浙江寿昌县令。志载:“昌俗好溺女,下令严禁之,全活数千起。”也就是说,顾问到任,即对当地溺婴现象十分痛恨,施王法以镇,民风好转,使数万人活下来,受到朝廷嘉奖。1542年,顾问升到京城任侍御史,行督察职,恰如今天副部级领导。然而好景不长,在位刚一年,便遇到少师严嵩与少傅翟鸾争权,给事中周怡参进去,触怒皇上,将周怡下大狱。此时,年轻气盛的顾问沉不住,认为皇上对周怡处置有失公正,鲁莽入朝直谏。岂料严嵩暗中煽动御史上奏本,谪顾问入朝拜见属有失礼仪之举。意思是我这个正御史还没发话呢,你这个副御史就抢前了,成何体统?这样皇帝便革了顾问职,贬他到安徽来安任知县。老实讲,这一安排不算过份,让年轻干部历练一下也是可以的,时年32岁的顾问路还长着呢。所以他下来任地方官没背思想包袱,一到来安,便察访民情,大力整饬,使该县出现了难得的好政风。两年后,他被提拔到陕西彬州任知州。这时,关中强人莫不以亡命结党为常事,夜晚杀人,白昼越货,小儿也以扎纸幡格斗为乐趣。顾问到任一年,彬州遇地震,下陨石雨,身为知州的他便奏曰:中原将乱,始于关中,关中既乱,失于礼义,治乱之策,莫如设义学,开义仓。得朝廷准奏后,他集关中子弟,约束劝戒,不能入私塾读书之人,即令其入夜学,类似数百年后人民政府办夜校,开扫盲班,终于把人心收拢了。接着对鳏寡孤疾者赈以谷,在民间设“什五连坐”法,一人犯罪,诸家受累,恩威并举,遏制了好斗之风。关中由此转太平,盗贼不见。

  1547年,彬州大疫,民间写梵书六字祈禳,都是看不懂的鬼符,表达的不知是何意。顾问见状,下令改成“存天理、遏人欲”六字,影响极大,传说有病者见鬼上门,便指山墙六字曰:“是得圣道,不可犯也”,鬼便退出。此事一传十,十传百,彬州地区,已成妇孺皆知,所以鬼都不上门。

  顾问在陕西任上3年,1549年升浙江按察司佥事。此一职是协管司法的官员,从三品。到任后,他发现浙地生活十分清苦,民众饥不果腹,面呈菜色,身为朝廷命官的他决不搞特殊,官衙以菜蔬为主食。志载:“蔬食清谨,越人呼为茹菜顾公”。由于他勤勉职守,得到朝廷多次嘉奖,所赐白金和丝织品等物,均充公使用。二年,虚岁40,升浙江参议职,相当于当今的副省,正三品。父为子贵,朝廷赐顾敦参议大夫,在地方算是极有面子之人,府县大人都得看一份。这年,弟顾阙中庚戌科进士,大概位次有点靠后,不受,仍归乡复读,3年后终取癸丑科二甲第七十四名进士,超过哥哥。又一年,顾阙被授刑部主事,官至五品,时顾问在越地为官。一日天晚,见一白兔于庭中驰过,止于庐堂,如二世祖道震公所遇相同,心想不好。果不几天,信使来报,母于六月七日病逝,兄弟俩哭回奔丧,至家中,形体大变,家人几乎不识。二人将母陈太恭人葬于蕲州蟠龙山,东西面湖,结草为庐,守制3年。期满,朝廷催他赴任。若是别人喜不过,又可做官了,可顾氏兄弟则不为然,奏朝廷因染病,不能理政,婉拒。兄弟俩侍父于山水田园之间,收李时珍为徒,授程朱理学,“穷理以至其知,反躬以践其实。”李时珍因此而萌发以实践求证学问之志向。顾问还结识王畿与钱德洪。王、钱二人是王阳明得意门生,生平均被《辞海》录入。顾问请他二位来蕲崇正书院讲授阳明学说,一开理学之先河,为4年后冯天驭致仕回乡创立阳明书院夯下坚实基础。

  1559年,顾敦年八十终,兄弟俩复请守制,恩准。将父母灵柩移至翁门钴母潭,仍邻坟而居。此时,年届不惑的李时珍经楚王推荐,入北京太医院任医官,未满两年,得知二顾仍在家,按捺不住思念之心,加上在太医院难与炼丹道士为伍,向朝廷请辞,得准。与二顾朝夕相处,耳濡目染,认识到穷仕途而择学之大理,于是坚定了撰写《本草纲目》的信心。

  1561年,乡邻冯天驭在京任刑部尚书,在家守制的二顾心一激灵,以为朝廷启用新人,酷政也该结束了,欲请复。喜悦没过多久,冯天驭被革职,刑部尚书走马灯似的换,骤热的心又冷了。还有一件事让他俩气不过,海南人氏海瑞调至江西兴国任知县,慕名到蕲州拜顾问,执师徒礼,一叙倾情,再叙倾怀,成了莫逆之交,影响到海瑞上书朝廷,批评世宗迷信巫术,生活奢华,不理朝政,在太岁头上骂大街,终使这位挚友获狱灾,他因此悲愤不过。世宗死后,海瑞获释,穆宗委他任右佥都御史,也就是今天的监察部第二副部长,行监督京官职,这样又诱发出顾问“忧其君”的情怀。

  1568年,顾问、顾阙为双亲守制达12年之久,诏到,任顾问为徐州兵备,顾阙为闽海监军。文人出身的兄弟俩换上军袍,降职到武备。但他俩能理解,一则属旧制,对复职官员先降后升是惯例,考验其能力,适应角色再换。二则朝廷也想培养综合人才,文武兼备属栋梁之材。任军职的顾问深谙治世之道,守文攻武略之备,一边组练团勇,一边传授理学,境地民风逐为好转。隆庆二年,黄河发大水,侵入邳州,他亲率团勇赴第一线,拯救灾民,赢得赞誉。1570年,升任八闽参政,这样又恢复了他的副省职。安定后,时“赴闽求教者,不绝于途,项背相望。”嘉靖《蕲州志》是这样记载的。

  1571年,顾问花甲之年,他的好友海瑞二次罢官,让他再一次见到官场之险恶,有心为社稷作点事,但是复杂的人际关系由不得你,端东家碗就得服东家管,千古之一至理,他岂能违?守制归来的顾问怎么也收不回那颗闲云野鹤心,九次请辞,朝廷再不准恐他要得精神病,这样便准了。他便“乞骸得报归”,与弟回归乡梓,“讲书不倦”。与当时社会名流罗念庵、唐荆川、罗近溪、海瑞、耿定向、耿定力等人一道,还有本籍人士李时珍等,“竿牍相应,晤言相证,针芥所投,会心致远。”这段话的意思是或书信往来,或见面讨论,所谈之事,志趣相投,目标远大。当然谈的多是阳明学说,这样影响到朝廷,王阳明因此被明穆宗追封为文成侯,享祀孔庙。顾问对阳明学说所起的作用,得到众名流首肯。《辞海》载:罗洪先曰:“子承,真圣人之徒也”。耿定向曰:“岂真忠信可行,蛮貊论行谊,鬼神无疑矣”。唐顺之曰:“不赏民劝,不怒民威,子承其近之”。子承即顾问字,他们对顾问之推崇,由此可见。

  顾问归隐林田10年。1580年,学生李时珍《本草纲目》三易其稿而收笔,但是找不到出版商。焦急之际,顾问想到王世贞,亲书一札,李时珍藏着赶赴江苏太仓,见到时任南京刑部尚书的王世贞。此时王世贞55岁,本与北京刑部尚书冯天驭同辙,早遭弹劾之运,只因当时南京是陪都,不握实权,再加上王世贞具有文坛领袖之称,躲过此劫。王世贞见过顾问书札,二话没说,就把名不见经传的李时珍写的《本草纲目》留下,承诺一阅。此举相当于现在一个文学青年将他百万言手稿送给当今文坛大师要他过目一样,没有特殊关系,这容易事吗?王世贞收下手稿,嘱李时珍一年后来取。这也是实言相告。李时珍回家,闷闷不乐,日夜担心书稿的下场。辗转于床,熬了近10个月,终于按捺不住内心的焦虑,提前赶赴太仓,见到王世贞后,文坛泰斗一把抱住这位来自蕲州的医官,激动得半天没说出一句话,反复叨念“如晤其面,如见其人”,顿时挥笔写下那篇传世名序。

  1580年,顾问已属古稀之人,住蕲州,以授徒为乐,从交友为趣,诗文唱和,怡情自得。1582年,蕲州昭化寺大修,方丈高素请顾问撰碑铭,顾问题曰:“嘉靖年间,寺为风雨倾颓,近侍启知国母刘,刘请启主上,仍宏施慧力,赐金五百,传令内使,督工修理。于是殿宇梁柱,竖以碣石,欲其可久。佛像僧舍,涂以丹青,极其壮观,庄严俱足,焕然一新,诚为功德无量矣。余虽托迹宦林,晚年乐志泉石,寺僧高素与余善,因索余为文,复令工勒石,以纪其盛云。”

  需要说明的是,顾问作为蕲州名宿,留下诗文极少,这或许与他惜墨如金的秉性有关。查历代《蕲州志》,录入顾问诗仅一首,题《山中吟》,诗曰:“山中名器一蓑衣,带月和云著得归。借问先生何品秩,上农夫也是耶非。”诗言志,顾问道出内心独白:说我是名器否?其实我是一蓑衣也,披星戴月忙碌,文章写在天上。世人若问我当多大官,我的回答就是一农夫。《荆王重修昭化寺》碑记也仅百余字,多是叙述,仅“余虽托迹宦林,晚年乐志泉石”12字抒怀。意即虽在官场上,晚年只对山水感兴趣,此次作文也是奈主持高素的面子不何,因为“与余善”,所以“索余为文”,别人就不要仿效了。兹有今人王树蕲先生撰顾问于病中整理寿衣时想到故人刘应元,邀至家中,题曰:“他事俱非,在我惟去来明白,不负此生耳。”另录顾问暮年赋诗:“楮墨因缘断,烟霞锢疾瘳。寻常茶饭事,一味复相求。隐居钴母潭,蓑笠骑牛作。”题的意思很明白,有点临终感怀之意:世事如过眼烟云,于我来说,只需知晓来去就行,也不辜负这一生啊。诗意有种落魄感:赋闲乡野,与墨笔告别了,不再写东西。身体每况愈下,留下痼疾,居乡十载,修仙慕道,竟然全好了。现在的心情呀,想的尽是过日子的事,没有别的打算,更不要谈鸿鹄之志了。最后一句是借用《诗.小雅》“尔牧来思,何蓑何笠,其负其糇”的寓意,住在父母身边,看牧童放牛,闻农夫劳作,为生活所忙碌。对比他们,我算是一个很清闲的人了。纵观顾问一生,可认定出自他手笔无异。《左传》言:“大善有立德,其次有立功,其次有立言。”顾问信奉先贤古教,把立德摆首位,把立言摆在后,所以著述不多。这是可以理解的。至于坊间称他著有《义勇武安王集》八卷存世,收入《续修四库全书》中。另说著有《经说》三十卷,《语录》、《日岩诗文》三十卷,《昭代见闻录》若干卷,《讲学书札》、《诗文外集》十卷等,辩曰有的毁于张献忠屠城,有的流失于民间,尽失。其言真伪,笔者因无资料,不好下结论。但愿拙文刊出后,能引出众多乡友的思贤热,顾问墨迹或可再见于天日,不失为本刊一大诚愿也。不过笔者不抱奢望,著作颇丰仅是后人所想,因为那么一个大学问家为何仅留下片言只语呢?综述以上所录,就不难理解了。

  顾问兄弟仨,他为长,无子,晚年立侄为嗣。弟顾阙为次,生顾大训,大训生顾天锡,天锡生顾景星,人脉方传。弟顾闑为幺,英年早逝,无子。蕲州顾氏一门皆为顾阙之后。晚年顾问淡泊名利,钟情山水,故延年。公元1591年,即明万历十六年,经历了正德、嘉靖、隆庆、万历四个皇帝的他微疾而终,享年八十又一。葬于蕲州缺齿山。一代名儒,侣石泉为永远,于忠魂而不散。

最新评论

文热点

返回顶部找客服手机访问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