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湖北省蕲春县蕲州镇地方门户网站蕲州在线! 关注微信 关注微博 关注抖音

蕲州在线

搜索
蕲州在线 网站首页 蕲春文学 查看内容

《四书类考·序》校点译文

发布时间: 2019-4-8 15:16| 发布者: 蕲州在线| 查看: 52| 评论: 0|作者: 周勤|新闻来源: 《蕲春文化研究》

  序一

  原文

  陈愚谷工部,尝辑《四书人名考》若干卷,以活字板印行矣!今年春,复有《四书类考》之刻,而问序于予。窃思四子书中,所载帝王、卿相、及古之仁圣贤人,其事迹始终,犹史家之有纪传也。《尚书》、《春秋传》、《史记》章矣!其轶亦时时见于他说,学者辑而合,合虽有详有略,要不害其为大同也。至于天文、地理、礼乐、刑政、宫室、车旗、衣服、饮食之等,犹史家之有诸志也。范蔚宗称:“作史之难莫难于志”。况三代以前,其制度典章,因革损,益详既不可得闻,而参差错见于经传中者,非左右而采获之,亦无以观其会通而杂而不贯。近世名儒,若百诗阎氏、慎修江氏,其考证博矣!然所著《释地》及《乡党图考》二书,亦第举其一隅,而未及其全体,学者憾焉!

  愚谷有鉴于是,乃分门别类,上自历象之钜,下自名物之征,罔不条举件系,自源以迄流,由分而得合,期于择精而语详。然则,《类考》一书,其视《人名》之考,用力较勤,而其为益于学者,不有尤切者欤?

  书为类凡二十,目凡九百九十有九,子目又三百二十有八,而为卷者三十。所抄撮诸书,自缕板传抄,及遗轶不存,见于他书引用者,三百种有奇。学者屈首受书,蕲不至于河汉!圣言而语,必求其可据,其必以是书为职志矣!

  嘉庆六年岁次辛酉莫春立夏日永济崔龙见拜识

  译文

  工部主事(蕲州)陈诗,字愚谷,曾辑有《四书人名考》若干卷,以活字排版印刷发行呀!今年春,(他)又有《四书类考》在刻版,而请我作一篇序文。

  我个人认为,四书(《论语》、《孟子》、《大学》、《中庸》)中,所记载的帝王、公卿、将相、及古代的仁圣贤人,其事迹始末,如同史家的传记一样。《尚书》、《春秋传》、《史记》,皆有文采啊!其错讹之处,也常见于其他书中,学者辑录而合编,合编虽然有详细,有简略,但要以不伤害原意为主旨才是。至于天文、地理、礼乐、刑政、宫室、车旗、衣服、饮食等,尚且史家有各种志书记载。

  范蔚宗说:“作史书之难莫难于修志书。”况且在三代(夏商周)以前的制度典章,因变革损减,更佳的详情既不可得见,又于经传中的错落不齐,前后也不一致,不是信手可以整理得出来,也难以融会贯通,而杂乱且不连贯。近代名儒,如阎百诗、江慎修等人,其考证够渊博的啊!然而,所著《释地》及《乡党图考》二书,也只次第列举出一部份,而未及全部,有学识之士,叹为憾事啊!

  陈愚谷的考证,注意到了这些,于是分门别类,上自推算天体的运行之大,下自实物名号,和物色收取之微,莫不条分缕析,起自源头,止于尽流;由分开而合拢,简约择取精华,而又详细的语段。然则,《四书类考》一书,要比《四书人名考》用力较勤,而如此有益于读书的人,不是更切合实用吗?

  全书总共分二十类,五百九十又九目,又三百二十又八子目,合而辑成三十卷。所撮取摘抄各种图书达三百种之多(包括雕刻版本传抄的与遗佚不存的,见于他书引用者转抄的在内)。这是读书人上天叩头难求的书呀!而圣贤之语必求其有根可据,必然是以此书为终身准则啊!

  嘉庆六年(公元1801年)岁次辛酉莫(通暮)春立夏日永济崔龙见拜识

  序二

  原文

  元儒朱允升氏,著《四书通旨》一书,于“四子”书中,所载人物及古今制度、经书、名义,一一分门别类,说者病其太繁;而全书才得六卷,则又太略。嗣是而方山薛氏,有《四书人物考》四十卷,明卿陈氏,有《四书考》二十八卷,而坊间盛行之《图史合考》,则又嫁名于虚斋蔡氏,其纪事也,或缺而不全,无以见其终始;其纂言也,又杂而不贯,无以观其会通。余尝心焉病之!嘉庆元年,再知荆州,设书院以课士,延蕲州工部愚谷,主讲其中,又为之购《十三经注疏》与《二十一史》,以资士子之考订。余亦时以公馀诣院,与诸生相切劘,而患夫书籍浩繁,或未得其要领也。

  一日,愚谷出其所手辑《四书类考》示余,余取而阅之,于经书、名义及古今制度,有纲有目,有子目,条分缕析,原始要终,于疏注之菁华,先儒之语录,钩元提要,采撷无疑。又别为《人名考》二十八考,有纪传、有编年、有前贤之论断。向之所病于诸书者,全皆厘然有当于予心,喟然叹曰:“观于《类考》,可以穷经矣!观于《人名考》,可以读史矣!”然则,是二书者,岂非学者之津梁欤?《人名考》尝以活字板行,流传未广,兹《类考》三十卷,学者恒以抄录为难,余乃出清俸,以佽之俾付剞劂氏,以广其传。他日书成,将并《人名考》梓之,以成全璧云。

  嘉庆六年岁次辛酉孟夏月朔旦石潭张方理撰

  译文

  元代儒士朱允升,著有《四书通旨》一书,关于《四书》中所载的人物,及古今制度、经书、名义等,一一分门别类,读者责备这书太繁琐;而全书只有六卷,则又觉得过于简略。接着是薛方山,著有《四书人物考》四十卷。陈明卿著有《四书考》二十八卷。而书店里盛行的《图史合考》,则又盗名于蔡氏书(虚)斋所刻的。其中记载历史事件的史料,或欠缺而不完整,也不能见到它的源流与终止;就是编写的文辞,还有杂乱而不连贯之处,不能融会贯通,我曾为此感到困惑啊!

  嘉庆元年(公元1796年),我再次出任荆州知州,建书院以培养人才,聘请蕲州工部主事陈愚谷为主讲,又为其购《十三经注疏》与《二十一史》,以供师生考订之用。我也时而以工作之馀,到书院去,与同学们相切磋,而忧虑那些书籍浩繁,或未得其要领。

  有一天,陈愚谷拿出他亲手编写的《四书类考》让我看,我拿来阅读,是有关经书、名义及古今制度的考证之书,有纲有目,又有子目,条分缕析,其原始、大要、终止,皆出于《十三经注疏》之精华、先儒的语录,探索精微的提要,均摘录无差错;(他)又有《四书人名考》二十八卷,有纪传体的,有编年体的,有前贤的论断。(我)向来所忧虑的许多书,一下子都订正得恰当,正合我的心愿,深有感叹地说:“观阅《四书类考》,可有助于读完全部经书呀!观阅《四书人名考》可有助于读史书呀!然则,这两套书,怎么不是读书人的重要工具书呢?《四书人名考》以活字版印行,流传不广。此《四书类考》三十卷,学习之士,常以抄录为难,我于是拿出自己的清水薪金,以帮助使付雕刻商的版费之资。为了广泛流传,成书之日,将同《四书人名考》并列版本,以成珠联璧合之美谈。

  嘉庆六年(1801年)四月初一日石潭张方理撰

最新评论

文热点

返回顶部找客服官方微信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