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湖北省蕲春县蕲州镇地方门户网站蕲州在线! 关注微信 关注微博 关注抖音

蕲州在线

搜索
蕲州在线 网站首页 蕲春文学 查看内容

何明与《葵藿斋诗稿》

发布时间: 2019-4-8 15:10| 发布者: 蕲州在线| 查看: 86| 评论: 0|作者: 何雨无|新闻来源: 《蕲春文化研究》

  我家世居蕲春县狮子镇南渠冲葫芦地,我的高祖何明(1819--1863),字雪园,咸丰元年举人,写有《葵藿斋诗稿》四卷。《蕲州志》是这样记载的:“何明,号雪园,晚号蜕翁,性至孝友。幼贫樵牧养亲。年十九岁始感愤读书,尝屑松柏木涂竹骨以避蚊,日货时间,夜即燃以照读。咸丰辛亥举于乡,北上不第,遂肆力于诗,古文词所至喜。奖掖士类笈,从者远或数千里,仕宦之志泊于也。同治甲子选云南广通县知县,改宜城教谕四年,卒于官,生平笔墨不自珍惜,故所作强半遗失,今存《葵藿》古文两卷,骈体文一卷,诗四卷。子扬廪生。”这段话的意思是,何明自幼讲孝重友,少年家穷,靠他砍柴和放牛来养活家人,直到十九岁发愤读书,用松树锯木充塞竹子里点燃驱蚊,白天拿到村里去卖,晚上照明读书。咸丰辛亥年中举人,进京会试未取进士。致力于古诗文研究,喜欢提携读书人,从学者有从几千里远慕名而来的。把当官的志向搁在一边。同治甲子年他被选到云南广通县任知县,后放任宜城教谕,为官四年,死于任上。何明平生不珍惜笔墨,所作诗文多数遗失,仅留下《葵藿斋古文》两卷等少量文稿。笔者手中现存有《我昔六首》,从中可以看出他早年的悲惨生活:

  我昔髫龄苦饥渴,岁暮天寒如冻雀。黄云漫空大雪落,身无完衣赤双脚。邻窗有客吟梅花,书声坐听忘还家。

  我昔十二贱牧豕,一鞭在手豕他驶。食人场麦倏惊起,谁与逐者邻家子。狂奔驱豕匿深林,怀中书失无处寻。

  我昔十五学贸迁,资乏先贷子母钱,夏鬻桃去秋藕莲,一筐在手担在肩,歌场闹市走碌碌,终朝高唱贫儿曲。

  我昔十六为人庸,夏日如火天无风,归来气结颜赭红,倚门阿母同阿翁,拥儿怀中代挥扇,儿泪多于面上汗。

  我昔十七樵薪蒸,两日能易米数升。携归曲突寒如冰,弟妹欢笑灶火腾,疗饥聊煮粥糜哺,且留半米防天雨。

  我昔十九力未强,诸兄郡试我担囊。长河积水行无梁,负之渡河走且僵。河水如刀割人足,血流涔涔泪潸潸。

  《我昔六首》文字朴实,明白晓畅,情真意切,催人泪下。家境贫寒而又渴望读书,受辱而后知发奋。

  后来,本家诸兄应试,公背他们过河,足指被冰扎破,血流涔涔他们仍臭骂不休。公愤怒,弃其行囊而去,始拜师发愤求学。在《宜城教谕何君传》中,介绍他为谋生活兼做炊事,白天卖蚊香,夜以蚊香照明读书。后来,做孩童启蒙师。自己省吃俭用,所得收入,全部带回家中。学校距家甚远,且阻以崇山峻岭,天气好时路也难行,一遇雨天,路无法走。一次下山,地面积雪数尺,沟壑难辨,公送物回家屡跌深壑,身上多处受伤。到家后,父亲见儿头有伤痕,紧紧抱着他大哭,举家皆哭。后更加发奋读书,终于中咸丰元年辛亥乡榜。

  放榜之日他作有《放榜述痛》:

  “今日复何夕,月明星斗欹,钲铙绕屋鸣,车马夹道驰,亲串具冠服,檐桷挑彩旗,阿翁肃众宾,乾笑奓两颐,往事忽细首,沉痛惨切凄,避客入空房,吞声泪暗滋,忆昔受书日,伯仲偕壎箎,阿母识义方,督课如严师,授徒每冬归,夜读勿敢嬉,两儿共一灯,母亦篝火随,儿卧恐儿惰,儿读怜儿饥,饲以蔬笋羹,饱以粟豆糜,食之刺儿喉,不食蹙母眉,贫家乏甘旨、酒馔多差池,母云但力学,勿患科名迟,荆布吾所安,藜藿甘如饴,每年赴省试,揭晓有定期,两儿欢笑日,阿母焦劳时,或忧年命乖,或喜夜梦奇,秋风一鎩羽,默坐长嗟咨,对儿仍佯笑,好语慰藉之,我年尚未衰,汝数终弗奇,一击偶不中,再试当勿遗,此语不忍闻,此境胡可思……。

  放榜之日,悲喜交加,不禁“避客入空房,吞声泪暗滋,”首先想到的是慈母:“两儿共一灯,母亦篝火随,儿卧恐儿惰,儿读怜儿饥”的情景和“母云但力学,勿患科名迟”的谆谆教诲。

  中举后应皖督师李鹤人聘请,为其军营中幕僚,因功奉旨加同知衔,赏戴蓝翎,以亲老归养不赴,后授宜城教谕。到职后,负笈及门者,多为千百里前来求教的弟子,容纳不下,乃移居紫峰书院。任宜城教谕期间,他培养了大批人才。于光绪元年逝世,享年54岁。

  我的高祖何明给后人留下了宝贵的精神财富,解放前每到青黄不接之际,何家断炊,就将他写的《葵藿斋诗稿》,翻印成册,到各地去卖,卖得钱买米以度荒年。除《癸诗斋诗稿》外,还有一位画家为他绘了十二幅反映他生活写照的图画。这两件遗物现在还不断有人求购、求视。

  我的高祖何明老人逝世近一个半世纪了,作为他的后代,我们缅怀他,纪念他。后辈虽无惊人业绩,也算不错,何氏家族,读大学的很多;在机关工作的亦不少;企业人才出了一批又一批。何氏后人誓将高祖何明老人遗风永远传承。

最新评论

返回顶部找客服官方微信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