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湖北省蕲春县蕲州镇地方门户网站蕲州在线! 关注微信 关注微博 关注抖音

蕲州在线

搜索
蕲州在线 网站首页 蕲春文学 查看内容

我忆周实孚

发布时间: 2019-4-8 14:41| 发布者: 蕲州在线| 查看: 79| 评论: 0|作者: 陈继昌|新闻来源: 《蕲春文化研究》

  《蕲春文化研究》编辑部向我约稿,要我写篇回忆周实孚的文章。我一听“周实孚”这个名字就想起62年前的那件事。那年我刚调到彭思区任民政干事,除管结婚、离婚登记外,还管发放救济和人事安排等工作。“镇反”运动开始后,区里成立临时法庭,我又参加了审判庭,审判员,不久接触到周实孚案子。在这之前,我并不认识周实孚,但是多次听说这个人,只因他的医术很高明,在鄂东一带很有名,说黄冈行署的领导有病都来找他看,如何了不得。反正那时我年轻,身体没毛病,不用找他看病,因此没与他接触过。

  我到彭思区工作不久,正赶上“镇反”运动刚开始,彭思区一些积极分子跑到武汉将周实孚抓回来,向区委报告说他们立了一大功。原来四年前周实孚就离开了蕲春,到武汉挂牌行医。周实孚被抓回来后列为镇压对象,由区文化干事周文雄写材料,意见是要枪毙他。我看了材料后,对周实孚的情况大致了解一些:他是彭思区周下塆人,家庭地主成份,本人1900年出生,1914年考入北京法政学校,然后转学中医,1924年毕业,回乡从医。1939年加入“汉留”组织,被推举为“大爷”,与国民党和新四军都有来往。除了这些基本情况外,犯罪事实尽是一些原则话,比如仇视共产党,与人民政府为敌,与国民党反动分子沆瀣一气,给国民党军官看病,广大人民十分痛恨等,没有一句是揭露具体罪行的。当时我看了材料就不满,问周文雄为什么这样写,周文雄答我是他侄儿,他是我叔爷,群众痛恨他是事实,可是我叔爷过于狡猾了,没让群众抓住任何把柄,所以对这样的人更要杀。我听了周文雄这样说,就想到一个人坏到连侄儿都要杀他,那还有什么可饶的?那时我很年轻,只21岁,就按组织原则将材料转给区领导。区长和政委很快签了字,同意镇压周实孚。随后报到县里。县里审批此材料的是何启县长,何启对蕲春的历史很了解,看了周实孚材料后,马上批此人不能杀。原因是周实孚属于我党统战对象,曾于1942年1月参加李先念在铺尔嘴召开的开明士绅座谈会,李先念赞扬他与共产党合作得很好呢。周实孚与张体学是朋友,枪毙他最起码要让李先念和张体学知道。于是大笔一挥,改判为无期徒刑,留下活口,送到县监狱劳改。后来在劳改中,他能替人民做好事,被减为15年有期徒刑,服刑两年后提前释放,先安排在漕河卫生协会管理中心工作,后来调到县人民医院当医生。

  我认识周实孚是1964年我找他看病的一件事。原因是我在1954年抗洪时患上风湿病,十年来折磨得我好难受,一到变天就发痛,特别是两条腿,抬都抬不起,走路要拄棍子。年轻时想忍一忍就过去,可是到30多岁时,不变天也发痛,老年人说再不治过40岁就要残废了,锯掉双腿也是说不准的事。于是我很着急,四处求医。这时我是县水产局长,爱人是上海人,按说医疗条件是有的,所以我跑了许多所医院,找了许多医生,吃了许多药也好不了。这时有人介绍周实孚,我就想起当年在彭思区搞镇反那会儿,虽然我不是写材料人,更不是决定人,但是我没为他说过话,因此自觉很惭愧。尽管如此,病还是要诊的,我还得去找他。这时周实孚在县医院,年龄有60多岁,按说已经退休了,但是由于他在县里名气大,怎么也退休不了,仍在当班接诊。我去找他时,排了很长的队,轮到我坐在他面前时,报过姓名和年龄后,他让我诉病情,他边听边号脉,两个眼睛时而在我脸上转,时而在墙壁上转,好像墙上有本无字书,这书也只有他看得懂,将我的病情与书上对照一个样。这样他盯了一会儿,嘴里念:“顽症需急攻。”说着开处方,我看他处方开了一张又一张,开了四张才作罢。开完后他似念着说:“赴敌之兵,衔枚疾走,不闻号令,但闻人马之行声。你就照方用药吧。”待我说一声感谢时,周实孚似乎没听见,他又接待下一个病人了,眼睛里全然没有我存在。

  从周实孚那儿出来后,我照方子抓药,遵嘱煎着喝,二月有余。药喝完了,浑身再不发痛了,腿也不发麻了,变天也如此。开始我认为是药性强迫的,后来经过一个冬夏,再也没复发过,我这才知道纠缠我10年之久的风湿病全好了。我心里一高兴,想去感谢他。而这时我刚调到赤东区当区长,工作的压力又让我把去看周实孚的事压下来。一年后,“文化大革命”开始了,我经常被红卫兵揪去斗,这个时候去看周实孚不合适,所以就没去。直拖到1973年,我调到八里湖农场当书记,我想我有条件去看他,提了一袋子温州蜜桔到县医院问周医生在哪里,门卫问是哪个周医生,我答是周实孚医生,门卫就说你来迟了。我问为什么?门卫说上个月他就作古了。我听了这句话呆立许久,一个多么好的人呀,竟然就这样默默地与我们永别了。自此之后,我的心里结下一个扣。可以这样说,我这一辈子不欠任何人的,唯一感到过意不去的是周实孚医生,他治好了我的病,我连一句感谢话都没来得及说。那一袋子蜜桔再也送不出了。如今40年过去,我也是离黄泉路不远的人了,我写这篇文章,也算是一个患者对他深情的怀念吧。

最新评论

文热点

返回顶部找客服官方微信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