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湖北省蕲春县蕲州镇地方门户网站蕲州在线! 手机访问 关注微博 关注微信

打开微信扫一扫

蕲州在线微信二维码

蕲州在线

搜索
蕲州在线 网站首页 蕲春文学 查看内容

我为梁桂华送信

发布时间: 2019-4-8 14:36| 发布者: 蕲州在线| 查看: 38| 评论: 0|作者: 何发友|新闻来源: 《蕲春文化研究》

  “大别山区逐鹿忙,妇女之中一豪强。壮烈牺牲人景仰,命名水库情义长。”每当我重温梁桂华生前首长刘子久《怀念梁桂华》一诗时,女英雄那种英姿飒爽的形象历历在目,如闻其声,而我为她多次送信的情景也萦绕心头,仿佛如昨……

  我叫何发友,蕲春县青石镇白塘村人,1930年生。自幼父母双亡,与姐姐相依为命。姐何早香,1916年生,婆家在离我家十几里的笔架山黄塆,姐夫叫黄正兴。我7岁时起住在姐姐家,直到1950年才返回白塘参加土改。在姐姐家居住期间,我有幸结识了叱咤风云的女英雄梁桂华,并为其送了大半年的信。

  那是1947年9月的一天下午,我正在畈里放牛,发现有一支百余人的新四军来到边街,然后分散驻扎在边街、秀才塆、曹大洼和黄塆等地。到我姐家驻扎的那个兵,中等身材,军装洁净发白,蓄西装头,“国”字脸形,说一口流利普通话。我姐家有土坯房三间,以往,地方游击队和贫农团经常来往于姐姐家,或驻扎,或开会,习以为常。后来听说这次来的部队是中原独立旅。住在我姐家的那位首长还带了通讯员小田,我心想,这肯定是首长。姐姐热情地接待,并按其要求,在后院通向密林的岸上放了一乘长木梯,用于危急时好逃生。安顿妥后,首长和姐姐、姐夫拉起了家常,我还亲切的喊他“大哥”。晚上就寝前,他同我姐耳语了几句悄悄话,然后我姐夫主动让床,和通讯员田雪冬同居一室,这时我恍然大悟,首长原来是个女的。她比我姐小8岁。当晚,她俩就以姐妹相称,我也喊首长为“大姐”了。此后,我们仿佛一家人,亲密无间,无话不谈。从大姐口中得知,她是内蒙古人,父母纺线织布为生,哥哥和姐姐已奔向抗日圣地延安,在他们影响下,她投身革命,随刘邓大军挺进大别山来蕲春桐梓河区开辟根据地。见我是个孤儿,大脑灵活,她经常跟我讲革命道理:“穷人要翻身,必须闹革命,打天下。”并要我跟他去当兵,我姐姐对“大姐”说:这小弟8个月失母,5岁亡父,是我把他养大,不忍心离开我。梁姐也不勉为其难了。不过,我心里还是向往革命,直到晚年,我还后悔那次如果随梁姐走了,也许我真能干一番大事呢!

  此后的时间和梁姐接触多了,她还教我识字。见我诚实厚道,她曾试探我:“小弟,我如果叫你做件有益的事,你能完成么?”“大姐,你有什么事要办,我尽力而为!”于是,她郑重地交待我送信一事。当时,桐梓河区委设在离我姐家约五里远的边街六斗观深山里,作为随军工作队员,梁桂华在桐梓河区一带开展革命工作,当时与区委的联系主要靠书信传递。接受了这项重任,我心里还有些颤抖,担心难以完成,又怕被敌人发现。梁姐见我面有难色,认真告诫说:“一定要灵活机动,胆大心细,相信你一定能完成任务。”在她鼓励下,我就勇敢的接受了任务。

  我第一次送信是在1947年深秋。那天晚上,我见梁大姐用钢笔写信,那钢笔尖发出亮光,在黑暗中可以照常写字,那时无信封,信写好后。她还精心折叠一番,然后郑重交给我明早送出,越快越好。这天,我起个大早,把信卷在裤腰中,穿上一套被木籽树叶染过的大布衣,扛上砍柴工具——冲担、麻绳、柴刀,小心翼翼向六斗观走去。刚到边街,遇上国民党哨兵,我吓出一身冷汗。见我是砍柴的穷伢子,他们也懒得问。第一封信顺利送到了区委书记徐汉东手中,我砍柴返回时,又将区委的复信带给梁姐。我将信藏在柴捆中,这个秘密谁也发现不了。第一次送信很成功,让我好高兴,梁姐称赞我“能干”,我后来胆子也大了。不过,干这种工作并非一点风险也没有。有次送信遇上哨兵,见我冲担上吊个小布袋,他喝令我站住要检查,见是两个砍柴时撑肚皮的熟红苕,看哨兵唾涎欲滴的样子,我将红苕给他吃了,那哨兵笑了。我真庆幸他未发现我藏信的腰身。后来,我到区委送信时,将梁姐的信藏在脚板与草鞋之间,为防止信被弄破和丢失,便用布片包好,将草鞋绳系紧。

  在送信过程中,一来二往,我结识了桐梓河区委书记徐汉东、区长徐行、政委曹全仁及其夫人晏同志,还有姓白的干部(其名不详)等领导,这些军政首长和蔼可亲,他们亲热地称我“小鬼”。遇到中时午头,还留我吃饭,那时生活艰苦,吃的粗菜淡饭,有时断炊,便采野菜充饥。首长们常问我送信怕不怕,我说:“你们冒着枪林弹雨打仗都不怕,我做果点事怕什么!”我将如何藏信,如何应对哨兵的事讲给他们听,徐书记、曹政委表扬我不愧“英勇机智的小英雄”。有次我在区公所见到县民团团总吴瀚香(桐梓河人)在此软禁,接受教育改造,通讯员告诉我,这人按罪行可杀头,但他保过新四军及游击队战士,所以对他宽大处理(此人解放后吞金自杀),从这件事我看到共产党政策真英明。从1947年秋至1948年春,我先后为梁桂华送信20多次,由于我机智灵活,责任心强,从未失落一封信,也从未被敌人发现。1948年4月10日晚,梁桂华在强敌围困中,纵身跳崖,壮烈牺牲,惊闻噩耗,我一连数日茶饭不思,以泪洗面,我胞姐早香更是哭得死去活来。

  岁月悠悠,一晃60多年过去了。每年清明,我常到墓地为她祭扫,七月半鬼节,我为她烧纸送钱。如今我也80多岁了,每当忆起为梁桂华送信时,我就将梁桂华当年送给我的照片仔细端详,于是就对这位“草原女杰”“巾帼英雄”油然而生敬意。

  (梅乐明整理)

最新评论

文热点

返回顶部找客服手机访问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