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湖北省蕲春县蕲州镇地方门户网站蕲州在线! 手机访问 关注微博 关注微信

打开微信扫一扫

蕲州在线微信二维码

蕲州在线

搜索
蕲州在线 网站首页 蕲春文学 查看内容

我的赤脚气象员生涯

发布时间: 2019-4-4 15:23| 发布者: 蕲州在线| 查看: 51| 评论: 0|作者: 陈火生|新闻来源: 《蕲春文化研究》

  1973年8月18日《湖北日报》头条新闻《我省上山下乡知识青年在广阔天地里茁壮成长》一文介绍说:“蕲春县青石公社一大队回乡知识青年、农业气象员陈火生,几年来跑遍了全区七个公社、几十个大队,访问了400多位老农,收集整理了700多条看天气的农谚和方法,初步掌握了本地区天气变化情况的规律,为农业连续丰收起到了耳目、参谋的作用。”我就是这个农业气象员陈火生。39年过去了,每当我翻阅这张旧报时,心潮澎湃,思绪万千,那个激情燃烧岁月的生活,又一幕幕浮现在我眼前。

  梦想当“管天土专家”

  我是蕲春县青石镇望天畈人,1937年生,现为县气象局退休职工。谈起天气预报,我家可以说是“气象世家”。祖父陈焕章、父亲陈晚云、叔父陈韵元都有观天象的嗜好。望天畈地处白鸡尖下,夏夜乘凉,家人总爱观察火蜘蛛出没,白鸡尖火光闪闪,那定是下雨的预兆,由此我对观天象产生了浓厚的兴趣。1956年中学毕业回乡后,劳动之余,我坚持观天象,立志当个管天的土专家,为抗灾夺丰收作点贡献。根据“祖传秘方”和我积累的经验,我的天气预报准确率比较高,但由于天气本身变化无常,预报失误在所难免。有次队里收割早稻,队长问我天气,我十分肯定是晴天,谁知午后陡然下雨,把正挑草头的社员淋成落汤鸡。他们怨声不绝,还说:火生扯屁蛋,自办气象站,天睛说下雨,下雨说抗旱。这次预报失误,我羞愧难当,决心认真学好气象知识,尽量减少失误,让社员满意。

  1957年4月,青石农技站要配个气象员,由站长杨有连介绍,我有幸进农技站当了一名专职气象员。后来为工作方便,又对外挂起了青石气象站的牌子。说是“站”,其实只有我一人。进站后,我信心十足,坚持土法上马,除凭自己经验外,还利用蚂蟥和泥鳅搞预报,经常向区委盛成忠、陈仕潮、张季涛等领导提供天气信息,为农业丰收当好参谋。我的工作引起了领导重视,区公所解决了气象观测场地,添置了百叶箱、风向标、雨量筒等设施。当时有个小青年说俏皮话:青石气象站是撤泡站。区委书记陈仁潮严肃批评了这个青年。县委书记处书记王福钧来青石检查工作,特地看了我的气象站,连夸“工作做得好,在全县带了好头”!领导的关怀,农民朋友的期待,更使我树立了信心,我坚持不断学习与实践,争取早日圆我的管天梦。

  摸索规律作预报

  天气预报准确率是气象业务的生命线。多年的实践证明,靠“祖传秘方”远远不能捉住老天爷的脾气,我必须努力学习,先后购买了《气象学》、《农村气象手册》、《大气奥秘》、《风云可测》等书,还订了《中国气象》杂志。我与县气象站保持密切联系,经常向他们请教。平时下乡,注意拜访老农,不耻下问。区气象站附近有个老汉叫陈金奎,有一次大睛天突然下雨,大家割的谷都淋了雨,独有他割的谷没有遭雨淋。还有一年,他在干枯的塘里种萝卜菜也有好收成。但他思想保守,看天气的诀窍秘而不宣。我上门拜访五次,见我诚恳拜师,陈金奎一气说出了20多条看天经验,我如获至宝,一一记在本子上。

  没过多久,正是秋播季节,当时晴空万里,社员抢收抢种,热火朝天,我根据陈金奎的经验:“龙潭响,山龟叫(山区小乌龟,叫声山鸣谷应),三五日内大雨到”,参照上级气象部门提供的资料,并向各社队提出了抓紧抢种的建议。结果预报准了,各队也在下雨前基本完成了秋播任务,受到了干部群众的好评。我尝到了向老农学习的甜头,信心更足,工作更勤。山区老农根据山区特点,积累着丰富的看天经验。多年以来,我凭着“为人民群众管天”的强烈责任感,迈开双脚,跑遍了全区七个公社五十多个大队,访问了400多位老农,搜集整理了700多条看天农谚和办法,初步掌握了青石地区天气变化规律。

  有一次,我根据“一日黄沙三日雨,三日黄沙九日晴”的农谚,作了黄沙后是晴天的预报,结果却接连下雨,这是何故?为此,我留心观察了三年,作了81次数据记载,终于得出了与此相反的结论:“黄沙过重定有雨,黄沙轻微必快晴”。1971年早稻下秧期间,我根据这个新的结论和自己总结的“有雨山戴帽,无雨云缠腰”的征候,及时向全区发出天晴、下雨、寒潮、黄沙等情况的预报,建议社员们抓住寒尾暖头下秧、下雨前快灌水和盖尼龙、晴天适时揭尼龙等与天打“游击战”的办法,使全区6万亩早稻的秧田基本没受损失。干部社员高兴地说:青石气象站,工作是模范;预报真准确,今年大增产。

  天道酬勤硕果香

  想当年,组织培养我,推选我任区气象员,1980年又调到县气象局工作。我知恩图报,从1957年到1980年这23年正是我人生的黄金季节,我舍小家顾大家,将青春和热血献给了气象事业。1962年,领导见我事业心强,决定调我到食品搞会计。在那个年代,食品是很多人梦寐以求的岗位,然而我的气象站刚起步,我说什么也不离开。后来由于体制、经费和预报失误多种原因,区级气象站纷纷消失,唯有青石区气象站一直维持下来。我全身心投入在气象预报上,家务事全由妻子承担。有一次清晨起来,朝霞满天,社员正忙着脱粒,田畈里、稻场上都堆放着粮食。我观察天象,作了下午有雷阵雨的预报,急忙写好预报信息简报,不顾妻子患病在床,又翻山越岭将预报通知送到各公社。当我跑完最远的斌冲公社时,已是乌云密布,风雨交加,可当我看到一个个生产队已将粮食收盖好没有遭到损失时,心里别提有多高兴。可当我傍晚回到家,家里哭天喊地,原来我5岁的次子陈冬华不幸溺水身亡。此事传出后,区、社、大队领导上门看望,于是,我擦干眼泪,又全身心投入工作。由于我的“赤脚气象员”当得出色,受到干群好评,我多次受到省、地区、县、区、社的表彰和奖励。《湖北日报》和《黄冈报》先后4次报道了我的事迹。1972年4月11日,《湖北日报》发表长篇通讯,题目是《为贫下中农管天——记回乡知识青年陈火生的事迹》,此文于1972年5月被蕲春县革委会政工组编入《学习文件》,供全县干群学习。湖北轴瓦厂业余作者盛广前读了此文后,深为我的事迹感动,触发了他的创作灵感,于是便以我为生活原型,创作了叙事诗《气象员小传》,先是发表在1973年《湖北文艺》(后为《长江文艺》)上,后被收入湖北人民出版社编的诗集《明灯照万代》中,题目改为《赤脚气象员》:

  生在城里工人家

  读书读到十七八

  插队落户已三年

  成了管天土专家

  曾记得

  你初次望着“风向仪”

  面对蓝天眼直眨

  一心想报准

  事情偏出差

  报晴,雨里铜钱大

  报雨,太阳似火把

  你眼里噙泪水

  心象猫爪抓

  连夜写了“辞职书”

  说是“水平差”

  正欲出门找书记

  书记推门到你家

  灯下同学《实践论》

  谈了多少贴心话

  实践出真知

  失败不要怕

  一回生,二回熟

  三回大道跨骏马

  支书话儿象甘泉

  你是海绵全吸下

  从此你——访老农

  饲养棚里度节假

  收农谚——本本上面密麻麻

  雨哗哗——你迎着风雨走千家

  电闪闪——把你的身影全摄下

  如今,当你看着“坛罐仪”沉思

  每当你走到百叶箱下

  昆虫频频向你报信

  晨风絮絮和你拉话

  泥鳅翻滚献殷勤

  云彩为你理乱发

  多少次抗灾排涝

  多少次春种秋打

  你一双慧眼

  洞察风云变化

  你一颗赤心

  把老天管下

  报风,风就刮

  报雨,雨就下

  招来阳光雨露

  催幼苗生根开花。

  (梅乐明整理)
上一篇:重走林场路下一篇:活捉七个美国兵

最新评论

文热点

返回顶部找客服手机访问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