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湖北省蕲春县蕲州镇地方门户网站蕲州在线! 手机访问 关注微博 关注微信

打开微信扫一扫

蕲州在线微信二维码

蕲州在线

搜索
蕲州在线 网站首页 蕲春文学 查看内容

李时珍和故乡药物

发布时间: 2019-3-29 00:36| 发布者: 蕲州在线| 查看: 55| 评论: 0|作者: 宋光锐|新闻来源: 《蕲春文化研究》

  蕲,古代曾作药物名,称当归为“山蕲”、“白蕲”。《吕氏春秋》载:“菜之美者有云梦之芹。”《本草纲目》菜部水芹条解释:“云梦,楚地也,楚有蕲县、蕲州。”宋罗愿《尔雅翼》考证:“蕲地多产芹,故字从芹,蕲也音芹。”后来的《太平寰宇记》也记载:“蕲春县以水隈多蕲(即芹)菜而得名。”从以上所述,不难看出蕲春作为地名,是和药物连在一起的。

  蕲州产药,《纲目》所载1892种药物,出蕲州600余种。蕲州自古又是药材加工、贸易中心。蕲州二里湖蕲河出口处原有一镇名蕲口,此镇在隋唐以前作为蕲州的门户,就是一个有名的商业重镇。南宋乾道六年闫五月,大诗人陆游出任夔州通判,乘舟逆江而上赴任。八月十五日中秋佳节,舟抵蕲口镇,但见“居民繁错,蜀舟泊岸甚众”。陆游上岸巡视蕲口镇街市,由于旅途劳顿,身体不适,他在药店买了一些中药。蕲口镇的中药,不仅炮制精细,而且包装讲究,使陆游赞不绝口的是药袋上都标有简要说明。药店特别备有旅途必须之药,如薄荷、乌梅之类,“此等皆客中不可仓卒求者,药肆用心如此,亦可嘉也。”陆游离开蕲口镇,不禁发出这样的感叹。

  从陆游蕲口镇买药见闻,不难想象蕲州早就是药物之乡。李时珍由于受家庭、环境影响,从小对药物有奇特爱好。他对祖国药学的贡献,是从研究故乡药物开始的。故此,本文仅就李时珍和故乡药物这一命题,从以下几个方面作一阐述。

  一、故乡名药因李时珍的研究而著名

  明嘉靖《蕲州志·土产》有十六卷,其中先后列有竹、艾、龟,其它篇目载有白花蛇,但都未把它们提到显要位置。直到清光绪《蕲州志·土产》,方提到“物有专产、通产”、“其专产竹、艾、龟、蛇良于他处”;后来索性把竹、艾、龟、蛇前面冠以“蕲”字,誉为“蕲州四宝”。这一过渡性的认识,是与李时珍对其研究分不开的。

  明嘉靖《蕲州志》中载有这样一首民谣:“白花蛇,谁教尔能辟风邪?上司索尔急如火,州中大夫直逼我。一时不得皮肉破……。”这几句民谣,一方面说明白花蛇确系当地名药,另一方面反映了地方官为了进贡,向百姓逼取白花蛇的悲惨情景。但是在嘉靖《蕲州志》和同时的文献资料上,却未看到把白花蛇称为蕲蛇。

  李时珍对蕲州所产白花蛇进行了细致认真观察,对其外部形态、生活习惯、捕捉方法非常熟悉,充分掌握了第一手资料,所以他下了这样结论:“花蛇湖蜀皆有,今惟以蕲蛇擅名。”并在白花蛇“释名”下首标蕲蛇。因此可见,把蕲州产之白花蛇称为蕲蛇,又第一次载入文献的,正是李时珍。

  蕲州所产之艾,浸透了李氏父子心血。李时珍的父亲李言闻所著《蕲艾传》中曾有这样一首小诗:“产于山阳,采以端午,治病灸疾,功非小补。”李时珍自幼背得滚瓜烂熟。他在父亲的基础上,对艾又进行了深入研究,在《本草纲目》中把艾的外部形态作了更详尽的描述,然后对蕲艾的修治、气味、主治,一一作了介绍。并指出他地所产艾与蕲艾的不同之处:“他处艾灸酒坛不能透,蕲艾一灸则直透彻。”关于蕲艾的历史,李时珍说“艾叶本草不著土产,但云田野。宋时以汤阴复道者佳,四明者图形。近代惟汤阳者为之北艾。四明者谓之海艾。自成化以来,则以蕲州者为胜,天下重之,谓之蕲艾。”从此,“蕲艾”便名扬天下了。

  蕲龟是蕲州产的一种绿毛龟,因不多见,被视为珍奇。明代中晚期,蕲州荆王府及富贵人家多育此龟。绿毛龟以其小巧玲珑惹人喜爱,又以其身披长长的绿毛而美丽动人,明代文人大加渲染,使它的身价更高了。

  关于绿毛龟的饲养和识别真伪之法,李时珍很熟悉:“取自溪间,饲以鱼虾。冬则除水。久久生毛,长四五寸。毛中有金线,脊骨有三棱,底甲如象牙色。其大如五铢钱者为真。”绿毛龟的药用价值如何?李时珍临床应用后总结道:“此龟古方无用,近世滋补方往往用之,大抵与龟甲同功。”既然如此,为什么蕲州人把绿毛龟视为奇物而倍加珍视呢?李时珍也很清楚:“绿毛龟出南阳之内乡及唐县,惟蕲州以充方物。”这实际上就是李时珍给“蕲龟”命名的由来。

  《大清一统志》载:“蕲州竹以色莹者为簟,节疏者为笛,带须者为杖”。由此可知,所谓蕲竹即是蕲州产且能“为簟”、“为笛”、“为杖”的这种竹。唐韩愈因此写有“蕲州笛竹天下知”的诗句。李时珍生活在竹的家乡,虽然对家乡各种竹在《纲目》中未作详尽介绍,但对竹根、竹茹、竹沥等药用价值作了说明,开了31个单方。在研究竹的药用时,竹黄的认识独树一帜,以为“竹黄出大竹之津气结成”,十分接近现代中药学对竹黄的认识。

  二、辨疑订误从故乡

  的药物开始

  李时珍三次乡试不成后,即随父学医。在医疗实践中,他发现旧本草书籍“舛谬差讹遗漏不可枚数”,且又众说纷纭莫衷一是。如果想澄清是非,从书本到书本是不能解决问题的。李时珍深知,必须放下书本到大自然中去仔细观察,获得第一手资料,而后才能辨疑订误。他在给儿子李建元的《遗表》中所举“有当析而混者,如葳蕤、女萎”;“有当并而析者,如南星、虎掌”;“以兰花为兰草,卷丹为百合”;“黄精即钩吻,旋花即山姜”;“酸浆、苦耽、草菜重出”;“天花瓜蒌,两处图形”等。以上所举这些药物,都是蕲州附近所产,李时珍很容易找到原植物,将其外部形态进行比较并列出各自的特征,还特意在“释名”中介绍当地的叫法。例如地榆,“今蕲州俚人呼为酸赭”;五加,“蕲州人呼为木骨”。蕲州产藕,关于藕的名称自古叫法不一,古时江东一样统称莲藕为荷。对荷的解释,古文献又不一致:有荷为根名,有荷为叶名,有荷为茎名。谁是谁非,李时珍经过认真研究和思考,提出了自己的见解:“茎(应是荷叶叶柄),乃负叶者也,有负荷之意,当从陆说。”荷当指茎(即叶柄)。负荷一词,是现代物理学常用术语,李时珍的这一解释,已接近今人对负荷一词的理解,在当时的历史条件下是难能可贵的。

  辨疑订误,不仅仅只是从形态上区别药物,或以“释名”认识药物,还须通过临床实践,在药效方面作一探讨。

  夏枯草为蕲州大宗药材,前人有两条经验:“夏枯草治目珠疼至夜则甚者,神效”;另夜晚目珠疼痛,“用苦寒药点之,反甚者,亦神效”。时珍认为“目珠连目本”、“属厥阴之经”。夜晚目珠疼痛点苦寒反而加重,“夜与寒亦阴故也”。以阴治阴,当然会加重病情。而夏枯草“盖禀纯阳之气,能补厥阴血脉”。所以治夜晚目珠疼痛有神效。李时珍的这种“以阳治阴”方法颇具创见性。

  三、立足实践,虚心学习,深入认识故乡药物

  辨疑订误的过程,就是从实践中认识药物的过程,李时珍爱从自己用药的亲身体验中总结经验教训。例如蕲州盛产茶叶,他告诫后人:“时珍早年气盛,每饮新茗必至数碗,清汗发而肌骨清,颇觉痛快;中午胃气稍损,饮之即觉为害……以警同好。”生姜也是蕲州特产,为人所爱,他结合亲身体会:“食姜久,积热患目,珍屡试有验。”

  他介绍莲藕说:“藕芽生长即蒻蔤”(是荷茎入泥的白色部分,俗称藕鞭)”,“每节生两茎:一名藕荷,贴水;一名芰荷,其叶出水,其旁茎生花也”。又对莲藕作了一番赞美:“莲产于淤泥,而不为泥染;居于水中,而不为水没;根茎花实,品凡难同;清净济用,群美兼得。自蒻蔤而节节生茎、生叶、生花、生藕;由菡萏而生蕊、生莲、生菂(莲子)、生薏(莲子心)。其莲前则始而黄,黄而青,青而绿,绿而黑,中含白肉,内隐青心。石莲坚刚,可历永久。薏藏生意,藕复萌芽,展转生生,造化不息。故释氏用为引譬,妙理具存。医家取为服食,百病可却……。”这些形态只有经验丰富的藕农才能辨清楚。李时珍如果没有亲自去挖藕,必然亲临挖藕现场,虚心请教,不然不会描述得这么具体。

  四、注重形态特点对故乡药物感情至深

  为了解决药物的同名异物或异名同物之弊,把容易混同的药物区别开来,李时珍特别注重药物基源的形态描述。因他和故乡药物接触最多,所以描述形象逼真。

  蕲艾是故乡名药,李时珍描述:“二月宿根生苗成丛,其茎直生,白色,高四五尺,其叶四布状如蒿,分为五尖。桠上复有小尖,面青背白,柑茸而柔厚。七八月间出穗如车前穗,细花。结实累累盈枝,中有细子。霜后始枯。”将蕲艾描述得栩栩如生。较之以前的旧本草更进一步。

  石南是白花蛇喜食的食物,李时珍述云:“细藤圆腻,紫绿色,一节一叶,叶深绿色,似杏叶,而微短厚,其茎贴树处,有小紫瘤疣,中有小孔。”言语不多,石南的形态跃然纸上,可见李时珍的观察之仔细。

  以上例子,不难看出李时珍在研究药物时,非常注重外部形态描述,而对故乡所产药物最为熟悉。

最新评论

文热点

返回顶部找客服手机访问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