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湖北省蕲春县蕲州镇地方门户网站蕲州在线! 关注抖音 关注微博 关注微信

打开微信扫一扫

蕲州在线微信二维码

蕲州在线

搜索
蕲州在线 网站首页 蕲春文学 查看内容

父亲的故事

发布时间: 2019-3-29 00:35| 发布者: 蕲州在线| 查看: 82| 评论: 0|作者: 詹定荣|新闻来源: 《蕲春文化研究》

  父亲已去世10年了。每每想起父亲,我就想写点什么,以寄托自己的哀思。

  (一)

  要写父亲,还得先讲一个故事。

  1952年7月5日,狮子余冲村老虎岩塆内的一个农家小院,被晚霞涂抹得五彩斑澜,院角堆满了金黄色的谷垛。面对丰收的谷子人们无心欣赏,这一家子人,还有左邻右舍的妇人涌在屋子里忙碌着。此时,一个年轻的母亲正在分娩。孩子生下来了,男的。可是他的嘴里、鼻子里一点声息儿也没有,象一条赤裸裸的鱼,静静地躺在母亲温热的血泊中,婴儿窒息了……。大家一下子慌了,忙着救孩子。有的烧香纸祈求祖先保佑;有的用扒锄脑儿在地面上叩;有的用纺线车儿快快地纺;还有大婶子不停叫唤,叫孩子父亲的乳名:“明儿”,“喂……”,“明儿”,“喂!”……婶子叫一句,父亲就迅速答一句,这叫“接气”。说这样能把窒息婴儿救活。母亲在痛苦地期待着,屋子里所有的人继续忙碌着。该用的迷信法子也都用上了,可这个新生的婴儿就是没有一点声息。大家开始失望了,孩子母亲很伤心地说:“我这个伢子算完了,大家再不要忙吧!”室内空气显得很沉闷。这时有人找来了纸箱子和木炭,准备把这个孩子送到屋后山上去埋掉。惟有孩子的父亲用两根指头在孩子的肚子上轻轻地敲着,眼泪不时地掉在孩子的脸上、身上,嘴里重复着:“多么好的一个伢儿啊,多么好的一个伢儿啊……还有一个细把儿……”。许是父亲两根指头敲震的作用吧,许是父亲爱心所至吧,这个婴儿突然血脉一潮,全身通红,忽地“哇”一声哭了起来。“孩子活了,孩子活了!”父亲象捡到一块宝贝似的嚷着,整个屋子的人顿感喜从天降。这个孩子窒息半小时后居然活了,真是一个奇迹。大家喜着乐着。

  这个小婴儿不是别人,就是我。

  虽然是我亲身的经历,但我并不知道,我初来这陌生的世界本来就被吓糊涂了,谁还去记这些呢?是后来,也就是我懂事的时候吧,我的大婶娘给我讲的。我问父亲是否真的,父亲嘿嘿大笑,说:“今世我们的父子缘未尽嘛!”

  今生我当然要特别感谢父亲。要不是他的虔诚,要不是他的两根指头,我不就早被装进小纸箱埋进那冷冰冰的土里了吗?

  (二)

  父亲詹晓东,生于1923年农历5月15日。在他一辈兄弟中排行老细。上有三个哥哥两个姐姐。父亲从小喜爱读书、习字作文。因为成绩优秀常常博得先生的夸奖。父亲在离家数十里外的圆襟冲、白洋畈读书,我的三个伯父每月轮流为他送菜米。父亲读书聪颖用功。那时读的是《四书五经》之类。书中很多内容,他到老都还能背诵如流。因他所处的那个特殊时代,他的勤奋他的学问没有改变他的命运,每念及此,心底悢悢。不过,他之所学极大地丰富了他的头脑,促进了他的人身修炼。他在本村是最受尊敬的人物。他一生不惹事,但出了事不怕事。塆子里的大事小事村人爱找他商议。他认理不认人,不管哪家的什么矛盾纠纷,只要他一出面,问题就迎刃而解,他简直就是个大法官。他还曾动手打过一个不孝之子的耳光。

  父亲一生仗义执言,嫉恶如仇。解放前,村里有个外号叫“糍粑手”的伪保长,一味贪财敛钱,仗势欺人。当地百姓恨他又怕他。一次,保长借县长到地方巡视之机,打着招待的幌子,强行摊派每户鸡2只,大洋2元(其实,小保长还不够格招待县长哩),百姓对此敢怒不敢言。父亲却找上保长的门,质问此事。父亲代表百姓说话,虽言之有理,保长却置之不理。父亲很生气,从“糍粑手”家回来后,心生一计:决定在县长到我乡视察之时,当面向县长讨个说法。

  县长一行人马出巡的那天,父亲一早起来,换上干净衣服,上着白竹布衬衣,下穿黑布鞋,用五个指头在头上简单地梳理了一下,就出门了,塆下人还以为父亲是出门做客哩。父亲大早就在刘公河(县长到乡府的必经之地)等候。一会儿,县长一行骑着高头大马,出现在刘公河的大路上,父亲带的几个青年农民往路上一站,欲见县长。县长见是几个英俊魁梧的青年人,立即下马询问,父亲便将“糍粑手”保长的所谓招待县长巡视搞摊派一事陈述一遍。县长听后,问:“有这等怪事?这还了得!”回头对手下说:“给我立即查处。”果真两天后,有关摊派全部取消。“糍粑手”还在村里作检查,而父亲“拦马告状”一事也在乡村邻里传为美谈。

  (三)

  父亲对恶人敢争斗,对善人却能谦让。

  八十年代初,农村实行联产计酬责任制,分责任田到户,我塆的农民很高兴。可是田有大小肥瘦远近好坏之分,人人都希望自己得到一份好田。这样,分田的事就很麻烦,有些人带头吵起来了,一时分不下地。父亲这时站起说:“吵什么呢?田还是那个田,无论好田差田还是我们塆子的人种,不会是外地人来种,大家心平气和摆点姿态,田就好分了。我带头表态,田由大家先得,最不好的田归我得。”由于父亲带了个好头,那次责任田很快分好了。母亲怪父亲不该得这样差的田,父亲则说:“差田也是要人种的。只有懒人,没有懒土。”

  我们的大家庭在父亲的主持下,先后建了三幢平房,一幢楼房。建第一幢平房的时候,塆下也有一家要建平房,为了宅基我们两家曾引起一些纠纷。父亲便将我们全家辛苦打了半个月的屋基,不要任何报酬,让一列给这家建房屋。我们全家人几乎都反对父亲的作法,父亲则用一个历史故事教育我们。他说,清朝康熙年间,有个名叫张英的安徽桐城人氏在朝中为官。他的家人写信,满含愤怒地“状告”老家邻居侵占了他家的宅基地,希望他用手中的权力进行干预。可官居宰相的张英给家人回了这样的一封信:“千里来书为一墙,让人几尺又何妨。长城万里今犹在,不见当年秦始皇”。听完了父亲讲的这个故事,全家人心里都服了。父亲的处世哲学是:让人不是傻子,傻子不会让人。

  (四)

  1993年我被推选为花园中学校长,连我的朋友都为我高兴。而父亲却对我当这个“官”看得很平淡,说:“校长可以当,但首要之事是做到廉洁,钱可益人,也可毁人。”(下转43页)(上接36页)父亲说话间,又走进自己的卧室里,拿出一幅画给我看,这是他年轻读书时他的恩师苏荫先生赠送他的。他指着画面说:“这幅画我珍藏了六十年,有人出高价,我舍不得卖,留着子孙看,价值更大。你看,这幅画画的是贪狼戏月,对人多有教育意义啊。”我一看画面,顿觉此画的确不俗:一片宁静的夜空,一轮明月高挂蓝天,倒映在澄静的湖水里又生一轮明月,湖边几杆玉竹摇曳生姿,一只凶猛的贪狼,举起两只前足,蓄势欲扑,欲占这个本不属于它的水中明月。结果呢,只能空扑水中,被湖水活活淹死。父亲就是这样春风化雨般地的教育子女。我在二十多年的工作历程中,一直视廉洁为基本品质。一个人如果连这个最基本的品质也没有,最好不要做官了。“苟非吾之所有,虽一毫而莫取”。多取一分,自己的人格就不值一分。

  光阴荏苒,如今我们的家庭已分成小家,小家又分成更小的家。兄弟姊妹各自都已成家立业。为我们操劳一辈子的父亲本可以享享清福了。可他怎么也闲不住,还常常在田头地边村前屋后不停地忙碌着,他似乎离开劳动心里就不安。他要尽量自食其力,尽量减少儿、媳的麻烦,不愿拖累儿、媳们。分开了的各个小家庭,在他心中,永远是几只扬帆行进的船,而父亲自己则是平和温馨的港湾。船儿可以走得很远,却永远走不出父亲的牵挂,走不出父亲关爱的目光。

最新评论

返回顶部找客服官方微信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