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湖北省蕲春县蕲州镇地方门户网站蕲州在线! 关注抖音 关注微博 关注微信

打开微信扫一扫

蕲州在线微信二维码

蕲州在线

搜索
蕲州在线 网站首页 蕲春文学 查看内容

太平军六克蕲州城

发布时间: 2019-3-29 00:23| 发布者: 蕲州在线| 查看: 117| 评论: 0|作者: 陈绍仪 文孜林|新闻来源: 《蕲春文化研究》

  道光三十年十二月初十(公元1851年1月11日),洪秀全等在广西桂平县金田村宣布起义,建号太平天国,其军队称为太平军。咸丰二年十二月四日(公元1853年1月12日),太平军攻克湖北省城武昌,且顺流而下直攻南京。而自咸丰三年正月初三日(公元1853年2月10日)太平军一克蕲州,至同治三年(公元1864年)九月,捻军由蕲北退入安徽,太平军和捻军才停止了在蕲春的活动。在此11年间,太平军(捻军)在蕲春与清军大小战斗经历了无数次,尤其是太平军六克蕲州,影响最大:

  一、太平军一克蕲州城

  咸丰三年(公元1853年)正月,太平军从武昌顺江东下,水路拥船万余艘,陆路夹两岸前进,号称“天兵50万”,所过州县立克。初一日,是农历新年的第一天,天王洪秀全在集诸将议事时,问道:“我天军所向无敌,今蕲水、蕲州二处当乘势取之,谁愿夺取新年第一捷?”大将洪仁发和林凤翔同时应声,二人相争。后洪秀全遂令二人各领2000士兵,分取二城,以拈阄形式决定所取城池名称。结果,洪仁发拈着“蕲水”阄,林凤翔拈着“蕲州”阄。

  初三日,太平天国天官副丞相林凤祥率2000人马,抵蕲州城外六七里处扎营(今扎营港因之得名),谕令蕲州知州伍文元及守城清军反正。伍文元以蕲城依山面江凭湖,又城高池深,负隅抵抗。林凤翔便将事先写好的檄文射入城中,文中说:天国大军无战不胜,今伍文元助满拒汉,如城破之日,玉石俱焚,实非天国救民水火之本意;不过,伍文元不顾民命,以至于此,天国实不得已也,众人后来休得抱怨。不多久,太平军便组织攻城,而恰好城内数处火起,清守军顿时大乱。原来,组织纵火者为蕲州店员汪德正。汪德正是汪家坝人,从小在蕲州一家杂货铺当学徒,后自作商贩。因到省城打货,见到太平军《奉天诛妖救世安民谕》,谕文中痛斥清政府卖国赔款,转而勒索百姓,号召“有志者”“起义”,报仇立业。汪德正暗地将檄文带回宣传,组织起一支以贫民、店员为骨干的地下武装100余人,号称义勇军,并趁太平军攻城时,汪德正大呼一声:“此时不归顺天国,更待何时!”他们杀入州衙,并在鼓楼纵火,以作内应。林凤翔指挥太平军一举涌入城内,伍文元急欲从南门逃走,被林凤翔部将范连德刺伤左腿而擒,太平军遂占领州衙。

  当伍文元被解至林凤翔面前时,林劝其归顺。伍垂泪回答:“丈夫从一而终,断不能改事二主。奈家中上有严亲,下有妻子,倘蒙怜爱,乞放归田里,以终老林下,侍母余年;若其不能,就请用刑。若贪官位以损臣节,某不为也。”林凤翔思之再三,认为伍文元“忠不忘君,孝不忘亲,此忠孝士也”。为安抚居民,林凤翔释放了伍文元等一批官员和被俘清军,随后又召见汪德正等倍加慰勉,对凡愿从军者均收编入营,任汪德正为向导官。林凤翔先于洪仁发夺了头功,其部队“驻城三日”,留范连德镇守蕲州,他则率队伍入广济继续东进。

  太平军攻克蕲州后,不少贫民踊跃参加太平军。蕲州少年郜永宽(绰号郜癞痢)也前往投军。一太平军的军官问他:“你会什么?”他答“会跑”。又问:“跑得马赢么?”他答“可以试试”。那军官遂策马奔二三里地,马刚停,郜亦跟了上来,“头上的细辫都跑得飞起来了”。后在太平军中屡立战功,封为纳王。

  二、太平军二克蕲州城

  太平天国于咸丰三年(公元1853年)二月定都天京(南京)后,即部署北伐西征。西征军以夺取安庆、九江、武汉等重要据点,控制长江上游为战略目标。克九江后,西征军分两路:一路以春官正丞相胡以晃率军经略皖北,一路以国宗(官职)石祥贞、韦俊率伍溯江而西。时年才17岁的陈玉成经坚请东王杨秀清,准领精兵五百,编入左四军正典圣粮(管粮官),职同监军(官职名),于九月十六日(公元1853年10月15日)再克蕲州,随即进驻漕河。太平军此次入城,据城一年零二个月。

  在太平军占据蕲州三个多月后,武昌城失陷,清兵部侍郎曾国藩分三路“进剿”,太平天国燕王秦日纲赶赴田镇布防,以“三点对三路”:由国宗韦俊守兴国半壁山,由以破武昌城立大功累升为殿右十八指挥、殿右三十检点的陈玉成统领陆军后十三军和水营前四军守蕲州,燕王自守田镇。很快,黄州、黄梅、广济俱失,蕲州沦为孤城。时曾国藩水师抵蕲州境,“训字营”唐训方扎于烂泥滩(岚头矶附近)。初战,太平军失利,战船被烧数十艘。唐训方亦于九月十四日(公历11月4日)率500人至蕲州龙眼矶,被千余太平军发现,立即追杀,直追得唐训方策马豕突,竟将右蹬撑落,狂奔30余里,始逃得一命。曾国藩遣杨载福、彭玉麟水师巡哨蕲州,又被太平军飞棹追击,直逼前营,杨载福令人纵火钓鱼台,企图阻止太平军。而太平军围攻不懈,打得巡哨水师全营覆及,营官白人虎、千总何如海、巡官石炽然和监生徐国本均被击毙。因塔齐布、罗泽南和李续宾屡攻半壁山,太平军坚守半壁山的韦俊部牺牲数千,陈玉成又分兵渡江助战,且屡战屡捷。陈玉成“连连出击”,“打垮清军几个营”,并焚毁其营垒,“缴获大量粮米”。

  咸丰四年(公元1854年)正月,太平军在蕲春建立县政权,以蕲州为蕲州县,由天朝(中央政府)委李岚谷为县监军(县长),进行政治、军事、经济、文化建设。李岚谷还实行军政结合,首在蕲州建立第一乡军帅,下辖师帅、旅帅、两司马、伍长等乡官,每户出一男丁为伍卒,一乡一军,共13156人。他们平时务农,战时上阵。在实行《天朝田亩制度》之前,没收官绅地主的浮财分给贫苦农民,农民佃种地主的土地变为己有。与此同时,李岚谷还大力动员民众参加太平军(如后来被封为掠天燕王的熊克壮就是在咸丰四年加入太平军的),他还下力气抓经济建设,如开采银山煤矿、修筑童子坝等;十分重视文化建设,如组织知识分子参加天国考试蕲春有张竹坡、陈永峚(陈细怪)等10余人被录取为太平天国约士。

  直到半壁山和田家镇相继失守后,陈玉成才和检点曾凤传率军深夜出走,经漕河,袭广济(梅川),克黄梅,转战歼敌。李岚谷亦离开蕲春。

  三、太平军三克蕲州城

  为控制长江中游,太平军与清军反复争夺武昌、九江、安庆等地。咸丰四年(公元1854年)九月,清将杨载福、彭玉麟率水师自武汉抵蕲州。随后,清将杨昌泗率陆军到达蕲州,太平军与清军作战受挫。十月,清知府许赓藻指挥所部在狮子口胜太平军,地主纷纷组织团练。十月末,陈玉成在广济与燕王秦日纲、冬官丞相罗大纲等分守要隘,并亲率轻骑往蕲州菩提坝方向侦察敌情。当陈玉成行至距吴林约一里的布政牌时,忽见清军悍将塔齐布率兵马追来,立即勒马回奔。跑四五里路后,突然马失前蹄,人跌马下。塔齐布举刀狂呼:“四眼狗(陈玉成两目上生有两摺痕,故清军以此称呼陈玉成),你命尽了!”话音未落,陈玉成已随手拾起一石,击中塔齐布头部,“流血被面”,以至落荒而逃,陈玉成转危为安。至十一月初六日(公元1854年12月25日),塔齐布带伤攻入黄梅,陈玉成却杀一个回马枪,于十四日(公元1855年1月2日)再克蕲州城。州判魏作霖带二三百人逃遁,陈玉成追至三渡野塘嘴将其追杀殆尽,至湖水尽赤;而由清军六品军功孙占魁带领的二三百人钻进大塘角杨氏祠困守,仗着墙厚难攻,不听劝降,后被太平军遣人搬来芦柴,尽烧之。“杨氏祠,驻官兵,天兵一到跑不赢。芦柴烈火高万丈,一屋官兵化灰烬”的民谣指的就是这次战斗。

  此次太平军据蕲州城仅10余天,因曾国藩、罗泽南联攻九江,随后又由罗泽南、塔齐布率湘军与太平军大战菩提坝,太平军失利,陈玉成退至黄梅并渡江,助林启容协防九江,蕲州因之再被清军占领。

  四、太平军四克蕲州城

  咸丰四年十二月(公元1855年元月),太平军与清军的九江之战,其结果是曾国藩、罗泽南等清兵败退南昌,陈玉成等又挥师北上,并摧毁湖北总督杨霈在广济双城新驿所建的军事大营,杨霈节节败退,“退至蕲州,退至汉口,又退至德安(今安陆)”,被清政府革职。而蕲州及鄂东各县再次被太平军收复,此战为四克蕲州。

  在太平军四克蕲州城后,特别值得一提的是:蕲春的一些青壮年也打着太平天国的旗帜参加作战,形成了一支支“天国民兵”,并且日趋强大,以至能出境作战。如:咸丰五年三月(公元1855年4月),民兵首领周十三出击蕲水(今浠水);咸丰六年八月(公元1856年9月),民兵首领吴菊儿联合英山民兵王顺生部出击罗田,后又回据英山,一度攻占英山县城。

  五、太平军五克蕲州城

  咸丰六年春,武昌、蕲州相继被清军攻陷,湖北巡抚胡林翼部自蕲州东下,同按察使李续宾领军合围九江。要解九江之围,太平军只有深入敌后,以攻助守。而此时,长江中游已被湘军水师控制,陈玉成遂渡江北上,与李秀成会师;二月,又联合捻军张乐行、龚得树等部攻霍山、六安,部队兵力达10万人,并发展到蕲州、黄梅、广济一带。陈玉成本意是攻占蕲州后再上取黄州,进而攻占武昌,以解九江之危。胡林翼也看到了这一点,“蕲州地处黄梅之上,贼踞上游,则黄梅、广济下迄九江皆不能得力。势必先守蕲州,乃可扫荡黄梅、广济;再合全军之力,直注九江。”从此,蕲州成了太平军同清军争夺的焦点。从四月中旬至六月底,大小数十战,清军伤亡数千,仅统带、都司、千总等将弁被毙30余人。其中最主要的战斗有:

  一是咸丰六年四月十三日(公历5月6日),已任前军主将的陈玉成率大军由英山经打虎场入蕲春,进驻张家塝,并分兵进攻黄梅、广济、罗田。清巡抚胡林翼匆忙部署全面堵剿:派李续宾带湘军左、右二营及参将鲍超五营守黄梅,对蕲州则调福、武、宝三营作前援,恭、凤、虎三营为后应,又遣都司段清平、张志超扼蕲水。福营统带、候选知县加同知衔李景湖等于四月十八日赶驻青石岭,与蕲州知州兼署罗田县的彭应鲤等各部会合后,进抵魏家河。太平军分七路迎击,将宝、武二营隔开,主攻福营。打入清军的蕲州太平军地下民兵首领龚秉极将福营引至预定地区后反戈一击,加之太平军层层包围,福营李景湖及守备张鹏高、千总何德升等18名将弁毙命,团丁、团勇被歼400余人。

  二是同月二十日至二十一日,清军参将叶永泰、都司徐统恩先后督虎、凤二营奔青石岭、父子岭填防,二十二日太平军万余奔赴下芭茅街分头迎击,虎、凤二营遭重创,南逃120余里,躲进了蕲州城。

  三是胡林翼于五月份飞调候补知府邢高魁统兴国州防兵三营,会合九江援兵三营进驻刘公河,知州彭应鲤督团勇驻分路街,安徽布政使加派候补知府朱启仁率部入蕲助剿。太平军先退守望天畈、青石岭,随即开展反攻,五月十日攻打分路街,十五日攻打狮子口,清军都司段清平被击毙。

  四是五月二十四日,邢高魁约彭应鲤出兵青石岭,夹攻望天畈。二十五日,邢部出而不攻,彭应鲤和朱启仁部则在青石岭遭太平军五路迎击,团勇伤百余,死数十,清军败退。

  五是胡林翼于闰五月四日坐镇蕲州,并从襄阳前线调来曾在太平军二克蕲州城时“落蹬狂逃”的唐训方协助剿灭太平军。在北起张家塝,南到刘公河,先后一个多月中大小战斗不绝。如合节山、胡凉亭、鸭公咀、裴家冲、黄土岗、父子岭、汪家坝等地都发生过战斗,清军多次“围攻”失败。特别是闰五月十一日,邢高魁、彭应鲤、朱启仁合围青石岭时,被太平军八路迎击。当战斗正酣时,陈玉成故露败相,“抛洒财物,争相溃逃”,清军追击时又争相抢拾财物,秩序大乱,陈玉成军迅速由“溃逃”变成反攻,清军大败,清千总余开泰、外委周如凤“登时阵亡”,战至次日,清军撤走。还有闰五月十九日,太平军在父子岭、狮子口、分路街各地发起反攻,清军义、保等营连连受挫,署知州彭应鲤在狮子口战斗中突围后狂奔六七里,逃进松山寺后才躲脱一命,“彭细辫尔一溜烟,逃命到松山”的民谣说的就是这次战斗。

  六是闰五月二十七日,清军齐扑望天畈,太平军则佯败诱敌入险境,再分兵翻山直下胡家坝,奇袭敌后,清军守备李菊生、把总曹华山、江夏(今武昌县)生员桂敦临等陈尸阵前,清军败退,“营垒全失”,而由漕河赶来的清军马步队“又值大雨如注”、“队伍已难收束”、“兵勇沿途逃散”,邢高魁等则领残兵逃向蕲水(今浠水)。

  太平军由蕲北至蕲南连续获胜,至七月初,太平军一部五克蕲州,并于城外菩提坝等地筑垒据守。

  五克蕲州后,太平天国内部发生了“杨韦事变”,即北王韦昌辉屠戮杨秀清东王府,引起众将不满,兵讨韦昌辉,韦自戮。经此“事变”,太平天国翼王石达开拉走精锐10余万,太平天国首都天京形势顿时变得十分严峻,清军也趁机大兵压境。在此期间,太平军与清军在蕲春境内的战斗一直没有间断,其中最主要的有两次:一是咸丰六年九月五日(公元1856年10月3日),安庆、九江接济武昌太平军的粮船驶至蕲州江面,遭清总兵兼署湖北省提督杨载福部水师攻击。蕲州城内太平军出援,清水师营官周清元、丁四滨乘机率部夺占蕲州城。太平军虽然回师反击,击退清军,但70余艘粮船被焚,损失很大。二是同年十一月二十五日(公历12月22日)清军攻陷黄州,杨载福率水师于次日抵蕲州,发炮狂轰。开始,太平军侦知清军无陆军,闭城不理。杨载福又遣人“持火器火绳,夜走上游,若陆军状”,至二十七日,太平军转移广济。清军经浠水入蕲,所过掠杀甚惨,蕲州知州石介也带罗田乡勇三千助清军掠杀。不久,太平军自广济反攻,与清军战于漕河,又损失了3000余人,且再次传来天京告急的消息。陈玉成等为解天京之危,被迫改变上取武昌的计划,率主力东走广济、黄梅,蕲州复失。

  六、太平军六克蕲州城

  咸丰七年四月、五月,太平军再由英山进入张塝,与清军在蕲北多次激战,互有胜负。至十一月、十二月,活动于宿松、太湖的太平军两次试图攻占蕲州未遂。至咸丰八年,太平军全部退出蕲州境地,自此两年多,蕲州境内没有太平军的踪迹。

  至咸丰十年,陈玉成与李秀成商议,由南、北两路会攻武汉,重占湖北,以保卫天京。咸丰十一年初,陈玉成从安徽桐城出发,迅速克霍山、英山、黄州。与此同时,又遣部下唐胡子、刘维祯等攻取蕲州,重占蕲州城达49天,此为太平军六克蕲州。

  六克蕲州后,清军大举进攻蕲州,太平军只得退出蕲州,陈玉成、李秀成会攻武汉的计划也未能实现。在此之后,太平军虽然又两次攻入蕲州,但几乎都是随占随失,停留时间极短。

  值得指出的是:在《蕲春县志》、《蕲春军事志》、《蕲春文史资料》等地方史志中,均只提“太平军五克蕲州”,对太平军于咸丰七年以后在境内的断断续续的活动均未提及,因而对咸丰十一年太平军重占蕲州49天的史实忽略未计了。笔者认为:对太平军攻克蕲州应以“六克”为宜。同样值得指出的是:一些蕲春地方史志资料中,对太平军和捻军在蕲春的活动时间定为7年,即1853年至1860年,亦是不准确的,笔者同样认为应以11年为宜。

  七、捻军在蕲春的活动

  除太平军六克蕲州之外,捻军在蕲春的活动也十分活跃。

  早在咸丰三年五月,太平天国北伐经过安徽、河南时,捻党起而响应,并于咸丰五年二月由捻党组织各路捻军集会于安徽雉河集,推张乐行为盟主,号称“大汉”。咸丰六年,张乐行、龚得树等率捻军助陈玉成五克蕲州。在太平军六克蕲州又退出蕲州后,捻军仍转战于鄂皖边区。同治二年(公元1863年),捻军再由蕲水(今浠水)进入蕲州的漕河地区,但不久又退出境内。

  同治三年(公元1864年)九月二十四日,捻军由德安南下,又一次进入蕲州地区。清将僧格林沁由蕲水追击捻军于蕲北,地主民团亦纷纷“助剿”,捻军退入安徽。

  (主要资料来源:《蕲春县志资料》、《洪秀全起义》等)

相关阅读

最新评论

返回顶部找客服官方微信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