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湖北省黄冈市蕲春县新闻门户网站——蕲州在线! 关注微信 关注微博 关注抖音 关注快手

蕲州在线

搜索

蕲春的红色传奇间谍王袁殊,他是我国唯一的五重间谍

发布时间: 2021-1-16 14:11| 发布者: 蕲州在线| 查看: 142| 评论: 0

袁殊(1911~1987),出生于湖北省蕲春县蕲州镇,原名袁学易、学艺,又名军光,化名曾达斋。笔名碧泉。著有《袁殊文集》。是电视剧《伪装者》中明楼的原型。是电视剧《记忆之城》中朱今墨的原型。也是《隐形守护者》中肖途的原型。

蕲春的红色传奇间谍王袁殊,他是我国唯一的五重间谍

袁殊父亲袁晓岚是老同盟会员,后任职于国民政府。1925年五卅运动爆发,袁学易改名袁殊。 民国17年(1928年)袁殊赴日留学,先后在早稻田大学和日本大学攻读新闻学与东洋史。民国20年(1931年)3月,在沪创办并主编《文艺新闻》周刊,最早发表左联五烈士被害的消息,并刊出中国新闻学研究会主编的《集纳》专刊。《文艺新闻》随即被国民政府勒令停刊。1931年10月,中共地下情报人员潘汉年经过冯雪峰等人介绍和仔细考察,亲自吸收袁殊加入共产党并参加情报工作。不久后,袁殊经胡抱一介绍结识了暗杀大王王亚樵。王亚樵对袁殊颇有好感,便将手下的一份报纸交给袁殊去办。袁殊办报自然是一把好手,不久将报纸办出了样子,而且和王亚樵手下的骨干交上了朋友。随后,袁殊违反地下工作原则,利用王亚樵掌握的印刷厂为中共外围组织印刷抗日传单,被巡捕房查获,等于在王亚樵面前暴露了袁殊和共产党方面有关系,潘汉年只好命令袁殊中断和王亚樵的联系。 民国25年(1936年)担任外论编译社副社长。翌年参与中国青年新闻记者协会的创办活动,被推选为总干事。在“孤岛”时期,他受党的委托,创办《译报》,打开局面后交梅益接办;还与美籍犹太人伊罗生合办《中国评论》,并担任《华美晚报》记者。日军进入租界后,受党的派遣,利用社会关系打入敌伪内部,以办《新中国报》和担任伪职为掩护,从事情报的工作。抗日战争胜利后,渡江北上到达解放区,先后在苏北、山东、东北等地从事党的工作。后一度到香港工作。民国37年(1948年)在大连办《海燕报》。

蕲春的红色传奇间谍王袁殊,他是我国唯一的五重间谍

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袁殊留在北京工作,为《世界知识》撰稿人。1955年因“潘扬事件”与潘汉年、扬帆同时被捕入狱。1982年正式平反。1987年11月26日袁殊在北京病逝,死后骨灰被安放在八宝山革命公墓。 入狱期间,袁殊通读了《资本论》、马列著作、《毛泽东选集》,翻译了大量日文书籍,写下史料性传记《大流氓杜月笙》,并且仍然关注着党的情报事业,写了近8万字的《南窗杂记》,总结敌后情报工作经验。直到1982年平反后,还写了不少文章。他一生留下的文字近千万字。 袁殊是中国第一个提出“报告文学”这一概念,并最早对报告文学作出研究。同时,也在中国新闻学史上留下好些个“第一”的记录。(首创将journalism翻译为集纳主义。)他如不“改行”,当不弱于同在二、三十年代一同出山的著名作家。 被誉为“东方佐尔格”的袁殊,直到今天仍以其扑朔迷离的面目,出现在我们的面前。也许,是他的“道行太深”了,直到今天仍不能辨明他“间谍”的本来面目。但他应是无悔了。在全人类反法西斯的伟大斗争中,他毕竟为自己立下了丰碑。 袁殊的著作有《记者道》、《学校新闻讲话》、《印度独立史略》、《新闻大王赫斯特》;译作有《新闻法制论》、《最初的欧罗巴之旗》、《一个日本女共产党员的日记》等。 要说中共历史上最传奇的红色特工是谁?那袁殊肯定榜上有名!袁殊是中共史上唯一的五重间谍,他的五重间谍身份分别是:中共特科潘汉年属下、共产国际远东情报局特工、国民党军统戴笠的特工、国民党CC系吴醒亚的特工、汪伪特工以及日本外务省的特工。 1931年4月,掌握所有中共党员资料的顾顺章被国民党逮捕,并且立即叛变投靠了国民党。当时,由于顾顺章的叛变,导致中共上海党组织遭遇重创,当时国民党特务到处抓捕中共地下党,使得地下组织处于白色恐怖之中,共产党人随时都有被暗杀的危险。

蕲春的红色传奇间谍王袁殊,他是我国唯一的五重间谍

1931年10月的一天,袁殊接到了潘汉年的通知,潘汉年正与王子春在上海静安寺附近的一家咖啡馆里等着他。他们代表中共上海地下组织,正式招募袁殊加入中国共产党,成为一名中共特工。袁殊于1911年3月29日生于湖北省蕲春,1931年加入中国共产党,在文化战线和隐蔽战线上均取得了卓越的成就。他是中共潜伏特工历史上的传奇人物。他在险恶的环境中长期潜伏,忍辱负重,成功地掩盖了潘汉年及其情报部门。在艰难的潜伏岁月中,多次不顾个人声誉而坚决完成党的特殊使命,是一位无名英雄,他将一切奉献给党的革命事业。 1931年7月,袁殊满腔热血投身于反对帝国主义的爱国斗争中,此时潘汉年负责中共中央情报工作。潘汉年将袁殊转移到情报部门,以扩大中共潜伏力量。从此,袁殊这才踏上特工之路。为了追求真理,袁殊坚决做出了做一名中共秘密特工这一选择。潘汉年对他说:"你加入的是一个秘密组织。普通党员不知道你的潜伏身份,你的工作是捍卫党的组织。从现在开始,你必须表面上褪去党员身份,伪装起来,并寻找机会渗透到国民党的队伍中。"王子春说:"分裂和瓦解敌人的工作是最危险的。你可能会被敌人监禁,或者眼睁睁目睹自己的同志遭遇严刑拷打,但不要暴露自己。甚至可能会背负汉奸骂名而牺牲,只有党组织知道你的身份。"潘汉年将王子春指定为袁殊的单线联系人。袁殊是情报工作的新手,他对这次潜伏工作一无所知。经过两个多月王子春的情报训练,袁殊掌握了秘密传递信息的基本特工技能,并开始寻找一种潜伏敌人的方法。王子春开始帮袁殊梳理社交关系,并问他有没有亲戚朋友在国民党任职。直到那时,袁殊才想起了自己有个叫贾伯涛的表哥,贾伯涛在国民党中担任重要职务。

多年前,贾伯涛通过袁殊的父亲袁晓岚的关系,去黄埔军校学习,是黄埔的第一批毕业生。先后任职于湖北省和上海驻军司令部。袁殊差点忘了有个国民党任职的表哥! 王子春指示袁殊立即尝试联系贾伯涛,并求他谋求一个国民党的职务,为了报答袁晓岚的恩情,贾伯涛很快将袁殊介绍给上海市社会局局长吴醒亚。王子春要袁殊准备简历,强调"厌倦左倾活动,只想过安生日子"的愿望。吴醒亚看了简历后,连连称赞"好",并立即要求袁殊加入他的湖北帮。1932年下半年,袁殊只向他的亲密朋友楼适夷暗示:"将来我可能会在社会上失去名声,但请记住,我们仍然是好朋友。" 袁殊:中共史上唯一五重间谍,潜伏敌营14年,建国后入狱20年1933年,吴醒亚在国民党成立了中统cc系的一个秘密小派系"干社",这个法西斯组织出现在上海的政治舞台上,目的是支持蒋介石并反对中共。袁殊被任命为"干社"情报部门的负责人,直接上司是李士群。李士群曾经在1920年代加入中共,被捕后成了叛徒并加入国民党,王子春指示袁殊严密监视李士群的活动。袁殊刚刚潜伏国民党吴醒亚的间谍组织时,传递给吴醒亚的中共信息完全是由王子春提供的一些没有什么价值的情报。在王子春的精心计划下,袁殊还结识了日本驻上海领事馆外交官岩井英一。 岩井先生比袁殊只大几岁,来自日本名古屋,是个中国通。在党组织的精心培育下,袁殊迅速打开了潜伏工作的局面,不仅成功地渗透了国民党中统局,而且还打入了日本外务省的情报机构,抗日期间,密切协助潘汉年的抗日情报斗争。1937年七七事变发生后,国民党被迫承认共产党的合法地位。进一步促进国民党与共产党的第二次合作。1937年8月13日淞沪会战爆发后,国民党与共产党的合作逐步形成,两党于9月再次正式合作。有一天,戴笠突然来到袁殊妻子的私宅,请袁殊翌日找他谈话。袁殊非常惊讶,并立即向潘汉年报告。潘汉年分析了戴笠要求袁殊为他卖命的意图。告诉袁殊这是一个"难得的潜伏国民党军统的机会"。淞沪会战后的战争局势变得紧张,国民党军队开始向后撤退。此时的戴笠急需会日语的特务,需要了解日本方面的情报。 杜月笙提醒戴笠,袁殊曾经在日本留学过,与日本有很多关系,现在生活无着落,不妨分配一些任务给袁殊。得到潘汉年的指示后,袁殊答应戴笠并如期与戴笠见了面。戴笠问:“你现在以什么为生?”袁殊答:"靠老婆养我。"戴笠又说:"那你可以为我工作。"袁殊问:"我想知道戴先生要我做什么?"戴笠说:"你懂日语,当然是做抗日工作。"他给了袁殊两个具体的任务:一个是在日方收集情报,另一个是无论将来情况如何变化,都坚持留在上海。

蕲春的红色传奇间谍王袁殊,他是我国唯一的五重间谍

因此,袁殊就这样潜伏到了国民党军统戴笠部下,被任命为少将军衔,在上海从事国际情报工作。袁殊还充分利用军统身份开展情报工作,从事中共的地下抗日工作。袁殊在一家高端咖啡馆定期与潘汉年会面,汇报国民党军统内部情况。淞沪会战之后,日本政府决定增派军队到上海。到9月中旬,派往上海的日本兵力已达到5个师团,将近20万兵力。为了抗击日本侵略者,袁殊伪装成日本学生,冒着生命危险去日军阵地侦察。说着流利的日语与日本军官交流,并牢记日军和车辆的部署和行动,提供了重要的军事情报,为上海的抗日战争做出了巨大的贡献。上海于1937年11月12日沦陷,潘汉年在同年12月中旬撤离上海去了香港。出行前,他叮嘱袁殊:将来要将通过刘少文与党组织联系,但是情报只能与他单线联系。面对日本侵略者和国民党反动派两个势力,上海地下党可谓是到处都遇到重重困难,袁殊在敌军营地环境中单枪匹马作战更加险恶。在中共领导下,袁殊用他的智慧和勇气与日本和国民党进行情报秘密斗争。 占领上海后,日本人继续向西进军,并于12月13日进入南京,在那里进行了大规模的不人道屠杀。消息传到上海时,没有人不感到震惊。袁殊用"军统"身份组织了以王铁民为首的"秘密抗日小组",里面的成员都是爱国的江湖人士,他们憎恨日本侵略者的暴行,只要看到日本散兵就打。日本人进行了疯狂的报复,伤害了更多普通中国人的生命,袁殊立即结束了这种使无辜人民牺牲的抗日行动。 1938年夏天,他又亲自领导了一个抗日小队,做了一件非常令人愉快的事情。虹口本田纱线厂的后院里有一个日本海军弹药仓库。袁殊派出一个侦察队,发现只有一位外国厨师可以自由进出。于是派王铁民伪装成人力车司机,以帮忙买菜的名义挺身而出,就这样和日本厨子混熟了。有一天,袁殊给了王铁民定时炸药。王铁民将炸药藏在送给厨师的篮子里,厨师把炸药带到仓库。待到深夜,一声巨响轰炸了日本海军仓库,大火照亮了夜空,重创了日本侵略者的嚣张气焰,上海人民为之鼓掌。1939年5月,戴笠通过电话召集袁殊到香港,以奖励行动小组在抵抗日本方面的杰出贡献。在军事领导人干部会议上讲课时,戴笠从腰间掏出加拿大制造的手枪,拍在桌子上:"你们每个人都可以带回其中两把新型手枪,并用它们杀敌。"又对着袁殊,说:"但凡任何不忠于抗日团体的人,也可以对他使用这把枪!" 会议结束后,戴笠单独召见并褒奖了袁殊,并指派暗杀汪伪特务总部头目李士群的任务。李士群叛逃到日本,杀死了很多军统内部的人,戴笠对李士群是恨得牙痒痒,决心通过袁殊除了他。在香港,袁殊分别会见了中共情报负责人潘汉年,汇报了他在上海的工作。回到上海后,袁殊开始计划炸毁汪伪76号特务总部。他亲自绘制了地形图,派人从76号总部后方挖洞,没想到刚要按照计划实施爆炸时,被偷偷投靠李士群的王天木(军统上海区区长)出卖。李士群在逮捕了袁殊,并关押在76号总部,拿出了袁殊本人绘制的76号地形图和炸毁计划,强迫他说:"对使用武力抗击日军的任何人,都应当场处决。你要么与我们合作,要么当场执行死刑。"袁殊心平气和地说:"任你处置"。 李士群见状,立即换了一种审讯措施,在袁殊面前放了一大笔钱。威胁他,"日本人是不收回死刑命令的。"袁殊立刻说:"你为日本人做了什么,难道我就没有日本方面的关系吗吗?"李士群大为震惊。在得知袁殊有很多日本朋友,尤其是得知袁殊认识日本驻上海领事岩井英一后,李士群感到困惑,不得不按照袁殊的要求去做:为他洗个澡,为他带来美酒和食物,然后特地让自己的妻子到袁殊家,通知袁殊妻子取回换洗的干净衣服。袁殊趁机暗示妻子去联络潘汉年。潘汉年得知袁殊入狱后,不慌不忙地写了一个电话号码:"打这个电话通知日本领事岩井英一去救人"。正如预期的那样,岩井英一对李士群说袁殊是日本外务省的人,立即将他释放。获释后,袁殊却成了公开的"汉奸"。

蕲春的红色传奇间谍王袁殊,他是我国唯一的五重间谍

潘汉年作为总共隐蔽阵线负责人,抓住"岩井救元恕"的时机,对日发动了信息战争。他告诉袁殊,要利用"军统"身份与岩井英一合作,成立另一个亲日派"新亚建国运动",以控制汪伪的势力。潘汉年耐心仔细地告诉袁殊:潜伏工作就是"存在就是发展",即使要背负汉奸骂名。经过艰苦的思想斗争,袁殊坚决承担了沉重负担,为民族解放事业彻底抛弃了个人声誉。为掌握敌人的动向,潘汉年不遗余力地命令袁殊要以"岩井公馆"为情报据点,通过袁殊的军统身份,潘汉年化名"胡先生"亲自参观了"岩井公馆"与日本人周旋。 日本情报工作无处不在,汪伪部下的汉奸李士群、丁默邨等人都知道潘汉年,岩井英一自然也是知道"胡先生"的来历的,但他心照不宣,想暗地里调查袁殊是哪一边?是否忠于自己?岩井英一在袁殊面前质问"胡先生":"胡先生认识潘汉年吗?"袁殊见此后立即打断道:“这个人不在上海。”虽然当场为潘汉多年解脱,但情况非常危险。岩井英一不轻易放过任何人,"岩井公馆"一旦暴露,潘汉年部署的整个对日情报斗争将毫无用处,潘汉年等同志们也面临着生命危险。正当危险至极,袁殊巧妙地赢得了岩井的信任,巧妙地掩护了潘汉年等同志以及位于岩井住宅里的电台。岩井先生消除了疑虑,从此对潘汉年和袁殊在上海和香港两地的情报工作放下心来。为了完成向日伪深入获取信息的任务,潘汉年、袁殊二人利用日本提供的便利和资金扩大了在香港的情报战线,进行了默契合作。在袁殊的护送下,潘汉年在日伪军部来去自如。他从容地在上海和香港之间来回游荡,秘密领导他的情报团队,获得了大量宝贵的战略情报,为中国人民的抗日战争做出了重大贡献。1945年9月,党组织通过恽逸群通知袁殊,他们已准备好迁往解放区。来到解放区的头几个月里,袁殊写下了自己在白区的工作经历,以及潜伏敌营14年的自传,还撰写了军统内部材料。他曾担任中共中央联络部第一工作委员会主任,后来负责南京上海两地残余的国民党控制区的策反工作。1946年初,国民党确定袁殊在解放区时,国民党军统局立即发布逮捕令,并派人到苏州突袭其家。袁殊的妻子从后门逃脱,带着怀中只有几个月大的儿子跑回上海。1947年7月,袁殊跟随李一氓到大连,加入中共华东局大连工作委员会。 为了支持解放战争,袁殊帮助我军医疗机构雇用了日本药剂师来生产注射剂。他还介绍了日本细川博士,以帮助我军开发和生产爆炸物,以满足前线对药品和武器的紧急需求。1949年2月,北平解放了。李克农亲自将袁殊调往中央情报局,随后他跟随冯铉去北平报到。袁殊在情报总局和中央军事委员会联络处工作的日子,是他一生中最繁荣的日子。他工作到深夜,致力于日本研究,并定期撰写有关世界知识的政治文章。袁殊口才极佳,他经常向该部的干部和年轻的同志讲授关于他在白区和日本问题上的工作经验。他被称为"日本问题专家"。1955年,袁殊全力以赴,为新中国的情报事业做出了贡献,这一年,潘汉年案发生了。他在潘汉年的领导下工作了很长时间。他被指控犯有"反革命罪",并因其罪名入狱。 1975年5月15日,在服刑20年之后,袁殊离开监狱,被送往武昌大军山的一个农场改造。这位已经64岁的老人以"不戴帽的就业人员"身份参加了劳改计划,并被允许通过农场管理者与亲戚进行交流。有了一定的自由度,他开始写信给前组织的老领导人,请求批准他在有生之年能为党做力所能及的事。1977年5月,袁殊获准放假25天分开22年后,袁殊回到北京探望亲戚,最后与孩子团聚。此时,他才得知自己的母亲于1971年去世,妻子遭到迫害离家出走。他忍不住难过,但是当他看到自己的孩子已成婚并且他们的工作和生活稳定时,他深感欣慰。1978年10月,袁殊第二次回到北京探望家人。他致函中共中央组织部,要求对他的问题进行重新审查,并向高级人民法院提出申诉。 在儿子曾龙的陪同下,来到原单位,以前的老同志接待了他,答应转交他的复审材料。袁殊当即坦率地说:"即使我被烧成灰烬,我的心也与共产党在一起。"1978年12月,中共十一届三中全会确立了"实事求是"的正确路线,这给了袁殊带来些许希望,但此时67岁的他却不幸遭遇半身不遂。治疗后,病情有所缓解。1980年1月,袁殊还未痊愈的袁殊去了北京,等待他的平反报告。以前文化圈的老朋友都来探望他,不仅帮助他解决了住房困难,还给了他经济上的帮助。在等待平反的两年时间里,袁殊昼夜不休,用早已呆板的右手写下他数十年来的潜伏经历。尽管战时情报工作的背景是复杂的,但袁殊仍然坚持从事实中寻求真相的原则,从不歪曲历史,也从没有为自己能够平反而污蔑他人。

蕲春的红色传奇间谍王袁殊,他是我国唯一的五重间谍

1982年9月,在中共中央平反潘汉年案后的一个月,袁殊终于得到了平反。重新恢复了他的党员身份,并且得到了离休的待遇。1987年11月14日,袁殊意外骨折受伤。几天后,患上肺部感染,在人民解放军309医院去世,享年76岁。谨以此文纪念为新中国建立而背负汉奸骂名的湖北蕲春籍中共红色特工:袁殊。

相关阅读

最新评论

文热点

返回顶部官方微信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