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湖北省蕲春县蕲州镇地方门户网站蕲州在线! 关注抖音 关注微博 关注微信

打开微信扫一扫

蕲州在线微信二维码

蕲州在线

搜索
蕲州在线 网站首页 蕲春文学 查看内容

调访屏风寨

发布时间: 2019-3-28 01:34| 发布者: 蕲州在线| 查看: 50| 评论: 0|作者: 郑伯成、孙锦、陈建军、张保清|新闻来源: 《蕲春文化研究》

  (一)

  屏风寨,有广义和狭义之分。狭义上的屏风寨,因远看似一匹奔驰的骏马,故又叫奔马寨;又因它陡峭,似一把菜刀的刀刃,亦叫平峰寨。它海拔826米,与位于狮子镇境内的沈家尖(海拔约800米)共同屏护着三角山(海拔1055.1米)。而屏风寨又与三角山寨(即天然寨,又称天垣寨)紧密相联,故人们又把二寨统称“屏风寨”,如浠水三角山旅游风景区对屏风寨的解释就是:屏风寨,“是著名的蕲黄四十八寨之一,始建于北宋末年,是农民起义军抗击金兵的据点。……屏风寨全长21.5公里,有东南西北四座寨门,现城寨保存完好……。”这里的21.5公里,就将两寨包含在内了,也把三角山的绝大多数景点包括进来了。当然,作为旅游开发的广义上的屏风寨地区,就包括蕲春境内的整个三角山乃至整个株林镇,还包括狮子镇的一部分。

  2012年9月中旬,根据县委、县政府开发屏风寨旅游风景区的要求,由县文体局、株林镇政府联合牵头,决定对屏风寨地区的人文资源进行一次全面调访,并确定了由郑伯成、孙锦、陈建军、张保清组成一个专门的调访班子,调访的范围是以三角山为主包括整个株林镇的广义上的屏风寨地区。

  株林镇政府对这次调访工作十分重视。我们四人每到一村,都由村党支部书记或村主任亲自带队,有的村还组织老年人座谈。在不少地方,村带队人员还要手拿柴刀,在前面砍出一条路来,让我们通过,而我们则是攀岩附葛,一路小心翼翼,气喘嘘嘘地逢山过山,遇水过水。从9月中旬至9月底,连续调访了12天。在这期间,谁摔倒了,就爬起来拍拍屁股;手脸划破了,擦一擦继续前行;衣服或背包划破了,回到村部找人补一补;偶尔还有什么虫子掉进颈窝里,又辣又痒;有时,脚又崴了,还得折根树枝拄上一阵子。就这样,我们一行调访了20多个村,拍摄了300多张照片……。

  在调访中,我们几乎天天都有新的发现,天天都有大的惊喜。我们从心底里感受到:屏风寨是如此的神奇和秀美!

  (二)

  株林山寨多,这是屏风寨地区的一大特点。仅《蕲春县志》上就记载了“株林十三寨”,它们是天然寨(又叫天垣寨,屏风寨)、搭儿寨、鸡公寨、黄龙寨、蜜蜂寨、福星寨(又叫福兴寨、复兴寨)、荆竹山寨(又叫燕子寨)、黑石寨、石王寨(又叫石人寨)、立安寨、石板寨、许家寨、杨郭寨(又叫羊角寨)。其实,在株林地区还远远不止十三寨,比如在黄泥坳村境内的连山寨,就是一座连结几个山头的大型山寨,至今许多城墙还保存完好,就未列入“十三寨”中;还有许多小山寨,如八人寨,传说是太平天国一支部队战败后只剩八人,仍在群众的协助下垒石为寨,坚守到大部队的到来。在诸多的山寨中,有建于宋末元初以“抗金”“抗元”为主的,如屏风寨(含天然寨),也有是在太平天国时由地方乡绅承头修建用来对付太平军的;有石垒的寨墙,也有粘土垒筑的寨墙;有寨墙寨门保持完好的,也有寨门寨墙已不复存在但还可辨认遗址的。不过,几乎所有的山寨,碓臼、油盐凼这些保障“寨民”生活的必须设施都还可见,也能让我们想象到当年寨民之生活是何等艰辛了。

  三角山的树多,这是屏风寨地区的又一大特色。传说慈应祖师和万法祖师同到三角山选地建庙,结果被慈应占着先机,万法只好去了浠水斗方山。这万法越想越生气,就拔起一棵树扔向三角山来砸慈应;慈应也生气了,你干吗砸我呀?他抓起一块巨石也扔向斗方山去砸万法。于是,“三角山的树多,斗方山的石多”成了一句俗谚。树多,不仅成就了三角山“国家级森林公园”,也因之有不少珍稀树种让人惊叹不已。以树而言,拨火棍、绣花针、梭罗树、阴阳柏(一半枯一半活,一半刺柏一半扁柏、一半叶深绿一半叶黄绿)、金银桂(桂花树一半开黄花一半开白花)、龙松(松树皮纹似龙鳞)、龙爪枫(一棵巨枫五根拱于石上似龙之五爪),一树一景,树树传奇。而树之外,还有千年何首乌,以及石板姜、瓜蒌、败将、观音叶、狼毒等多达600多种中草药,说它是一座天然的中药材场一点也不为过。

  三角山的水资源多,这同样是屏风寨地区的又一大特色。株林河是株林人民的母亲河,她孕育了一河两岸的西周文化,这本身就是株林人民的骄傲。而老龙洞内的子午泉、会龙池的龙井水以及承载龙船石的龙荡河等等又赋予了人们太多的想象。还有,载入《中华全国名胜大辞典》的笔架飞瀑更是闻名于世。其实,三角山还有更多的水资源不为人知,就拿塔林沟瀑布和勒马咀瀑布来说吧,就是两处“养在深闺人未识”的值得一游的景点。塔林,因一大面山都是和尚墓塔而得名。而勒马咀,更有一个美好的传说:在三面都是陡峭无路的石壁下形成一个深潭,潭底有一白龙修炼,后白龙变为白马被神仙度升天庭成了神仙坐骑,在离开此潭时它还留恋地回头一望,被神仙一勒缰绳而去,勒马嘴因此得名。民间还传说,吴承恩在蕲州荆王府当纪善,为写作《西游记》而到过三角山,现场到过此地和采访了此传说,那唐僧收伏白龙马的故事就是以此为原型的。这两处瀑布的水落差都在50—70米左右,瀑布宽约20余米。站在岩上,只听见瀑布轰鸣,难睹瀑布真颜,因为那诸多的巨岩和茂密的藤树遮住了全部视线。我们是在会龙池村新老两任支部书记张光贵、张国斌的带领下,对每一瀑布都得斫荆附葛历个多小时才能绕至潭底,一睹全貌。瀑布飞流直下,喷玉溅珠,潭水回旋,山谷轰鸣,真乃奇景奇观。据张书记讲:两处瀑布水资源丰富,即使在大旱之年,瀑布之水亦会常年不断。在笔架飞瀑已经水源匮乏之际,此二瀑布就更显得珍贵了。

  (三)

  到三角山及屏风寨进行调访,宗教文化是一个十分重要的话题。屏风寨地区(含株林全镇)形成了一定规模的宗教活动场所就有100余处,而且每一处宗教活动场所都有他的故事和传奇。在这些宗教活动场所中,龙门资教禅寺(三角寺)和达城庙则是最负盛名了。

  龙门资教禅寺建于后梁,因盛传求雨有应,宋仁宗赐额“龙门”,高宗加赠“资教”,寺名由此而来。鼎盛时期,龙门资教寺主管“内十三厂”和“外十三厂”的所有宗教场所。内十三厂指三角山周边一带,据传有36寺庙72庵观。至于“外十三厂”的地域,人们只知延伸到今蕲春、浠水、英山、罗田、武穴、黄梅以及江西庐山附近一带,亦可见盛况非同一般。仅“内十三厂”,就既有佛教活动场所,又有道教活动场所;既有“佛不说道,道不诽佛”的和谐,又有佛道可同住一山、同住一庙的景观。据考证,龙门资教寺除自身是一个宗教活动场所外,还是“内外十三厂”宗教管理的权威场所和机构。至于宗教管理的具体情况已不得而知,但年纪大的人们依稀还记得寺旁的“卡儿石”:凡有怀孕之尼,必须反复从卡儿石中穿过,有的肚子太大就由其她尼姑帮忙“连拉带扯”也要过,直到把肚子里的胎儿卡掉为止,以至卡儿石成了孕尼的要命石。民间“自作孽,不可活”的俗语据说就来源于此。老年人还回忆说,离三角寺不远处的山上还另有两处寺房:一处是内十三厂的有病僧尼治病养病之所,另一处则是重病僧尼的护理之所也就是等待坐化之所。把有病僧尼隔离治疗以免相互传染,也可知三角寺在相关方面的管理上有章有法。

  三角寺的主供祖师慈应,主修了在中国佛教丛林中影响甚大的三角寺。可惜的是,在文化大革命结束后,三角山大队向县里“领导”提出“购买三角寺产权”(当时宗教活动场所资产归县财经口管理)的要求,花2000元将三角寺全部产权购为大队所有,然后拆掉大部分建筑,用拆下来的建筑材料建起了大队小学和大队部、大队礼堂。当时的社员们都夸大队干部“会办事”,“花小钱办了三件大事”。不过,有一个人还保持着清醒的头脑,他是大队小学的张则刚老师。他花了大量的业余时间,赶在拆寺之前,对三角寺的所有殿、阁包括禅房、旦池乃至台阶、树木都一一登录成文字,连各种尺寸都丈量得清清楚楚,留下了近万字的宝贵资料,使人们还可窥见到当年三角寺的全貌。

  相对而言,达城庙(大乘禅寺)就幸运多了。该庙始建于北宋,但规模很小;至明朝天启年间(公元1621—1627),由山主许佳成、陈一讽及其子陈吾悃等筹建成后殿;至清朝康熙二年(公元1663年),由总领陈欲鳌和首士许士占、陈启常、张凤户、陈日恒、陈日富、陈日济、毛仲义、陈仁近、华洪梓等捐资扩建;至道光辛丑年(公元1841年),由陈若村捐建庙前万年台一座,台身工艺精巧,雕龙刻凤,具有独特的古建艺术风格。后虽经朝代更替,战火兵燹,庙貌始终保持完整,这在蕲春全县是唯一的,在整个鄂东南亦为鲜见。还有,达城庙会也是远近颇负盛名的传统民俗活动,如今已列入省级“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名录……。

  当然,提到屏风寨地区的宗教,就会自然而然地想到佛道合一。如前所述,三角寺的大祖师慈应是佛教界代表人物,可仁宗皇帝却又以道教全真派的“龙门”来加赐该寺。更有意思的是:三角寺祈雨习俗远近有名,连宋朝皇帝都多次派使臣前来求雨。这雨怎么求?不仅要向龙王禀告求雨缘由,还要在老龙洞取子午泉的水再拿到会龙池龙井去汇兑。这一过程,人们都在与“龙”打交道,而龙是道教之神。可随后则是去三角寺抬佛教祖师慈应像,再游上叫雨尖让佛教祖师也大汗淋漓地去叫雨。整个求雨过程形成“佛道合一”,缺一不可,这种求雨方式和方法在全国亦不多见,应是三角山地区的一道奇特的求雨景观。

  佛道合一,还体现在达城庙的主供神二令公上。二令公,本名陈慥,居麻城歧亭,是苏东坡的好朋友。一次,他到黄州看望苏东坡,恰逢苏东坡到绿杨来了;他又往绿杨而来,恰好与返程回黄州的苏东城在洗马相遇。时洗马河东(属株林)有一柳小姐因在达城庙上香被牛皮寨山大王看中,并要强娶为“压寨夫人”,是陈慥凭智慧和武功救回了柳小姐。谁知柳小姐“非陈慥不嫁”,最终成了陈慥之妻。这陈慥信佛、信道,同时又常带三五成群的歌女在后厅嬉笑欢娱,于是柳小姐发脾气了,陈慥也怕柳小姐了,苏东坡也用“河东狮吼”的句子写入诗中而一举留传千古了。只是柳小姐寿短,因生孩子难产而亡,万念俱灰的陈慥这才去了洞庭湖君山“悟道”。悟道期间,他平定寇乱,捉泥蛇精,被玉皇大帝封为“洞庭府君”。南宋时,家在达城的毛察院告老还乡,卦请二令公护送回蕲春。二令公虽然成神,可他一听说“达城庙”就想起了柳小姐,毛察院连卜三卦,二令公卦卦照准。二令公到了达城,想到柳小姐是因难产而死,于是他这位男性神也“保佑女人一生”,形成了达城庙求二令公“保女人产子平安”的特殊风景。这就是二令公陈慥的生前死后。不难看出,二令公“悟道”时,是道教的最高神“玉皇大帝”封他一个道教神职“洞庭府君”,而他却在佛教达城庙里成了主供神。他是佛是道,或者亦佛亦道?这反而变得不怎么重要了,重要的是佛道合一,是屏风寨地区宗教活动场所的一大特色的展现。

  (四)

  屏风寨(含三角山)的人文资源数不胜数。

  传说乾隆皇帝到过株林,有民间传说和“枕头石”为证;传说苏东坡到过株林,有“河东狮吼”的诗句为证;欧阳修奉旨求雨到过三角山,有“六一登高”摩岩石刻为证;吴承恩为写《西游记》到过三角山,包括勒马咀瀑布在内的诸多传说与《西游记》情节如此雷同可以为证;李时珍到三角山挖药采药,有《本草纲目》为证……。即使是屏风寨土生土长的人群中,有探花陈銮、台湾道台陈懋烈、辛亥革命元老张九维、领导农民“免庄”起义领袖陈纯粹、鄂东“阿凡堤”陈细怪等等。这里,曾是唐末农民起义战场、明末农民起义战场,是抗金、反元、反清战场,黄巢、李自成、张献忠、朱元璋、徐寿辉、陈玉成等一大批枭雄豪杰在此挥戈跃马;这里,还是北伐战争中的“百里大战”的重要战地;更有日军轰炸机的重磅炸弹和低空扫射,一次就褫夺了100多条中国人鲜活生命的所在地……。至于文人墨客的诗词联赋、摩岩石刻、趣闻秩事,更是比比皆是。

  就以红色文化而言吧。在土地革命时期,徐向前大战徐源泉,打得徐源泉跪在达城庙神像前直祈求神灵保佑;株林河1930年的“三·二一农民起义”,震撼了浠、蕲、英、罗;红一军、红十五军、红二十五军、红二十八军创建于三角山的周边地区,一大批三角山儿女参加了这四支中国工农红军的主力部队,株林河人张明轩还担任了红二十五军七十四师政委(长征到达陕北后病逝);李先念、徐向前、徐海东、张体学、高敬亭等一大批领袖人物在这里叱咤风云,指挥了屏风寨地区的土地革命和抗日战争;在解放战争中,中原突围后这里是血与火的炼狱,刘伯承、邓小平率部逐鹿中原在这里指挥了千军万马,林彪指挥的四野大军从三角山直下蕲州城势同摧枯拉朽……。

  不过,一谈到屏风寨地区的红色文化,就有一个绕不过的话题:在中国军事博物馆保存的那张极其珍贵的刘伯承照于三角山的照片到底是在何处留影?目前见诸于文字的说法是在浠水辖境内的屏风寨东门。可在我们的调访中,当地老百姓对此说法普遍不认可,他们认为这是浠水“三角山风景区”出于旅游的需要而杜撰成文字的。为此,我们反复调访、比照、分析,形成了以下几点共识:

  其一:刘邓大军指挥部的行军路线是从浠水洗马进入蕲春株林的叶家花屋,在那里住了一个晚上;再从榔木冲上三角寺,这是旧时从三角山西面进入三角寺的一条主干道。此时的刘邓首长已经在酝酿打一场大的战斗了,他们在三角寺又住了一个晚上。刘伯承留影,应是部队驻扎后勘探地形并酝酿作战部署时所照。

  其二,从照片中刘伯承的神态看,将军是摆好了姿势让随军摄影记者拍摄的,绝非是随军摄影记者抢拍。由此可知:将军此时心情好极了,因为一个伟大的战斗蓝图已经成竹在胸,他要记住形成战略决策的时刻,于是有意摄影留念。

  其三,如果说将军留影处是在东门的话,虽说照片左侧似是东门石壁,但一是东门不高,上面的石门楣应在照片的高度以内,可照片上没有;二是东门并不很宽,不可能只有右边石门壁且中间有四五个人而不见左边石门壁;三是照片左边的山在东门找不到原型。更重要的是:东门之外是深壑,深壑前方是群山,且树林茂密,难得有开阔的视野,也难得有战略要地之联想,何况后来高山铺战斗的战场也非东门方向。

  将军留影处如果不在东门又在什么地方呢?在龙洞寺。我们一行四人以及为我们带路的会龙池村副书记陈卫华(女)都持这一观点。理由也有几点:一是龙洞寺历来是农民起义军的指挥中心,也是“红哥们”重要的落脚点,且上有碧仙洞下有泉庵两处新四军战地医院;二是龙洞寺离三角寺的距离相对要小得多,山路也要好走得多,而到东门不仅远而且山高路险;三是照片背景中左边的山在龙洞寺有参照物,右边的石壁应是龙洞寺的石墙壁。更重要的一点是:龙洞寺前,视野开阔,不仅可放眼蕲春的刘河、漕河、蕲州、青石乃至张塝的一部分,还可以极目黄梅、广济(今武穴),山川河流、城镇村庄、道路交通,均可尽收眼底。不久发生的高山铺战斗,将军是否此时已开始了运筹帷幄?这就不得而知了。

  (五)

  在调访的过程中,我们有许多为山民们的智慧而骄傲的事,《老龙洞记》石碑的保护就是一例。在一片坟山之中,有一座无名氏之墓的墓碑上没有墓主人的任何介绍,那墓碑上的文字却是一篇撰于1942年的《老龙洞记》,相传是文革期间某道人将此碑安于此墓而保存下来的。要不是陈卫华副书记带着我们寻来,谁会想到这坟山之中还有此碑呢?

  与此同时,我们也有许多感到困惑甚至痛惜的事。还是从碑说起吧。那躺在宋塘狮子岩下的“国殇烈士之墓”碑和“百骨塔记”碑就没有“老龙洞记”石碑幸运了:这些刻于1938年的石碑,是记载日军大轰炸罪行的见证物,如今碑残石破,斜躺在荆棘丛中,任凭风雨侵蚀,草蔓覆蔽。小小的碑石如此,那么大到一个古老的塆村、一座豪华的宅第呢?台湾道台陈懋烈的塆基已找不到半点遗迹了;探花陈銮的府第尚还遗迹可辨,也仅存几件石础之类物件,还有几只石狮子歪倒在草丛之中。不过,有一座“将军府”尚可圈可点——其实这“将军府”的主人并非将军,只是北伐军在赶走北洋军后自己筹款办的一个“独立团”,也只不过30余人10余条枪,先隶属于国民党33军,后受国民党委派为“两蕲人民自卫团”团长,不久又改任为省保安四团三营营长,他叫陈允厘。陈接受了在三角山一带活动的红军游击队的宣传,多次帮助过红军,并在较长的时间内与红军保持着一定联系,后被国民党以发军饷为名诱捕并枪毙。这“将军府”虽已破败,但府门及相当一部分建筑还在,整个府第和室内的建筑还保留着民国时的风格,只要稍加修整,便是一处很好的民俗博物馆了。只是令人担心的是,这“将军府”如不引起人们的重视,它还能立于“不败之地”么?

  最令人惋惜的是,在去龙洞寺的必经之路上,那棵卧龙石松不见了。该松生于一面石岩上。可它的根硬是把五六尺高的岩石拱开了寸余宽的裂缝,扎到了岩下的土层之中,它的生命力是何等的顽强!就是靠这把石头也要拱开缝的根供养了整棵树,树干约有尺围,横卧石上,枝叶繁茂,伸出石外一侧的小路上方,形成一道“卧龙迎客进山之门”的景观。凡经龙洞寺上过三角山的人,莫不对卧龙石松啧啧称奇。如今它没了,是因为人们认为它“神”,就在石缝中去刨它的根当“药”,你刨我也刨,一处绝妙的景观就这样刨没了。卧龙石松没了,人们又去刨阴阳柏,人们同样也认为它“神”,幸被当地村干部们发现并制止了,还采取了一系列的保护措施。就这样,阴阳柏幸运地保存下来了,也为屏风寨保留了一道风景。

  如果说卧龙石松死于人们“无知”的话,那么,还有不少景点的破坏则来自于一些“有知”人们的手。

  就说大尖吧,那是蕲春、浠水两县的分水岭,也是历代古人摩岩石刻的天地,几十处摩岩石刻,每一处都有一个故事。在一面岩石上,“蕲春县人民政府、株林区管委会”于1984年刻上了“重点文物保护单位”的字样,那目的自然是保护。可是,如今连“蕲春”四字也被人去掉而没有“保护”住。去掉的手法很高明,象是自然风雨侵蚀而损毁的一般。

  还有,老龙洞是屏风寨景点的重中之重,因为“不到老龙洞就不算上了三角山”。它的前方,是在一面巨岩中生出的天然石洞,洞内曲折蜿蜒,且有世人皆知的龙涎津液、子午泉;过子午泉的出洞口是该洞的尾部,较狭窄,仅可容一人通过,出洞后有一巨松,因皮似龙鳞,人称龙松,相传是老龙摆尾的造化杰作。可如今,洞内人为地生出了一条巨龙,它占据了该洞的绝大部分空间。游人进洞受限制了,龙涎津液、子午泉也不再有人去亲临其境了。老龙洞口的悬岩上,除古老的“老龙仙洞”等摩岩石刻外,又有了许多新的“摩岩石刻”,这其中有当代“书法家”的大幅“龙”字作品、有“当代诗人”的诗词作品、有“对联高手”的对联作品,使整个老龙洞的正面悬岩成了一个大花脸!老龙洞的正面是如此,背面那棵龙松旁边的巨石也是如此:除古人的“松结龙缘”石刻外,又生出了一首首“咏龙松”的新“摩岩石刻”。

  其实,屏风寨的许多景点都出现了这些当代诗人、书法家和对联高手们的杰作,他们是在为景区添辉呢,还是在景区涂鸦?他们是在为自己留名千古呢,还是让游客生吞了一只苍蝇?

  我们在调访中,还常听到某石匠的故事。当然,谈某石匠还得先从祖师洞谈起。祖师洞又叫八卦洞,相传是大祖师慈应打座的地方。只是年久月远,山崩土压,该洞口全都堵封了。改革开放以后,某石匠想到祖师洞可能有宝,于是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掏开了此洞,至于他是否得到了什么宝那不得而知。但他发现洞门倒塌便去报告了村干部,村干部便安排了几个劳动力让某石匠带队清空了洞内积土,倒塌的千斤石门也复位了。这是事实。只是某石匠又提出要开挖洞前的三塔山(因山有三塔而得名,如今塔毁基存),因为传说山下是三角寺的地宫。他的提议,理所当然地被村干们严肃地制止了。于是,某石匠又打起了桃花洞的主意,他怕村干们再次制止,就私下约了另二名石匠一起行动。因为这桃花洞相传是神仙聚居之地,肯定有宝。谁知他们在开凿之中,突然天降暴雨,霹雳一声赶一声地在头顶上炸响,他们认为是自己的行为惹得天神发怒了,吓得一个个狼狈地逃回家去,又一个个大病了一场……。

  屏风寨神奇、秀美,处处有传说,处处有景点。正如湖北省人大副主任刘友凡所说,它是“一部活的地方史、文化志,一首扣人心弦的叙事诗,一幅精美绝伦的立体名胜画”!我们相信,屏风寨的活力无限,前景无限,这部“地方史、文化志”将会把它的博大精深更鲜活地展现在人们的面前,这首“叙事诗”一定会越发地扣人心弦,这幅“名胜画”一定会越来越精美绝伦!

最新评论

返回顶部找客服官方微信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