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湖北省蕲春县蕲州镇地方门户网站蕲州在线! 关注抖音 关注微博 关注微信

打开微信扫一扫

蕲州在线微信二维码

蕲州在线

搜索
蕲州在线 网站首页 蕲春文学 查看内容

苍天有眼

发布时间: 2019-3-28 01:27| 发布者: 蕲州在线| 查看: 94| 评论: 0|作者: 甘才志|新闻来源: 《蕲春文化研究》

  我,本主编,怀着崇敬的心情写了一篇短文,《只将希望付儿曹》,说的是本县汪瓢铺村人才辈出的故事。本主编写着写着几次落泪,并非为汪潮涌海外归来回乡创业被感动而落泪,也非为汪敬虞、汪同三父子俩同为社科院学部委员心生感激而落泪,而是为一个在汪瓢铺村接受劳动改造的老人而落泪。这位老人叫汪敬韩,少年立志学韩愈,青年从戎抗倭寇,国民党撤退时不去台湾,率团起义参加中国人民解放军,复员后相信人民政府,将起义证和复员证交给共产党的区长,区长弄丢了,他便成了国民党的反动军官,白天劳动,晚上挨斗,深夜再去教儿读书,这样一直到死,死前拉着儿子的手说:“不要埋怨政府,不要埋怨别人,读自己的书,世道是公平的。”然后闭上了双眼。两个儿子记住父亲教诲,也是白天劳动,晚上苦读,恢复高考后双双考上大学。这样的姓氏不出人材何处出人材?汪瓢铺村之所以成为蕲春文化第一村,真是苍天有眼啊!

  苍天有眼的还有一位叫朱义茀的老人,生于清末,死于民国,终生诲人不倦,从私塾教到县中,从家乡教到南洋,教出的学生有胡风(我国著名诗人兼评论家)、何定华(湖北省政协副主席)、方觉慧(国民党湖北省党部主席)、陈乾(首批同盟会会员,后供职南京临时政府陆军部)、方霖(国民党中将,起义后任湖北省政府参议室参事)、黄耜春(长期担任启明中学校长),可以这样说,上个世纪二十年代蕲春县的文明之火有一半是这位老人点燃的。老人的儿子叫朱连峰,八秩高龄,写下了《记父亲》一文,奉献给读者。

  陈仕猛写的《诤臣化作蕲州魂》,也是苍天对蕲州作出的惠顾。王禹偁,北宋初年诗文革新旗手,著作收入《古文观止》,任职黄州被世人称为“王黄州”,皇上感其政绩与文才,有心提携,遭到顽固派抵制,发旨调他到条件好的蕲州当知州,后来王禹偁死于蕲州任上。岂不是蕲州有幸?王禹偁有幸?我们有幸?我们有了一个好老乡。

  王树蕲写的《“蕲”字再探索》,我认为是最有说服力的文章,一千三百余年,自古代一个叫刘伯庄的人写出“水隈多蕲菜”后,对蕲字的争论就没停止过,一说蕲菜是水芹菜,一说是当归,一说是细叶草,一说是香草,《辞海》注释不得不模糊,当年李时珍写《本草纲目》时也回避了。王树蕲却从安阳出土的甲骨文中寻出“蕲”字的演变过程,找出几十个“蕲”字,有点像寻猿变人的踪迹,一点一点接近现在的“蕲”字,这样得出“蕲”字含有两层意,一层是细叶草,一层是祈求。祈求什么?后面加个春字就很好理解了,细叶草到春天才活呀!这应该是最初创设蕲国、蕲春亭、蕲春县者的初衷吧。这样理解,蕲春县的“蕲”字就特别有意义了。王树蕲研究得如此之深,不失为一个做学问人的态度。

  好了,一心一意地做学问,做好人,做善事,苍天会眷顾我们的余生和子孙的,正如汪学琦老先生说的那样,我们都是为子孙而活的。

  谁知世道无常,但愿苍天有眼!

最新评论

返回顶部找客服官方微信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