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湖北省蕲春县蕲州镇地方门户网站蕲州在线! 手机访问 关注微博 关注微信

打开微信扫一扫

蕲州在线微信二维码

蕲州在线

搜索
蕲州在线 网站首页 蕲春文学 查看内容

昭化寺与荆王府

发布时间: 2019-3-28 01:26| 发布者: 蕲州在线| 查看: 23| 评论: 0|作者: 段涛涛|新闻来源: 《蕲春文化研究》

  昭化寺位于蕲州镇红石头村缺齿山脚下,现存的大殿建筑面积198平方米,主要特色是石殿。1958年文物普查登记并公布为蕲春县重点文物保护单位,2008年升格为湖北省重点文物保护单位。

  一直以来,蕲春人都说蕲州昭化寺是明朝封藩在蕲州荆王府的家庙,主要依据是《朱氏宗谱》(又名《荆藩家乘》)中顾问撰写的《荆王重修昭化寺碑记》。至今公开出版的文章都是从文学传说角度来介绍,本文从相关文献资料和文物对之进行考证。

  一、昭化寺的文献资料记载

  广为流传并被引用的《朱氏宗谱》记载的《荆王府重修昭化寺碑记》,系“赐进士第大中大夫顾问敬撰”,全文如下:

  “蕲城北有山,岿然逶迤,茂林修竹,清泉瀑左,奇石距右,白云横峤,丹霞映谷,翠柏撑空,长河盈渎,背赤东湖,面江南麓,层峦叠嶂,形胜可录;此亦武夷、武陵、终南、太行、大泉之余胜也。昔成化时,有僧悟空,悦其山明水秀,结草为庵,朝夕诵经,坚守法戒,盖佛沉香身、石莲座,原自建昌,随荆王迁蕲,向在内宫供奉,奉令回录,请至本庵,日久庵倾,僧佛露处。居民具启国主,主上素抱与人为善之心,捐金千许,命匠构成,题名昭化。延及嘉靖年间,寺为风雨倾颓,近侍启知国母刘,刘请启主上,仍宏施慧力,赐金五百,传令内使,督工修理。于是,殿宇梁柱,竖以碣石,欲其可久,佛像僧舍,涂以丹青,极其壮观、庄严俱足,焕然一新,诚为功德无量矣。何须羡遗(遣)使西域,请骨流沙,周围千间浮屠,数级之为盛哉。由是,寺僧感戴荆国,屡代洪庥,给金修造,处心礼拜,奉请《华严》,上祝:圣寿齐天,福利藩封,绵绵延延,兴隆万载;下愿:众心归善,永崇释教,林总共沐恩光。余虽托迹宦林,晚年乐志泉石。寺僧高素与善,因索余为文,复令工勒石,以纪其盛云。”。

  据该文,说昭化寺为荆王府家庙没有问题。那么这块碑到底是否存在呢?查《朱氏宗谱》,至1990年共历经七修,其余六次分别为:乾隆十年、嘉庆六年、道光二十四年、光绪五年、民国三十三年,在蕲春县境内尤其是大同镇传承有序,据调查,该碑记系从前面一直抄录翻刻下来的。

  1989年蕲春县李时珍文管所对昭化寺进行文物普查复查,在其内门口处发现了一块道光十年荆藩后裔朱洪烈写的《前明藩裔朱氏山主碑记》。该碑青灰石质,残高1.04米、宽0.9米。正文竖行17行,记述了荆藩后裔捐款修建昭化寺的情况。其中提到“昭化寺者明季荆藩之功德院也,梁柱神龛均系石器……碑碣昭然亦载州志。”无疑,“碑碣昭然”就是指顾问在嘉靖年间所写的《荆王府重修昭化寺碑记》,文献中昭化寺再无其他碑碣。证明了嘉靖年间的碑一直保存到道光年间。

  笔者正在作申报昭化寺为第七批国保单位(之一)档案,在蕲春县图书馆内查到馆藏两套1962年上海古籍书店据宁波天一阁藏明嘉靖刻本影印的《蕲州志》,上面关于昭化寺的记载如下:

  “昭化寺在州北二里,创始无考,今为法胜寺子院,成化八年僧智明重建,后山分岭为李玑祖茔”。

  再查法胜寺的记载如下:

  “法胜寺在州莲花池西北岸,洪武间僧法崇开创,小庵揭名莲花,后奉例毁,僧洪兴复兴。天顺二年,荆靖王乐其宏敞,附郭奏请为祝圣道场,仍请寺额,勒赐今名。因充拓旧址建大雄殿五楹,后观音殿,称其前东西翼以廊,又前建三门殿宇,辉映永称,亲王祝愿之诚矣。至嘉靖戊子年,僧永玉、永浩重修,并将原领札付并录,以告后来。礼部为乞恩事于内府抄出。

  嘉靖《蕲州志》关于昭化寺的记载很明确地记录法胜寺是荆王府第二任荆王朱祁镐向朝廷请示被批复下来的寺庙,而昭化寺是其子院。

  两文记载可以看出昭化寺是荆王府修建毫无疑问。问题的关键是昭化寺为什么不说它自己是法胜寺的子院呢?仔细分析两篇文章的记载,还是可以发现其中的叙述是互相暗合的:

  1、两次修建的过程说明昭化寺作为子院是说得通的。第一次是庵倾之后“居民具启国主主上素抱与人为善之心捐金千许”,为什么是“居民”而不是寺庙的主持呢?可见昭化寺当时的地位还不是很高。第二次“嘉靖年间寺为风雨倾颓近侍启知国母刘刘请启主上仍宏施慧力赐金五百传令内使督工修理”,可见有了第一次的基础,寺内的住持和王府内侍有了较好的交往,也说明荆王府的王爷、王妃们不是经常到昭化寺,只是偶尔来一下。为什么来呢?只有昭化寺是宗庙的非主体建筑部分才比较合理。这一点印证了嘉靖《蕲州志》昭化寺是法胜寺子院的记录。

  2、法胜寺请示批复程序和荆王为寺题名昭化从侧面揭示了昭化寺是法胜寺的子院。《蕲州志》详细收录了第二任荆王朱祁镐向朝廷请示批复“法胜寺”的全过程。“法胜”两字是经过仔细推敲之后决定的,“法”是佛法,“胜”有皇图永固的意思。从这个程序也可以看出来藩王定宗庙是一件慎重的大事。

  而昭化寺没有这样的程序。为什么荆王要题名为“昭化”呢?这与荆王府的历史有关。据《明史》记载:第二代荆王朱祁镐天顺五年薨,子见潚嗣。朱见潚凶残暴虐,弑母杀弟,乱伦后宫,更不可饶恕的是有谋逆之心。“见澋更奏见潚尝私造弓弩,与子祐柄有异谋。验之实,赐见潚死,废祐柄,而以见溥子祐橺嗣,时弘治七年……荆王自靖王诸子交恶,失令誉。及厚烇兄弟感先世家难,以礼让训饬宗人。”朱厚烇“正德二年袭封”,“嘉靖三十二年,厚烇薨”。在他领导下的荆王府是一个转折时期,经常以前面的教训教育王室成员。从这段历史,嘉靖年间荆王为什么题名“昭化”就很好理解了。

  将皇帝天顺二年赐名的宗庙“法胜寺”、嘉靖年间荆王题名“昭化”以及“谋逆”事件放在一起综合考虑,就不难发现,昭化寺作为子院的记录十分合理。“法胜寺”就好比皇帝统治下的大明王朝,而子院“昭化”寺就是封藩在蕲州的荆国,寓意是要在皇帝的“法胜”之中“昭化”,绝不可有祸乱叛逆之心。也是向皇帝表白自己忠诚之意。

  二、昭化寺的建筑形制与风格

  今天保存下来的昭化寺仅存一栋大殿。其建筑的规制和风格也显示出与荆王府有着必然的关系。

  1、建筑规制符合明朝藩王宫垣内宗庙的规制。明制“王国宗庙……庙制,殿五间,寝殿如之,门三间”。昭化寺大殿正好五开间。其面墙为六柱五间牌坊式样建置,非皇家没有这样的风格。而整个蕲州城在明朝,只有荆王府才有这样的建筑形制。否则就是违反大明礼制。

  明嘉靖《蕲州志》关于法胜寺的记载也说明了这一点。荆靖王看中其庵之后,其建筑“奉例毁”,随后“因充拓旧址,建大雄殿五楹,后观音殿,称其前东西翼以廊,又前建三门”,达到王国宗庙等级的规定。昭化寺虽为子院,大殿面阔五间也是正常的,从这个角度来看,称昭化寺为王府家庙合乎情理。

  2、大殿内的巨大的石质构件和雕刻具有藩王宗庙的气魄。

  大殿均为用材硕大的石质梁架结构。共用正方形立柱24根,边长40厘米,长325厘米至380厘米不等。石梁架边长40厘米,长440厘米。石神龛高384厘米、宽460厘米,为四立柱重檐,内供奉3尊佛像,底座石质莲花形。石香案长360厘米、宽100厘米、高120厘米。耗费巨大,非一般财力可造。

  所有的石质构件上面均有雕刻,以高浮雕为主。其主要的纹饰是龙,立柱上高浮雕腾云驾雾的飞龙两条,香案前脚对称雕刻龙两条,神龛上雕刻有六组十二条龙。整个大殿一共雕刻十六条龙。只有皇家建筑,才敢在雕刻装饰纹饰上以龙纹为主。

  三、昭化寺为什么不说是法胜寺子院的原因推测

  昭化寺虽为子院,而按照顾问的碑文,荆王府为该寺两次一共拨款约1500两黄金,尤其是第二次“传令内使督工修理,于是殿宇梁柱竖以碣石,欲其可久。佛像僧舍,涂以丹青,极其壮观庄严,俱足焕然一新”,足见荆王府对它的重视程度。它象征着荆王府,也担当着荆王府家庙的职能,而法胜寺实际上是荆王府的宗庙。宗庙和家庙,两者之间还是有一定的区别,宗庙侧重于列祖皇帝,家庙侧重于荆王府王室的历代荆王和郡王等。昭化寺的气派和辉煌使它不甘屈居法胜寺之下。

  顾问累官至福建参政,曾讲学于庐山崇正书院,晚年隐居蕲州,是李时珍的老师。与弟顾厥同为明朝的理学名家,朝野上下称“顾问顾阙,天下清绝”。顾家也是明朝蕲州城四大豪门之一。他愿意为昭化寺写碑文,也足见昭化寺当时的鼎盛。可以推想经过嘉靖年间的再修,昭化寺殿宇辉煌,香火旺盛,其规模和繁荣的程度不一定比法胜寺相差很多。它的住持不愿意提及是法胜寺的子院也在情理之中。

  四、昭化寺大殿的建设时间

  顾问碑记提到成化、嘉靖、国母刘、自己晚年,朱洪烈碑记提到明季。其中最为准确的应该是国母刘。查《朱氏宗谱》荆端王朱厚烇的父亲朱祐橺“后刘氏”。可知嘉靖年间修建昭化寺时是国母刘氏对儿子朱厚烇提出来的。再看朱厚烇在位时间,按《蕲州志》和《明史》记载,正德二年即位,嘉靖三十二年薨。那么应该是重修于嘉靖元年至嘉靖三十二年之间。

  大殿神龛正中佛像的头顶浮雕了一个非常特别的图案,人面、双掌合十、双翼、腹中一大圆球、坐势,道教修成正果,有“羽化登仙”之说。将此图案放在如此重要的位置,也是昭化寺与道教关系的实证。

  这样可以解释1993年在昭化寺内挖出的“玄都观”石碑的原因。也许在嘉靖二十一年之后,有一段时间昭化寺曾经改名为“玄都观”,后来又恢复了昭化寺的名称延续至今(玄都观石碑现藏于昭化寺内)。

  国内目前还没有看到明朝藩王宗庙文物建筑的介绍。昭化寺大殿是目前自明嘉靖年间一直保存至今唯一的一座藩王宗庙文物建筑,体现了藩王府宗庙的建筑风格和规制,具有极其重要的文物价值。

最新评论

文热点

返回顶部找客服手机访问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