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湖北省黄冈市蕲春县新闻门户网站——蕲州在线! 关注微信 关注微博 关注抖音 关注快手

蕲州在线

搜索

心心念念去无锡

发布时间: 2021-1-11 09:11| 发布者: 蕲州在线| 查看: 43| 评论: 0|作者: 江清明

心心念念去无锡

心心念念去无锡

江清明

无锡还是上个世纪80年代末因工作关系去过两次。那时还是个小农民,十八九岁。印象最深的是只有十几米宽的河港里,各种运输的小货船川流不息,竟好奇地在桥上看了半天。联想到家乡屋后的蕲河,那么宽那么长,却没有任何承载量,白白浪费了资源,真是可惜了。

不想一别几十年,与无锡这座地处长三角地级小市再无瓜葛,儿子却鬼使神差地选择了它,在这儿落脚生根,工作生活。

孩子是去年7月1日硕士毕业,来这里一家央企的科学研究中心做一名研究员,一年多了,老两口却没去看一下。本想国庆期间去,考虑到出行人多,不去赶岔添堵,自我错峰,才选择在重阳前后。

去无锡不是去玩,也不是重拾从前的记忆,是有目的和任务的——看房选房买房。本来人不成器债台高筑,买房只是痴人说梦。无奈计划比变化快,今年疫情也没阻止房价上涨的脚步,孩子看中的房子三四月开盘2.1万一平,还有优惠,到国庆前后,已涨到2.5万了,还是一口价,余房不多,少有选择的余地。本来是想在孩子工作地附近选择,太贵,要3.5万左右一平,奶奶的,就是用油榨也榨不出那多的花纸儿。

舍近求远,华桥城的运河湾,离孩子工作地12公里左右,价格却少1万元一平。18层一户一梯的小高楼只剩下8、13、15层,8在鄂东是个吉祥的数字,与“发”谐音,在无锡却有七上八下的意思,入乡随俗,放弃了。请人算了一下,按数理15是孩子的吉数,楼层头天去还有,第二天就被人订走了。没办法,就13楼吧,再不确定下来,去了这个村就没这家店了。

政府、专家和民间都说房价要跌,且处于饱和状态,在无锡是体现不出来的,就是出手慢一点,价格就噌地涨上去了。许是这里太富,许是刚需人群太多,许是钱越留越不值钱了,留着房子保值,因为房产在当下的华夏,早己浸染了金融属性,不纯粹是住房。

农村的孩子,穷人的孩子要想立足于城市且扎下根来是很艰难的。国外说造就一个物质贵族只需一代人,而培养一个精神贵族需要三代人。在当下的我国,我看物质贵族至少需要三代才能速成。

任务完成了,该放松四处逛逛。无锡属宜居城市,不是旅游大市,白天无非逛逛鼋头渚、影视城,晚上看看南禅寺步行街和南长街。鼋是龙和乌龟生的儿子,很长寿,有寓意,有彩头。鼋头渚在无锡太湖边,湖边风景不用打造也很美。30多年前,一首《太湖美》引我去鼋头渚两次,那时是自然的,少有人工雕琢,都是泥巴土路,与乡村无异。两座祖孙桥与市区连接。民族资本家原国家副主席荣毅仁先生是无锡人,荣主席父亲60大寿时修建了一座60孔的桥。后桥老旧,承载不了日益增长的人流车流,在荣主席的建议下,荣主席的儿子出资3000万在旁边又修了一座新桥,旧桥为留作纪念,未拆除,也未使用,也就有了两桥并存的奇观,无锡人称两桥为祖孙桥。

无锡影视城是CCTV斥巨资打造的第一个影视剧拍摄基地,《三国演义》、《水浒传》等影视剧大都在此拍摄完成的,曾经很是火了一阵子。现如今冷清了不少,重阳节期间,来游玩的大都是老年人,象我这之类中老年很少,更不说年轻人了。年轻人生活工作压力都很大,哪有闲心领略祖国河山大好风光。在这里我感觉到了我国己进入老龄化社会。我自责。我有效的工作时间大都耗费在基层控制人口这项伟大的国策上。如果我国不实行计划生育,或者减轻执行力度,也可能避免老龄化,或延缓老龄化进程。

无锡是一个早就完成了城市化进程的的城市,乡村与市区连成一体,下辖五区和代管江阴、宜兴两个牛逼甩甩县级市,GDP是全国城市十强之一,人均GDP则第一。

生活节奏慢,街上的商场店铺大都是上午9点才进入工作时间,大街上人流和车流还不是那么汹涌,那大的财富好像不是用时间累积起来的,仿佛是含着金钥匙与生俱来来的。不管怎样,这就是实力。

环境十分优美,看得见蓝天白云,夜里也有月亮星星闪烁,树木花草遍地,没有光秃秃的大街和全裸的道路。十月有个小阳春,满目花卉姹紫嫣红,争奇斗艳,趋冬日不远竟相耍大牌,免得在冬天里埋沒了华丽。

大导张艺谋就是选择无锡居住的。当然,这里头有很多因素。张导第二任妻子陈婷是无锡人,我坐车从老谋子的豪宅别墅经过,车上就有人说光建设就耗资4000多万,装修还不算。关于张艺谋负面八卦不多,正能量的东西不少,国家大型庆祝活动的开闭幕式只有他导才出彩。出于职业的敏感,我记得他曾因政策外生育被无锡市卫健委征收748多万元社会抚养费。九牛一毛,张导也不在意这几个瘦钱,无锡市政府更不缺这俩钱,征收主要是平复社会舆论。这也可能是一个广告,无意中扩大了宣传,让无锡名气大增,吸引游客。

孩子的房子要到2022年8月交付。当务之急是赶紧回家砸锅卖铁、叩头求娘筹措银两,让儿子先上车,要不然车票又涨了。到那时,说不定孩子已确定了终身大事,我两老再来含饴弄孙度余生。

上一篇:我为主席献花篮下一篇:父亲的存折

最新评论

返回顶部官方微信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