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湖北省蕲春县蕲州镇地方门户网站蕲州在线! 关注抖音 关注微博 关注微信

打开微信扫一扫

蕲州在线微信二维码

蕲州在线

搜索
蕲州在线 网站首页 蕲春文学 查看内容

李时珍《本草纲目·蕲蛇》辨析

发布时间: 2019-3-28 01:23| 发布者: 蕲州在线| 查看: 168| 评论: 0|作者: 陈瑞松|新闻来源: 《蕲春文化研究》

    李时珍在《本草纲目》中,为白花蛇写了二千三百多字,还附有白花蛇插图一幅。《蕲蛇传》的内容,已浓缩在《本草纲目·白花蛇》条目中。

    “白花蛇”条排列在卷四十三,鳞部,内容有“释名”、“集解”、“修治”、“主治”、“发明”、“附方”等各个部分,资料翔实,论述精辟,有继承,有发展。与旧本草相比,《本草纲目》在白花蛇名称考订、特产辨识、药理药性、炮制方法、验方收集等方面,都有独创性笔者对此研究之所见作阐述。

    一、《本草纲目》中的“白花蛇”,现代学名是“尖吻蝮”,中药材名“蕲蛇”,俗名“五步蛇”等。

    “释名”部分,李时珍选定了两个名称:“蕲蛇”和“褰鼻蛇”。那么条目名为什么是“白花蛇”呢?笔者认为,条目之所以用“白花蛇”是因为宋代的《开宝本草》始见把“白花蛇”记入本草,医药界和民间对此早已熟悉。要用新的药名,必须承上启下,既尊重前人的习惯,又便于后人查对。

    “蕲蛇”和“褰鼻蛇”两名中间有“纲目”二字,那意思是:李时珍写进《本草纲目》中的白花蛇,指的是“褰鼻蛇”,“诸蛇鼻向下,独此鼻向上”;之所以将“蕲蛇”为主名,无疑是突出蕲州的白花蛇是道地药材,(通常只有道地药材才能在药名前冠以产地名,如“川贝”、“杭菊”、“蕲艾”、“蕲蛇”等),其个体小,毒性适中,入药平稳,便于炮制。“然今蕲蛇亦不甚毒,则黔蜀之蛇,虽同有白花,而类性不同,故入药独取蕲产者也” 。《本草纲目》问世后,中药材行业就正式采用“蕲蛇”作为药材名称,也有沿用“白花蛇”作为药名的。

    蕲蛇在现代分类学上的学名是“尖吻蝮”,我国当代许多蛇类专家和蛇伤工作者对此都是明确无误的。如浙江宁波市中医院沈鹏年先生曾在《活血化淤法治疗五步蛇急性中毒》(1987《全国蛇伤学术交流会论文汇编》)一文写道:“五步蛇Aqkistrodor acutus (Guenther)(蝰科蝮亚科蝮属尖吻蝮),又名蕲蛇,白花蛇,是我国主要剧毒蛇种之一。”著名蛇类专家张震先生在《虎口“五步倒”》(《深山里的趣闻》·张震著 中国文联出版公司1989.5第一版)中写道:“五步倒,学名尖吻蝮,中药材名蕲蛇,是我国著名的剧毒蛇。”

    二、为何有人将银环蛇与蕲蛇混为一谈,究其原因,主要是药材行业中多物同名和一物多名造成的。

    蕲蛇产于我国南方亚热带和热带地区,银环蛇也生存于同样的地理环境。笔者在鄂东沿江一带进行蕲蛇资源调查时,发现有不少人分辨不清什么是银环蛇,什么是蕲蛇,常有人把银环蛇捉来充当蕲蛇。其理由是,中药材部门收购的银环蛇叫“白花蛇”,《本草纲目》中的白花蛇也叫蕲蛇,所以认为银环蛇就是蕲蛇。其实,这样简单地推理是错误的。现代分类学中,神经毒类的银环蛇是眼镜蛇科的,而血循毒类的蕲蛇是蝰科的,它们连科都不同,更不可能同种。那么,为什么在著名的蕲蛇产区会有人将两种蛇混为一谈呢?究其原因,有多方面的因素。

    从历史原因,由于蕲蛇曾为贡品,人们滥肆捕杀,以致自然资源减少。有明代嘉靖《蕲州志》所记载的民谣为证:“白花蛇,谁叫尔能避风邪,上司逼尔急如火,一时不得皮肉破。积骨如巴陵,杀尔种类绝,白花不生祸始灭。”资源少了,人们难以亲眼见到,当然不识其宝;再从现实原因分析,政府有关部门对地方名优特产的科技知识宣传普及不够,也是一重要因素。但是,笔者认为,更重要的原因,是药材行业尚存在多物同名和一物多名的现象。本来蛇类就有一蛇多名的。如蕲蛇也叫“五步蛇”、“白花蛇”、“翘鼻头”等等,银环蛇也叫“白花蛇”、“银包头”、“金钱白花蛇”、“寸节蛇”等等,它们都有一个共同的名字——白花蛇,如果药材行业不注意严加区别,就会造成滥用名称,张冠李戴。

    《本草纲目》“白花蛇”条的“集解”是这样描述它的特征的:“颂曰……其文作方胜白花,喜螯人足,人有被螯者立断之,续以木脚……时珍曰……其蛇龙头虎口,黑质白花,胁有二十四个方胜文,腹部有念珠斑,口有四颗长牙;尾上有一佛指甲,长一二分;肠形如连珠,多在石南藤上食其花叶,人以此寻获。”从上述特征特性及书中所附插图来看,李时珍所指的白花蛇,分明是如今的“五步蛇”,即“尖吻蝮”,而绝非今人所说的银环蛇。因为银环蛇的鼻子并不上翘,背部没有二十四个方形格子,只有黑白相间的环纹四十个左右,尾巴上也没有指甲样的角质鳞。其蛇伤症状不像蕲蛇那样猛烈,走上五步即倒下死亡;被银环蛇咬伤的人,当时几乎没有什么感觉,但过三四小时后,常会发生呼吸肌肉麻痹而窒息死亡。因此,今将两种不同的剧毒蛇混为一谈,责任不在李时珍的《本草纲目》。

    三、现代蕲蛇炮制技术和临床应用较之明代均有重大突破。

    《本草纲目》的“修治”,讲的是炮制。蕲蛇的炮制,在明代不能直接利用蛇毒入药,而是用蛇肉入药。一般去头尾,除皮骨,取净肉,酒浸数日,再炙干(焙干)入药。宗奭曰:“凡用,去头尾,酒浸,火炙,去净皮骨,此物甚毒,不可不防。”时珍曰:“黔蛇长大,故头尾可去一尺,蕲蛇止可头尾各去三寸,亦有单用头尾者。大蛇一条,只得净肉四两而已。久留易蛀,惟取肉密封藏之,十年亦不坏。”在此基础上,还可以进一步加工成膏、丹、丸、散和蛇药酒,主治中风麻痹不仁,大风疥癣,肺风鼻塞、浮风隐疹、白癜风等风症。

    现代蕲蛇炮制技术,较之明代有重大突破。一是直接提取蕲蛇的蛇毒,用蛇毒制取“去纤酶”、“溶栓酶”等药物,临床主治心肌梗塞、血栓病、冠心病等心脑血管系统疾病;二是用蕲蛇毒制取抗蛇毒血清,治疗蕲蛇造成的蛇伤,是目前最有效的疗法之一;三是全蛇泡制蛇酒,无须去头弃尾,可用整条蛇配以若干种中草药泡制;四是蛇胆入药,亦可与川贝等中药配伍,主治伤风咳嗽等症。

    四、“发明”部分所讲的药理,体现了朴素的唯物辩证法思想。

    “发明”部分的原文是:“敦曰:‘蛇性窜,能引药至于有风疾处,故能治风。’时珍曰:‘风善行数变,蛇亦善行数蜕,而花蛇又食石南,所以能透骨热搜风,截惊定搐,为风痹惊搐癞癣恶疮要药。取其内走脏腑,外彻皮肤,无处不到也。凡服蛇酒药,切忌见风。’”

    这段话显然是讲药理,且十分生动有趣。它的意思是:古时名医苏敦说,蛇的习性善于溜窜,所以蕲蛇入药,其药性也能迅速到达人体有风疾的部位,能治风症。李时珍说,自然界的风是多变的,人体的风症也复杂多变;蛇的一生要蜕许多次皮,每次蜕皮之后,就发生了变化(由小变大),白花蛇又喜欢吃石南藤,石南藤有“逐冷气、排风邪”的功效,所以白花蛇有透骨搜风、截惊定搐之功力,是医治各种风症和毒疮的重要药物,医药上主要是利用它的强渗透力,循经走脉迅速快捷,药力可达人体的内脏器官和外表皮肤,没有不能到达的部位。

    从蛇性到药性,从现象到本质,彼此之间的一致性,反映了事物的内在联系。这就是《本草纲目》的朴素的唯物辩证法思想的生动体现。

    五、“附方”部分验方是一个值得发掘的宝库。

    “附方”部分,李时珍收集了蕲蛇治疗疾病的各种方剂,有膏、丹、丸、散、酒等多种剂型,共计一十四个处方。其中膏类有驱风膏、鸡峰白花蛇膏、治癣白花蛇膏;丹类有三蛇愈风丹;丸类有俗传白花蛇丸;散类有总录白花蛇散、沽古白花蛇散、三因白花蛇散、托痘白花蛇散、除风散、目睛散;酒类有世传白花蛇酒、瑞竹白花蛇酒、濒湖白花蛇酒。

    所有方剂,其处方来源、泡制方法、主治何病、用药方法以及药效都交待得清清楚楚,有复方、有单方,治疗疾病,各有千秋。如鸡峰白花蛇膏:“治营卫不和,阳少阴多,手足举动不快。用白花蛇酒煮,去皮骨,瓦焙,取肉一两,天麻、狗脊各二两,为细末,以银盂盛,无灰酒一升浸之,重汤煮稠如膏,银匙搅之,入生姜汁半杯,同熬匀瓶收。每服半匙,头用好酒,或白汤化服,日二次,神效,极佳。备急方。”此方虽为复方,却只有三四味药,制法奇巧简便,却对颇为难治的虚寒之症有神效。又如“白花蛇目睛主治小儿夜啼,以一只为末,竹沥调少许灌之。普济方。”这是用蕲蛇的一只眼睛研末调药(竹沥)治小儿夜啼的验方,其制法、用法都非常简便。

    由此可见,李时珍在《本草纲目》中所收集的这些有关白花蛇(蕲蛇)的验方,确实是一个值得发掘的宝库。如何恢复和开发蕲蛇资源,继承和发展李时珍为我们留下的宝贵财富,这是摆在我们广大中医药工作者和蛇类专家能手面前的一个极为重要的课题。

最新评论

返回顶部找客服官方微信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