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湖北省蕲春县蕲州镇地方门户网站蕲州在线! 关注抖音 关注微博 关注微信

打开微信扫一扫

蕲州在线微信二维码

蕲州在线

搜索
蕲州在线 网站首页 蕲春文学 查看内容

王恩茂在蕲春与八路军南下支队渡江处

发布时间: 2019-3-28 01:21| 发布者: 蕲州在线| 查看: 133| 评论: 0|作者: 祝和忠|新闻来源: 《蕲春文化研究》

  1988年11月29日,75岁的全国政协副主席、当年八路军独立第一支队副政委王恩茂来到蕲春县,视察蕲州镇扎营港新桥周湾铺长江渡口,寻访当年八路军南下支队渡江旧址。笔者当时在县委党史办工作,领导派我为王恩茂旧地重游“打前站”,并寻找当年为八路军南下支队渡江驾船的船工。王恩茂视察当天,笔者为之带路。

  王恩茂在蕲春,与当年老船工张聪阳等一起亲切交谈,并合影留念。这一带地形险要,江面狭窄。王恩茂站在长江边,望着波涛汹涌的江水,心情非常激动,44年前的往事一下子涌上心头。

  那是1944年11月8日,王震(支队司令员)、王首道(支队政委)、王恩茂(支队副政委)率八路军一二O师三五九旅主力由4个大队两个干部大队共4000余人组成的南下支队,从延安出发,西渡黄河,挺进华南,于1945年1月27日到达鄂豫边区党政军领导机关驻地大悟,休整了17天,与新四军五师师长李先念、政委郑位三等会晤。2月中旬,南下支队挺进鄂东,除一部在黄冈至下巴河一线渡江外,主力3000余人于2月21日与五师十四旅政委张体学所率之四十团、四十一团一同进驻蕲春境内的蒋家山地区。次日上午8时许,部队自蒋家山出发,经伍药铺、毛家畈、三官殿到易家河徒涉蕲河,过八斗地、黄通八,从恒丰堤穿插赤东湖进抵长江北岸的蕲(春)广(济)边黄土岭、胡贵大湾一带宿营。

  王震、张体学等在黄土岭刘娘井接见了鄂皖边中心县委社会部副部长孙方(后任中国社会科学院情报研究所副所长兼党委书记),研究部署渡江工作。奉王震令几天前到达蕲春的支队侦察部队,已将这一带大江两岸地形、敌情了解清楚,还与当地党组织和游击队取得联系。自22日晚开起,鄂皖边中心县委书记赵辛初和孙方等与蕲广边县委书记马远清、菩提坝中心区委书记周省耕、黄土岭区委书记胡树扬、白明田区委书记胡树银等,在王宣、新塘、扎营港各地组织民船300余只,船工500余名,集中于新桥周湾铺渡口一带。这里的船民自蕲州被日军侵占后,因防日伪抢劫交通工具,早已将船只沉入水底。为保证大军安全渡江,蕲广边县委派黄土岭区委书记胡树扬与蕲州日伪合作社社长兼翻译冯正平及合作社代办人、蕲州伪镇长黄全斌(黄与胡树扬是郎舅关系,冯、黄均系我统战对象)联系,由他们派出木船15只以到武穴运盐为名,参加渡运,兼防意外。

  23日下午4时许,部队从黄土岭、胡贵大湾出发,翻过银山垅一片山地,向扎营港江岸一带集结。由于这里距日军占领的蕲州城很近,部队到达后很快在附近隐蔽下来,封锁了消息。黄昏后,夜幕徐徐降临,指战员们集结在江边。战士和船工把从湖中捞起的船拖上岸潜伏在江边芦苇中,等待启航的命令。王震亲自担任渡江指挥员,他仔细检查了各项准备工作。为了防止在渡江过程中遭敌袭击,他对掩护兵力炮火配置都作了具体部署,并同先期渡江的支队副司令员郭鹏、支队副参谋长苏鳌等所部取得联系,今其密切配合主力部队行动。然后,由王首道和王恩茂向部队进行动员,号召共产党员起模范带头作用。最后,按大小船只(大船每只乘30人,小船每只乘6至7人),把全体指点员编成若干小组,井然有序地先后上船。就在这时,从九江方向飞来两架飞机,在空中盘旋,投下几颗照明弹,把整个江面照得如同白昼。不一会,又胡乱投下几颗炸弹,落在江心,掀起一两丈高的水柱。部队早已疏散隐蔽起来,敌机未发现踪迹,就飞走了。战士们从地上一跃而起,拍了拍身上的尘土,打趣地说,“这鬼子飞机脾气真怪,我们刚刚上船,他就飞来送行,我们还没动身,他倒先飞走了。”

  23日晚8时,王震发出启航的命令,同时通知各部队,“敌人如不开枪,一概不准射击。”转瞬,100多条大小船只一齐掉头向南,船工们使劲摇动船米,一些南方战士帮着划浆。这一带江面大约有两、三里宽。当渡船行进到江心时,从下游传来马达声,原来是敌巡逻艇,共有3艘。指战员这时很沉着,眼睛盯着汽艇,枪口对着敌人,只要一声令下,立即投入战斗。突然,敌艇上影影绰绰有人上前厉声发问:

  “喂,你们干什么?”

  “打鱼的。”船工们镇定地回答。

  “打鱼?哪来这么多船?”

  “刚下过雨(因当天下午下过一阵大雨)正好打鱼。”

  过去的船工们在江心碰到敌艇都是这样回答,敌艇停了一会,未看出破绽,便开足马力向西疾驰而去。全体指战员如释重负,继续渡江,迅速驶向江南阳新的候家矶菖蒲滩。登陆后,部队立即分设岗哨,并点火发出信号,主力随即分路渡江。

  2月24日拂晓,我南下支队全部指战员胜利踏上长江南岸。当满载着我指战员的最后一只船渡过大江时,战士们一边交付船费,一边向船工感谢,他们也互相庆贺地说,“原来想在江上和敌人比试比试,尝尝当海军的滋味,不料敌人不肯露头,咱们还是干老本行——当个陆军算啦!”

  当黄颡口日军得知我军渡过长江天险后,惊呼:“昨夜八路军过江大大的有,神兵,神兵!”

  24日晨,王震穿着那件破皮大衣,迈着大步走在挺进老苏区湘鄂赣边的队伍中间,高兴地对大家说,“长江自古为天险,敌人借天险阻挡和消灭我们的阴谋又一次破产了。我们渡过了南征途中这道最大也是最后的障碍,敌人再也无法阻挡我们南进了。”司令部参谋肖林达说,“司令员,我们应该打个电报给中央,向毛主席和朱总司令报喜。”王震说,“对,快向延安发报!”不久,即收到党中央的回电:

  “庆贺你们安全南渡长江,并预祝你们胜利前进!”

  在蕲春,王恩茂感慨万千,他说,那年在扎营港渡江后的第二天晚上,我们就在江南通山县大田畈打了个漂亮仗,歼敌400余人,敌人被打糊涂了,不知道八路军从什么地方来的……江南抗日根据地的建立,扎营港功不可没。

  43年过去了,王恩茂故地重游。在蕲春他挥笔写下了“八路军南下支队渡江处”10个大字。蕲春这一长江红色渡口,是在留下革命先辈足迹的鄂东大地上耸立起的又一座丰碑。

最新评论

返回顶部找客服官方微信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