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湖北省黄冈市蕲春县新闻门户网站——蕲州在线! 关注微信 关注微博 关注抖音 关注快手

蕲州在线

搜索

清水河文学社社报特刊《给蕲春县第三实验中学清水河文学社同学们的一封信》

发布时间: 2021-1-5 18:14| 发布者: 蕲州在线| 查看: 97| 评论: 0

第二届(2020年)清水河文学奖颁奖典礼暨写作交流会

清水河文学社社报特刊《给蕲春县第三实验中学清水河文学社同学们的一封信》

邀请的主要嘉宾:

何新恩 1986届校友 (右三)

熊启文 1987届校友 业余作家(右二)

郭 英 黄冈市作家协会副主席 知名作家(左三)

张 萍 湖北省作家协会会员 蕲春籍知名作家(左二)

张北平 蕲春县直机关干部 业余作家(右一)

人民日报社李习林主任的《给蕲春县第三实验中学清水河文学社同学们的一封信》

给蕲春县第三实验中学清水河文学社同学们的一封信

亲爱的同学们:

你们好!

当这一纸信笺载着寒夜的辉煌灯火到达你们眼前,不知是否会让你们收到一份好奇的新鲜感。从中学走过已近二十载的我,对于你们熟练的、热爱的文字和表达方式是陌生的,但是当我翻起《清水河文学》校刊,读到里面字里行间跳跃的青春气息和思想光芒,我又找到了一份熟悉感,仿佛又回到了中学时代,又回到了菁菁校园。想起了春天操场上刚冒出头的新绿,想起夏天午后的蝉鸣,想起秋天对着落叶作诗,也想起冬天里不经意的一场白雪敲醒慵懒的梦,然后偷偷地潜出教室去雪地里寻觅久违的童年。

时光是无情刻刀,而回忆就像是老牛皮子缝制的刀鞘。当我用回忆把流年紧紧裹住,发现很多美好,都沉淀在中学时光。我想跟你们絮叨一下,中学时代里的美好。

懵懂的年岁,对于学习的渴求无论强烈与否,都必须在书山题海里耕耘泅渡,这是学生时代最单调也最一致的内容。对于学习,我不想以所谓的过来人身份跟你们讲方法论,只单纯想告诉你们,无忧无虑的学生时期,能够安安分分地学习,哪怕是成绩不拔尖,甚至经常拖后腿,那也是美好的事情。多年后,当你们告别校园,走入社会,经历形形色色的人和事,再想安静下来学习,就是一种奢求了。所以,这种美好的事情,我希望也同样带着美好的心情去面对。

文学是世界上最美好的事。不敢妄评你们现在的生活,只能以我本人做例子。我们中学时,手机还没走进校园,那时极少数时髦的学生,使用在你们看来已经可称作是古老的电子产品MP3,也仅仅能听音乐。所以我们中学时,所剩不多的课余时间,基本都是在阅读中度过的。那时候校园里的小书店是我们的天堂,将本来就很微薄的零花钱拼命攒到月底然后狠狠地买一两本杂志,是我们会用于炫耀和攀比的资本。印象中那时候流进校园的杂志以《萌芽》和《青年文摘》最受欢迎,还开创了一种叫做“萌芽体”的校园文体,一段话用一句话说完不打标点,读起来恨不得把人给噎着。现在来看这肯定不是什么文体,充其量算作一种时代背景下的校园文学风格,一如当年的海子、顾城、汪国真的诗。普通的封装,简单的设计,只有里面的文字到处可见真诚。现在这样的杂志刊物可能只见诸于火车站小报刊亭了,你们多半也是不会看的,但那时可是被我们爱到痴狂,废寝忘食的地步,直至现在,我整理家里藏书时,还有一沓当年的刊物杂志。不经意翻起,中学时代的美好又单纯的时光就如同豆蔻少女在春日暖阳里蹁跹起舞,虽着素装,亦同一出霓裳,盛大而浩荡。

我与文学早早结缘,印象中是在孩提时代,媒介是小人书,这在当今可能算是稀罕物了。现在我们看到的各种儿童书籍、绘本,色彩明亮,纸张和印刷质量都高出甚多,然彼时,小人书绝对可以算是宝贝,识字不多的老人牵着老黄牛,在田埂上,在树荫下,在小河边,绘声绘色地用说书人的口吻道出的故事喂养着孩子们的童年。薛家将、杨家将、少西唐演义、岳飞抗金、戚继光抗倭……文学其实从来不限于高山流水、阳春白雪和王侯将相,而在薛仁贵的白袍上,在穆桂英的阵旗上。文学是在老黄牛嘴里咀嚼的青草流浆,文学是在爷爷破草帽兜着的红彤彤诱人的野草莓,文学是在田头里做梦也分外甜香。

现在,我似乎已经成为文学的弃儿。已记不得有多久没有安安静静地写点东西了,也记不得有多久没翻看沈从文的边城,鲁迅的《呐喊》,高尔基的《海燕》。也就在回忆时才想起,原来我曾经也是文学的酷爱者,也曾点着蜡烛读《大地之灯》,也曾把一部《平凡的世界》反复蹂躏多遍以至于书本散页,也曾学《白鹿原》想象着朱夫子谈笑间屏退十万兵,然后在课桌上偷偷刻着“学为好人”。现在,真的已经很久不看文学了,当《腾讯传》《倒立者赢》《大而不倒》等充斥着所谓的实用思想占据了阅读时间,留给文学的狭窄心田,已是荒芜一片。

很感谢你们,让我有这么一次机会重新审视自己。书信,大抵是最为随性也最可真实表达内心的文字,很无厘头地闲言碎语,我把自己想象成正与你们一起团团围坐,中间是暖烘烘的火炉,还有一个浑身黝黑的吊铁锅在滋滋地冒着热气,我们没有目的地烤着火说着文学,回忆也好,遐想也罢,都是多么那么的美好。

很多美好,是不期而遇的,譬如我在去年夏季一个阵雨午后收到《清水河文学》校刊,就着氤氲的雨雾泛起的泥土气味,我捧一杯茶开始翻阅,直到茶水微凉全本通读完毕,蓦然就发现空气中泥土气息更芬芳了。文学的味道,也在泥土中被翻起,像是藏在深窖中的老酒,历久弥醇。

岁末的寒风吹响春的号角,历经新冠肺炎疫情的神州大地也会换得新的面貌吧。当美国、欧洲、非洲诸国都还在被病毒肆虐,我们能安然地坐在一起学习生活做文学谈天说地纵古论今,是多么幸福美好的事情啊。生活学习在日渐富强的中国,我们的文字里,该都是以美好为出发,亦以美好为最后归依吧。

是时,陈新宇老师创办清水河文学社,前辈、校友何新恩发起“清水河文学奖”,的确是家乡语文教育的一大幸。思师之固愿,必非此等意识流文字,聊以闲言寄闲情耳,贻笑大方,羞愧收尾。

惟愿:生活学习,一切尽美好!美在清水河,美在文学!

人民日报社 李习林

二0二0岁末于北京

你好,北京!清水河文学社社报特刊《给蕲春县第三实验中学清水河文学社同学们的一封信》

相关阅读

最新评论

返回顶部官方微信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