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湖北省蕲春县蕲州镇地方门户网站蕲州在线! 手机访问 关注微博 关注微信

打开微信扫一扫

蕲州在线微信二维码

蕲州在线

搜索
蕲州在线 网站首页 蕲春文学 查看内容

檀林与方志学家陈诗

发布时间: 2019-3-27 20:00| 发布者: 蕲州在线| 查看: 31| 评论: 0|作者: 周廷幹|新闻来源: 《蕲春文化研究》

  从飞机上俯瞰蕲春,一串明珠似的六大集镇——檀林、张塝、青石、刘河、漕河、蕲州,同中心主干公路一线穿珠,车辆行人川流不息;风光旖旎的百里蕲河,宛若一条银色的飘带,从身边蜿蜒欢腾而过,直奔长江。说它们似明珠,不全是指商贸繁华,更重要的是指人才荟萃,各级名人都有,而比较集中的是蕲州、青石与檀林,今天就说檀林。

  一、人杰宝地檀林镇

  檀林,古代以“紫黄檀木满山林”而著称。紫檀是皇家御用稀有名贵木材,黄檀是制造战车、箭弓用的优质木材。《左传》有“采蕲檀兮造弓车”之语;《诗经·伐檀》即指此地。周围有龙目山、相山、将(军)山、石牛山,每座山都有一些美丽的传说。

  檀林又是一块钟灵毓秀的风水宝地,境内群峰耸翠,清溪纵横;风景秀丽,地灵人杰。它北毗皖豫,受古齐魏楚文化熏染,士民历来重视文化教育,有民谣云:“苦死不如读死”。陈燮锋就是一例,他于同治三年中举后,次年带病入京应考进士,因病情加重,被劝阻于场外,考毕,他问同乡试题,皆在预料中,气得吐血而死。然而,读书固然要刻苦,但不可“读书不要命”。

  檀林虽是穷乡僻壤,而古今人物则星罗棋布,宋代有丞相田梦罴,隐居于此,古墓古碑尚存;明代有举人,工部主事陈榛,他的“蕲阳八景”诗,脍炙人口,至今刻在李时珍纪念馆内;清代有陈诗、陈廷扬,皆以进士辑著知名(清代有两个陈诗,另一个在安徽庐江);举人有陈准(有著作三种)、蔡景星(有诗集)、陈燮锋(有诗集)、陈国琪(詹大悲的老师)等。近代有詹大悲,他与同乡黄侃为辛亥革命的爆发,以火药之文,向清廷打响了第一炮;当代有陈学构、陈学楚,皆为国家高科技之人才。

  檀林还创造了县、市、省历史上“十个之最”:1、蕲春县最全的一部《蕲州志》是光绪八年陈廷扬主编;2、蕲春最后一本举人诗集《晚香斋诗集》作者是陈燮锋(该集由其侄孙陈廷显于上世纪80年代搜集的手抄本,未免有极少误);3、蕲春当代最早一位将军是查国桢(1955年受衔);4、湖北最多的烈士之家是詹大悲一家三烈士(大悲、大星、大权);5、国家级最大的人物为《詹氏宗谱》作序,是詹大悲族谱(孙中山作,詹大悲因是起草国民党一、二次大会文件主笔人);6、国家级最大人物为其撰写传记是詹大悲(董必武写);7、湖北省方志学著作最多的作者是陈诗(达三百多万字);8、湖北古代最有成效的老师是陈诗(得意门生有状元一人,探花一人,举人、进士数百名);9、湖北最全的一部地方文史资料《湖北旧闻录》,辑著者是陈诗;10、湖北最早的一部全省通志,是嘉庆《湖北通志》,主纂是陈诗。

  二、陈诗的身世与性格及其治学思想

  陈诗(1748~1826)字愚谷,一字观民,晚号大桴山人,知不足斋为其书房,蕲春县檀林镇人。乾隆三十九年解元(举人第一名),四十三年进士,官工部主事,四十五年,告归赡养老母。

  陈诗痛心疾首的是母亲怀他五月时,父亲陈猷汉(赠奉直大大)即病逝,母亲袁氏刚毅坚贞,决心要让儿子“苦读成人”,靠帮人纺纱做针线等杂活,供儿读书,白天入塾学,晚上以松柴火照明,母纺儿读,常至半夜二更不止,儿稍有怠惰,母即训斥或劝慰:“儿啊,我家三代命系儿一人,儿若不用心苦学,娘更何所望?”不断督促激励。后入州学,益加刻苦,终获功名。

  古训有言:“功成身退”“忠孝不可两全”。在这种环境生存下来的陈诗,自然宁可有官不做,也要用大孝亲奉苦母,直至送母归山后,此时的陈诗,看淡仕途。一方面,目击宦海惊涛,人情翻覆,官场险恶;另一方面,既然自有胸罗万卷,笔扫千钧,何愁衣食不周?权衡之下,他选择了后者,以“培育英才”为己任,奋力辑著为终身之志。

  陈诗为人善良,处世谨慎,“宁可吃亏好,不做出头鸟”是他做人的准则。因而,他一生总以“述旧为多”,少有创见。这主要是他目睹乾嘉年间的文字狱酿成的灭族巨祸,心有余悸。机警而富有历史知识的陈诗受到种族歧视的束缚,看得很准,他原字观民,改字愚谷,示以“愚腐”自居。“慎交友”“寡言语”,怕惹是非,洁身自好,又是他保全自己的“诀窍”。

  陈诗治学严谨,他认为:“古文爱欧阳公所论,论诗不为风云月露之词,为文当于朱子所云‘无一语无关系,故所学’务以明道为要”。这就是说,古文要遵循欧阳修的主张,为文要“言之有物,文从字顺”,反对“险怪奇涩之文”。欧公论诗写诗主张闲远古淡,清新巧丽,反对花间派的浮艳华靡之风:作文章要像朱熹所说的那样“雍容和缓,平易畅达”,每一句要与所学的有关连,切忌“无一字无来处”。

  当时一批颇具卓见,有真才实学的名儒,纷纷弃官“单干”,不敢与清廷“合作”,不涉及当朝人事,潜心致力于金石、音韵、考古、考据之学。仅举二例:如乾隆间状元金榜(1735—1801)授翰林院编修后不久,“以父丧归,遂不出,邃于经学”;沈叔埏(1736—1801)乾隆间进士,授吏部主事,“以母老,乞归养”,后“主讲魏塘书院尤久”。陈诗与他们不约而同。因此,乾嘉间考据学方志学的兴起,不是偶然的。

  三、陈诗的主要贡献与社会评价

  陈诗在教育方面,坚持以“育人”为本,他先后受聘主讲湖北襄阳鹿门、荆州荆南、江汉(武昌、汉阳)三大著名书院,达四十六年之久。在江汉和省通志馆最久。为湖北培育了大批优秀人才,使得人才的发展形成“楚才东渐”之势。而衡量人才的标准,要看科举考试数字。

  以陈诗讲学期间(1780—1826)统计来看,在襄阳县考取举人20人,进士十6人:荆州府(二县)举人102人,进士23人;武昌府(五县)举人327人,进士65人;汉阳府(五县)举人304人,进上60人;黄州府(八县)举人415人,进士72人。对照未讲学的安陆府(四县)举人71人,进士14人。

  从这些数字表明,武昌、汉阳、黄州,是有史以来最辉煌时期。在众多的老师共同努力下,而以“名师出高徒”的陈诗,更有他一份杰出的贡献。如前所述,创造了湖北育人之最。

  “一时知名人士多出其门,前后获大魁、夺巍科者,盖往往而有”。(据万之杰《工部主事陈愚谷先生墓志铭》)。如蕲水状元陈沆,官翰林院编修,进士潘绍经,官国史馆纂修,汉阳进士叶继雯(字云素),官武英殿大学士、军机大臣,蕲春探花陈銮,官翰林院编修、两江总督,进士刘之棠……等。《续汉口丛谈》《再续汉口丛谈》《民国前的鄂东教育》《黄冈古今教育》等书,均对陈诗作了高度评价。

  陈诗涉猎广泛,钻研深邃。在金石学方面,他对全湖北各州县历代古碑文、拓帖、墓志铭等,进行了一次大普查,通过发掘、搜集、抄录、整理,最后一一考证,汇辑成《湖北金石存佚考》三十二卷,于生前出版,该书“尤有功于文献”,为湖北保存了大量原始考古资料。(据《清史稿艺文志》)湖北省图书馆等多家都有藏本。

  在音韵训诂学方面,陈诗亦有辑著《六律正五音考》四卷于生前出版。我国古代审定乐音的标准,把乐音分为六律;五音又称五声,即音阶宫、商、角、徵、羽五个音级,作了全面的考证阐述(浠水博物馆有藏本)。《鄂东著作人物荟萃》选录有七百余字原文。

  在考古学方面,陈诗的专著有《竹书纪年集注》二卷,于生前出版(据《清史稿艺文志》)。《竹书纪年》是中国古代的编年体史书,因原本写于竹简而得名,公元280年在战国魏墓中发现,叙述夏、商、周、春秋、战国史事,湖北省图书馆有藏本。

  在考据学方面,陈诗独树一帜,辑著连篇累牍,为学者所折服。有《四书人名考》二十八卷,《四书类考》三十卷,嘉庆六年刊行。此二书为姊妹版,是辅读《四书》的工具书,旧时科举考试,主要依据《四书》出题,遵循《四书》治国。这是陈诗主讲荆南书院时,为荆州知州张方理(字石潭)个人以薪俸资助出版的,并有手书序文。清代进士、著名学者崔龙见说:“这是读书人上天难求的书。”《东坡居黄考》三卷,为蝇头小楷手抄本,是收录苏轼(字东坡)谪居黄冈时的诗文汇编。

  在方志学方面,更是陈诗的擅长与嗜好。几乎用尽毕生精力辑考大量古籍文献。陈诗的第一部方志学著作是《广济县志》十二卷,可谓牛刀小试。于乾隆五十八年(1793年)出版,该书体例完备,叙事记物翔实。他主纂的第一部《湖北通志》105卷180万字,于嘉庆九年出版。此前是《湖广通志》合编,篇幅有限。这部《湖北通志》的特点是重视原始纂辑,事有依据,文有出处,便于检索查考应用。此志原由章学诚所撰,后遭到官场、学者不满,章学诚竟索其稿以归。

  章学诚比陈诗大10岁,二人同年中进士,故结为“同年”。在修志观点上二人迥异,各持己见。当章氏稿遭到攻击时,陈诗却不随声附和,更不“落井下石”,而能慧眼独识章书“非苟作”且“具独创性”,为章学诚解围。认定“章君书自成一家,非世人所能议得失”。在送别章时,坦诚指出,“章君书以体裁见长,考据乃其所短。”章更折服陈诗的中肯之论,后在其文称诗为“楚之宿学”、“通儒”。

  毕沅未到山东任职,死于湖广总督任上,始赞诗为“国士”,“考据大师”;湖广总督海丰张筠圃常以“楚北大儒”称誉。

  《湖北旧闻录》四十六卷120万字,手抄四十六本,唯此一套藏于湖北省图书馆。卢弼与徐行可都是民国间湖北大藏书家,二人都藏有此书不全本,卢将部份残稿寄给徐,合璧而成全本。解放后,徐将家藏万册图书捐赠省图书馆,其中此稿亦赖以保存。

  上世纪80年代,由方志专家皮明庥、张德英、李怀毕等校点,在武汉出版社于1989年铅印出版了《湖北旧闻录》,十年后,湖北人民出版社重新出版。

  据《湖北旧闻录》今版首页记载,皮明庥说:“陈氏驰骋书海,爬梳史乘,择精汇要,铸为体系……”曾任国务院秘书长的卢弼以诗赞曰:“久闻愚谷翁,乡贤旧闻写。刻意苦搜求,翰墨结风雅。乡邦同宝重……”方志学者石荣暲诗:“大桴古山人,闻名我心写。广搜记旧闻,稿本流传寡。真气排天阊,文笔殊典雅……”大学教授刘文嘉诗:“蕲春愚谷翁,好古殊博雅……”徐行可诗:“愚谷稽邦乘,纂言择尤雅。依然巨帙传,笔精匪嚣惰……”

  在诗学方面,陈诗晚年诗稿附有《自叙》说:“诗性质直,所作诸韵语,于风雅之旨未有当也,又复疏脱,辄随手散去。其遗佚盖十之七八矣……”据光绪四年(1878年)出版的《大桴山人偶存集》三卷本,陈诗去世后半个世纪,还存有近200首,己算是不幸之万幸了。黄冈进士翰林院编修洪良品题序说:“以考据为诗,则又有大兴翁氏,求之于吾楚,前则有顾氏赤方,而后则必推陈子愚谷”。“愚谷数以考据名,而其诗所存仅什百之一二,其集中述事之篇,读之亦足以祛疑义,征轶闻焉!”陈诗用诗来叙述考据的很多,这是他的首创,记载了不少文物、古籍的去向存佚状况,解释了原来许多疑问与旧史传闻。《湖北诗征》说:陈诗的诗,“每于平衍处露新警语,人既贞不绝俗,诗亦华而不媚,虽不赖诗以传,而艳在人口。”《国朝诗人征略》说:“愚谷殚见洽闻,勤于著述,暝读晨抄,罔间寒暑。平生纂辑繁富……”

  陈诗的著作当时已出版而今未见的有:《江汉书院志》四卷、《知不足斋四书文》十一卷、《陶靖节集辑注》十一卷、《韩诗外传疏证》等。当时有手稿未出版的有:《诸史地理志汇抄》四十六卷、《清尔雅》十八卷、《春秋比事》六卷、《古今韵类求》三十二卷、《新唐书世系表补正》十三卷、《质疑录》十一卷、《尚友山房诗文杂录》十卷等三十九部。

  陈诗天才超拔,满腹经纶,有惊人的记忆力;古诗文辞,下笔立就,日书万言而不了草,毕生治学勤奋,口诵笔耕,孜孜不倦,即使酷暑严寒,从不间断。直至七十九岁临终时,将手中之笔交给六岁曾孙,安然与世长辞。

  陈诗一生辑著多达五十二种,一千余卷,八百万言。除大部遗失外,还有近四百万言的十多部专著,为世所用,给中华民族留下了一份珍贵的文化遗产。

最新评论

文热点

返回顶部找客服手机访问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