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湖北省蕲春县蕲州镇地方门户网站蕲州在线! 关注抖音 关注微博 关注微信

打开微信扫一扫

蕲州在线微信二维码

蕲州在线

搜索
蕲州在线 网站首页 蕲春文学 查看内容

“生而能言”者辨析

发布时间: 2019-3-27 20:00| 发布者: 蕲州在线| 查看: 73| 评论: 0|作者: 李泓|新闻来源: 《蕲春文化研究》

  2009年8月,一块记载“生而能言”者的清乾隆年间“神童”墓,惊现蕲春县三江生态农庄凤凰山上(现为神童墓景点),墓志铭为清代方志学家陈诗所题。陈诗做学问以“无一字无据”著称,墓志开篇即写江承兑“生而能言”,值得探讨。

  一、神秘的墓志铭

  从墓志铭的第一部分看,颇有神秘意味,现据拓片全文照录:

  大清明伦郎江承兑字利金十四官人之墓

  予弟承兑,生而能言,他字不明。唯见鹑则曰“鹁鸪我安归?”三岁好辩,言亦有理。父母爱之。不幸严君不禄,躃踊惨怛,兑倍诸兄,愿以死继,慈君劝慰,血泪交流而言曰:“苦母生儿,儿不能终养,但幸诸兄承顺,终母余年,亦瞑目于九泉之下矣!”六岁从塾师读,颖异过人,攻苦尤甚。予规以缓,答曰:“我读来世书,与尔无干。”年十六,娶大族故儒童生廷秀之女,夫妇亦复颇安。予希童言弗验,将有大进,且行止又务,质朴乡里,无不称为少年老成。忽无病而逝,可不叹哉!

  予思予弟既未昌大予门,犹幸朱氏终志,以表弟名,将予长子远燿承服。恨朱氏志为母陈氏所逼,予与诸弟相商,悔嗣不立,将伊登分产业,为伊祀产,日后,我五房子孙,公仝标祭,除祭费官租外,积累建祠。续产与其承继一房,不如统同于五房,以遂孝友之为得耳。倘予子远燿,日后生端,五房人等,执此送公究处。今立石为志,适愚谷兄过我而遇焉。题云:兑,生于乾隆乙酉年十月十二,殁于甲辰年七月初六,葬于乙巳年八月初八日,子山午向,山界左以鳞长山挖沟,右以利仁山为界。地土鱼塘水例田稞,俱照分关,五房子孙,永不得生端、觊觎侵渔,此照。

  孝兄二房承智,三房承坎,四房承离,五房承坤书丹。

  孝侄远照、煇、燿、熙、焄(还有十人未记录)

  赐进士工部虞衡司陈诗、长房师典拜并撰

  乾隆五十六年辛亥十二月吉日

  咸丰五年小阳月重立

  乾隆乙酉年为乾隆三十四年(1765年),甲辰年为乾隆四十九年(1784年),由此推算,江承兑享寿19岁,去世至今225年。立碑:乾隆五十六年(1791年)。重立:咸丰五年(公元1855年),距今158年。

  二、墓志铭考析

  (一)墓志、宗谱解读。神童墓位于漕河镇严垅村江家塆,当地江氏2009年9月6日印发的《江氏六修宗谱》载,南宋宝祐至景定年间(1253—1260),此地江氏始祖自江西鄱阳江家村迁此落户,相中此处卧龙山形,见卧龙山西有小山似伏虎,为求“庇佑”,安家于“虎耳”处,自此子孙繁衍,形成虎耳山江老塆、江新塆、江后塆、江牌塆,现演为江塆,民皆姓江,无一杂姓。

  江承兑(公元1765—1784年),字利金,生于江塆,父、长兄为太学生,为三江生态农庄董事长江国斌先生上六代叔祖。据江氏谱载及江氏口碑,承兑“生而能言,他字不识,见鹁鸪鸣,呼之鹁鸪,亦学其鸣”,“我怎样才能归去?”唯物论告诉我们,人皆学而方能知之,而此公“生而知之”,乡人呼之“神童”,惊为“奇人”,慕名访者不绝。闻知其母爱饮凤凰山下凤凰井水,人皆以此水为聪明泉,纷纷取之传饮于孕妇,指望亦能生下神童。“三岁好辩,言而有理,父母爱之。”

  1771年,江父去世,仅六岁的承兑,“躃踊惨怛”,极端悲伤,伤心之情倍于诸兄,“愿以死继慈君”,并血泪交流而言:“苦母生儿,儿不能终养,但幸诸兄承顺,终母余年,亦瞑目于九泉之下矣!”一个六岁的孩子,感伤于父亡,进而预言自己将不久于人世,像是“能料生死”,极富神秘色彩。承兑六岁入塾就读,聪颖异常,刻苦用功。师、兄“劝以缓”,答曰:“我读来世书,与尔无干。”今世、来世乃重大哲学命题,依承兑言,仿佛其知前世今生来世……此言传开,众皆惊而奇之。其行孝质朴,“乡里无不称少年老成”。15岁进入邑人陈诗门下求学。承兑16岁成婚,夫妇恩爱,可惜天不假寿,未及赶考,19岁无疾而逝。人们回想其六岁时的“童言”,感慨之余,皆言承兑乃此地“史无前例一奇人!”“生而能言,活而知死”一化身!承兑生前曾嘱:“吾平生爱饮凤凰山下凤凰井水,愿葬凤凰山,头枕凤凰眠,耳闻凤凰鸣,渴饮凤凰泉,吾死瞑目矣!”家人遂其愿,葬其于凤凰山腰,距井一箭之地。几百年来,江氏族人慕其灵气,多附葬于此。后人遂称凤凰井为神童井,当地孩子上学时节,必来井前照照影子,取水洗面,饮“聪明泉”水,取开聪明窍、读书晋学之意。

  (二)对“生而能言”的理解。笔者搜遍古籍,无有“生而能言”者记载,倒是《聊斋志异》中有《三生》一篇,说的是前世今生来世,那是蒲松龄的小说。通常意义上的“生而能言”,就是生下来能说话。据当代社会现实情况看,孩子出世在“他字不识”时,首先是生下来就能睁眼,不像旧时孩子生下来没过一段时间眼不会开。这只能归功于当代人营养状况和文明进化之因。如从能与大人交流角度来理解,是否说的是江承兑早在母亲腹中,家庭环境和谐,家人育书不断,无异于在作“胎教”,因而出生后显示早慧?鉴于此,能否这样理解:其人在不识字的时候,能很好地与亲人交流而非准确言语交流呢?对“生而能言”实质内容的理解古今有别。但他说见了鹁鸪鸟能问“鹁鸪我安归?”好像与之有天然而神秘的联系。可能时人以为说疯话,可他却安然自得。但是否受了大人读书时的启发?据考,其所在的江家塆为耕读世家,可能大人吟读时他在旁“学语”,耳濡目染,故有此句,既有诗意,更显示出神秘意味,所以传开。一句话,是和谐的家庭环境孕育了早慧者。

  (三)对“预言生死”的理解。江承兑两次显示出知生死的言语。第一次是六岁时父亲去世时对母亲所说的话,像是交待后事。第二次是因晨昏诵读,哥哥劝其注意身体等话,他居然说出“来世”的字眼,好像他此生已在读来世书,不珍惜的话,怕来不及。笔者考查当地人文,江家塆一带自古民风纯朴,信佛,崇文重教,清康熙年间,江承兑先祖母高老孺人(1662—1732),27岁守节事孝、教子耕读至70岁,膝下16个太学生,“懿行实堪风范”,于乾隆十七年(1752年)五月被乾隆帝钦赐“清标彤管”匾,当年冬月在此塆建四柱三门式青石节孝牌坊(牌坊历二百多年风雨,于上世纪“文革”时“破四旧”被拉倒),塆遂名为江牌塆。江承兑天资聪颖,家教纯正,悲伤倍于常人,说出让人惊讶的话来,当为极端之例。另一推测,可能其人自知身体有疾,未向亲人述及,总以一种只争朝夕的状态攻读学业,更加速他“无疾而逝”。所以,时人前后联想,感觉其人神秘不可解。由此可见,江承兑是人而不是神。

最新评论

返回顶部找客服官方微信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