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湖北省蕲春县蕲州镇地方门户网站蕲州在线! 手机访问 关注微博 关注微信

打开微信扫一扫

蕲州在线微信二维码

蕲州在线

搜索
蕲州在线 网站首页 蕲春文学 查看内容

师魂浩然写春秋——纪念黄谨之先生诞辰一百周年

发布时间: 2019-3-27 19:57| 发布者: 蕲州在线| 查看: 32| 评论: 0|作者: 黄鹤|新闻来源: 《蕲春文化研究》

  一

  1910年,黄谨之出生于蕲春县红头湖畔一个叫黄通八的山村。到了上学年龄,父亲举债供之读书。谨之聪明、勤奋、好学,读书非常刻苦。可就在他读完小学后,家庭无力再供他读书了。就在他即将失去上学,族里有个叫黄耜春的叔公,是前清蕲春最后一个科举秀才,时在蕲州城教会中学教书,听说黄谨之读书用功,学习成绩非常之好,就介绍谨之去他教书的教会中学读书。

  黄谨之没有辜负叔公的期望,学习成绩总是名列前茅。老师和神父特别喜欢他。转眼三年学满,经神父推荐,黄谨之到上海光华大学读书。然而,他在上海仅读两年,因家庭不能再凑足路费,他还是辍学了。这年他18岁。

  只回到家的黄谨之自己也没想到,这竟然成了他另一个成功的开始。

  黄谨之的家乡黄通八村,是个上千人的大村,没有一个像样的学堂以供孩子们读书,村里只有少数有钱人办了私塾,让他们的孩子念《三字经》、《百家姓》。黄谨之便与蕲州教会中学的叔父亲黄耜春商量,在村里办一新全学科的小学。众乡亲听说后大力帮助,忙碌几个月,学校在本村老祠堂内的几间空房里办起了,虽然教师和学生都不多,但总算是一个全学科的小学,免去了村里孩子走远路上学之苦。

  黄谨之在这个简陋的乡小学里,教了两年书,使村里很多儿童知道了语文和算术,还学会了唱歌。

  两年后,黄谨之20岁,已当上蕲春启明中学校长的黄耜春介绍他到教会中学教英语。初教英语时,黄谨之的语法和发音都不很准,他每天记单词,练发音,还向外国神父请教。付出的努力很快得到回报,他的英语水平提高了,不仅能会话,还能翻译很多资料。这期间,谨之在父母的操持下成婚了。

  1938年9月,正当谨之风华正茂,日本鬼子打进了蕲州城,把一个千年古城破坏得面目全非。启明教会中学虽然打着中立的旗号,却也受到严重干扰,无法上课,只好关门停办。

  这时的黄谨之、卢为政、陆玳瑜等老师,组织起40余名学生的抗日宣传队,黄谨之任队长。编演抗日歌剧,有大合唱《大刀歌》、《卫兵歌》、《义勇军进行曲》、《松花江上》、《流亡曲》等,有独唱《白水畈小调》、《寡妇独白》,有话剧《捉汉奸》、《放下你的鞭子》等,在全县各地演出,组织有钱的出钱,有力的出力,募集抗日资金,激励民众起来抗日。后来吸收一些社会青年,改为鄂东青年抗日宣传队,开展活动。

  不久,蕲广联中在蕲北的圆襟冲创办,在同事们的邀请下,国民党蕲春县政府出面,调黄谨之到蕲广联中任教,宣传队的学生也按部就班入学读书,从此,抗日宣传队才告一段落。黄谨之担任蕲广联中河西分部主任,一心一意教学生,希望每个学生成为有用之材,为社会做贡献。

  二

  1940年,新四军在江南迅速发展壮大,他们很希望与国际友人交往,但懂英语的人极少,翻译人员奇缺,时任鄂豫皖新四军支队的钱粮主任赵辛初得知黄谨之有这方面特长后,多次来到蕲广联中,动员黄谨之到新四军去当翻译。那时黄谨之家住在国民党统治区,上有老、下有小,考虑再三,为了保家人的性命,婉言谢绝了。

  一年后,黄谨之的父母相继去世,为了守孝和照顾好妻儿,他便离开了蕲广联中,到在离家不远的漕河小学任校长,尽职尽责地教育学生,不多久漕河小学成为当地社会与教育界的楷模。周边很多家长都舍近求远地把子女送到漕小来读书,黄谨之成了当时的名人。

  抗战胜利后,蕲州城的启明中学复课了,黄谨之又回到学校教书。学校委任他为副校长兼教导主任,负责教学工作,在他的努力下,启明中学不久成为鄂东地区很有名望的高中。

  1948年,中国人民解放军解放了长江以北的大片土地,国民党军队退守长江以南作垂死挣扎,到处抓壮丁。黄通八村有二十几个乡亲在红头湖中捕鱼时也被抓了壮丁。村里的亲人们哭哭啼啼却又想不出拯救办法,眼看就要押往前线去送死,黄谨之听说了,冒着生命危险,连夜乘坐小火轮去了战争一触即发的武汉,找到驻扎在武汉的国民党某部的少将师长黄天玄。

  黄天玄也是黄通八村人,早年因逃婚投奔到广州孙中山先生创办的黄埔军校学习,毕业后参加北伐,经过抗日战争的生死洗礼,立过很多战功。但他为人忠厚,不喜欢钻营,没有什么后台撑腰,也不是国民党嫡系部队,虽混个杂牌军队当上了师长,但常常受到排挤和监视,官场不济,很少回老家。但因为他喜爱的小老婆是启明中学的学生,所以和黄谨之有交往。

  黄天玄知道此事后,怀着对乡亲们的同情心,即写道手谕让黄谨之带回蕲州交给蕲州驻军团防处,这样放回了29个被关押的乡亲,使他们跟家人团聚,算是捡回了性命。

  三

  1949年暮春,蕲州城解放了,教会办的启明中学停办了。由于黄谨之在教育界的威望,他被邀到蕲州文庙临时县中教书,后又随迁至漕河县中任教,担任教师培训班的班主任。

  1955年,胡风“反革命集团”案件后,与胡风有牵联的人更是厄运难逃了。

  由于黄谨之当年婉拒参加新四军,他很快被拘留了,押送至黄冈看守所,度日如年地交待反革命问题,受着非人的折磨。

  1956年,在周恩来总理提议下,中央发布关于调整对旧知识分子的政策,对有历史问题的旧知识分子从宽处理,黄谨之才由此得以免予刑事处罚分,补发了拘留期间停发的工资,重新安排在蕲州二中教书。1957年底,“反右运动”开展后黄谨之的历史问题又被翻出来,遭到了非常严厉的批判和残酷的斗争,最后以“替贪污分子翻案”及“帝国主义走狗”等罪名被判刑三年,押送到黄冈农场劳动改造。

  已是48岁的黄谨之,并没有被逆境吓倒,他在艰苦的劳动间隙中,虚心向有经验的果农和农户学习,很快就学会了一套培育嫁接、管理果木技术。靠着这些技术,黄谨之在农场度过了三年,仍不能回家,直到12年后的1969年,年已六旬的黄谨之才被遣返回原籍农村。老家的乡亲都非常尊重他,在生产和生活上关心。但随着“文化大革命”的深入,黄谨之又被作为反面教材遭到了严厉批斗,强迫他从事繁重的体力劳动。年迈的黄谨之和他的儿子吃尽了苦头,受够了凌辱。黄谨之忍辱负重,心中的信念始终不,他相信:他只要坚持做对社会有益的事,把良心放正,那么,人们是不会忘记的,命运迟早会还他一个公道。

  “四人帮”被粉碎后,黄谨之终于被平反昭雪了,恢复了工作。已到退休年龄的他却不愿坐享清福,重新拿起教鞭,走上了自己喜爱的讲台,当起了辛勤的园丁。

  1980年春,黄谨之由农村中学回到了阔别多年的蕲州二中教英语。经过十年浩劫,学生的素质与成绩都很差,对英语更陌生,有的学生连26个字母都记不清,黄谨之没有放弃他们,而是耐心细致地使这些学生们由不喜欢英语到喜欢,许多学生在他的辅导下考上了大学,有些学生毕业后成了英语教师,成为学校教师骨干。

  黄谨之一心扑在教育事业上,从不关心自己平反后的工资待遇,“反右”前黄谨之工资是全县教育界最高的,平反后的工资却是全县最低的,只相当于一个小学教师,但他从不计较,说:“只要有饭吃就行!”

  黄谨之在生命的最后几年里,依然坚持学习,他常对儿子说:“人的一生就是一个学习的过程,要活到老,学到老!”是啊,黄谨之正是以自己的践行实现了这样的承诺,无论是在艰苦的岁月里,还是在痛苦的逆境中,他从没灰心丧志,甚至在平反昭雪后,也不贪图享受,古稀之年却仍然竭尽全力地教育学生,为社会贡献着自己的全部能量。

  1987年1月21日,黄谨之因病住院。1989年1月21日未时离开人世,享年78岁。

  黄谨之堪称一代师表!

最新评论

文热点

返回顶部找客服手机访问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