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湖北省蕲春县蕲州镇地方门户网站蕲州在线! 手机访问 关注微博 关注微信

打开微信扫一扫

蕲州在线微信二维码

蕲州在线

搜索
蕲州在线 网站首页 蕲春文学 查看内容

古人笔下的蕲竹与蕲簟

发布时间: 2019-3-27 19:44| 发布者: 蕲州在线| 查看: 28| 评论: 0|新闻来源: 《蕲春文化研究》

  清乾隆《蕲州志》卷二《物产·专产》载“竹”,与前朝志书上的记载相同,但明确记载“簟,旧传百冶山竹为之。今百冶山无竹。业簟者,取他境竹为之,仍名蕲簟。”清咸丰《蕲州志》卷三《土产》载:“蕲州东北有百家冶山,出蕲竹。”并注明资料来源于《明史·地理志》。在明《永乐大典方志辑佚》第三册第2150页载:“蕲竹,在本州赤东湖,土名沙境,乌石塘所产,可为簟。”从以上史料得知,蕲竹原产于蕲春的赤东湖沙境和赤东镇苏圩的百家冶山等处。蕲春另外还有“十二时竹,产蕲州,其竹绕节凸,生子丑寅卯等字,安福周俊叔得此种之,家庭笋而竹者十之三。”这条信息来源于明代王象晋的《群芳谱》一书。至今蕲州李时珍纪念馆内还栽有这种节与节之间凸肚的十二时竹,因其竹竿形如龟背,蕲春人也称其为龟背竹。

  蕲春的蕲竹,竹竿形状小的如大姆指粗,大如酒杯口粗,用途很广。今蕲春北部山区还有少量的蕲竹生长。据黄冈市地方志《鄂东名物风味辑览》一书记载:“蕲竹是蕲春主要特产之一,大蕲竹贵在作簟,色泽晶莹,有如琉璃、美玉、质地坚韧,劈篾如丝,用于作簟,柔软如锦,折叠如布。热天人睡在上面,既透凉又爽汗;起身后,而迹经久不更。”蕲竹做成的竹簟还有清心、明目、提神、益智、健脑的作用。蕲竹做笛,音韵清柔,似行云流水,余音袅袅。因而,蕲竹被视为珍品,自古就成为朝廷的贡品。历代的诗人、名臣,赞赏蕲竹和蕲簟者有之,本文撷取极少部分名篇佳作,与读者共赏。

  一、唐人笔下的蕲竹、蕲簟

  唐朝,是蕲竹发展的鼎盛期,韩愈、刘禹锡、白居易、元稹、曹松等作诗赞蕲竹。韩愈在《郑群赠簟》一诗中,这样赞颂蕲竹:

  蕲州笛竹天下知,

  郑君所宝尤瑰奇。

  携来当昼不得卧,

  一府传看黄琉璃。

  体坚色净又藏节,

  满眼凝滑无瑕疵。

  法曹贫贱众所易,

  腰腹空大何能为。

  自从五月困暑湿,

  如坐深甑遭蒸炊。

  手摩袖拂心语口,

  漫肤多汗真相宜。

  日暮归来独惆怅,

  有买只欲倾家资。

  谁谓故人知我意,

  卷送八尺含风漪。

  呼奴扫地铺未了,

  光彩照耀惊童儿。

  青蝇侧翅蚤虱避,

  肃肃疑有清飚吹。

  倒身酣寝百疾愈,

  却愿天日恒炎曦。

  明珠清玉不足报,

  赠余相好无时衰。

  韩愈知道蕲竹的珍贵,他在好友郑群府中见到一张名贵的蕲竹簟时,爱不释手,想得到它,但又不好开口为难之际,老友郑群早已洞悉韩愈的心思,把蕲簟慷慨地送给他。韩愈如获至宝,兴奋不已。他为什么这么高兴呢?据传韩愈是个大胖子,特别怕热,年龄未到四十岁,头发就稀少且发白,眼睛就视物不清了,拿现在的话说是典型的亚健康。特别到五月份,别人都感觉还有点凉,可他就热难当,无法入眠。此时得到蕲簟,能不高兴?于是,他叫仆人将地面打扫得干干净净,铺开蕲簟,舒服躺下去,仿佛疾病痊愈了。这说明蕲竹簟确是一件宝物,再看簟色,如同琉璃一样光洁照人,苍蝇在上面都停不住,如凉风飒飒,真是“一卧消暑祛百病。”正因为蕲竹簟的功效奇特,所以,唐朝就引来了那么多的文人墨客为之作诗,曹松有诗云:

  角簟工夫已到头,

  夏来全占满林秋。

  若言保惜归华屋,

  只合封题寄列侯。

  学卷晓冰常怕绽,

  解铺寒水不教流。

  蒲桃锦是潇湘底,

  曾得王孙价倍酬。

  曹松展开蕲簟后,如寒水不流,似潇湘锦绣,使得蕲簟卖给王孙之家的售价要翻倍。又如元稹的《蕲竹簟》诗:

  竹簟衬重茵,未忍都令卷。

  忆昨初来日,看君自施展。

  五绝虽短,韵味无穷。

  诗人回想昨天朋友寄来的蕲竹簟,一看,就自动打开了。竹簟映衬着青绿色,舍不得把它卷起来,百看不厌,真是一件珍稀宝物啊!那时,栽种蕲竹和爱护蕲簟蔚然成风,是一种时尚。可想而知,蕲竹在唐代是何等的兴盛。相传,当时的蕲竹遍布蕲南、蕲北以及中间的丘陵地带。还有一种传说,韩愈钟爱蕲竹簟的事还影响到他的侄孙韩湘,也就是大家知道“八仙”中的韩湘子,韩湘子喜欢吹箫,这种箫在唐时称笛,传说其笛就是韩愈推荐用蕲竹制作的。

  嘉靖《蕲州志》卷九《诗文》中,诗人白居易有《寄簟与元礼》诗:

  笛竹出蕲春,霜刀劈翠筠。

  织成双人簟,寄与独眠人。

  卷作筒中信,舒为席上珍。

  滑如铺薤叶,冷似卧冰鳞。

  清润宜成露,鲜花不受尘。

  通州炎热地,此物最关身。

  元微之在《元氏长庆集》中以原韵和《酬白乐天寄蕲州簟》诗云:

  蕲簟未经春,君先拭翠筠。

  知为热时物,预与瘴中人。

  碾玉连心润,编牙小片珍。

  霜凝青汗简,永透碧游鳞。

  水魄轻涵黛,琉璃薄带尘。

  梦成伤冷滑,惊卧老龙身。

  元白二人以蕲竹簟为题,以诗唱和,说明了蕲簟在唐代确实不是寻常之物,它不仅能在炎热之季驱散暑热,也是文人墨客相互馈赠之精品,更是他们笔下描绘的神奇之物。

  二、宋人笔下的蕲竹、蕲簟

  宋朝,文人把蕲竹称黄竹,如宋代官吏李远,字器之,蕲州人,中进士后,官至杭州通判。他在《前贤小集拾遗》中写下《闻笛忆蕲竹》诗一首,序曰:“仆久客钱塘,有吹笛月下者,同旅闻之,凄然皆有归思,属令赋之。”

  柯亭之椽不复得,

  蕲州黄竹今尚在。

  苍崖翠壁产修干,

  千顷萧索烟云昏。

  诗中,李远把蕲竹称黄竹。李远在杭州任期内,因久居他乡,思乡情甚浓。一天晚上,风轻月明,忽听闻笛音,勾起了思乡之情,心情凄然,忍不住披衣下床提笔赋诗。用现在的话讲,就是生长粗壮可做栋梁的竹子已经很少,而蕲州的黄竹还在,特别是生长在悬崖峭壁上的竹子既茂盛又修长,满山遍野的竹子长得像乌云一样,十分可爱。李远为何闻笛声心情那么激动呢?原因是蕲竹制作的竹笛发出的声音如鸟儿鸣叫般动听。李远正处在失意与伤感时,听到笛声如回到故乡般。宋朝称颂蕲竹的文人也很多。如欧阳修、王安石、苏轼、陆游、朱熹等,都有诗文称赞蕲竹所制作的簟、笛、杖。那时的蕲竹受人重视,栽种、移种、培植蕲竹者比比皆是,就像上个世纪八十年代蕲春人栽苎麻的一样。陆游在《东湖新竹》,诗中称道“清风掠地秋先到,赤日行天午不知。”形容蕲竹生长茂盛,遮天蔽日,阳光不能照射在地上,可见当时蕲竹之茂密。陆游的长兄陆淞在《念奴娇》中也写道:

  黄橙紫蟹,映金壶潋滟,新醅浮绿。

  共赏西楼今夜月,极目云无一粟。

  挥麈高谈,倚栏长啸,下视鳞鳞屋。

  轰然何处,瑞龙声喷蕲竹。

  陆淞词中明确说,与朋友在西楼共同品茗赏月时,依栏远眺,挥尘高谈。只见蕲竹在风声中,轰然如瑞龙抖鳞一般,色彩在月光中也呈现出黄橙紫金斑斓之色,气势极为动人心魄。

  嘉靖《蕲州志》载宋代诗人王学《谢刘本玉先生惠簟》,诗云:

  南朝笛竹蕲为良,

  织成文簟琉璃黄。

  旧物正尔冷如铁,

  此君无奈寒如霜。

  山斋溽暑正六月,

  野人清梦迷三湘。

  卷舒随分且藏节,

  作诗为报刘中央。

  从王学的诗中可以品味出:做笛的竹子以蕲竹为良,而蕲竹织成的竹簟呈琉璃色,冷如铁,寒如霜,随时可以展开与收卷,真是一宝物。因此,诗人忍不住提笔赋诗感谢蕲州的朋友刘本玉先生。

  苏东坡贬谪黄州时,他的四川老乡蒲传正也被罢知安徽亳州,苏东坡寄蕲簟以示安慰。康熙皇帝玄烨《御定渊鉴类函》载苏轼《寄蕲簟与蒲传正》,诗云:

  兰溪美箭不成笛,

  离离玉筋排霜脊。

  千沟万缕自生风,

  入手未开先惨慄。

  公家列屋闭蛾眉,

  珠帘不动花阴移。

  雾帐银床初破睡,

  牙签玉局坐弹棋。

  东坡病叟长羁旅,

  冻卧饥吟似饥鼠。

  倚赖春风洗破衾,

  一夜雪寒披故絮。

  火冷灯青谁复知,

  孤舟儿女自嚘咿。

  皇天何时反炎燠,

  愧此八尺黄琉璃。

  愿公净扫清香阁,

  卧听风漪声满榻。

  习习还从两腋生,

  请公乘此朝阊阖。

  嘉靖《蕲州志》载蕲州民谣:

  龙须作席光电电,

  暑眠不及蕲阳簟。

  凉如水,滑如藤,

  一簟几工能织成?

  官府取之只一声,

  有价无价谁敢争?

  此民谣为河南仪封人、嘉靖朝湖广按察使王廷相所辑,民谣透露出蕲簟的好处,也透露出篾工的无奈。

  康熙《蕲州志》载,宋代蕲州知州,后为“布衣宰相”的范纯仁《赠蕲簟与潞公》诗

  之一:

  双文封卷如筒小,

  六月铺张满榻寒。

  曾是吐茵狂醉客,

  敢尘斋阁助清欢。

  之二:

  凉簟资公逃暑用,

  东池应伴绿波寒。

  高眠宜享华胥乐,

  曾致皇家奠枕安。

  潞公就是当时范纯仁的好友、北宋名相享年92岁的文彦博。范君赠他的蕲簟,送到京城汴梁(今河南开封)时,正值炎天暑热时节。潞公将当年曾是狂醉客的范君赠品蕲簟铺开看,那卷成小筒状的蕲簟一铺开,真是满榻寒凉,睡眠时如到华胥国享乐一般。年岁已高的当朝宰相文彦博,欣喜之心溢于言表。

  宋代欧阳修辞官归里时,将蕲簟带回家,康熙皇帝玄烨《御定渊鉴类函》载欧阳修的《枕簟诗》,云:

  端溪琢出缺月样,蕲州织成双水纹。呼儿置枕展方簟,

  赤日正午天无云。黄琉璃光绿玉润,莹净冷滑无埃尘。

  忆昨开封暂陈力,屡乞残骸避烦剧。圣君哀怜大臣悯,

  察见衰病非虚饰。犹蒙不使以罪去,特许迁官还旧职。

  选材任事不堪用,见利无惭惟苟得。一从僦屋居城南,

  官不坐衙门少客。嗒然惟与睡相宜,以懒遭闲何惬适。

  从来羸苶苦疲困。况此烦熇正炎赫,少壮喘息人莫听。

  中年鼻鼾尤恶声。痴儿掩耳谓雷作,灶妇惊窥疑釜鸣。

  苍蝇蠛蠓任缘扑,蠧书懒架抛纵横。神昏气浊一如此,

  言语思虑何由清。昔时李白爱饮酒,欲与铛杓同生死。

  我今好睡又过之。身与二物为三尔,江西得请在旦暮。

  收拾归装从此始,终当卷簟携枕去,筑室买田卧颍尾。

  欧阳修的好友梅尧臣见诗后,感慨万千。梅是宋诗的“开山祖师”(宋刘克庄语),在北宋的诗文革新运动中,与欧阳修、苏舜卿齐名,后人并称梅欧或苏梅。梅尧臣步欧阳修的原韵和诗如下:

  溪上枕剖龙卵石,蕲匠簟裂蛇皮纹。客从东方一持赠,

  竹色蒸青石抱云。磨沙斫骨自含润,饱霜吊节无留尘。

  京师豪贵空有力,六月奈此炎蒸剧。旱风赤日吹热来,

  大厦高檐任雕饰。头颅汗匝无富贫,虽有颁冰论官职。

  官高职重冰则多,日永冰消难更得。唯公扫室施枕簟,

  迎凉自感东方客。东方客应非俗昏,能使贤人心体适。

  贤人何以偏伏人,天下才名方赫赫。我吟穷困不可听,

  昼夜蚊蚋苍蝇声。蝇如远鸡耳初感,蚊若隐雷空际鸣。

  葛幮顶绽屋蝎坠,菅席中裂麻经横。平生赋分只煎炒,

  安有绿玉琉璃清。犹胜昔年杜子美,老走耒阳牛炙死。

  因思杨恽废时言,但愿人生行乐尔。公今事业在朝廷,

  去就尤当慎终始。待公睡足秋风来,去奉高谈挥尘尾。

  梅在和诗中说编织蕲竹簟的东方匠人,既要认清竹色,又要将蕲竹磨沙斫骨取含润,用东方客织成的蕲簟纳凉,实在应该感谢这位不俗的东方客。

  王安石看到此诗,也以原韵和诗一首,载入清康熙玄烨《御定渊鉴类函》,诗云:

  端溪琢枕绿玉色,蕲水织簟黄金纹。翰林所宝此两物,

  笑视金玉如浮云。都城六月招客语,地生赤日流水尘。

  烛龙中天进无力,客主歊然各疲剧。形骸直欲坐弃忘,

  冠带安然强修饰。恃公寛贷更不疑,箕踞岂复论官职。

  笛材平坐家故藏,砚璞玼清此新得。归除堂屋就阴翳,

  公不自眠分与客。知公用意每如此,真能与物同其适。

  岂如若曹空自私,却愿赤日常炎赫。公材卓笔人所惊,

  久矣四海流名声。天方资取欲扶世,岂特使以文章鸣。

  深探力取当不寐,思以正议排纵横。奈何甘心一榻上,

  欲卧颍尾为洁清。贤愚劳佚非一轨,顾我病昏惟未死。

  心于万事久萧然,身寄一官真偶尔。便当买宅归偃休,

  白发溪山如愿始。看公戮力就太平,却上青天跨箕尾。

  三、明清时期的蕲竹、蕲簟

  明清,仍有很多诗人咏蕲竹。如明代的郭凤仪、高启、王廷相、崔桐、陶允宜、陈继儒和清代的顾景星、范季常等。

  郭凤仪,字舜符,号桐同,河南开封人,进士出身。嘉靖间任黄州知府。在其《蕲州竹簟歌》中写道:

  齐安土瘠百不宜,

  蕲春竹箭生独奇!

  疏节洞干袅烟雾,

  色参碧玉多华滋。

  尤物自合神理惜。

  良工竞采含苞枝。

  欲矜意匠夸能手,

  苦濯江汉曝朝曦。

  几经折镂等薤叶,

  一加织组同缫丝。

  就中巧思谁更识,

  藏倪续断浑不知。

  绸缪但见双文密,

  摩挲惊叹眼还迷。

  鲛人夜杼剪绡绮,

  游鱼吹浪摇文漪。

  已闻滑溜能仆鸡,

  更笑苦濡啼痴儿。

  稀有价重锦绣霞,

  展舒光映黄琉璃。

  三叠九折柔耐卷,

  八尺半握行堪随。

  五月毒热气如炊,

  呜呼舍翁吾何支。

  匡床石枕梦亦爽,

  翛然似过清秋时。

  觉来凉意侵人肌,

  只疑流汗翻成澌。

  簟乎!簟乎!愿尔化为太平之袵席,

  使吾民宁一,安寢常如斯。

  文中说到黄冈这块地方土地较贫瘠,唯独蕲春的蕲竹像箭一样生长得稀奇茂盛!

  诗人、画家陈继儒有《吹笛》诗云:

  蕲竹能令水龙吟,

  玉人应在月明中。

  何时为洗秋空热,

  散作霜天落叶风。

  陈继儒,字仲醇,号眉公,松江华亭(今上海市)人。在诗中称赞蕲竹制作的笛子吹出美妙的乐曲,好像水中的龙听到笛声也跟着和起来;笛声入云,云也停止前进。此时容貌如玉的美人,也会在明月之中聆听笛声。

  清乾隆《蕲州志》记载了明太祖朱元璋《却蕲州进簟谕》。朱元璋为免却蕲州官员无故进贡蕲竹簟,特颁此谕。原文如下:

  “古者方物之贡,惟服令器用,故无耳目之娱玩好之。夫今所进竹簟,固为用物,但无命来献,恐下闻风争进奇巧,劳民伤财,自兹始矣。却之,仍命四方,非朝廷所需者,毋妄献。”

  织簟人的辛苦,文人在笔下也表现出来了,乾隆《蕲州志》有崔桐学士《题簟赠沈半刺》:

  使君刺蕲州,应闻蕲有竹。

  织成缃纹簟,文彩如翠玉。

  郡斋非无暑,藉此解炎酷。

  应怜织簟人,流汗在蔀屋。

  明代的崔桐学士曾为湖广参议,提调武当山,终官右侍郎。他曾自我评价:“奉职太愚,自处太高,操持太执,语言太直。”他在诗中除赞蕲竹的文彩如翠玉,还同情织簟人而在茅草搭成的工匠屋内汗流浃背的情景。

  顾景星,清初文学家。字赤方,号黄公,别号玉山居士。蕲州(今湖北蕲春)人。在《白茅堂集》中的《咏簟寄周元亮》,诗云:

  蕲州笛竹簟,自昔传瑰奇。

  天光荡云气,湘色含风漪。

  腊月伐龙子,冰霜椯干枝。

  经春乃劈制,织作黄琉璃。

  篾缕细逾薤,摩挲凝若脂。

  装潢玉版贵,卷襞郫筒宜。

  又:

  茅斋五月熏风凉,

  北窗高卧咏羲皇。

  闽南元亮称心隐,

  万里清飙试寄将。

  蕲竹制作的竹簟,自古以来都称为稀世珍宝,相传腊月所砍的竹子不遭虫蛀,经过精工细作的竹簟,像玻璃一样晶莹透亮,清心凉爽。装在竹筒内的蕲簟似玉版一般贵重,想必元亮在闽南的官衙内是会称心的。

  清初文学家、诗人金德嘉,字会公,号豫斋,蕲州广济(今湖北武穴市龙坪)人,他在《居业斋文集》中赞蕲簟,曰:

  高枕得桃笙,炎天游化城。

  中宵醒蝶梦,皎皎见参横。

  诗人的意思是脑袋高高地枕着蕲竹制作的簟子上,犹如热天梦中游览想去的地方,飘飘欲仙,半夜醒来,原是一场梦。此时已到深夜,月亮及东方的参宿星也已横空将落了。这时全身凉爽舒服极了。

  明末江苏淮安人、刑部员外郎陆求可有《夏夜露坐》词,写诗人在夏夜与朋友露坐时,清风扑面,不用桃花扇,然而新蝉在树梢上不停地高唱,萤火虫在竹林中时隐时现。月亮在陪伴我,酒杯在手朋友也不须劝,可是庭院暑热难耐,喝醉了,还是醉卧蕲州簟好啊。词云:

  露坠紫髯,风吹白面清凉,闲却桃花扇。新蝉噪柳不曾停,疏萤绕竹时常见。月共追欢,影堪作伴。金尊在手何须劝,庭空漫爇水沉香,醉来欲展蕲州簟。

  清初江苏诗人董以宁作《拂簟》词,描述蕲竹簟的妙处。说冰丝簟子出蕲州,使用起来凉沁如秋。娘子每晚睡前拂拭,早上起床时还感到羞涩,因为娘子手臂上的簟痕细纹仍然残留着。这首词也载入清《十五家词》词云:

  丝簟子出蕲州,铺来湘水平流。为郎拂拭向纱帱,凉沁如秋。每到宵来重展,却怜晓起偏羞。臂痕人讶细纹留,今夜拼休。

  综上所述,唐宋以来至清末,诗人墨客不断赋诗吟咏蕲竹、蕲簟,作品散见历朝历代的典籍中。蕲竹、蕲簟是人们津津乐道的家用珍品。1915年,本县的竹编艺人叶彩华,还以其制作的蕲竹簟,在巴拿马万国博览会上获得金奖。虽然蕲竹簟在今天已淡出人们的视野了,炎天暑热时,再也不需要这种费时费力的卧具,但是蕲竹簟在人们的记忆中,留下了美好的印象。

最新评论

文热点

返回顶部找客服手机访问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