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湖北省蕲春县蕲州镇地方门户网站蕲州在线! 关注抖音 关注微博 关注微信

打开微信扫一扫

蕲州在线微信二维码

蕲州在线

搜索
蕲州在线 网站首页 蕲春文学 查看内容

蕲州老宅

发布时间: 2019-3-27 19:33| 发布者: 蕲州在线| 查看: 47| 评论: 0|新闻来源: 《蕲春文化研究》

  蕲州原有许多老宅,虽然那是几十年前的情景,但至今回想起来仍令人欣叹:那青石板铺成的街道两旁便是鳞次栉比的老式民房,错落有致的马头墙和木质铺面显示出昔日的繁华。这些房子多为明清时代留下的,有的还有几百年的历史。他们大多为为前店后居,即前店一面是柜台,一面是店堂,那是做生意的场所。店堂后面有一道石头做的门,那是主人的生活区。石门后有天井,天井里长着青苔,有的还缓慢地爬着不知哪朝哪代留下的乌龟,天井后面是堂屋。根据当时主人的富裕程度,堂屋或大或小,或豪华或简陋。虽然建筑档次不一,但不乏有排架之类的砖木结构。堂屋前沿是廊柱,有的上有镂空的木雕装饰,龙凤花鸟,栩栩如生。堂屋后沿,有的是陈旧的古壁(木板墙),有的是一排油漆斑驳的雕花木门,上齐房檐,下齐一尺多高的木门坎。富裕人家的堂屋就形同一个衙门大堂,这是昔日主人宴会宾朋的地方。过了大堂,两侧后有小门,通往后面一重房屋。后面又是一个天井,天井四周都是光线幽暗的房间,便是主人的起居室。再往后是后堂和后门,出后门是花园和菜园。这就是所谓一进三重的房子。当然有的大户人家不止三重,有四重五重六重的也不乏其人。老百姓称其为张家大屋、王家大屋、刘家大屋等。我还发现一大户人家的住宅与众不同,它没有铺面,其进门处一般不算高大,但有几分威严。严实的石门外侧有对石鼓,大门外立着一对风化严重的石狮子,给人一种神秘感。由此可见昔日主人的显贵。进入石门,里面是个高墙小院,房屋的布局是从这个高墙小院向纵向和横向发展的。里面是大院套小院,一个小院仿佛就是一户人家。

  我有幸接触这些老宅,是因为我家属于上无片瓦下无寸土的租房户。那时没有房子的人家租房住十分普遍,有房子的主人往往属于没落户,占着那么多房子也没意义,于是便租出去换点油盐柴米钱。至于房租便宜极了,一年也不过几十元。我们这些租房户往往住在大堂屋四周隔开的房间里,有的用砖隔,有的是芦席隔,还有的是用竹扎纸糊的“墙”隔成的。一个大堂屋住上三五户,一家老小也就那么一间房,堂屋中间是公共用地方,即过道和每家的厨房。说是厨房,其实只是每家在自家房间的一侧支几块砖头架起的缸灶,缸灶上放口铁锅。做饭时间一到,家家户户的缸灶门便冒出了浓烟。接着,一个弄堂里各家各户奏响了锅碗瓢盆交响曲。做活的、上班的人都回来了,上学的伢儿也回来了。这时,古宅充满了生机。饭熟前学童们或在堂屋中间做游戏,或在天井边摊开作业本做作业,或帮大人们往缸灶里添柴禾。那年月,生活困难,居民们总采些野菜之类的东西弥补少米之炊。邻里之间,如哪家有野菜圆子之类的“好吃的”,便隔壁左右几家都送上几个“尝尝鲜”。那时人们和睦相处,互相帮助,哪家断炊了,有米的人家便主动叫你印一升去,有米时借主也自然还一升时,手里还抓一把,算是借米的利息。那时,租房子不稳定,房主常因种种原因说声要收回,住户就得另找房子。搬家很容易,一个铺盖卷,几件破家破业,今年搬到这家,明年搬到那家,也是常有的事。常搬家对大人来说烦事,对我们这些学童来说是新鲜事,使我住了一栋又一栋老宅,度过贫穷而又难忘的童年时光。

  随着时间推移,这些老宅逐年成为机关、学校、医院、厂房;有的因年久失修坍塌;有的因建设需要被拆。尤其是到了上世纪70年代,人们的经济条件好起来后,也无人认识这些老宅潜在的价值,掀起了一阵“拆屋风”,甚至李时珍行医旧址的玄妙观也不能幸免。时至今日,早已拆除殆尽,取而代之的是水泥马路和钢筋水泥建筑。如今的蕲州已经是古城不古了,当年老宅的辉煌只能残留在人们的记忆中。“一公里长的东长街出了400多名博士,”从老街的石板路,走到了世界各地,老宅是他们的根。

最新评论

返回顶部找客服官方微信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