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湖北省黄冈市蕲春县新闻门户网站——蕲州在线! 关注微信 关注微博 关注抖音 关注快手

蕲州在线

搜索

《怀念祖根地》轶闻趣事篇之(五)锡恩贩盐

发布时间: 2020-12-29 22:49| 发布者: 蕲州在线| 查看: 65| 评论: 0

锡恩公乃我族二十一世宗亲,此公身高一米八十,人高腿长,面净肤白,眉清目秀,年青时是姑娘小媳妇择偶的标准,她们背地皆称其好标致,好人样。

久而久之,“人样”的外号就此传开。

公力大气粗,年青时仗着一身力气,喜做善事,只因家道不宽,多与人帮忙做短工。

他做的短工不是普通农事短工,而是仗着人高马大,力大气粗,帮附近商家当云工货挑伕,或随行保標。

抗战时期,日寇侵我中华。奸、虏,烧、杀无恶不作,对食用盐等杂货严加管制。民间生活所需品被控制得滴水不漏。

商家为解百姓之急,当然也是为赚钱,多有走私贩运。

为安全起见,便招身强力壮后生充当挑伕兼保標。锡恩公一贯喜助人为乐,当然在应招名额之中。

民国三十三年,公十八岁,正年青后少,初生牛犊,加上生性忠厚成实,被多家商号老板看中,轮番央其帮忙。

这天,正是夏至时节,气温宜人。

白池商家郑老板收得蚕絲一担,犹运九江。(湖北各地蚕丝均由九江运杭洲加工绸缎)

然而,日寇管理较严,各个区域的货物和生产资料只许进,不许出,发现违者,轻则没收,重则治罪,甚至杀头。

郑老板犹运货至九江,最便利的走水路,从蕲洲顺水而下至九江非常方便,但长江沿线多有关卡,加之货物不多,也不方便叫船专运,只得冒险请锡恩公挑送九江。

而蕲春至九江,必经广济梅川。梅川原是广济县城,驻扎有日本兵。要过梅川,必须黑夜从梅川边界偷偷走过,过了梅川以后,一直到黄梅没设关卡,就等于到了九江。

那郑老板约好锡恩公当挑伕。为混过梅川,故意安排凌晨两点出发。白池至梅川四十里,估计过梅川时天将黎明,正好通过。

锡恩公听从安排,挑着担子寸步不停,与郑老板于卯时赶到梅川。正黎明时从街后消消通过。

又马不停蹄赶往九江,路上全是干粮充饥,並且老板先吃干粮,接过担子,换锡恩公边走边吃。锡恩公吃过几口再接担子回来。

这样,下午卫点左右,行走近两百里便到九江。

老板交货后,万事大吉,也是行路过急,老板确实走不动,对锡恩说:“感谢张家后生,蚕丝圆滿送到,我现在确实走不动了,打算在以休息一晚,你呢?不想走的话跟我去开饭铺,明早赶路。若要连夜返回,我开你工钱,趁早快走。”

锡恩公想走,郑老板当即开袁大头两块说:“今天感谢后生吃了苦,平日一天工钱一块银洋,今日,起早赶路,将近两百里路程就按两天开钱。望莫嫌少,下次有事再来。“

锡恩公点头答应,感谢一番,抽身往回赶。

那时一块银洋能买一担谷,两块银洋可买一担米,锡恩公也是高兴,打算连夜返回。

此公也是仗血气方刚,想想挑担行走将近两百里,放下担子即往回赶,人皆付出多少体力?

却说锡恩公返回,行至广济花桥时,己是戌时时分,路上人烟稀少,想想还有一百二十多里才能到家。便向路人打听,能否抄小路急走。

这一打听,正好碰上一人,他对锡恩公道:“我上午在梅川,听说自黄洲至浠水,再到漕河,沿途食盐都在涨价,我就是抄近路赶过来的,想趁家乡这边盐涨价没有,赶快买些存起来,免得涨价买不起,这不,沿着这小路到梅川可能要少走十来里。”

于是,告诉锡恩公如何走小路。

说话无意,听者有心,锡恩公听说食盐涨价,比赶路更为关切。便套话说:“我也是早上从梅川过来,冒听说食盐涨价,是怎么回事?”

那人便告诉说:“湖北食盐靠应城供应。昨天日本鬼子封锁了应城盐业,统一由鬼子分配,所以今天自汉口直下食盐全部涨价,上午消息传到梅川,梅川商家立该屯盐不卖,有人要得急,由原来斤米斤盐,涨到十斤米一斤盐。我刚赶回,我这边还没有涨。但商家听我消息后,就停盐不售了。”

锡公闻言,心想,消息刚到花桥,花桥离九江七八十里,相信九江还未得到消息,现在是晚上,想必明早九江食盐肯涨价。我何不连夜打转,赶回九江时正天色将明,等货栈明早开门我就去买盐,估计还能买到原价盐。

想罢赶快抽身打转再赶九江。

公又急步前行,又走了六七个小时,此时锡恩公自凌晨二点出发,马不停蹄,行走一天两夜近三十个小时,赶至九江正好天色己明,他一起行路三百五十多里。

赶到九江货棧,将两块银元买了一担盐,手续办齐,票据在手,货暂未提。再也动旦不得,在货棧板凳上倒头便睡。

不知过多久,有人摇醒他,他才始觉腹中饥饿,想站起来,双脚却挪不动窝,又坐回去。

那摇醒他的人连忙扶住他说:“你要吃啥?我去代劳。”锡恩公朦朦胧胧感觉那人过于热情,问:“不好意思,你为何无缘无故对我献殷勤。“那人答日:“货栈食盐刚才己停售,我船即将开头,家中店里正缺盐未进,空手回去店里己后生意便做不成了。货栈老板说只有你手里有一把盐,所以只求你的一担盐匀一些给我。”

锡恩公心中有底,量是食盐涨价消息己传至九江。便揺摇头说:“不卖“

那人苦苦相求,原出十倍价钱匀出一半。

锡恩公也是忠厚之人,见二块银洋,坐地不动可翻十信,也不想屯货奇居。答应匀那人五十斤,收十块银洋。还剩五十斤,到下午原货棧按一十二块银洋收回。

锡思公见机行事,行动果断,两天时间凭力气,凭智慧,除盘缠费用外,尽赚二十块银洋,真是美事一桩。也该他身强力壮,连续赶路三十多个小时,如是他人,恐怕是眼看赚钱也只能看水流舟,而望洋兴叹罢了。

下回请看《怀念祖根地》乡土文化篇之(一)盘龙舞狮

相关阅读

最新评论

文热点

返回顶部官方微信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