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湖北省蕲春县蕲州镇地方门户网站蕲州在线! 关注抖音 关注微博 关注微信

打开微信扫一扫

蕲州在线微信二维码

蕲州在线

搜索
蕲州在线 网站首页 蕲春文学 查看内容

黄云鹄与《实其文斋文钞》

发布时间: 2019-3-27 16:00| 发布者: 蕲州在线| 查看: 100| 评论: 0|新闻来源: 《蕲春文化研究》

  黄云鹄(1819—1898),字芸谷、翔云、缃芸,青石镇大樟树村人,咸丰三年(1853年)进士,官至四川盐茶道,清廷二品。黄云鹄是晚清著名学者,一生著述甚丰,有多部著作传世。笔者手头收藏有一套刊行于清同治壬申年(1872年)的黄云鹄作品集《实其文斋文钞》。全书共8卷,16开大小宣纸刻版印刷,手工线装,品相完好。

  卷首附盱眙吴棠叙。吴棠(1813—1876),字仲宣,号棣华,江苏盱眙(今安徽省明光市)人。因与慈禧太后的一段渊源,吴棠为人所熟知。吴棠是晚清时期著名的廉吏,于同治五年(1866年)出任四川总督,正是黄云鹄的上司。总督吴棠为其作品题字,想必是“无上荣光”的。

  《实其文斋文钞》共分8卷,计203篇文。依次是卷一辑游记、跋、赋、书后,共41篇;卷二辑书信,共24篇;卷三辑文集序、谱序,共28篇;卷四辑赠序,共23篇;卷五辑墓表墓志,共16篇;卷六辑传,共22篇;卷七辑哀辞祭文,共18篇;卷八辑寿序,共31篇。这203篇文,有作者寄情山水的心得感悟,有作者与门生故旧的往来唱和,也有为人所请的应时应景,还有勤政爱民的殷殷寄语。整部文集,字字珠玑,句句彩虹,在字里文间挥洒自如,充分体现出了黄云鹄高深的文学造诣,实不负其晚清文学家的称号。今撷取几例,与大家美文共欣赏。

  黄云鹄擅长于诗文创作,特别是散文效法唐宋,深得“八大家”为文要领,《雅州重建武侯祠记》、《游周公山记》、《琴泉亭记》等诸多佳作至今脍炙人口。在《琴泉亭记》一文中,作者夜宿长江之上,他写道“时夜方半,万象寂寥,俄而江月翻波,水风喷岸,豚鱼惊跃,鸥鹤争鸣,予心栗焉。”短短三十字,就描绘出江上月夜下的诡谲怪异。难怪作者说“予心栗焉”,就是读者也感到一股寒意。苏轼在《后赤壁赋》中描写月夜泛舟大江时说“时夜将半,四顾寂寥。适有孤鹤,横江东来。”“划然长啸,草木震动,山鸣谷应,风起水涌。予亦悄然而悲,肃然而恐”。黄苏二人非同时同地而游长江,然所见所感却异曲同工。

  荀子的《劝学篇》路人皆知,文章较为系统地论述了学习的目的、意义、态度和方法。殊不知黄云鹄也撰有《劝学说》五篇,对雅州府学诸生谆谆教诲和寄予殷切希望。同治九年(1870年),黄云鹄正在雅州知府任上。这年四月到十月间,他在繁忙的公务之余拨冗给雅州府学诸生授课,前后共达五次,“比至期集者数千人,咸肃衣冠,入竟日无哗”。在《劝学说》第一篇中他讲道“夫人好学,虽亡若存;不学者,谓之行尸走肉”,对好学者加以表扬,对厌学者加以唾骂,要求府学诸生要喜好读书做学问。“是故学无穷达显晦,无少壮老终身焉耳矣”,强调学无止境,要终身学习。《劝学说》第三篇中他讲道“若乃号为学人,实则未尝一日真学,但汲汲治生,营营于利禄,以致穷达皆为世病。学至病世,何贵有学?学非真学,又安得有真文?”作者在这里对不能沉心搞学习的叶公好龙之徒进行鞭挞,分析文风不正的由来。他寄语府学诸生“决然奋起,则文教之昌也有日矣,予日望之。”

  同治九年(1870年)秋,黄云鹄由雅州知府转任成都知府,“成都蜀首郡,事十倍雅”。“人各有职,尽之实难;虽知其难,不敢不尽。”这是他到任后所作的《尽职箴》。虽只短短十六字,却表现出了作者尽职尽责,在其位就要谋其事的工作态度和作风。这是今天每一个人特别是刚走上工作岗位的年轻人要铭记在心的。黄云鹄也正是以这种爱岗敬业,成就了他在蜀地百姓心目中的“青天”地位。黄云鹄不仅爱岗敬业,他的爱民为民思想在作品中也有体现。如同治十年(1871年)成都久旱无雨,作为成都百姓的父母官,黄云鹄多次率僚属向上天祈雨。在《祭城隍祷雨文》中,他写道“临政多愆,故兹苍苍,且厌且怒,惟守不德,殃宜及身,百姓何辜?”他主动担当天不降雨的责任,祈求上天责罚自己,“活我子民”。字里行间,爱民为民的一片真情沁入其中。这种勇于担当,把百姓的事当作天大的事的官员才能得到百姓的爱戴。

  世界文化遗产、国家5A级旅游景区——都江堰,位于四川省都江堰市灌口镇。黄云鹄在成都知府任上写下了《离堆伏龙观题壁记》。文中,他“慨然叹李太守真神人”,恨“后人率而循之,终古无弊可也”。于是,“因题六言壁上曰:川西第一奇功。用伸景仰,且附记数言,志恨以儆后之私智自用,敢于坏古人成法,以厉民者”。他郑重题字壁上警示后人,不要自作聪明去破坏古人经多年经验积累形成的治水法则来危害百姓。今天,去都江堰旅游的人都能见到在“川西第一奇功”几个大字前面署着“蕲州黄云鹄”的大名。

  物以类聚,人以群分。黄云鹄一生交游甚广,这从他与人的往来书信和撰写的墓志墓表、序言及书后中可见一斑。鲍超(1828-1886)字春霆,官至提督,封子爵,为曾国藩湘军骨干将领。黄云鹄进士及第后曾任兵部郎中,《与鲍春霆书》、《与鲍春霆军门书》等书信中,他与鲍超谈论剿灭捻军的战事,并希望鲍超“匡扶宙合”,后来“果副鄙言”,在这些书信中黄云鹄还提到与曾国藩的交情。《丹邱阁记》、《答朝鲜朴瓛卿书》等文章表明作者与当时的朝鲜王朝到大清的使臣也有来往。还有一些文章,可以看出黄云鹄与卞宝第(字颂臣,官至闽浙总督)、李振祜(字元肃,官至刑部尚书)、谭钟麟(字文卿,官至陕西巡抚,国民党元老谭延闿之父)、潘曾莹(字星斋,官至工部左侍郎,书画家)、崇实(字子华,官至刑部尚书、盛京将军)等道光、咸丰、同治朝重臣有着密切的联系。

  光绪十八年(1892年)闰六月二十日,黄云鹄正在老家青石岭黄大樟树仰山堂闲歇。本书卷首一空白页处不知何人笔录的《归学篇》真实地记录了他当时的心境。文前有小序,“避暑偶作命曰《归学篇》。用陶公《归去来兮辞》韻,抒腐意云尔,仿效坡翁和陶夫何敢?芸谷老农记。”全文仿陶渊明《归去来兮辞》语气,十分贴切。“归去来兮,旧学荒芜归已迟。慨自以心为官役,忘不殖之可悲……”文末载“书于老屋离堆山下之洗心阁”。该文中,我们可以看到作者脱离官场生活的无限喜悦,回归老家田园生活的无限乐趣,表达了他对大自然的向往和热爱。从咸丰三年(1853年)进士及第任职刑部始,至光绪十八年(1892年)致仕止,黄云鹄历宦海40载。本以为从此可以在故里含饴弄孙,乐养天年。但就在这一年,作者又应友人之盛邀出任江宁尊经书院教习。光绪二十三年(1897年),78岁高龄的黄云鹄应湖广总督张之洞邀请,出任湖北江汉书院和经心书院山长,直至逝世。

  “君子耻当年而功不立,疾没世而名不称。”这是黄云鹄写于道光丙午年(1846年)的《丙午日录序》一文的开篇第一句话,作者时年27岁,正焚膏继晷向进士考试冲刺(黄云鹄24岁中举,34岁进士及第)。今天,蜀地特别是成都一带随处可见黄云鹄的笔迹,《雅州府志》仍载黄云鹄“为官清正,善政贤治”,可以说他做到了立功后代,千古流芳,达到了他年轻时追求的人生目标。

最新评论

返回顶部找客服官方微信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