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湖北省蕲春县蕲州镇地方门户网站蕲州在线! 手机访问 关注微博 关注微信

打开微信扫一扫

蕲州在线微信二维码

蕲州在线

搜索
蕲州在线 网站首页 蕲春文学 查看内容

“上等蕲州”奠基者封言道

发布时间: 2019-3-27 15:57| 发布者: 蕲州在线| 查看: 212| 评论: 0|作者: 王树蕲|新闻来源: 《蕲春文化研究》

  “上等蕲州”之说,始于初唐时期。但是,历代《黄州府志》《蕲州志》对当时的史实记载很少,唐代蕲州290年的许多史实被湮没于历史尘埃之中。其中一位驸马都尉、蕲州刺史封言道,他的事迹被尘封了一千多年后,在考古学家查清他夫妻俩的墓志后,才知道封言道曾任蕲州刺史前后将近十年之久。夫妻俩以皇亲国戚的特殊身份,与前后数任刺史一道治理蕲州,使唐代的蕲州最终成为“上州”。

  一、封言道的身世之谜

  《册府元龟》卷三oo载:“封言道,伦之子,尚高祖女淮南公主。”那么,封言道是什么出身?是戏剧中所说的状元出身还是名臣贵胄出身?都未交待。查新、旧《唐书》,史家未给他立专传,仅从《封伦传》中知道他是封伦之子,娶“尚高祖女淮南长公主,官至宋州刺史”而已。那么,封伦是何许人也?我们从《封伦传》中知道:封伦,字德彝,渤海郡(今河北景县)人,北齐太子太保封隆之孙,也是隋代重臣杨素的妹夫,后成为唐高祖李渊和唐太宗李世民时期的宰相。封言道从其高祖孝宜公封回至父亲密明公封伦,其家族二世为仆射,三世为三公,三世为本州刺史,是实实在在的世宦豪门。其身世非常显赫,是进入初唐时期的名门望族。

  上世纪七十年代末,洛阳农民挖井和本世纪初修高速公路的两次考古发掘,从古墓中发现的墓志上,我们知道了封言道不平凡的人生经历。

  封言道(616—699),字让(应该是名让,字言道。与他父亲一样,也是以字行世),生于隋炀帝大业十二年(616),在唐高祖武德八年(625),年仅十岁的封言道,承袭父爵为密国公(从一品,食邑三千户)。唐太宗贞观四年(630)十五岁时,以门荫授左千牛备身,充任皇宫侍卫。唐代的“千牛备身”之职,是高级禁卫武官。《唐六典》载:贞观中设左右各身府,后改左右千牛卫及左右千牛备身,是掌执御刀宿卫的侍从。“凡千牛备身、备身左右以御刀仗升殿供奉者,皆大将军、将军率而领之,而中郎将佐其职。”由此可知封言道最初是一名武官。贞观十年(636)二十一岁时,改授承议郎(从六品上)、行通事舍人(正六品下),从而正式踏入仕途,开始了他坎坷而又漫长的宦海生涯。贞观十四年(640),与唐高祖李渊第十二女淮南长公主订亲,授驸马都尉、通事舍人。贞观十五年(641),二十五岁的封言道,授尚书司门郎中并与淮南长公主完婚,成了令士大夫们艳羡不已的当朝驸马、皇亲国戚。唐高宗显庆元年(656),由齐州刺史迁任蕲州刺史。在蕲州第八年的龙朔三年(663),皇上诏令封言道“加中大夫,守金州刺史”,随后历任多州的刺史等职。武则天大周圣历二年(699)夏六月,他在家中身感不适,熬至廿九日,浑身突发高热,薨于洛州(今河南洛阳市)富教里之私宅,享年84岁。

  由于他出身显赫,是“袭父爵”、以“门荫授”官,为官时的起点很高。25岁时,风流倜傥的封言道是年轻的密国公、也是密国公太夫人杨氏的爱子。他在朝堂上鹤立鸡群,头角峥嵘,且与皇室门当户对。因此,被唐高祖相中而选为东床驸马,成了唐太宗的亲妹夫。并不像戏剧中所说的“考中状元,被招为驸马”。婚后第二年,他就被唐太宗亲授为汝州刺史这样尊贵权重的高官(三品或四品)。两年后又被提升为“朝请大夫”,守汴州(今河南开封市)为刺史。在汴州八年,真是“南循汝、海,左瞰梁、池,申韩之薄俗,坐迁陈留之儒风。”永徽三年(652),“丁密国太夫人忧。”母亲密国太夫人杨氏逝世,对他来说是“警鹤助悲,跃鱼供祀”。三年守孝期满之后,“加中散大夫,守齐州刺史”。一年后即改任为蕲州刺史。这一年他刚刚四十岁出头,但在朝廷为官已二十年了。

  二、封言道与淮南长公主

  封言道之父封伦,是初唐时期的宰相。唐高祖李渊在义宁二年(618)6月18日隋炀帝被叛军所弑后,接受其所立的隋恭帝的禅让称帝,建立唐朝。唐王朝建立后,封伦成为唐高祖李渊身边的重臣之一,先后受到唐高祖和唐太宗的倚重。而封伦的儿子封言道,从小就受到良好的正规教育,这为他后来六十年如一日执掌地方军政大权奠定了坚实的基础。封言道年轻时学识过人,文才出众。而且他“金声、玉色、龙章、风姿”“天挺俊人”乃“耀卿之子”,故能被唐高祖相中而跻身为乘龙快婿、当朝驸马。

  唐高祖李渊登基三年生下第十二女李澄霞(62l一690),是唐太宗李世民之妹。三岁时封为淮南郡公主,食邑三千户。后加长公主,这是皇兄李世民“先开邑封,所以慰太后慈念之心,表先帝肃雍之训,亦欲使吾孝理之道、敦睦之风自骨肉间,以及天下可倚”的恩宠之举。永徽元年加大长公主。按唐朝规制:皇姑为大长公主,姊为长公主,女为公主,皆封国,视正一品。她于贞观十五年(641)下嫁驸马封言道。这一年,70岁的太上皇李渊辞世已有三年了。婚事都由她的皇兄唐太宗李世民按朝廷规定的一品官礼仪程序具体操办。她们当时成婚,洽好是贞观之治的清明时节。据《文献通考》卷二五八载,皇室公主出嫁,场面非常隆重,礼仪十分繁杂。其婚仪前后经过了“问名——纳吉——纳征——请期——亲迎——同牢——见舅姑——盥馈舅姑——婚会——飨丈夫送者——飨妇人送者”等程序,一般人家可是承受不起这繁文缛节的仪程。

  淮南公主下嫁封言道时,封言道此时已是朝中“承议郎、行通事舍人”之职的官员。完婚前又授为“驸马都尉、通事舍人”。婚后加授“尚书司门郎中”之职。燕尔新婚之后,他俩琴瑟和谐,夫唱妇随,甘苦与共,养儿育女,辗转于全国各地达数十年之久。淮南公主于载初元年(690)一月十八日在封言道的淄州(今山东淄博市淄川)任所去世,享年六十九岁。淮南公主逝世后,天授二年(691)正月十二日,陪葬于唐高祖献陵。

  据《西安碑林全集·淮南公主墓志》载,淮南公主“性特聪敏,精彩尤异。年三、四岁,见弹琵琶,即于扇上拨成小曲。至年五岁,指小仍未及柱,乃令人捻弦,遂弹得《达摩支》、《无愁》等曲。神尧皇帝(唐高祖)闻知,大加惊异。才至七岁,渐能弹曲,乃令王长通教钵乐,背当二日便了。神尧皇帝对妃嫔等看弹,一无错弦,举座惊叹,特蒙爱赏,赍杂彩及物数百段,长通亦得赐焉。”淮南公主成家之后,虽然她出身高贵,但她无怨无悔地随丈夫辗转于仕途各地,始终是一名“上得厅堂、下得厨房”的知名贤内助。

  虽然她“参朝宫阙,邀游甲第,车乘流水,马控如龙”,但她始终能“嗅行修身,无忘于造次;守礼制节,匪离于斯须”。在随丈夫宦游各地时,她能“常惧满溢”,因此,也能“富贵长守,骄奢不至”。她与封言道生有五子二女(今天蕲春的封氏,是否是他们的后裔,有待考证)。在教育儿子读书时,“多自教授《尚书》《周易》《毛诗》《论语》。”虽然她认为“妇德、妇礼,岂在读”,但她却“耻于不知”。每到一地,却能将诗书“寻阅解闷。至于经史,无不游涉”。看到感想觉得需要评论之时,则“援笔即成”。

  封言道长期在外为官,公主和儿女们也长期跟随,她做到了“志惟清慎,不尚奢侈;衣多咲濯,食不重味”。夫妻俩始终是“酌水之咏,不贪之宝;二人同心,誓铭此意”。封言道为官任满之时还感叹道:“替还之日,无丝膏腴之润者,盖承公主之助焉。”

  封言道与公主数十年的夫妻感情十分深厚。公主逝世后,他亲自为公主撰写了墓志铭。撰写时悲痛不已,言辞恳切,感情真挚。字里行间透露出对公主强烈的思念和缅怀之情。公主聪敏的天性,过人的音乐天赋,通晓经书,能文能诗的过人才华,温柔敦厚的性格,勤劳俭朴、相夫教子的美德,在《墓志铭》中都流露出来了。

  三、封言道在蕲州八年

  唐代的刺史之职,即掌握一州的军政大权,是一州的行政长官。封言道一生经过了唐高祖李渊在位9年、太宗李世民24年、高宗李治35年、中宗李显、睿宗李旦各1年、武则天武曌(从临朝专政到称帝共21年)六位皇帝,到武周的圣历二年(699)84岁逝世,经过了皇帝改元31次。他在刺史之职的任上,经历了23个州府,足迹几乎踏遍了大半个中国。他是继李玄道、李绩、柳怀素、崔义玄之后,于内侄高宗李治的显庆元年(656)任蕲州刺史的。此时,唐太宗李世民辞世已经八年。而封言道从贞观十六年(642)开始出任汝州刺史到迁任为蕲州刺史,已任刺史之职14年,而唐朝开国已有38年。对于治理一州的军政大事,已经是驾轻就熟了。

  唐朝初期,经过李世民的“贞观之治”,国家已经初步达到“长治久安”的境地。蕲州的社会经济,随着唐中央轻徭簿赋、重视农桑等政策的落实,境内的农业开发,已经有了长足的发展。特别是从唐高祖到唐太宗时期,他们对全国先后颁布了一大批促进社会发展的诏令,对蕲春社会发展也起到了重要的促进作用。如武德二年的“十月赦”、“关内诸州断屠酤诏”,武德六年的“劝农诏”、“赋敛简徭役诏”,贞观元年的“劝天下种桑枣制”,十年的“荐举贤能诏”,十五年的“求访贤良限来年二月集泰山诏”,二十一年的“搜访才能诏”,龙朔三年的“罢三十六州造船安抚百姓诏”等,对安抚蕲春的老百姓,发现当地人才、发展当地经济起了良好的促进作用,使蕲春的经济文化日渐繁盛。这一阶段,蕲河两岸的农副土特产、矿冶铸造业以及大型专卖市场等,在史籍中屡见著录。使蕲州迅速达到了“斗米三钱,外户不闭”的境界。唐代历史名人如员半千、宋之问、伊慎、吕元膺等,都在蕲春留下了史事遗迹。韩愈、白居易、元微之、刘禹锡等唐代著名诗人也都在诗词中屡屡吟咏蕲州和蕲春。

  据《新唐书》载,蕲州自贞观元年起,即领有蕲春(上)、黄梅(上)、蕲水(上)、广济(中)四县。据《太平寰宇记》载,开元时蕲州有一万一千一百皇朝管户,有一万四千一百一十九人。有客户一万四千八百一十七。《元和郡县志》载,蕲春有五十一个乡。《旧唐书》载,天宝时蕲州有二万六千八百九户,有十八万六千八百四十九人。蕲州当时向皇帝上贡的贡品有:白縇布、竹簟、鹿毛笔、茶叶及白花蛇、乌蛇脯。上贡的品种涉及衣料、卧具、文具、饮料和药材,其贡品始终多于相邻各州。

  作为当朝“皇亲国戚”的封言道,他在蕲州任职期间,处处维护唐朝廷的威望,落实唐朝廷的各项政策,兢兢业业地当好蕲州刺史。按唐朝的制度,武德年间,满三万户以上为上州,五千户以上为上县。永徽年间,满二万户以上为上州。而显庆元年九月十二日的诏令,又是满三万户以上为上州,至开元十八年三月十七日的诏令,其亲王任中州、下州刺史者,亦为上州;其赤畿望紧等县不限户数并为上县。其实,早在封言道任职期间,唐中央因驸马都尉之例让蕲州一跃而成为上州。他离任后,又按制度恢复为中州。后来,蕲州又与滁州、和州、舒州、濠州同在元和六年(812)九月升为上州,也就是唐宪宗李纯当政时期。因为这一年,蕲水刚升为上县,而广济还是中县。当时的蕲州刺史先后是张愻和孙杲二人。

  封言道在蕲州任职期间,他继续努力落实唐中央制定的赋税制度,坚决贯彻“每丁租二石,绢二丈,绵三两,自兹以外,不得横有调敛”的政策。特别是不折不扣地落实武德七年三月二十九日唐中央制定的税赋制度,使蕲春百姓得到实惠。当时按照朝廷政策继续落实“均田赋税:凡丁男,给田一顷,笃疾废疾给四十亩,寡妻妾三十亩,若为户者加二十亩。所授之田,十分之二分为世业,余以为口分。世业之田,身死则承户者授之,口分则收入官,更以给人。”这就是给予农民以最大的实惠。在完成租调方面,封言道按朝廷要求“每丁岁入粟二石,调则随乡土所差。绫绢施各二丈,布加五分之一。输绫绢施者,兼调绵三两。输布者,麻三斤。凡丁,崴役二旬,若不役,收其佣,每日三尺,有事而加役者,旬有五日,免其调。三旬,则租调俱免。通正役不过五十日。若夷獠之户,皆从半税。”

  由于蕲州地域在长江中游,在遇到较大的水旱虫霜灾害时,封言道坚决执行“凡水旱虫霜为灾,十分损四已(以)上,免租。损六已(以)上,免调。损七已(以)上,课役俱免。”这项具体措施的落实,给蕲州老百姓免除了许多负担。

  在永徽三年(652)七月二十二日,高宗曾经问户部尚书高履行:“去年进户多少”?履行奏言:“去年进户总十五万已(以)上,天下进户渐多。”又对长孙无忌曰:“比来天下无事,户口稍多,二三十年足堪殷实。”从他们君臣对话可以看出,自隋开皇中全国的八百七十万户到唐初的三百八十万户,其中因战乱锐减了四百九十万户,短时间内很难增长到开皇中的户数。因此,唐中央只有轻徭簿赋,发展生产,才能更快地发展社会经济和人口数量。

  在唐中央一系列的诏令中,除了减轻老百姓的赋税之外,还允许百姓迁到“殷实、宽乡”之处安家。还制定了以“始生为黄,四岁为小,十六岁为中,二十一为丁,六十为老”人口政策。武德六年三月,“令天下户量其资产,定为三等。”在武德九年三月二十四日,“诏天下户三等未尽升降,宜为九等。”

  封言道在蕲州为官期间,他还按朝廷要求免除奴婢、开设关市,五品以上官员“不得入市”。并落实朝廷议定通行的“泉货”,规定“废五铢钱”,以“一千文重六斤四两,以轻重大小”最适中为宜,使百姓“甚便之”。

  封言道还按照朝廷要求,在州政府所在地的罗州城内和乡间设立“义仓”及“常平仓”等惠民措施,以应对突然到来的水旱灾害。

  对于长期外任的官员而言,封言道他们的“官禄”多少也很重要。封言道除得到正常的三品“官俸”之外,还有密国公从一品三千石,淮南公主也有正一品三千石。他还每年按朝廷要求参加一次考核,得为“上”者,朝廷还多给“一季禄”。这些外任的“官员出使,皆廪其妻子”。而且这些“外官新任,多有匮乏,准品计日给粮”。就是按官员品秩计算,给予每日的粮食。

  另外,他们这些长期在外的官员,“官料钱及公廨本钱给利,计官员多少分给。”地方上的内外官还有“田”,按照朝廷的规定,“一品各得田三十亩,二品各得田二十五亩,三品各得田二十亩,六品以下得田七亩,六品以上各得田八亩。”到贞观年间以后,还各增加百分之十的职田。以上这些具体措施,促使长期在外为官的官员们,让他们在外安心为官,免除了他们的后顾之忧。

  蕲州作为长江流域的上州,自古就有“湖广熟,天下足”之称,封言道在蕲州为官时期,他是不愁蕲州粮食歉收的。但是,为什么他在蕲州期间的不见于史传呢?据封言道墓志记载,他八岁入小学,十三岁为太学生,在国子监受九经大义于巨儒刘彦衡,十四岁又受史、传及仓、雅于秘书监颜师古,服膺耽玩,博闻强识,受益匪浅。到十五岁时,就开始写文章,前后制诗、赋、碑、诔等迄成六十卷,又撰《陈朝文会集》三卷,又注《金刚般若经》《孝经》《道德经》等,可惜都已失传。不见著录于史传当另有原因,笔者认为,对于封言道与淮南公主的史实不见于史传的主要原因是金戈铁马、风云变幻的时代已过,他夫妻俩主要生活于昌文偃武的太平盛世时期。而流传至今的史籍,都是太平盛世的许多史实已消逝多年之后才开始编纂的。例如《旧唐书》,是后晋开运二年(945)撰成,此时离封言道去世己246年,《新唐书》撰成,于宋仁宗嘉祜五年(1060),共花17年,离封言道去世已361年,《资治通鉴》于宋元丰七年(1085)完成,共花10年时间,离封言道去世已386年。因此,封言道与淮南公主的事迹,除了因朝代更迭、历代战乱等原因而湮没无闻之外,甚至连封言道的多种著作也没有流传下来。估计还包括了一些其他原因吧。这可从封言道的墓志铭没有撰稿、书丹、镌刻者的姓名推测出些许玄机。但他作为“上等蕲州”的奠基者之一,功不可没。

最新评论

文热点

返回顶部找客服手机访问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