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湖北省黄冈市蕲春县新闻门户网站——蕲州在线! 关注微信 关注微博 关注抖音 关注快手

蕲州在线

搜索

《怀念祖根地》乡规民约篇之(二)家法森严

发布时间: 2020-12-21 23:46| 发布者: 蕲州在线| 查看: 74| 评论: 0

我族棠分宗亲熙有公,世代与惠份金鲤公后裔一起在张铺生活,因公勤俭持家,勤扒苦做,家道渐丰。

数年后,金鲤公后裔的小杂货店关门歇业。熙有公便拿钱赎之。

从此,张铺杂货店为熙有公经营。公盘过此店后,价格公道,货真价实,足称滿斤,童叟无欺。

迅速赢得声誉,逐渐发展,不日,兼开肉铺,豆腐铺,茶铺带牌铺。整天顾客盈门,生意不断。

熙有公经营有方,偶遇危困之人缺钱买货,公愿赊欠或者赠送商品助其渡过难关,若有欠款,从不紧逼催讨,顺应自然,让欠钱债主主动送钱还债,故而誉满乡里。

他开肉铺的经营方式是,采用存借制度,顾客需要买肉,可以尽量赊欠,待下年肉猪长大,赶猪屠宰,还清欠帐,也可以存肉帐于肉铺,随时称取。

故此公名声大振,许多路远顾客也愿来公处联络生意。

每逢佳节,更是顾客盈门,络绎不绝,此时公更是热情待客,留客过早。

如端阳将至,公提前赶骡子磨几担小麦面粉,从初一二开始每天大蒸笼蒸发粑,倒于晒筐。凡是来做生意的顾客,可以免费吃发粑喝豆浆过早。

公如此经营,可谓经营有方,生意日火。

公生三子,不料二子,染上赌博恶习,且手气不佳,输多赢少。

而那些牌友知其家道殷实,故意撺掇其常赌、大赌。

赌博场中,一旦输红了眼,便不计后果,总想翻本,不料越翻越输,直到手中无本。欲歇手不来,而旁边有放高利贷之人愿贷款做本。

二公不计后果,高息借贷,不料一会又输得分文俱无。

准备散伙,那放马者逼其写下欠条,令其天亮还帐。(牌场规矩借债还钱必在“瓦沟亮”就是说天刚亮必须还钱)否者拳头伺候。或是拿断脚断手抵债。

老二无法,偷偷回家,摸进店内,将杂货店内当日货款,全部卷走。

第二天,杂货店开门营业,见钱柜分文俱无,只道昨晚有贼。今后谨慎防守,而从没人怀疑老二。

老二偷得货款,还清昨晚欠债,手中有余钱,心想不赌,奈不住牌友相邀,于是又上战场。

后来,店内当天缴帐,不留现款过夜,断了二公财路。

不久又碰输钱借债,无力还帐,有人又挑唆,可以开欠卖肉条据抵款。

二公喜出望外,心想:卖肉条据能抵现金,有的是,无非提笔一挥。结果开出多少卖肉条据自己也不清楚。

那些赢有条据的人尽量往肉铺赊肉,也不言明。

年关肉铺结帐,欠肉主一大抓,望人赶猪还帐,岂知腊月年边,大多数人拿二公开的欠肉单据抵帐,分文未收,有的条据数目甚至还要倒找。

收回欠条全是老二欠的赌博债。

熙有公及老大、老三心中气愤,见老二便生气,不许回家。

岂知老二趁此无人管制的机会疯狂大赌。

结果输得偷卖地契,把家里好田好地全部输完。

到第二年春季播种,家里准备耕田时,人家早把田耕了,老大疑惑,心想有谁耕错了田块?

经打听,竞是被老二输掉七八亩。此时老大,老三再也忍耐不住,见其屡教不改,输光家产,心想此人不除,日后必遭其祸,即请示族长,要求按家法极刑处置:生杀。

抓回老二,绑在杀猪凳上,怎奈老二五大三粗,杀猪凳只是杀猪的,不够人长,只能绑住上身,双脚任其吊在凳外。

肉铺杀猪场正处河边。老大去河边磨刀,老三去请族长当面行刑。

老二被绑在凳上,此时见身边暂时无人,便双脚蹬地,弄倒杀猪凳,再躬身爬起,背驼杀猪凳,一连几步窜进河里。

当时河水正满,老二一个潜游,游至河对岸,身背杀猪凳开跑,一时五里不见烟,逃得一命。

此事看来,可能是老大,老三故意放水。其实亲兄弟手足情深,哪能忍心生杀之?只是吓唬吓唬,希望从此改邪归正罢了。

但从另一方面看看,到家法难容时,按乡现民约条例可以判处极刑,可知乡规民约的份量。

也可以看出,当时族权越过国法,族长有置人生死之权。

请看下回《怀念祖根地》乡规民约篇之(三)终极处惩

相关阅读

最新评论

文热点

返回顶部官方微信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