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湖北省蕲春县蕲州镇地方门户网站蕲州在线! 关注抖音 关注微博 关注微信

打开微信扫一扫

蕲州在线微信二维码

蕲州在线

搜索
蕲州在线 网站首页 蕲春文学 查看内容

拜谒

发布时间: 2019-3-27 15:55| 发布者: 蕲州在线| 查看: 110| 评论: 0|作者: 刘彩燕|新闻来源: 《蕲春文化研究》

  2013年金秋十月,正是北京最好的时节,我应晓风阿姨(胡风先生女儿)的邀请,来到了北京,住进了她温馨的家。

  十月一日一大早,北京下起了很大的雨,我们一行首先来到了胡风旧居,位于木樨地著名的高知楼,现在这所房子里住着晓山叔叔(胡风先生次子)一家。房间里最多的就是书,然后是照片。处处可见胡风先生的影子,摆在客厅里最显眼位置的是一尊胡风先生的半身铜像,桀骜的眼神,冷峻的表情,让每一个来到这一尊铜像前的人不由得肃然起敬。

  胡风先生的书房仍是过去的模样,一面书柜就是一面墙,从上到下摆满了书,据说这四个大书柜是先生当年用一笔稿费亲自设计做的,不知谁说了一句,这老先生其实挺懂生活的嘛,我们站在满屋的书前不禁都笑了起来,我甚至可以想像,先生握惯了笔的手拿起绘图工具时的笨拙与欣喜。

  在淅沥的雨中,我和胡风先生的三位子女全家一起来到位于北京万佛园的胡风梅志先生合墓前。晓风阿姨告诉我,胡风先生的墓最初是在八宝山革命公墓,梅志先生去世以后,子女们想让他和相濡以沫一生的夫人合葬,便将胡风先生的墓迁到万佛园来了。顺着一道不算陡峭的山坡,再拾阶而上,就来到了胡风梅志先生的合墓。胡风先生的长子晓谷叔叔代表全家致开场白:今天有两件事要给老爷子禀报,一是牛汉先生(著名诗人,所谓“胡风集团”成员,于2013年9月去世)刚刚去找你们了,你们老哥俩又可以聊天了;二是咱们老家来人到你们的墓地看望你们了,你们应该感到高兴。

  他风趣的开场白一下子就把有些凝重的气氛变轻松了,大家有说有笑起来了,特别是晓谷叔叔的孙女小宁宁,一会儿撅嘴,一会儿撒娇,一会儿捏着小粉拳气鼓鼓的样子,把大人们逗得大笑不止。这哪里像是扫墓,这根本就是一场特殊的家庭聚会。在胡风墓前的每个人脸上没有悲戚,因为风雨已经过去;我们不愿忧伤,因为阳光来之不易,我们还是愿意执着地相信未来。

  大家在墓前给老人三鞠躬,我执意按照蕲春的风俗,跪在墓前给老人家磕了三个头,我相信,无论先生栖身何处,他都会永远想念着老家蕲春那片宁静的湖。晓谷叔叔对我说,他记忆中的蕲春,是门口有一个池塘,他在塘边摔倒了,爷爷过来扶起了他,那还是在他三岁的时候,和母亲梅志一起在蕲春下石潭村小住,这一泓深潭,一个慈祥的身影,在他的记忆中鲜活了七十多年;我知道晓风阿姨在她每本书的作者简介上,都要认真地写着:湖北蕲春人;晓山叔叔这几年倒是回过几次蕲春,他是全国人大代表,是作为湖北代表团的成员,他说因为他是蕲春人。

  胡风先生的墓很朴素,看不到任何有关文学的字样,整块的大理石上面镌刻着这样两行简单的字:“胡风(张光人)一九〇二——一九八五”“梅志(屠玘华)一九一四——二〇〇四”。文学,这个让老人一生牵挂的事业,让他一生为之奋斗的事业,也让他一生受尽折磨的事业,他却只是无言。可是,还有什么能比无言更能表达内心澎湃的情感?

  从墓地出来,天放晴了,北京现出了难得的蓝天白云,阳光温柔地照着我们的笑脸,我的心更加明朗了,我看见未来的路分外清晰,我看见所有的坚持正在开花,我看见我们一手创办的胡风文学社,一个个坚实的脚印幻化成一道道灿烂的彩虹,耀于天际,快意人生。

  每一个到胡风文学社来的孩子,我第一要告诉他们的不是文学,而是精神——胡风精神。从某种意义上讲,胡风先生是一座神:无论受尽多少折磨,他始终坚持自己的理想;无论别人如何卖友求荣,如何吮血蚀骨,他依然忠贞,依然温暖;他是天才,他更愿意发现天才,在他看来,举起别人就是本份;无论前方是深渊还是悬崖,只要道之所存,虽千万人吾独往,九死不言悔。他从未屈服过,所以他有足够的资本睥睨权贵;他从未诬陷过谁,所以无需在若干年后向谁忏悔;他一生求真,用自己整个的生命,谱写了一篇雄伟庄严的文学史诗。

  这么多年来,我想我已经在开始慢慢理解胡风,读懂胡风了。我不停地回望渐行渐远的胡风墓,我知道先生在高高的云端正含笑注视着我们,我在心里默默地告诉他,正是因为有他的精神鼓舞,我和一届又一届胡风文学社的孩子们,不轻易俯就,不轻易妥协,不被冷遇所扰,不惧流言所袭,铮铮铁骨,傲然挺立;我想告诉他,胡风文学社是我们用心守护的一片净土,我们在这里传扬胡风精神,撒播文学的种子,恪守思想的尊严,让这关于信仰的星星之火传之久远;我还想告诉他,一个为真理献身的人是不会轻易被历史遗忘的。

  胡风风范名垂天下,必将与日月同辉。我笃信之,践行之。

最新评论

返回顶部找客服官方微信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