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湖北省黄冈市蕲春县新闻门户网站——蕲州在线! 关注微信 关注微博 关注抖音 关注快手

蕲州在线

搜索

《怀念祖根地》地理地名篇之(二)地名来由

发布时间: 2020-12-19 07:53| 发布者: 蕲州在线| 查看: 37| 评论: 0

  固围,这地名与众不同,许多族内宗亲和外姓人士都提问过如此问题:“四十八围的命名,都以围内居住的大多数人口姓氏命名,如田围,王围,冯围,郑围,龚大围等都是依姓氏有关。

  唯独固围内居住的是张姓一大宗支,怎么不叫张围,而偏偏叫固围,此围没一人姓固呀?“

  是呀!固围不姓固而姓张,並有六百年历史。如今己繁衍为一大宗支。他们人多势众,未必就没有张姓人等想要改过?

  回答是,想过,並且已经改过。蕲春县志早把原来的“顾围“改成了“固围“。而这个名字虽没有张字,但张姓家族表示非常愿意接受。故而延叙至今。

  究其原委,听我慢慢道来:

  我族始祖思连公官居骑兵都尉,虽属高位,但总属军籍。

  明朝政令是,凡军籍人等必世袭相传,子承父爵,长子接班。

  这条例对军籍人等有利有瘪。对混上官阶者利,可世代相传爵位。而对普通兵丁来说就是一个紧箍咒,世代脱不开身。

  思连公入蘄后任西河驿驿丞,始祖独子,二世祖仲良接班,仲良公独子,三世启疆公接班,启疆公二子,长子四世祖道元公接班。

  然而四世祖道元公入伍接班时,启彊公尚未到退休年龄,故此道元公暂不能接替职务,只是顶替军籍。

  没有都尉职务,只有士兵待遇。于是道元公和当年入蕲八百兵丁后裔一样参加屯田垦荒。

  明朝屯田制也如五十年代华夏军垦兵团开垦新疆一样,(但待遇肯定比不上新疆建设兵团)各级有组织地划地域围湖造田。

  朝廷对军人的待遇是月饷大米一担。想想这一担大半米,仅供士兵们本人生活,何谈娶妻生子?

  朝廷还要按人头规定开垦面积,鼓历超额完成规定面积。这开垦面积的收成,头三年朝廷不收税赋。

  三年后每亩上缴黄豆一担,种其它农作物按等值换算,如此例推。

  道元公虽不能接任都尉之职,当然也不可能是普通白丁。他带领手下开赴白池湖,选择中铁箭河中段,在远古所冲积的高地上搭草棚居住,遥望约距五百米处一小土包上有一户顾姓人家在此耕耘。

  于是遥望为阾,在内湖中垦荒。当时此处没有围堤,也没有地名。当垦荒面积落定后,上级造册登记须注明地址。

  道元公想,自己带队开垦的面积怎么说也是军产,反正也不是属于自己的私产,叫什么名字並不重要。于是就指着那顾姓人家,见他住的是长久性草房,就说:“此地並无地名,但那边有一顾姓人家,就叫顾围吧。”

  这一登记,就注定了顾围的名称,因为它已经在朝廷登记在册。

  清朝廷取消屯田制,军士们在顾围开垦的田土,归道元公后裔家族所有,与其他良田一样,按贯例向朝廷上缴钱粮国米,朝廷对军人的月饷也随之取消。但军籍制度一直保留到清朝乾隆年间始得解脱。

  而己登记的顾围地名则不能随便更改了。

  若干年后,道元公后裔在固围发展为一大宗支。

  然而在这块土地上耕耘种养。屡受水祸欺凌。每年春夏,大雨滛虐,田土十年九淹,轻则淹没庄稼,颗粒无收,重则摧枯拉朽,毁房冲基,人们只得背井离乡,讨米要饭,四处逃荒。

  待秋季江水枯干,再回来种植越冬作物,免强果腹。年复一年,族人苦不堪言。

  我族先人正源公,知书达理,见识多广,他细查水路,分析流向,查明河港多有於塞,排水不暢,每当雨季,先是内地潴渍,农田无防水屏障,任水魔肆虐,若再遇洪水,必为大灾。实为人之软弱所至。

  正源公,告诚族人:“我围处长江之滨,河港交汇,且多有於塞,遇水成灾,而我等只是仰天长叹,不想抗争,明曰天灾,实为人祸。如众人团结起来,疏河筑堤,排清内涝,可保荒年变丰年。

  众人如梦初醒,推公主持,立志兴修水利,筑堤防水。(正源公建堤在后面名人志篇单独交待)

  于是在他的亲自带领下,固围人疏河筑堤,兴建水利,建闸御水,围堤修筑完成,把顾姓人家及其田土完全排斥在围外,与固围毫不相干。

  从此后再遇洪水泛滥时,我围固若金汤,族人免受水禍之苦。

  时外围一知名人士,站在固围堤坝上望着其他围区一片汪洋,白浪滔天。而顾围则是稻谷金黄,菜熟果香。即叹曰:“顾围人,人心齐,疏河筑堤保丰年,如今望他围破堤受灾,而顾围固若金汤,围内人等安居乐业,此“顾围”实乃“固围”也。“

  从此,“顾围”因围堤坚固而得名“固围“,蕲春县志据实情改版,並注明:“固围,乃张姓,因围堤坚固而得名。”

  这是对固围人的一种褒奖,固围人也乐于接受,故此固围地名一直延袭至今。

  下回请看《怀念祖根地》历代传承篇之(一)军籍所限

相关阅读

最新评论

文热点

返回顶部官方微信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