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湖北省蕲春县蕲州镇地方门户网站蕲州在线! 手机访问 关注微博 关注微信

打开微信扫一扫

蕲州在线微信二维码

蕲州在线

搜索
蕲州在线 网站首页 蕲春文学 查看内容

扫盲班记忆

发布时间: 2019-3-27 09:44| 发布者: 蕲州在线| 查看: 72| 评论: 0|作者: 张季云|新闻来源: 《蕲春文化研究》

  春雷一声价天响,全国人民得解放。一九四九年十月一日,毛主席在天安门城楼上向全世界庄严宣布:“中国人民从此站起来了”。当举国上下还沉浸在敲锣打鼓,欢庆翻身作主人的热潮中,党和国家一面着手恢复各行各业生产重建,一面腾出手来,实践“一个文盲充实的国家,不能建设社会主义”的理论,开展轰轰烈烈的全国性扫盲运动。各级相继组建领导专班,县成立扫盲领导小组,区配备扫盲干事,乡设扫盲班。当时扫盲分两种形式:一是脱产班,选拔重点骨干进班,实际是培训土改干部,为期较长,一期两三个月不等。二是普通班,全民参与,多在晚上进行。

  当时我家属太平庵乡(1952年撤除.并入黄城河乡)第六闾(后改为生产小队),扫盲班设在公众大堂,设备简陋。几张破桌,几条三只脚的凳,中梁上挂一盏两嘴荷叶洋油灯(即煤油灯,当时叫法)。荷叶灯,就是灯台下面有一荷叶形圆盘托着,以防油不滴。黑板是从分地主家的胜利果实中提起的屏风门叶代替。写字的粉笔是农家做饭烧过的黑木炭。老师临时聘请,没有报酬。也有能者为师的。总之,群众的热情很高,声称“政治上翻身作了主人,文化上也要打个翻身仗”,风雨无阻。每晚吃过饭,齐聚一堂,有说有笑。那架势,活像戏场,拖儿带女,有牵的、背的、抱的;闹腾起来:有打的、哭的、笑的……,用“一锅粥”来形容一点不夸张。后来在扫盲干事的帮助下,“各屋管好自己的伢,要保证课堂秩序”,这才慢慢地由自由散漫状态转变为有秩序的集体,走向正轨。老师叫三八爹,读了几年私塾,正好有用武之地。可惜,他只会教识字,不会算术。有次批改学员识字、写字评分时,将76分写成“60+7”分。我看后笑他连“个位”与“十位”都没搞清楚,他狠狠训了我一顿:“算你能,臭小子。我这个先刊的(先出世)还不如你这个后钻的(后出世)。”一气之下,不教了。后来大家只好互教互学,但从没间断过。

  扫盲课本,先是《四言杂字》。我记得当时共分八字类别:如生产类“犁耙耖子,板锄角锄”;生活类:“锅瓢碗盏,柴米油盐”,尽列其中。后来由县印发《农民识字课本》,人手一册,逐渐统一,封面是两个农民打扮的一男一女同位坐着,手捧识字课本在认真识字的简单构图,玫瑰底色。看上去,一股扫盲热潮正弥漫着整个祖国大地。打开书皮,第一课就是歌颂领导全国人民得解放的《毛主席大救星》:

  毛主席、大救星,领导人民,推翻三座大山,打倒土豪劣绅,分田分地得解放,喝水勿忘掘井人。

  农民一面识字学文化,一面从思想上接受教育:毛主席是人民的大救星。

  那时我读小学,每晚混到扫盲班闹好玩。有个张开心的小伙子,头上几根稀头毛,我们叫他癞痢哥,论干活,他能挑两百斤;可扁担倒下,不知是个“一”字。当时叫我当“老师”,教他识字写字。可一个“张”字,写了个把月还不会,老把“张”字左半边的“弓”字反写.我啄了他一栗壳:这可惹了大祸,癞痢哥红着头皮跑过来,将我一把抓住,举到半空。我生怕掉下来摔断脚手,连忙求饶:“好癞痢哥,二回我再也不敢了。”“臭小子,我会努力学好的,不要你再啄栗壳了。”

  后来,我住读在学校里,很少到扫盲班去闹腾。听说不少人通过夜校扫盲,能辨钱色,能写认自己的姓名。进步大的还能读信写信看报纸。像癞痢哥就是一个典型,初级社那段子,还当了小队的记工员!

最新评论

文热点

返回顶部找客服手机访问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