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湖北省蕲春县蕲州镇地方门户网站蕲州在线! 关注抖音 关注微博 关注微信

打开微信扫一扫

蕲州在线微信二维码

蕲州在线

搜索
蕲州在线 网站首页 蕲春文学 查看内容

米芾与米家山

发布时间: 2019-3-27 09:35| 发布者: 蕲州在线| 查看: 93| 评论: 0|作者: 周廷幹|新闻来源: 《蕲春文化研究》

  据翁方纲《米海岳年谱》,建中靖国元年至崇宁二年(1101—1103),怎么也查不出米芾的行踪,出现三年空白期,导致《年谱》不全。多年后,他几历大海捞针,终于找到米芾在“江淮制置发运左司督”任上,驻地蕲州独山,从而成就了米芾父子发迹之地,因称“米家山”,个中原由,却鲜为人知,一经考证确认,便蜚声海内外。

  米芾(1051—1109)襄阳人,初名黻,字元章,襄阳漫土,海岳外史,能诗文书画,以母侍宣仁后藩邸恩,补浛光尉,熙宁八年为长沙椽,出知涟水军,又知无为军,建中靖国元年,任江淮制置发运左司督官。蕲州是江淮间水陆交通要冲,米芾决定公署暂设蕲州城内(今罗州城)。

  一日,米芾驰马督巡,一出南门,望见一座青山,平地凸起,形如官帽,前行三四里,抬头但见那山,孤峰巍峨耸翠,乔松古柏参天,满山花木,百草芳鲜;樵歌牧笛,蝶舞鸟喧;野兔雉鸡出没,清泉叠石潺湲;云烟幻彩,胜迹盘桓。石鼓院、金龙寺、青林寺、禹王阁、风月亭等,鳞次栉比,松竹掩映,金碧辉煌,好一个人间仙境、幽静的避暑天堂。米芾暗喜,走马环山一周,四面景色果然奇秀。问樵子山名独山,是城郊最高最美的一座山,他毅然将公署从城内迁到这里,临时安家石鼓院。

  米芾这时官职闲散,公事不多。他有意要儿子米友仁深造书画,令其每日山间写生,精心传授古木花卉、流云泉石、飞禽走兽、远山近水,楼阁寺院以及各色人物等等一切技法,无所不谙,山中所有实物都是米家画料。又时与近邻蒲远犹、“二林”(即林敏功、林敏修)诸名士品茗切磋艺翰,作书绘画无虚日;蕲州知州、蕲春知县更是他座上常客,知州余童,因岁饥赈济五邑有方,又擅文而知名。

  这期间,米芾父子遍游蕲州山水名胜,每到一地,必照风景索图写生,画了又涂,改了又写,反复临摩,不达逼真不罢休,创作了大量书画作品。常言道“熟能生巧”,二人书画开创了一种独特的山水画风,比如用泼墨画云山运笔淋漓草草,善用墨的浓淡深浅,来点染云烟山水变幻、风雨微茫的景致,非常逼真,自成一派,为后世所继承,其书法皆以行草见长,突破古人笔意。

  米友仁年少聪敏,敢于另立新意,在独山按不同方位,不同季节所作真图实景,一时轰动全城,他把这些作品笑称“墨戏”,意即“我是喜欢涂着好玩的”,但还是留不住,被有钱人家抢购一空。那时摄影术未发明,人们惊喜地看着这一幅幅形象逼真的山林,无不产生强烈的亲热感,因把独山叫作虎儿山,不是因为此山出虎儿,而是米友仁的小名叫虎儿。

  这时,知州余童奉旨,要蕲州为蕲水县陆羽第三泉立一碑记,蕲水县是当时蕲州所辖五邑之一,余童撰文,米芾书写,文曰:“蕲州兰溪三泉记:凤山之阴,兰溪之阳,有泉出石罅为兰溪,其在寺庭之除,为陆羽烹茶之泉;其在凤山之阴,为逸少泽笔之井。兰溪于茶之品第三,茶之所最宜。王陆二水皆兰溪一源耳,在蕲水县西。苏子瞻云‘游清泉寺洗笔泉,水极甘’。王元之题陆羽泉诗‘瓮石封苔百尺深’……。”

  此碑选用汉白玉石料,书刻成后,米芾又在碑的四周绘以云龙纹缠枝花卉,浮雕而成极其精美,竖于陆羽泉岸侧清泉寺内,嵌入壁间,令方丈宝存。(摘自《方舆胜览·蕲州》卷四十九)。此外,米芾还在蕲春禹王阁、广教寺、三角寺、云盖寺、横岗摩崖等聘题手迹。

  崇宁二年,米芾被召为太常博士,并征带书画入京,顺便将米友仁的一幅《独山清晓图》上献徽宗,深得徽宗嘉许,徽宗也是一位书画能手,只觉“独”字太俗,令改作“楚”字雅当,于是独山被传为“米家山”或“米氏云山”,皇宫两次征选三百余幅书画,多出自他父子之手,以“大米”、“小米”并称。

  崇宁三年,徽宗加赐米芾书画学博士,升礼部员外郎,有“米南宫”之誉。米芾这时的荣耀达到了无以复加的地位,因举止“颠狂”,人称“米颠”。乃出知淮阳军(江苏)。大观三年卒于润州(今镇江市,一说是大观元年卒)。

  米芾与苏轼、黄庭坚、蔡襄同时并称“四大家”。米芾存世著述甚丰,有《画史》、《书史》、《宝晋英光集》、《苕溪诗》等;米友仁于徽宗宣和四年应选为书学博士,官至兵部侍郎,敷文阁直学士,有《阳春集》传世。另外,《宣和画谱》、《三希堂法帖》、《全宋诗》、《全宋词》均有其父子之作;尤其北京故宫博物院、美国大都会博物馆、美国克利夫兰美术馆、日本东京博物馆等亦珍藏有他父子原件真迹,价值罕昂。仅举一例:米芾的一幅39字原纸行书《研山铭》,流失日本,2002年12月以三千万元人民币从海外竞拍回国,创造了国宝回归的天价。

  米芾墓,在镇江市黄鹤山南麓鹤林寺旁,墓前石坊联:

  抔土足千秋襄阳文史宜和笔;

  丛林纳数武来朝郎署米家山。

  米芾屡任武职,晚年奉佛,联的大意是:襄阳出文才,一笔全能书画士;佛寺容武将,千年朝拜米家山,有“土馀香翰、墓似青山”之憾。

  考据学兴起于乾隆年间,一些原本湮没遗漏史迹,开始显山露水,米家山就是一例。《米海岳年谱》有米家山,乾隆版《蕲州志》载:“米家山,在州北三十五里,山形郁葱,类小米画意,一名虎儿山,俗名独山。”虽只28个字,却字字千金,肯定了米家山就是米友仁(小名虎儿)的山,山形好像“小米”画图,应是看到了“小米”当年在此绘的独山实景图后的公认,有“小米”必有“大米”,公认了米家山就是对米芾父子的公认,因为全国只有这一个“米家山”。

  此后,《咸丰蕲州志》、《光绪蕲州志》、《宣统湖北通志》陆续有“米家山”的记载。《辞源》有“米家山”专条,把地名泛称为“大小米”的作品山水画或“米派”,这在唐宋名人中亦属多见,如“东坡雪堂”本是黄冈赤壁一个地名,后直指苏轼为苏东坡或《东坡全集》。《辞海》载:“米芾‘画史上有米家山’、‘米氏云山’。”

  这座高不过160米,方圆10里的小山,竟是九百年前米芾父子飞黄腾达之地,也因是“米家山画派”发源地而名扬中外。正所谓“山不在高有仙则名,水不在深有龙则灵”,而米家山因“米颠”则名。

最新评论

返回顶部找客服官方微信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