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湖北省蕲春县蕲州镇地方门户网站蕲州在线! 手机访问 关注微博 关注微信

打开微信扫一扫

蕲州在线微信二维码

蕲州在线

搜索
蕲州在线 网站首页 蕲春文学 查看内容

大桴朱氏鼻祖——富顺王朱厚焜

发布时间: 2019-3-26 23:54| 发布者: 蕲州在线| 查看: 535| 评论: 0|作者: 陈仕猛|新闻来源: 《蕲春文化研究》


  ——兼叙大桴朱氏历修《宗谱》简况

  明末农民大起义,张献忠攻陷蕲州,焚荆王府,荆王后裔四散逃命。今蕲春境内赤东、大同、檀林等地,朱姓不少,是否有荆王后裔?众口相传,大同有一支朱姓为朱元璋后裔。2013年春,笔者从大同中学副校长朱明理先生处,见到了成套《朱氏宗谱》,终于得知散居在蕲北山区大同镇大桴山一带的朱氏,多为富顺王朱厚焜的裔孙。

  富顺王是荆王的一个支系,共传五代郡王。朱厚焜为第一代富顺王,有“贤王”之美誉。《蕲州志》、明宗室朱谋炜所著《藩献记》中屡有记载。

  朱厚焜(1498—1576),字东蕲,是明太祖朱元璋的裔孙,第一代荆王——荆宪王朱瞻堈的玄孙,第四代荆王——荆和王朱祐橺(1471—1504)的庶二子,生于弘治十一年(1498)十一月二十二日。“厚焜”大名,是弘治十五年(1502)七月时明孝宗所赐。

  厚焜的伯祖父、第三代荆王朱见潚(1448—1493)是一个无恶不作的昏王。他袭封荆王后,气死母妃魏氏,杀害亲弟弟、都梁王见溥(厚焜的祖父),强奸了弟媳、都梁王妃何氏,凌辱婶娘马氏,杀害了堂弟、都昌王见潭,霸占了堂弟媳、都昌王妃茆氏,害死堂弟、镇国将军见滏、见淲……同父异母弟、樊山王见澋迫不得已,将他这些伤天害理之事密奏皇帝;见潚被废为庶人,弘治六年(1493)九月,被责令自尽。荆王府一时元气大伤。

  那段耻辱的家史,给荆府子孙们留下了刻骨铭心的创痛。

  弘治七年(1494)十月,见溥的嫡长子祐橺由都梁王(郡王)进封荆王(亲王)。弘治十七年(1504)五月,祐橺不幸早逝。留下三个年幼的儿子:嫡长子厚烇(1493—1553),即厚焜的长兄,年仅十二岁;厚焜,年仅七岁;庶三子厚熿(1503—1558),即厚焜的三弟,年仅二岁。厚烇于正德二年(1507)袭封荆王,是为第五代荆王。厚焜于正德九年(1514)受封富顺王(郡王)。厚熿于正德十一年(1516)受封永新王(郡王)。厚烇袭封荆王后,以身作则,为人表率,因此兄弟和睦,荆王府终于走出低谷,逐渐兴旺起来,步入鼎盛时期。

  厚烇身体不好,正德十年(1515),上书请求辞去荆王爵位,未获批准,母妃刘氏就奏请朝廷,让富顺王厚焜代行礼仪。等到侄儿、厚烇的庶长子、永定王载墭(1517—1550)年满二十,长大成人,厚焜立马辞去“代理”,对名位毫不留恋。他贤良的美德,博得朝野上下一片赞声。从正德十年到嘉靖十六年(1537)正月,厚焜帮兄长代行礼仪,长达二十余年。

  因年幼丧父,厚焜小时候没有名师指教,长大后,与王府的来宾交谈,发现自己孤陋寡闻,感到惭愧,开始专心致志读书求学,废寝忘食。他博览群书,精通六艺,以“能诗善画”搏得名声。厚焜的画很神妙。《藩献记》中记载了这么一则故事:

  一日,拂素图《蜀葵》,移暴日中,蜂蜨丛集花上,拂之辄来。

  厚焜画的蜀葵,放在太阳底下晒,居然引来一群蝴蝶,赶都赶不走!

  厚焜著有《东蕲集》二卷,可惜已经散佚。康熙《蕲州志》的《艺文志》,收录了厚焜的《东山寺》诗二首,以及翰林学士张衮、参议王镕等一代名流的唱和诗:

  东山寺富顺王东蕲

  平湖漠漠接平沙,芳草青青没烧涯。

  着雨小桃红锦湿,受风新柳翠丝斜。

  墙头过酒情偏惬,马上衔杯兴转赊。

  更把东城比东郭,每逢春日欲移家。

  依湖萧寺枕湖沙,公了来登次水涯。

  浥露寒榛封道密,过桥幽径入篁斜。

  飞凫迅疾机锋滞,高阁嵯峨眼界赊。

  烟景未穷秋日暮,徘徊不去岂无家。

  东山寺江阴张衮

  千尺青莲照玉沙,梵王宫殿水东涯。

  山名麟凤碧霄峙,江抱鼋鼍白郭斜。

  花落天台晴可教,龙归慈海道偏赊。

  空堂遗骨人何在?问法还寻弟子家。

  鹫岭逶迤俯碧沙,鹤林风色浩无涯。

  门荒老树昏鸦集,岁晚寒江落雁斜。

  地尽三吴苍雨湿,山传五祖白云赊。

  城中奕奕王孙地,谁问湖田百姓家?

  东山寺东峪王镕

  烟树苍茫映白沙,西方五祖旧生涯。

  祗林禅榻穿云□,近渚渔舟泛日斜。

  出郭正缘尘事少,登临时见物华赊。

  遥知紫阁峰阴处,尽是王孙帝子家。

  张衮(?—1564),字补之,江阴人。正德十六年(1521)二甲第七十六名进士,选翰林院庶吉士,曾任御史、翰林院编修、侍读,升左春坊左谕德,晋侍读学士,掌南京翰林院事,升太常寺卿,掌国子监祭酒(全国最高学府校长)事,因诸生“廷序失仪”,降为南京太常寺少卿,官至南京光禄寺卿。著有《张水南集》十一卷。

  王镕(?—1556),字时化,浙江慈溪人。正德十二年(1517)二甲第一百名进士。曾任刑部主事、员外郎、郎中,南京兵部车驾司郎中,官至云南兵备副使。嘉靖三十五年四月,倭寇入侵慈溪,死难。著有《青华山人集》。

  同属黄州府、与蕲州相距不远的黄冈县,有一位“诗坛怪杰”,大名王廷陈,也与富顺王厚焜交往,多次赋诗相赠。

  王廷陈(1493—1550),字稚钦,号梦泽。人称“楚地第一才子”。《明史》有传。所著《梦泽集》,被《四库全书》收录。小时好动,父亲打他,他大声呼叫:“大人怎么虐待天下名士!”正德十二年(1517),高中二甲第十六名进士,被选为翰林院庶吉士。在翰林院进修期间,经常戏弄馆师。正德十四年(1519),明武宗准备南巡,王廷陈作了一首《乌母谣》诗,写在墙壁上讽刺,又参与上疏谏阻,被罚跪午门外五日,受廷杖,由吏科给事中贬为裕州(治所在今河南方城县)知州。他心怀怨恨,不理政务,积案成堆,又打骂巡按御史喻茂坚,终于被开除官籍。闲居二十余年,嗜酒纵乐,放荡不羁,有官员或其他有头有脸的人物来访,他蓬头赤脚,一点礼数都不讲。王廷陈如此恃才放旷,但对富顺王朱厚焜却十分尊重。请看他赠富顺王的五律诗三首:

  奉答富顺王殿下

  帝室分封重,王孙别馆开。

  礼于南岳敌,客比小山才。

  为善心知乐,通亲表自裁。

  雄风虽可挹,何日侍兰台?

  国自荆藩析,书从孔壁传。

  瞻天萦肺腑,朝海切心悬。

  宾从思梁苑,精诚感洛川。

  晚来风稍劲,吹月晕生圆。

  寄上富顺王殿下

  南国诸王馆,池亭独有名。

  楚风蘋末劲,淮月桂丛明。

  中物酲先析,当天晕已生。

  无令为善乐,专美汉东平。

  “为善”自然“心知乐”。厚焜是荆府里最长寿、在位时间最长的郡王,万历四年(1576)六月十二日去世,享年七十九岁;从正德九年(1514)受封富顺王,厚焜在位长达六十三年。

  万历五年(1577),厚焜葬于广济县白龙潭下手嘴。清道光元年(1821),陵墓被盗。厚焜的墓志铭现藏于武穴市博物馆,题为“明薨册封富顺王东蕲翁墓志铭”,系“赐进士征士郎吏科给事中李盛春撰文,赐进士亚中大夫福建布政司左参政顾问篆盖,赐进士中宪大夫南京户部郎中郡□□□□书丹”。

  古时墓志铭通常以一石为盖,上题死者官爵、姓名等,多用篆体字,故称“篆盖”。刻写墓志铭一般经过三道工序:撰文、书丹、勒石,“书丹”是指用朱砂将文字书写在碑石上。给厚焜墓志铭篆盖、撰文、书丹的三人,都是蕲州名人,进士,阵容十分豪华。顾问(1511—1591),嘉靖十七年(1538)进士,时任福建布政司左参政(从三品),“亚中大夫”是从三品文官初授的散阶(荣誉官衔)。顾问是当时著名的理学家,与弟弟顾阙(1528—1613)并称“二顾”。李盛春(?—1601),隆庆五年(1571)进士,是正在崛起中的蕲州望族“东门李”出的第一个进士,时任吏科给事中,“征士郎”是从七品文官升授的散阶。给事中虽然只是从七品,权力却大,尤其是发现皇帝的诏书有不当之处,可以封还,不让其下发,因此,李盛春当时是一位后起之秀,他后来曾任保定巡抚,官至南京兵部右侍郎(正三品)。因碑文有些残缺,“书丹”的人,姓名不详,末字的右下角似乎是个“口”字,很可能是李启昭,为嘉靖三十五年(1556)进士,时任南京户部郎中(正五品),“中宪大夫”则是正四品文官升授的散阶,官至云南鹤庆府知府(正四品)。

  厚焜的王妃杨氏,妻室还有吴氏、王氏。杨氏是兵马指挥杨相的女儿,正德十三年(1518)六月受封为富顺王妃。

  厚焜去世时,有四个儿子、三个女儿、七个孙子、三个孙女,还有一个曾孙女,至少三个曾孙。庶一子载垬,字竹所,受封富顺王长子。次子载堘,字竹石,夫人刘氏;第三子载埏,夫人孔氏。这两个儿子都受封镇国将军。第四子,年仅三岁。长女封安德县主,选配仪宾(夫婿)董士杰;次女封湘潭县主,选配仪宾徐瓒。最大的孙子翊鍉,受封富顺王长孙,夫人易氏;翊钅+羗,夫人王氏;翊锔,夫人周氏;翊铰,夫人侯氏;翊銶,夫人戴氏;翊钅+咨;这五个孙子都受封辅国将军。长孙女封衡阳郡君,选配仪宾金鮤;第二个孙女封黄冈郡君,选配仪宾梁之□;第三个孙女封罗汶郡君,选配仪宾干志。曾孙女已与生员翁大年订婚。最大的曾孙名常湢。那些年龄还小的子孙,当时还没有请求皇帝赐名。

  厚焜的庶一子载垬,万历十年(1582)四月袭封富顺王,是为第二代富顺王,万历十二年(1584)去世。王妃王氏。

  载垬的嫡一子翊鏸不幸病故,万历二年(1574)正月,富顺王厚焜上书,恳请将载垬的嫡二子、曾受封为辅国将军的翊鍉改封为富顺王长孙。翊鍉,字龙元,万历十六年(1588)袭封富顺王,是为第三代富顺王,在位可能有三十年左右,大约到万历晚期才去世。王妃易氏。

  翊鍉的庶一子常湢,字麟郊,万历三十四年(1606)受封富顺王长子,天启三年(1623)六月,袭封富顺王,是为第四代富顺王。王妃杨氏,继妃王氏。

  常湢有四子:嫡一子由檽,万历三十四年受封富顺王长孙,后袭封富顺王,是为第五代富顺王,也是末代富顺王。次子由木+圣,第三子由材,第四子由楻,都受封镇国将军。由楻生慈富,慈富生和智,和智生怡圣,怡圣生伯盛,伯盛生仲发,仲发生安福,安福生静荣、静贵,静荣生于道光十二年(1832),静贵生于道光二十一年(1841),静荣生定昌,定昌之后情况不详。

  大桴朱氏,大多是富顺王厚焜的次子、镇国将军载堘的后代。

  载堘的长子翊钅+羗,生于嘉靖三十年(1551)五月二十八日午时,卒于天启二年(1622)十一月十七日寅时,字龙河,受封辅国将军。夫人王氏。

  翊钅+羗的第四子常漐,生于万历二十二年(1594),卒于康熙十三年(1674),字麟聪,受封奉国将军。夫人陈氏,妻室还有黄氏、田氏。有二子:长子由松,次子由柏。

  明末,农民起义风起云涌,崇祯十六年(1643)正月,张献忠攻陷蕲州,荆王一系的亲王府、郡王府、将军府及其他府邸,被张献忠农民军一把大火,烧个精光。“陈氏夫人,跳城身故”,后来葬于蕲州城南仓鸡山;常漐与黄氏、田氏,“携带二子”,隐姓埋名,“各地逃生”,曾避难英山、霍山,“难以谋生,无可奈何,返回蕲春”,蒙田氏收留,“改朱叶姓”。较长一段时期,他们“伏处草茅,备尝辛苦”,后来总算在“层峰环绕”的大同乡大桴山安顿了下来。

  常漐死后,葬大桴冲金星;黄氏死后,葬田桥乌沙畈;田氏死后,葬大桴冲金星。由松生于崇祯四年(1631),卒于康熙十二年(1673),葬龙井河筲箕岩右角;由柏死后,与母亲田氏合葬。

  康熙大帝雄才大略,为了巩固清廷统治,促进社会繁荣稳定,他注重消除民族隔阂,力促“满汉一家”,允许明太祖后裔“俱复朱姓”,朱常漐的子孙们,就安安心心地在大桴山聚族而居,他们自食其力,成了一群忠厚朴实的山野村夫。

  朱皇帝的这支裔孙,隐居在山深林茂的大桴冲,“韬光匿彩”,寂寂无声地生活了将近两百年。其中家境较好的,过上了“有读有耕”的日子,开阔了视野。大明亡国两百年后,落籍蕲州的荆王后裔,终于出了两个举人,开始出头露面了,尽管只是处在统治集团的下层,但毕竟在地方上有了一定的发言权。这两人,都是荆宪王十四世孙,富顺王朱厚焜十世孙:一个是朱今元(1818—1869),更名炳元,谱名安事,号鼎臣,道光二十六年(1846)举人,因督练团防有功,授盐大使(正八品)衔;一个是朱燮元(1832—1879),今元的堂弟,号理臣,咸丰八年(1858)举人,同治十年(1871)大挑一等,光绪三年(1877)任四川邻水县知县。

  今元的五弟鼎元(1837—1895),谱名安敏,号玉臣,岁贡生,曾参加编修光绪《蕲州志》,主讲宿松松滋书院、蕲州麟山书院,是一代名师。鼎元的侄子师程(1862—1886),谱名静谦,字月春,号诚轩,九岁参加黄州府试,与父亲启元(号乃臣)“同日入泮”,被誉为“神童”,可惜英年早逝。师程著有《诚轩诗草》,父辈中,多人有诗集传世:今元有《菊圃诗稿》;今元的四弟文元(号雪臣),有《东山诗稿》;鼎元有《余三斋诗稿》;启元有《养拙斋诗集》。大桴朱氏一时人文鼎盛,赫然成为“蕲阳甲族”。

  乾隆十年(1745),大桴朱氏、荆宪王十世孙德魁等人创修《宗谱》。

  嘉庆六年(1801),荆宪王十一世孙复实等人续修《宗谱》,“再三就正于陈愚谷夫子”。陈愚谷即陈诗(1748—1826),字观民,号“大桴山人”,蕲州檀林人,乾隆四十三年(1778)进士,当了两年工部虞衡清吏司主事,以赡养老母为由辞职回乡,曾执教于大桴山,复实有幸成为他的学生。陈诗是著名方志学家、教育家,人称“楚北大儒”。陈诗《序》中说:“见其族谱,凡世系皆祖于故明之荆宪王。”

  道光二十四年(1844),三修《宗谱》,今元作序。

  光绪五年(1879),四修《宗谱》,鼎元不仅自己作序,还请蕲州知州宗景藩作序,“以弁其首”。宗景藩是钱塘人,举人出身。

  当时,大桴朱氏不仅修谱,还大修宗祠。光绪六年(1880)冬,荆宪王祠竣工,师程曾赋诗“以记盛事”:

  水有源头木有根,亲亲之至必尊尊。

  神灵妥侑隆先祖,庙貌森严裕后昆。

  沛郡家声欣勿退,荆藩世迹佑长存。

  欲知伯父功何在,上在宗祧下子孙。

  民国三年(1914),五修《宗谱》,陈翰芬作序。翰芬是蕲州本地人,玉臣先生(鼎元)在麟山书院时教的学生,光绪十九年(1893)举人,曾任河南息县知事。

  民国三十三年(1944),六修《宗谱》,濮钜南作序。濮也是玉臣先生在麟山书院时教的学生,光绪二十九年(1903)举人,曾任湖北省麻城县长、谷城县长。

  公元1990年,七修《宗谱》。大同中学朱校长是朱今元六世孙,家藏七修全套《朱氏宗谱》。笔者写作本文时,朱校长还帮助提供了许多宝贵的资料。

  大桴朱氏多次续修《宗谱》,联系范围逐步扩大到富顺王支系其他裔孙,都梁王见溥的其他裔孙,樊山王支系后裔,乃至荆王其他后裔,《宗谱》的体例不断完善,收录的红丁不断增加,而主流则仍然是厚焜曾孙常漐一系,历修《宗谱》序言,多次追念漐祖“各地逃生”是如何的艰难困苦、“寄居桴山”是何等的深谋远虑。

最新评论

文热点

返回顶部找客服手机访问
返回顶部